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徐水良文集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李一平汤一心
   
   
   专制政权的制民之法主要有三种:思想控制,经济控制和武力控制。现今,大部分思想控制手段已经失效,任何想要了解真相的人都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得到真相。经济控制也非常微弱。少数权势利益集团攫取了绝大部分财富,中下层人民沦为真正的无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很难实施经济控制。现在剩下最主要的控制手段就是武力控制,武力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堡垒。没有切实可行的化解武力的战略和策略,任何运动都只是一次情绪的发泄,任何革命都只是一场集体的赌博。所以有志之士一定要谋定而后动,尽一切努力以民意赢得军心,促成和平转型。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专制政权的制民之法主要有三种:思想控制,经济控制和武力控制。
   
   现在大部分的思想控制手段已经失效,任何想要了解真相的人都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得到真相。经济控制也非常微弱。少数利益集团攫取了绝大部分财富,中下层人民沦为真正的无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很难实施经济控制。现在剩下最主要的控制手段就是武力控制,武力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堡垒。没有切实可行的化解武力的战略和策略,任何运动都只是一次情绪的发泄,任何革命都只是一场集体的赌博。所以有志之士一定要谋定而后动。
   
   
   中共暴力及其限制条件
   
   
   中共用来镇压民众反抗的武力主要有四种形式:
   
   公安警察:由地方政府和上级公安部门双重管辖,主要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地方政府有自主调动警力的权力。这是中共暴力机购中武力最弱的一个单位,他们的训练和装备都不足以应付较大规模的反抗事件。
   
   防暴警察:由从公安和武警中抽调的人员联合组成的机构,主要用于反恐、对内阻吓和镇压比较温和的较大规模的地方性的民众反抗活动。地方政府有调动防暴警察的权限。
   
   武警部队:也是由地方政府和上级武警机构双重管辖,但是武警部队有相对独立的权力,地方政府没有完全的控制权。武警部队拥有少量的重型武器,如装甲车。因为他们的主要功能只是对内镇压、边防巡逻,所以他们的装备和战斗力是无法与正规国防军抗衡的。
   
   解放军:这是最强大的武力。从名义上说,解放军是国防军,主要的任务是保护国家免受外国侵略。但是专制集团从一开始就让国防军成为镇压人民、维护统治的最后的武力保障。只有中央军委才有调动解放军的权力,任何其他的中央政府机构和地方政府都无权调动军队。
   
   据估计,中国的武装力量人数达800多万之多。其中公安和防暴警察接近400多万,武警150万,解放军230万。所有这些力量名义上都由中共指挥,都可以用于镇压民众的反抗。
   
   与民众的反抗的力度和规模相应,中共的武力镇压的力度分为四个层次。
   
   如果发生个人的、或小规模的群体反抗事件,就由地方政府调动公安警察来实施镇压。
   
   如果发生较大型的但是暴力程度不高的地方性抗议活动,地方政府就会调动防暴警察来阻吓或镇压。什邡事件中,当地政府就动用了防暴警察。虽然防暴警察也配备了有杀伤力的轻型装备,但是主要用于反恐,在镇压的过程中一般只会使用盾牌,警棍和催泪弹一类的非杀伤性的武器。
   
   但是由于这个部队的人数不是很多,当反抗事件的参与者超出一定的规模,或者反抗事件的中有激烈的暴力行为出现的时候,地方政府就会调动武警部队来镇压。例如贵州的瓮安事件,湖北的石首事件,地方当局就调动了武警部队去镇压。在镇压过程中,武警部队会使用轻型杀伤性的武器,如手枪、步枪,所以一旦武警介入,反抗群体就有可能会有小规模的人员伤亡。重型武器如装甲车和机枪主要用于阻吓和控制场面,一般不会运用,因为一旦运用,就会造成大规模的伤亡,造成非常强烈的、难以预料的政治后果。一般来说,地方政府没有权限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力,也不愿意冒这样的政治风险。
   
   如果出现全国性的反抗浪潮,很多地方政府就会被瘫痪,整体专制政权就无法实施有效统治。这种状态拖延得越久,政权的统治合法性和有效性就越低,所以中共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解决。一般来说,他们首先尝试采取政治解决的办法,而不是立即就动用军队来镇压。
   
   并不是说中共不想动用武力镇压,以他们的邪恶本性,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绝对愿意大开杀戒。他们之所以不敢随意动用军队来镇压民众,实在是形势使然。中国是个大国,军队体系也十分庞大,除了有陆海空和二炮部队四大系列之外,又分为八大军区和很多个军分区,分别驻防在全国各地。在虽然中央军委名义上有权调动军队,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必须争取到所有大军区实力人物同意之后,才敢调动军队,因为如果有些军区不同意,就面临着军队分裂和内战的危险。
   
   同样的道理,当军队没有表态的时候,武警和公安部队虽然有足够的人力和装备实施大规模的血腥镇压,也不敢贸然动手。因为同解放军相比,武警的战斗力只是业余水准,公安警察更是等而下之。如果军队意志统一,只需要少量军人就可以镇压大批的民众;如果军队意见不一致,千军万马都无用武之地。所以专制政权表面上拥有强大的武力,但是这些武力是互相牵制的,但是并不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加以运用,而是要通过政治手段在内部完全整合意见之后,才有行动的能力。
   
