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徐水良文集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知识分子的傲骨和楷模,中国的良心和导师)
   
   思想家许良英天堂纪念馆网址:
   
   http://www.waheaven.com/memorial/review/434547376i161148.html
   
   
   目录:
   各界人士送别许良英:望他研究民主的专着早面世
   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派学家许良英今出殡
   德国之声新闻报道:民运人士悼念异议科学家许良英
   郭少坤:悼念许良英先生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哀悼许良英
   雲上風:三真之人——許良英
   张晓良:阅读许良英
   赵常青悼念许良英
   杨子立悼念许良英
   吴高兴:悼许良英先生
   蔡咏梅:悼许良英先生
   欧阳懿:悼许良英先生
   阎骥:悼许良英先生
   李贵仁:许良英先生逝世
   吴言:许良英先生走了!
   吴言:为许良英先生祈祷
   黄河清:挽许良英先生
   方舟子评许良英:因求真而可敬
   张小刚:悼许良英先生
   老九悼许良英
   王旭悼许良英
   张健悼许良英
   刘兵:怀念许良英先生
   刘兵:严师小事,学问大事
   仲维光旧文:呼唤民主自由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纽约时报旧文:许良英,为真理奋斗的爱因斯坦传人
   天安门对峙:八九人物:许良英
   附:
   57年人民日报批判许良英的文章之一:
        许良英的灵魂浸透了右派思想
   
   
   
     各界人士送别许良英:望他研究民主的专着早面世
   
   2013年01月31日
   
   
   亲友鞠躬告别许良英先生。(照片略)
   
   新京报讯(记者张弘)“今天来到这里和他遗体告别的人,只是中国社会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今天的中国社会来说,他的思想遗产还没有得到广泛解读和认识。我觉得,他属于未来,他属于历史,他为中国社会进步所做的努力,将会被历史铭记,无数的人们将会铭记。”特意从杭州赶到北京的学者傅国涌说。昨天下午,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大医学部举行,各界人士约二三百人送别了许良英先生最后一程。
   
   下午三点,记者来到了北大医学部解剖楼遗体告别仪式现场。许良英先生的灵堂,设在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屋内,吊唁者在室外排队,分批进入。记者随着吊唁的人群进入灵堂内,灵堂正前方,遗像上的许先生面带微笑,慈祥地注视着室内的人们。周围的墙壁摆放着花圈和人们送来的挽联。清华大学教授刘兵主持着遗体告别仪式:“请大家为许先生默哀。请对许先生的遗体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请大家绕许先生遗体一圈,告别许先生。”随后,记者随着吊唁者走出了灵堂。
   
   住在许良英楼上的化学家胡亚东老先生骑着电动车赶来参加了许良英的遗体告别仪式,他说,自己和许良英住一个楼有32年,经常串门聊天。许先生生前生活很有规律,晚年基本吃素,他每天早上会买两塑料袋蔬菜,每天坚持散步。他家里到处都是书,他写了很多文章,他的书如果我只有一本,我就会影印送给我的朋友。胡亚东说,“我觉得许先生他不是空喊。他是渐渐悟出了真正的道理,对于什么是人类社会的进步,对于民主和法治的思考,我觉得他已经悟透了,非常深刻。他和另一个学者八十多封信的通信集,两人都显示了非常深邃的思想。我是学化学的,在这些方面,他是博士生,我是小学生。”
   
   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手捧一束鲜花,加入到了排队的行列。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以前和许良英先生往来密切,这几年有所减少。他表示,“我曾经帮助出版许先生的著作,我希望他们研究民主的专着早日面世。”
   
   
   
        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派学家许良英今出殡
   
   发表日期 2013年 1月 30日
   
   [徐水良按:把许先生定为自由派学者,不对。许先生早已与马列主义及左派决裂,坚定地站到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和法制法治的立场。与美国及西方左派自由派完全不是一个阵营。]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北京自由派物理学家、社会活动家和思想家许良英28日下午一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遗体告别仪式今(30)天下午举行,预计大批自由派学者和异见人士送许老最后一程,治丧小组成员胡佳呼吁当局不要拦阻。
   
   许良英家人透露,告别仪式后,许老的遗体将捐给北京大学医学部,与一月前因癌病先逝的妻子王来棣继续相守,不离不弃。
   
   许良英因肠胃感染而导致肝肾功能衰退而离世后不久,他昔日的学生、现时流亡台湾的「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即发出唁电,指这位令他「髙山仰止的恩师」,「一生致力于推进中国民主化的事业,曾在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中期,两次发起科学家联名信,呼吁政治改革与宽容,成为中国知识界参与民主化运动的先锋。」近年仍不畏压力,继续大胆发声。
   
   被誉为「中国知识界的良心和脊梁」的许良英,其治丧小组由他的儿子许成钢以及傅国涌、钱理群、艾晓明、杜光、姚监复、胡佳等十人组成,其中多位是敢言之士,预计今午将有大批自由派学者和异见人士出席告别仪式。
   
   93岁的许良英,原籍浙江临海,194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是王淦昌的学生,主要研究相对论和量子力学,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建政后,他调往北京中国科学院,1957年被打成右派,回乡接受劳教,期间编译《爱因斯坦文集》(三卷),在文革后出版,轰动一时,是中国研究爱因斯坦的先驱。他在1979年返京,复任中国科学院研究员。1986年,他与方励之、刘宾雁共同发起反右历史讨论会;89年六四后公开谴责中共屠城。有舆论指,由于许仗义直言,在中国的每一场政治运动中都"犯下了错误"。
   
