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王藏文集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民主中国》首发 时间: 1/20/2013
   
   转发文集时补修了几处。
   

   

   
    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王藏

   
   
   李旺阳事件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标志性警示事件,是6.4屠杀的延续,它如6.4一般,再次狠狠击碎了中共政改的谎言。有形的坦克、军车、防暴车、警车经常出现在“重大敏感”期、“群体性事件”期和拉萨街头,而无形的坦克却一直在我们大脑和内心开动,在文字之间穿行。对政治异见人士,如今依然以“法律”的名义用监狱铁窗对其进行政治迫害,甚至动用肉体灭绝。面对同一条履带,6.4时期太多人胸怀希望,走向街头,站起来抗争,形成了群起抗暴的局势。生命被碾,但精神不灭,6.4之魂仍深植于很多国人的骨髓,促使其铭刻国殇,用记忆与遗忘战斗,在见证苦难的同时,发出突破恐惧的反抗之声,以实际行动参与到当今具体的公民“民主—维权”运动之中,不断集结起全民维权、群体抗暴的浪潮。

   
   

   
   前言

   
    有一个旷古绝今的史实:中共极权暴政屠杀了8000多万中国人,逼迫国人沦为精神和文化的亡国奴、现实政治的奴隶,十几亿人至今仍非正常生活着。
   
    有一场惨绝人寰的事件:在人类文明已高度发展的80年代末,中共军队悍然对表达自由人性诉求的学生和民众开枪、开动坦克,制造了震惊世界的6.4大屠杀。
   
    有一类让人绝望透顶难以于其中审美或浪漫的苦难:大义凛然为民为族为国担道义、抗残暴,投身暗无天日铁窗狠遭种种酷刑,其言其行其人其名却被邓氏极权投机主义和物欲溃败洪流中的同胞长期冷漠,久久得不到穿越囹圄的心声相应。
   
    有一种从苦难硫酸和切骨痛楚中挣扎不息的抗争:89后23年,两次陷狱长达22年,被监狱酷刑折磨近乎瘫痪,双目失明双耳失聪,身体残疾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出狱后进入更大的天地监狱,躺在病床上,仍通过港媒表达出溅血的受迫害真相、坚硬的不屈服的民主追求。
   
    有一颗悲怆的灵魂:再次向公众发声后,肉体即被挂于医院窗户暴死,随后遗体被当地警方强制性匆匆火化,焚尸灭迹——有着饱满精神状态的他生前表示,“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 。
   
   

   
   邵阳警方之恶即是极权政府之恶

   
    64屠城23周年后2天,2012年6月6日清晨7点左右,前去邵阳大祥社区小医院护理的妹妹李旺玲推开房门,发现哥哥李旺阳挂于病房窗户,命绝。之前,李旺阳24小时被邵阳至少8名国保24小时监控,凌晨4时,与李旺阳同房病人被神秘人士叫走,病房独留李旺阳一人。之后,邵阳警方拒绝李旺阳家属严正提出在独立律师现场监督下进行尸检的合法合理要求,并采取一贯恶劣行径,不准亲人对遗体拍照,动用近50警察强行抢走尸体,数小时内马上宣布“自杀结论”,不顾李旺阳亲属朋友强烈反对,不让死者亲友到殡仪馆为其守灵,且在3日后,未经李旺阳家属允许,强行将李旺阳遗体火化。
   
    据现场图片公众可见:1、李旺阳五官未见异常,舌头没有吐出;2、绷带一头从侧边系李旺阳脖子上,另一头系窗户窗框上,未见绷带紧勒李旺阳脖子;3、李旺阳双脚脚掌接触地面,拖鞋仍整齐穿脚上,无上吊死亡时常见的挣扎迹象;4、白布绷带条很长且打的是专业杜邦结。
   
    曾于6月3日探访李旺阳的张善光说:“大家都觉得李旺阳死得十分蹊跷,不可理解。李旺阳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走路都需要人帮助搀扶,他不可能采取上吊这种自杀方式。另外如果是自杀,上吊的人在临死前是会挣扎的,不可能拖鞋还套在脚上,脚也不可能占地”。于6月4日看望李旺阳的朱承志说:“李旺阳虽然身患重症,但精神非常饱满。他相信中国的宪政民主一定会实现,中共的独裁专制已到了癌症晚期。象李旺阳这样一名意志坚定的民运老战士,一个象曼德拉一样坐了二十二年牢都不屈不挠的人,他怎么会自杀呢?”6月4日前,采访李旺阳的法国和香港记者表示,李旺阳表现得精神饱满,斗志不减当年。李旺玲回顾说,李旺阳此前交待,要她给他买个收音机,刺激一下微弱的听觉。还令社会公众愤慨的一个事实是:李旺阳身上及病房不可能有很长的医用纱布,李旺玲及与李旺阳接触过的朋友都不曾见他有过如此纱布,他也不可能走出病房且找到。
   
    李旺阳遗体被邵阳警方强行火化后,地方当局严厉阻止李旺阳亲属和各界人士对李旺阳死因进行真相调查,参加追悼会,且强力封锁与李旺阳死亡有关的信息。而湖南当地李旺阳的民运维权挚友们,有20多名被警方带走,其中:周志荣作为民间调查李旺阳被自杀事件的代理人,6月8日被湘潭国保带走非法囚禁,失踪82天后被放回;张善光发起“李旺阳关注组”,6月9日被溆浦国保带走,非法囚禁一直至11月26日被放回;朱承志在李旺阳被发现吊死现场拍摄短片掌握了重要现场证据,协助其家人办理后事积极关注事件进展,6月9日被邵阳国保带走,被直接关押进邵阳看守所,于12月25日被冠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正式逮捕。
   
