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徐水良文集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李一平汤一心
   
   
   专制政权的制民之法主要有三种:思想控制,经济控制和武力控制。现今,大部分思想控制手段已经失效,任何想要了解真相的人都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得到真相。经济控制也非常微弱。少数权势利益集团攫取了绝大部分财富,中下层人民沦为真正的无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很难实施经济控制。现在剩下最主要的控制手段就是武力控制,武力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堡垒。没有切实可行的化解武力的战略和策略,任何运动都只是一次情绪的发泄,任何革命都只是一场集体的赌博。所以有志之士一定要谋定而后动,尽一切努力以民意赢得军心,促成和平转型。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专制政权的制民之法主要有三种:思想控制,经济控制和武力控制。
   
   现在大部分的思想控制手段已经失效,任何想要了解真相的人都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得到真相。经济控制也非常微弱。少数利益集团攫取了绝大部分财富,中下层人民沦为真正的无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很难实施经济控制。现在剩下最主要的控制手段就是武力控制,武力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堡垒。没有切实可行的化解武力的战略和策略,任何运动都只是一次情绪的发泄,任何革命都只是一场集体的赌博。所以有志之士一定要谋定而后动。
   
   
   中共暴力及其限制条件
   
   
   中共用来镇压民众反抗的武力主要有四种形式:
   
   公安警察:由地方政府和上级公安部门双重管辖,主要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地方政府有自主调动警力的权力。这是中共暴力机购中武力最弱的一个单位,他们的训练和装备都不足以应付较大规模的反抗事件。
   
   防暴警察:由从公安和武警中抽调的人员联合组成的机构,主要用于反恐、对内阻吓和镇压比较温和的较大规模的地方性的民众反抗活动。地方政府有调动防暴警察的权限。
   
   武警部队:也是由地方政府和上级武警机构双重管辖,但是武警部队有相对独立的权力,地方政府没有完全的控制权。武警部队拥有少量的重型武器,如装甲车。因为他们的主要功能只是对内镇压、边防巡逻,所以他们的装备和战斗力是无法与正规国防军抗衡的。
   
   解放军:这是最强大的武力。从名义上说,解放军是国防军,主要的任务是保护国家免受外国侵略。但是专制集团从一开始就让国防军成为镇压人民、维护统治的最后的武力保障。只有中央军委才有调动解放军的权力,任何其他的中央政府机构和地方政府都无权调动军队。
   
   据估计,中国的武装力量人数达800多万之多。其中公安和防暴警察接近400多万,武警150万,解放军230万。所有这些力量名义上都由中共指挥,都可以用于镇压民众的反抗。
   
   与民众的反抗的力度和规模相应,中共的武力镇压的力度分为四个层次。
   
   如果发生个人的、或小规模的群体反抗事件,就由地方政府调动公安警察来实施镇压。
   
   如果发生较大型的但是暴力程度不高的地方性抗议活动,地方政府就会调动防暴警察来阻吓或镇压。什邡事件中,当地政府就动用了防暴警察。虽然防暴警察也配备了有杀伤力的轻型装备,但是主要用于反恐,在镇压的过程中一般只会使用盾牌,警棍和催泪弹一类的非杀伤性的武器。
   
   但是由于这个部队的人数不是很多,当反抗事件的参与者超出一定的规模,或者反抗事件的中有激烈的暴力行为出现的时候,地方政府就会调动武警部队来镇压。例如贵州的瓮安事件,湖北的石首事件,地方当局就调动了武警部队去镇压。在镇压过程中,武警部队会使用轻型杀伤性的武器,如手枪、步枪,所以一旦武警介入,反抗群体就有可能会有小规模的人员伤亡。重型武器如装甲车和机枪主要用于阻吓和控制场面,一般不会运用,因为一旦运用,就会造成大规模的伤亡,造成非常强烈的、难以预料的政治后果。一般来说,地方政府没有权限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力,也不愿意冒这样的政治风险。
   
   如果出现全国性的反抗浪潮,很多地方政府就会被瘫痪,整体专制政权就无法实施有效统治。这种状态拖延得越久,政权的统治合法性和有效性就越低,所以中共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解决。一般来说,他们首先尝试采取政治解决的办法,而不是立即就动用军队来镇压。
   
   并不是说中共不想动用武力镇压,以他们的邪恶本性,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绝对愿意大开杀戒。他们之所以不敢随意动用军队来镇压民众,实在是形势使然。中国是个大国,军队体系也十分庞大,除了有陆海空和二炮部队四大系列之外,又分为八大军区和很多个军分区,分别驻防在全国各地。在虽然中央军委名义上有权调动军队,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必须争取到所有大军区实力人物同意之后,才敢调动军队,因为如果有些军区不同意,就面临着军队分裂和内战的危险。
   
   同样的道理,当军队没有表态的时候,武警和公安部队虽然有足够的人力和装备实施大规模的血腥镇压,也不敢贸然动手。因为同解放军相比,武警的战斗力只是业余水准,公安警察更是等而下之。如果军队意志统一,只需要少量军人就可以镇压大批的民众;如果军队意见不一致,千军万马都无用武之地。所以专制政权表面上拥有强大的武力,但是这些武力是互相牵制的,但是并不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加以运用,而是要通过政治手段在内部完全整合意见之后,才有行动的能力。
   