   六四后的二十多年来,与身为历史学家的夫人王来棣致力写作《民主的历史和理论》宣传民主自由,被奉为自由派领军学者,更被中共两度开除党籍。
   
   自由派学者丁东形容,许良英不仅是一个科学史家,而且是中国少有的思想家,人品风骨让人敬佩,对民主的认识和研究,更超越众多学者。
   
   
   
   德国之声新闻报道:
   
           民运人士悼念异议科学家许良英
   
   
   异议科学家许良英遗体告别仪式将于星期三在北京举行。国内媒体低调报道,民主活动人士则纷纷表达深切悼念。
   
   
   (德国之声中文网)科学史家许良英1月28日下午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月30日(星期三)下午在北京举行。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呼吁当局不要对活动进行干扰。
   
   许良英是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享受盛誉的物理学家、科学史家、思想家和民主活动家,也被称为"中国年龄最大的异议人士"。纽约时报1月29日重刊一篇旧文,认为"如果他不是中国年纪最大的异见人士,至少也是中国学问最卓越的异见人士了"。他发表了200多篇论文,编着了六本书。他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后任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研究员,编译《爱因斯坦文集》,是爱因斯坦的重要研究者和思想传播者,并发表了很多科学与民主的启蒙著作和文章。
   
   许良英是爱因斯坦的译介者
   
   在每一场政治运动中都犯下错误
   
   许良英年轻时因受爱因斯坦思想的影响,从事物理学的学习与研究,同时对政治发生兴趣。1946年他在重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2年被调入中国科学院。由于他仗义直言,在此后中国的每一场政治运动中都"犯下了错误"。
   
   据《零八宪章论坛》及《纽约时报》报道,1955年,许良英因"胡风反革命集团"事件被审查,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因为质疑共产党"失信于民",便被打成"极右分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发表文章宣扬"科学与民主",在"反精神污染"运动中遭受批判。随后他年底与方励之、刘宾雁等人酝酿开展纪念反右运动30周年活动。1988年底开始,鼓励刘刚、王丹在北大开展"草地沙龙"和"民主沙龙"活动。1989年初,许良英和朋友方励之起草了一封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要求政治改革,空前地得到40多位科学家和学者联署签名。
   
   1989年"六四"镇压以后,许良英对香港媒体说:"中国进入了黑暗时期,即使国民党也没有这么狠毒,邓小平对自己人民干了一件世界历史上最凶残绝伦的事。"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许良英写了《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1995年许良英发起《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吁实现国内宽容》活动,得到上千名各国知识分子签名。随后,他为"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及其它民主人士公开辩护。
   
   许良英曾谴责六四镇压
   
   1995年,许英良获美国纽约科学院颁发的汉恩茨•R•佩格尔斯科学家人权奖,2008年获美国物理学会颁发的"萨哈洛夫奖"。
   
   纽约时报引述历史学家梅瀚澜(H. Lyman Miller)著作,称他为“典范人物”,“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用来形容他,庶不为过”。
   
   低调报道与深切悼念
   
   由于他的异议人士身份,在中国普通民众心目中,许良英并不像其它高龄的大学问家和科学家那样赫赫有名。北京《新京报》刊发了经过删节的著名学者傅国涌写的悼念文章,介绍了他的科学成就,称颂他“一次次地挺身而出为民族鼓与呼,秉承的只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该报同时发表了一篇报道,引述学者丁东的话说,“许先生是束星北和王淦昌两位著名科学家的学生,他不仅是一个科学史家,而且是中国少有的思想家,他思想的深刻性,他的人品风骨都很让人敬佩,他对民主的认识和研究,超过了很多学者”。
   
   中国国内及海外民运人士纷纷表达悼念之情。许良英治丧小组由其子许成钢以及钟沛璋、刘小雁、傅国涌、钱理群、艾晓明、杜光、王书瑶、姚监复、胡佳等人组成,其中多位为敢言的异议作家和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说:“他就是历史,这些所有的黑暗都经历过。他在跟共产党的较量中,对对手已经了解得非常的透了。我们等于是隔代的交往,他对晚辈的关照,是从思想上关照。”
   
   民运理论家胡平贴出旧文《可以推论的人──写在<许良英文集>出版之际》,文章认为许良英是"老一代知识份子的代表性人物,并为那一代知识份子充满曲折艰辛的生命历程树立了一个人格典范"。
   
   "零八宪章论坛"发表悼念文章,历数许良英一生为民主奋斗的经历,称他的一生"是追求科学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的一生,是追求民主的一生,是为国家进步而努力奋斗的一生"。
   
   作者:张平
   
   责编:叶宣
   
   
   
          悼念许良英先生/郭少坤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30日 来稿)
   
   
   今天下午五点半钟打开互联网,一行令我不愿意看到的文字“许良英先生追悼会将于一月三十日在北京举行”映入我的眼帘!
   
   就在前几天,我在和于浩成老师的通话中还谈到老师的病情,我说将在春节后去看望他,可言犹在耳,许老师竟溘然辞世,使我陷入无限的遗憾和痛苦之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