    李旺阳被他杀是无疑的,邵阳警方和地方当局因李旺阳之死更臭名昭著。李旺阳生前,2001年5月,邵阳当局借最高当局打击中国民主党之机,再次抓捕被判13年出狱后的完全没有社会活动能力的李旺阳,以“颠覆政府罪”重判十年,且持续对李旺阳家人进行迫害。据知情人网上透露:李旺玲只是一个极有亲情的妇女,并不支持其兄的政治观念,面对当局毫无根据的二次重判非常愤怒,她在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即被邵阳当局判了3年劳动教养。不仅这般,还进一步把李旺阳妹夫也列入打击对象。李旺阳妹夫赵宝珠本是某厂保卫科长,因他顶住上级压力为其妻的冤案奔走,所在单位竟然无理将他除名,不让他再去上班。在此情况下,赵宝珠还是千方百计想尽办法,在保证“不搞政治活动”即不为李旺阳和李旺玲的冤案要说法的前提下,花钱找人把妻子从劳教所弄了出来。这时没有工作的李旺玲赵宝珠夫妻唯一的女儿又要读大学,没有办法二人只好每天出外打工。2004年邵阳市要搞形象工程,把李赵家的住房划进了“步行街”范围,所给出的价钱不足以在本地买到同等面积的住房,李赵夫妻拒签合同。开发商得知李赵夫妻是当局的打击对象后就趁火打劫,于两夫妻上班家中无人之际把其房屋强行拆掉,分文不赔。李赵面对这种土匪作为求助国法,法院则按照邵阳当局旨意拒不受理,这么多年过去,仍然没有给予李赵夫妇任何补偿。
   
    李旺阳被死在一个典型的极权政府的统治之下,邵阳警方之恶即是极权政府之恶。在以一党专制、领袖崇拜、一元化的官方意识形态、政府垄断军队、秘密警察系统、政府垄断大众传播工具、中央组织和权贵集中控制经济、国家恐怖主义、现代的人身和心理控制、文化阉割、钳制言论自由等手段打造的国家社会环境中,地方和中央,是不可分割链接一体的极权锁链。地方乱来皆与中央关联就是中央乱来,不论中央直接下令与否,地方官员和上级政府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路透社4月30日报道,中共为了巩固权力而拨出大笔维稳经费2012年比01年增加11.5%,达到7000亿元,而2012年的国防经费才6300亿。中央一方面在经济上给维稳充分垫底,一方面又以“构建和谐社会”的政治文化画皮鼓吹维稳,用所谓“精神、政策和指示”公开或内部传达深化阶级斗争意识,消灭“不稳定因素”于萌芽状态,维稳的成果成为上下级官员的首要政绩。由此,在一个中共极权官僚“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的时空中,任何与“吻腚”体系冲突的言行,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李旺阳作为6.4抗暴“黑人”,受饱“惩戒”尚在呼吸的亲历者见证人,且是长久坐牢绝无悔改之意的“反革命”,且在6.4敏感时期接受“敌对势力”采访大谈6.4,极具“煽动性”、“颠覆性”,正因此,对他这个“政治人物”的政治报复达到登峰造极——直接肉体灭绝。
   
    6.4后,就我个人有限认知尚未有另一例如李旺阳一般的政治异议人士被如反右文革六四时期直接被肉体灭绝,但大有可能还有没受到外界一点关注的不知名“底层政治异议人士”被如此对待。而对政治异见人士采取肉体灭绝手段,我相信中共极权一直存有这样的邪恶用心。对于杨春光,六四时期被恶人暴打昏死,后来多年留下后遗症终于重患脑血栓期间,当局同样不停止监控骚扰,最终病重死去;力虹在狱中重病难挨,当局不批准其保外就医且不及时有效医治,最终病重死去——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肉体灭绝,只不过没李旺阳事件这么显眼直接。对于严正学,对于廖祖笙,他们的儿子皆因他们的政治异议而死于非命——这是针对其家人的肉体灭绝;对于高智晟及众多系狱良心所遭受的苦难——也正在被肉体灭绝中。《大纪元》2012年6月19日刊发的一篇作者为张粟田的文章《李旺阳们被自杀 中共还应该有未来吗?》中提到:“在1999年,中共发动对亿万法轮功学员迫害开始,就下达了‘打死算自杀’的决户令,至今十几年过去了,这罪恶应在延续着。目前有据可查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3,559人。其中像李旺阳式的被‘自杀’死亡案例,有148例;死因不明被强行火化尸体的案例,有249例”。
   
    对于普通的底层弱势屁民来说,被他杀而官方一来就结论“自杀”或编造死亡真相的事在当今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躲猫猫事件”、“俯卧撑事件”、“乌坎村薛锦波事件”、“钱云会事件”……被黑监狱死、被上访死、被精神病死、被失踪死、被跳楼死、被强奸死、被医疗死、被自焚死、被突发病死、被事故死、被私刑死、被刑法死……等等——我们真的活在被死时代。
   
   

   
   李旺阳的精神遗产

   
    李旺阳之死,是草根屁民之死,亦是真实铁汉之死。李旺阳之生,是草根屁民之生,亦是真实铁汉之生。红尘浮世,总见重彩浓墨。旺阳生死,深切中国,雕刻悲壮。
   
    由其引发的港人25万人游行抗议,大陆众多人士声援彻查真相、网路纷纷抗议,使人随之想起6.4时期香港同胞和大陆民众同仇敌忾、肝胆相照的场景。面对同一个极权废墟,同样的精神绝境,当有斯巴达勇士为自由意志和捍卫家园慨然前行,以铁肩流淌出的生命之血践行当初向太阳和黎明许下的承诺之时,作为家园亲人、手足同道,理应作出我们必须的息息相关的情感道义呼应,否则,这个家园及其中生命,必然被暴虐征服,苟活于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