   1989年中共调动军队到北京之前,就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内部整合。即使只有个别有实力的军人表达不同意见或抗命,也会推迟整个的镇压计划。尽管当时邓小平杨尚昆王震等中共元老在军队中有非常高的威信,他们也必须在争取到各大军区实力人物一致同意之后才下决心开始武力镇压。89运动之所以能够坚持56天之后才被镇压,原因就在于此。现在的习李诸人在军中的影响力已经远逊于邓杨,要想调动军队对内镇压就更加不容易。
   
   
   抑制政权的暴力倾向
   
   
   暴力倾向可以分为两种: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和主动型的暴力倾向。
   
   什么是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呢?那就人在受到暴力对待的时候,会刺激起他们使用过分暴力加以还击的决心。但是当他们完全没有受到暴力对待时,这种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就无从发生。反应型的暴力倾向是任何权力机构和个人都具的,非中共所独有。
   
   什么是主动型的暴力倾向呢?就是即使在没有遭到他人暴力攻击的时候,也不惜使用暴力来攫取或保护自己的利益或权力的倾向。这种把暴力当作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的倾向就是专制政权包括中共所特有的暴力倾向。即使反对派绝对没有使用暴力的意图和行为,他们也要用暴力来实施镇压。
   
   一般来说,从在革命开始到中共下达大规模镇压命令之前这段时间,中共地方政府表现出来的暴力倾向主要是反应型的。武警部队和解放军官兵尤其是中下层官兵是一般来说是不会主动出击,对革命民众打开杀戒的。地方政府没有权力也不敢下令进行大规模的屠杀。所以在这个阶段,革命的动员者和组织者要尽量约束民众的过激行为,避免对武警和军队官兵造成刺激。
   
   但是一定会有很多地方政府的主政者会使用小规模的暴力手段来刺激民众,让民众与警察和武警之间的暴力不断升级,为他们进行大规模的镇压制造借口。此时革命阵营的组织者一定要方寸不乱,该进则进,该退则退,一定不要让暴力冲突失控。因为一旦失控,损失最大的总是民众和革命阵营。要能忍受局部的牺牲,才能取大全局的胜利。
   
   中共是具有主动型暴力倾向的政权,革命爆发之后,他们在采取政治手段的同时,也会马上着手部署武力镇压。前面讨论过,中国的军队虽然庞大,但是如果不能得到军队的一致支持,中共不敢贸然采取大规模的镇压措施。所以革命爆发之后,革命阵营要与政权争夺军队的支持,以民意赢得军心。只要军队不采取大规模的镇压行动,革命就有机会成功。在军队保持中立和倒戈的情况之下,中共的主动型暴力倾向就没有实施的现实基础了。
   
   
   限制地方政府暴力倾向的策略
   
   
   革命爆发后一段时间,革命民众所要面对的暴力主要是由各级地方政府实施的暴力。在这个阶段,公安警察、防暴警察和武警将是主要的暴力政策的执行者。前面分析过,由于军队还没有表态,所以地方政府及其武力机构不可能会采取造成大规模人员死伤的暴力措施,但是小规模的以阻吓、刺激为目的的战术性暴力措施是会发生的,也会造成革命民众的伤亡。我们的策略的主要目标就是把这种伤亡降低到最小限度。
   
   最有效的阻止地方政府实施暴力的办法是最大限度动员民众参与,形成最大的革命声势,让政府官员觉得政权已经风雨飘摇,因此放弃抵抗;让警察和武警受到革命的感召,消极怠工甚至拒绝执行镇压的命令。89年运动的高潮时期,很多地方政府官员都出现了观望心理,有些地方政府官员甚至邀请从北京回乡的学生介绍北京学运的情况。邓小平不得不要所有省级主要负责人纷纷公开在报纸电视上表态支持中央决策,才制止了各地官僚队伍的摇摆态度。下一次的革命规模将会远远大于89年,而中央政府的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将远远低于89年,地方政府官员的摇摆甚至弃船心态将会非常流行。革命的规模越大,官员的抵抗意志就越弱,暴力镇压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为了阻止暴力镇压,各地的志士团队要最大限度地动员民众参与革命。
   
   但是在全国众多的地方主政者当中,一定还会有一些不识时务的贪官;在众多的警察武警之中,一定会有些心态邪恶的污吏。一定会有些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以武力来阻挡革命的洪流。对于这些人,革命者则可以有针对性地实施心理攻势甚至实际控制。
   
   1,心理攻势
   
   在革命爆发之前,各地的有志之士要非常小心地收集当地县市、地区和省级主要政府官员的个人资料。搜集资料的工作最好独立进行,而且尽量利用公开的资讯,因为收集已经公开的资讯不会引起注意。每个人尽可能地搜集,到革命爆发是大家集合各自所有资料,就会形成较完整的资料库。革命之后还可以通过广泛的群众动员来把资料补充齐全。
   
   主要官员的包括:正副党委书记和正副省长,正副市长,正副县长,大城市的正副区长,各级公安局正副局长,各级政法委主要头目,当地防暴警察主要负责人,当地武警总队主要负责人。
   
   收集资料范围包括:官员本人及其近亲属的照片,住址,工作机构,电话,电邮,其他互联网通讯联络资料。
   
   心理攻势的方法是,革命开始时,向全体革命民众公布主要政府负责人及其近亲属名单及其工作机构,本人及家属联络方法,然后发动群众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互联网向他们传达信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