   1989年中共调动军队到北京之前,就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内部整合。即使只有个别有实力的军人表达不同意见或抗命,也会推迟整个的镇压计划。尽管当时邓小平杨尚昆王震等中共元老在军队中有非常高的威信,他们也必须在争取到各大军区实力人物一致同意之后才下决心开始武力镇压。89运动之所以能够坚持56天之后才被镇压,原因就在于此。现在的习李诸人在军中的影响力已经远逊于邓杨,要想调动军队对内镇压就更加不容易。
   
   
   抑制政权的暴力倾向
   
   
   暴力倾向可以分为两种: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和主动型的暴力倾向。
   
   什么是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呢?那就人在受到暴力对待的时候,会刺激起他们使用过分暴力加以还击的决心。但是当他们完全没有受到暴力对待时,这种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就无从发生。反应型的暴力倾向是任何权力机构和个人都具的,非中共所独有。
   
   什么是主动型的暴力倾向呢?就是即使在没有遭到他人暴力攻击的时候,也不惜使用暴力来攫取或保护自己的利益或权力的倾向。这种把暴力当作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的倾向就是专制政权包括中共所特有的暴力倾向。即使反对派绝对没有使用暴力的意图和行为,他们也要用暴力来实施镇压。
   
   一般来说,从在革命开始到中共下达大规模镇压命令之前这段时间,中共地方政府表现出来的暴力倾向主要是反应型的。武警部队和解放军官兵尤其是中下层官兵是一般来说是不会主动出击,对革命民众打开杀戒的。地方政府没有权力也不敢下令进行大规模的屠杀。所以在这个阶段,革命的动员者和组织者要尽量约束民众的过激行为,避免对武警和军队官兵造成刺激。
   
   但是一定会有很多地方政府的主政者会使用小规模的暴力手段来刺激民众,让民众与警察和武警之间的暴力不断升级,为他们进行大规模的镇压制造借口。此时革命阵营的组织者一定要方寸不乱,该进则进,该退则退,一定不要让暴力冲突失控。因为一旦失控,损失最大的总是民众和革命阵营。要能忍受局部的牺牲,才能取大全局的胜利。
   
   中共是具有主动型暴力倾向的政权,革命爆发之后,他们在采取政治手段的同时,也会马上着手部署武力镇压。前面讨论过,中国的军队虽然庞大,但是如果不能得到军队的一致支持,中共不敢贸然采取大规模的镇压措施。所以革命爆发之后,革命阵营要与政权争夺军队的支持,以民意赢得军心。只要军队不采取大规模的镇压行动,革命就有机会成功。在军队保持中立和倒戈的情况之下,中共的主动型暴力倾向就没有实施的现实基础了。
   
   
   限制地方政府暴力倾向的策略
   
   
   革命爆发后一段时间,革命民众所要面对的暴力主要是由各级地方政府实施的暴力。在这个阶段,公安警察、防暴警察和武警将是主要的暴力政策的执行者。前面分析过,由于军队还没有表态,所以地方政府及其武力机构不可能会采取造成大规模人员死伤的暴力措施,但是小规模的以阻吓、刺激为目的的战术性暴力措施是会发生的,也会造成革命民众的伤亡。我们的策略的主要目标就是把这种伤亡降低到最小限度。
   
   最有效的阻止地方政府实施暴力的办法是最大限度动员民众参与,形成最大的革命声势,让政府官员觉得政权已经风雨飘摇,因此放弃抵抗;让警察和武警受到革命的感召,消极怠工甚至拒绝执行镇压的命令。89年运动的高潮时期,很多地方政府官员都出现了观望心理,有些地方政府官员甚至邀请从北京回乡的学生介绍北京学运的情况。邓小平不得不要所有省级主要负责人纷纷公开在报纸电视上表态支持中央决策,才制止了各地官僚队伍的摇摆态度。下一次的革命规模将会远远大于89年,而中央政府的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将远远低于89年,地方政府官员的摇摆甚至弃船心态将会非常流行。革命的规模越大,官员的抵抗意志就越弱,暴力镇压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为了阻止暴力镇压,各地的志士团队要最大限度地动员民众参与革命。
   
   但是在全国众多的地方主政者当中,一定还会有一些不识时务的贪官;在众多的警察武警之中,一定会有些心态邪恶的污吏。一定会有些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以武力来阻挡革命的洪流。对于这些人,革命者则可以有针对性地实施心理攻势甚至实际控制。
   
   1,心理攻势
   
   在革命爆发之前,各地的有志之士要非常小心地收集当地县市、地区和省级主要政府官员的个人资料。搜集资料的工作最好独立进行,而且尽量利用公开的资讯,因为收集已经公开的资讯不会引起注意。每个人尽可能地搜集,到革命爆发是大家集合各自所有资料,就会形成较完整的资料库。革命之后还可以通过广泛的群众动员来把资料补充齐全。
   
   主要官员的包括:正副党委书记和正副省长,正副市长,正副县长,大城市的正副区长,各级公安局正副局长,各级政法委主要头目,当地防暴警察主要负责人,当地武警总队主要负责人。
   
   收集资料范围包括:官员本人及其近亲属的照片,住址,工作机构,电话,电邮,其他互联网通讯联络资料。
   
   心理攻势的方法是,革命开始时,向全体革命民众公布主要政府负责人及其近亲属名单及其工作机构,本人及家属联络方法,然后发动群众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互联网向他们传达信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