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徐水良文集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知识分子的傲骨和楷模,中国的良心和导师)
   
   思想家许良英天堂纪念馆网址:
   
   http://www.waheaven.com/memorial/review/434547376i161148.html
   
   
   目录:
   各界人士送别许良英:望他研究民主的专着早面世
   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派学家许良英今出殡
   德国之声新闻报道:民运人士悼念异议科学家许良英
   郭少坤:悼念许良英先生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哀悼许良英
   雲上風:三真之人——許良英
   张晓良:阅读许良英
   赵常青悼念许良英
   杨子立悼念许良英
   吴高兴:悼许良英先生
   蔡咏梅:悼许良英先生
   欧阳懿:悼许良英先生
   阎骥:悼许良英先生
   李贵仁:许良英先生逝世
   吴言:许良英先生走了!
   吴言:为许良英先生祈祷
   黄河清:挽许良英先生
   方舟子评许良英:因求真而可敬
   张小刚:悼许良英先生
   老九悼许良英
   王旭悼许良英
   张健悼许良英
   刘兵:怀念许良英先生
   刘兵:严师小事,学问大事
   仲维光旧文:呼唤民主自由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纽约时报旧文:许良英,为真理奋斗的爱因斯坦传人
   天安门对峙:八九人物:许良英
   附:
   57年人民日报批判许良英的文章之一:
        许良英的灵魂浸透了右派思想
   
   
   
     各界人士送别许良英:望他研究民主的专着早面世
   
   2013年01月31日
   
   
   亲友鞠躬告别许良英先生。(照片略)
   
   新京报讯(记者张弘)“今天来到这里和他遗体告别的人,只是中国社会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今天的中国社会来说,他的思想遗产还没有得到广泛解读和认识。我觉得,他属于未来,他属于历史,他为中国社会进步所做的努力,将会被历史铭记,无数的人们将会铭记。”特意从杭州赶到北京的学者傅国涌说。昨天下午,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大医学部举行,各界人士约二三百人送别了许良英先生最后一程。
   
   下午三点,记者来到了北大医学部解剖楼遗体告别仪式现场。许良英先生的灵堂,设在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屋内,吊唁者在室外排队,分批进入。记者随着吊唁的人群进入灵堂内,灵堂正前方,遗像上的许先生面带微笑,慈祥地注视着室内的人们。周围的墙壁摆放着花圈和人们送来的挽联。清华大学教授刘兵主持着遗体告别仪式:“请大家为许先生默哀。请对许先生的遗体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请大家绕许先生遗体一圈,告别许先生。”随后,记者随着吊唁者走出了灵堂。
   
   住在许良英楼上的化学家胡亚东老先生骑着电动车赶来参加了许良英的遗体告别仪式,他说,自己和许良英住一个楼有32年,经常串门聊天。许先生生前生活很有规律,晚年基本吃素,他每天早上会买两塑料袋蔬菜,每天坚持散步。他家里到处都是书,他写了很多文章,他的书如果我只有一本,我就会影印送给我的朋友。胡亚东说,“我觉得许先生他不是空喊。他是渐渐悟出了真正的道理,对于什么是人类社会的进步,对于民主和法治的思考,我觉得他已经悟透了,非常深刻。他和另一个学者八十多封信的通信集,两人都显示了非常深邃的思想。我是学化学的,在这些方面,他是博士生,我是小学生。”
   
   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手捧一束鲜花,加入到了排队的行列。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以前和许良英先生往来密切,这几年有所减少。他表示,“我曾经帮助出版许先生的著作,我希望他们研究民主的专着早日面世。”
   
   
   
        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派学家许良英今出殡
   
   发表日期 2013年 1月 30日
   
   [徐水良按:把许先生定为自由派学者,不对。许先生早已与马列主义及左派决裂,坚定地站到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和法制法治的立场。与美国及西方左派自由派完全不是一个阵营。]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北京自由派物理学家、社会活动家和思想家许良英28日下午一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遗体告别仪式今(30)天下午举行,预计大批自由派学者和异见人士送许老最后一程,治丧小组成员胡佳呼吁当局不要拦阻。
   
   许良英家人透露,告别仪式后,许老的遗体将捐给北京大学医学部,与一月前因癌病先逝的妻子王来棣继续相守,不离不弃。
   
   许良英因肠胃感染而导致肝肾功能衰退而离世后不久,他昔日的学生、现时流亡台湾的「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即发出唁电,指这位令他「髙山仰止的恩师」,「一生致力于推进中国民主化的事业,曾在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中期,两次发起科学家联名信,呼吁政治改革与宽容,成为中国知识界参与民主化运动的先锋。」近年仍不畏压力,继续大胆发声。
   
   被誉为「中国知识界的良心和脊梁」的许良英,其治丧小组由他的儿子许成钢以及傅国涌、钱理群、艾晓明、杜光、姚监复、胡佳等十人组成,其中多位是敢言之士,预计今午将有大批自由派学者和异见人士出席告别仪式。
   
   93岁的许良英,原籍浙江临海,194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是王淦昌的学生,主要研究相对论和量子力学,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建政后,他调往北京中国科学院,1957年被打成右派,回乡接受劳教,期间编译《爱因斯坦文集》(三卷),在文革后出版,轰动一时,是中国研究爱因斯坦的先驱。他在1979年返京,复任中国科学院研究员。1986年,他与方励之、刘宾雁共同发起反右历史讨论会;89年六四后公开谴责中共屠城。有舆论指,由于许仗义直言,在中国的每一场政治运动中都"犯下了错误"。
   
