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薛明德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 (10-1)
    ---薛明德 (美)
   1981年6月10日上午8点钟,我在重庆市的家中被市公安局逮捕,抄家,,拍照,手铐,以现行反革命宣传罪带走,再也没有这个家可回了.在警车上我问:"去哪儿''?听到的回答是---"监狱''.
   所谓逮捕,并没有出示逮捕证,只是来了10好几个全付武装,警服的熟面孔,因多次打交道知来人是重庆市公安局一处的,就凭这个展开了逮捕行动.
   


   同样没有起诉书,判决书,没有给家人的通知书,甚么都没有.数辆摩托开路,警车把我送到了一间30多平米足有一间教室般大的空房,我一个人关押在里面吃喝拉撒整整30天后,我被宣布为"反动分子'',劳动教养3年.
   一处的头目对我说:"政府为你着想,帮你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暂时与家人.外界的各种人断绝来往,是一个好的办法,你可去反省,君子不都是吾日吾三省吗?给你三年应该够了吧''.
   此地是己被法院判决的在押人犯等待送劳改营服刑前的转运站,而我的劳动教养通知书是1981年6月1日就出笼了.在我隔壁同样大小的房间里关押着30-40人,在没有冷气机的一,二,三楼,间间房里暴满,大都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想起来真难让人相信,好些人中学都没有毕业,只是为了一顶军帽,犯下抢劫杀人罪,将为此付出终身监禁的代价,有些成了死刑犯.
   我从红毛犯人口中得知,在我当天下午到达这间房前的几小时,本有40来人关押在里面,午饭后,突然就把这些人分散到隔壁几个房去了,并重新打扫了清洁,空房等着我来独囚,真应了吾曰吾三省,面壁思过.
   30天里的每个白天夜晚共24个小时,四盏100瓦长明灯照亮四壁,气候炎热的重庆城.我在火炉里熬炼意志.当你一转身木质楼板上就印出了几乎完整的人体汗水印,只有一条三角裤在身,其余部位裸露.更让人卧躺不安的是墙角挂一支高音嗽叭,那些农村兵在值班室里,收音机调台时传出的电波声,更刺激你头皮都发麻的是那些川剧里的金属敲击声,乐鼓声,帮腔的吼声,女高腔的鸦片嗓音,会让人烦燥而恼怒、甚至要去以头撞墙.
   每天有红毛犯人为我送两次饮水、三攴饭及倒马桶.他经常来风门处与我聊天,是一个读书人,某中学的语文老师,犯了强奸案,就地服刑,有了他的热情为我服务,使我失落的心情平衡了不少.
   到了上路的日子,儿子的母亲,一代天才的诗人,闫家鑫被叫来与我见了夫妻最后一面,她的说辞就象在背颂政府拟定的文稿,我只听清了最后一句:"好好改造,重新作人''.
   一个武装的军人,一个文质斌斌公安局政保处的干警,此人姓王,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透过此人会让我联想到我这个反动份子中暗藏玄机,就连那个转运站也只有一个象我这样的劳教分子的另类出现,让犯人红毛也猜不透,这个薛明德一人一房,也不放风,又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囚犯?犯了何种罪恶滔天.
   出了转运站,乘上吉普车,去到朝天门码头,直接上了开往武汉的轮船,乘客们都还在等候登船的时间,我们三人有了优先权.我双手上铐,有碍观瞻,王警官在为我解开手铐前对我说,这位武警班长,枪法如何了得,在射击比赛中总是获奖,我们不希望你成为他获奖的靶子.我淡淡的笑了笑,没有笑出声,低头望着喘流的长江、我要是亡命跳下去,不等开枪,江水也会把我卷入水底吞没.
   船经过丰都,涪陵,在忠县码头下了船,天气炎热,在城里住了下来.为了安全起见三人一房,我睡在床上后双手被铐在床架上.
   第二天清晨乘巴士前往金华山劳改营.我被分配去6中队,我发现自己是第一个劳教人员进入这个全是劳改犯人的围墙,我表示了抗议,你们不是告诉我劳教是人民内部矛盾,劳改是敌我矛盾?为什么你们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把我当敌人对待?!
   劳改人员中知青占了很大比例,还有就是农村里拐卖妇女儿童,贩毒,抢劫,杀人是各类刑事犯罪.
   干警大都是转业军人,很多是从朝鲜战场下来的农村兵大字不识几个.新接班的年轻干警更多是来自警校及部队连以上的干部组成,相对素质提高了一点.
   几天后就来了不少的劳教人员,还有几个认识我,他们是我在1979年举办画展时的观众.很快,就有几个跟着我一起画画了.问题出来了,管教干警说,把犯人们画的红光满面,是在歌颂他们是英雄;把犯人画得腊黄脸,是在讽剌我们,虐待,违犯监管政策.
   那画什么好呢?画罗卜,白菜,也不行.把罗卜,白菜画漂亮了你们是来疗养的.把罗卜,白菜画得烂烂的,是克扣你们的囚粮.我回答说,那好吧,画石头,不会有其它的联想了吧.
   我与劳改人员交成朋友,为他们讲解语法.数学难题,成为绘画小组,利用休息时间写生.这一切活动都被视为反改造技俩,教唆对抗政府以图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不安份,决定脱逃,出卖了世界史(三册),海洋史,地球岛屿,几本绘画技法,几本世界名著,及几件象样的毛衣,筹得40元人民币,再加上30斤全国粮票,藏在身上隐秘的地方,作好了随时行动的准备.在一次出工插秧的早晨,落伍最后面不见干警和红毛犯人在视线内,这是最佳时机,我一股劲冲向山顶,然后顺势滑下山坡朝自由的方向奔跑.
   不知饥饿,但极度睏乏,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月黑风高的夜里,我不能明辨方向.决定就地休息.前去路旁一家农舍敲响了房门.这是一个单身40余岁的农民,他同意我住宿一晚,第二天我吃了他煮的稀饭,带上了10煮熟鸡蛋又上路了,向着长江边上的万县奔去.
   一路平安,到达万县天已夜晚,我买了去武汉的船票,凌晨4点开船,汽笛长鸣,起锚了,发动机轰轰的响。江水朝后退去,我心才放了下来,脱逃成功了,这一时刻是1982年6月10日.
   当天中午返工,午饭点名时,都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直到晚饭时才确知薛明德脱逃了.
   
   
   
   

此文于2013年01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