   六四后的二十多年来,与身为历史学家的夫人王来棣致力写作《民主的历史和理论》宣传民主自由,被奉为自由派领军学者,更被中共两度开除党籍。
   
   自由派学者丁东形容,许良英不仅是一个科学史家,而且是中国少有的思想家,人品风骨让人敬佩,对民主的认识和研究,更超越众多学者。
   
   
   
   德国之声新闻报道:
   
           民运人士悼念异议科学家许良英
   
   
   异议科学家许良英遗体告别仪式将于星期三在北京举行。国内媒体低调报道,民主活动人士则纷纷表达深切悼念。
   
   
   (德国之声中文网)科学史家许良英1月28日下午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月30日(星期三)下午在北京举行。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呼吁当局不要对活动进行干扰。
   
   许良英是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享受盛誉的物理学家、科学史家、思想家和民主活动家,也被称为"中国年龄最大的异议人士"。纽约时报1月29日重刊一篇旧文,认为"如果他不是中国年纪最大的异见人士,至少也是中国学问最卓越的异见人士了"。他发表了200多篇论文,编着了六本书。他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后任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研究员,编译《爱因斯坦文集》,是爱因斯坦的重要研究者和思想传播者,并发表了很多科学与民主的启蒙著作和文章。
   
   许良英是爱因斯坦的译介者
   
   在每一场政治运动中都犯下错误
   
   许良英年轻时因受爱因斯坦思想的影响,从事物理学的学习与研究,同时对政治发生兴趣。1946年他在重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2年被调入中国科学院。由于他仗义直言,在此后中国的每一场政治运动中都"犯下了错误"。
   
   据《零八宪章论坛》及《纽约时报》报道,1955年,许良英因"胡风反革命集团"事件被审查,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因为质疑共产党"失信于民",便被打成"极右分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发表文章宣扬"科学与民主",在"反精神污染"运动中遭受批判。随后他年底与方励之、刘宾雁等人酝酿开展纪念反右运动30周年活动。1988年底开始,鼓励刘刚、王丹在北大开展"草地沙龙"和"民主沙龙"活动。1989年初,许良英和朋友方励之起草了一封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要求政治改革,空前地得到40多位科学家和学者联署签名。
   
   1989年"六四"镇压以后,许良英对香港媒体说:"中国进入了黑暗时期,即使国民党也没有这么狠毒,邓小平对自己人民干了一件世界历史上最凶残绝伦的事。"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许良英写了《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1995年许良英发起《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吁实现国内宽容》活动,得到上千名各国知识分子签名。随后,他为"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及其它民主人士公开辩护。
   
   许良英曾谴责六四镇压
   
   1995年,许英良获美国纽约科学院颁发的汉恩茨•R•佩格尔斯科学家人权奖,2008年获美国物理学会颁发的"萨哈洛夫奖"。
   
   纽约时报引述历史学家梅瀚澜(H. Lyman Miller)著作,称他为“典范人物”,“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用来形容他,庶不为过”。
   
   低调报道与深切悼念
   
   由于他的异议人士身份,在中国普通民众心目中,许良英并不像其它高龄的大学问家和科学家那样赫赫有名。北京《新京报》刊发了经过删节的著名学者傅国涌写的悼念文章,介绍了他的科学成就,称颂他“一次次地挺身而出为民族鼓与呼,秉承的只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该报同时发表了一篇报道,引述学者丁东的话说,“许先生是束星北和王淦昌两位著名科学家的学生,他不仅是一个科学史家,而且是中国少有的思想家,他思想的深刻性,他的人品风骨都很让人敬佩,他对民主的认识和研究,超过了很多学者”。
   
   中国国内及海外民运人士纷纷表达悼念之情。许良英治丧小组由其子许成钢以及钟沛璋、刘小雁、傅国涌、钱理群、艾晓明、杜光、王书瑶、姚监复、胡佳等人组成,其中多位为敢言的异议作家和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说:“他就是历史,这些所有的黑暗都经历过。他在跟共产党的较量中,对对手已经了解得非常的透了。我们等于是隔代的交往,他对晚辈的关照,是从思想上关照。”
   
   民运理论家胡平贴出旧文《可以推论的人──写在<许良英文集>出版之际》,文章认为许良英是"老一代知识份子的代表性人物,并为那一代知识份子充满曲折艰辛的生命历程树立了一个人格典范"。
   
   "零八宪章论坛"发表悼念文章,历数许良英一生为民主奋斗的经历,称他的一生"是追求科学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的一生,是追求民主的一生,是为国家进步而努力奋斗的一生"。
   
   作者:张平
   
   责编:叶宣
   
   
   
          悼念许良英先生/郭少坤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30日 来稿)
   
   
   今天下午五点半钟打开互联网,一行令我不愿意看到的文字“许良英先生追悼会将于一月三十日在北京举行”映入我的眼帘!
   
   就在前几天,我在和于浩成老师的通话中还谈到老师的病情,我说将在春节后去看望他,可言犹在耳,许老师竟溘然辞世,使我陷入无限的遗憾和痛苦之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