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薛明德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与雷祺发对话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与雷祺发对话
    ---薛明德(美)
   
   雷祺发的大作我读过三遍,我之所以先把文中提起的陈子庄加了一个小注,还没有对<<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展开批判,雷祺发就按奈不住了,指斥我是以偏概全,我的回答是,不对!你不是通篇大谈徐悲鸿精神吗?过去的几十年,我们看到的是异己者罚,上有焉者,下有效之.是谁让徐悲鸿坐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美术王国宝座的?是开国暴君毛泽东!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国家主席刘少奇,国防部长彭德怀不都是以莫须有,置于死地而后快吗?!臣子的徐悲鸿只能依样学样,这是我们的民族性,叫奴性!雷祺发正在歌颂这种徐悲鸿身上的奴性.


   中国的文艺方针政策是徐悲鸿制定的吗?不是!是暴君毛泽东在1942年的廷安文艺座谈会上制定的.文艺为工农兵,为无产阶级政治,为统治阶级.凡是被视为美英西方的的东西一概排斥,打倒.在美术王国里徐悲鸿是奴才,是打手,把刘海栗、林风眠等人视为异端,不死也脱了三层皮.
   也就是在这种徐悲鸿精神下,陈子庄,黄秋园等人才有了如此悲惨的命运.
   雷祺发前后两篇谈的都是这2个问题,一个是伯乐的徐悲鸿,一个是学术思想的徐悲鸿、我就围绕这两个问题来回答.
   我们不是百家争鸣,因为你谈不上是家.在你留言中明明写到是你在大学读书时写的,只能算习作,你就那么想成家?还研究家呢?!我说这是各抒己见.我们从小长到大,不是被教导要为真理而斗争么!
   
   你一直在为徐悲鸿唱赞歌,这不是你为文的期望?你想告诉我们徐先生多么正直,善良,他就是伯乐,他的国画,油画中国风开创了划时代,是值得我们效仿的,被称为徐派或体系的东西.你竟而说徐的早死与他画<<毛主席在人民心中>>审核未获通过有关,好一个<<套中人>>的现实翻板.
   
   你不就是从多不胜数中脱颖而出,这就叫跟风.
   
   我从不相信伯乐精神,我相信人与人是以利益为基础的群体链,所谓的利他主义,其实是建立在个人主义之上的利己主义,这是我信奉的.
   你说徐悲鸿想成为奴才都难,你举例说徐氏画了<<毛主席在人民心中>>,在参展受审时未获通过.未获通过就不是奴才?他投其所好,歌功颂德,极力鼓吹个人崇拜,这个举动就是犬儒,就是奴才.把绘画艺术当成了政治的工具,这是不是抬轿子奴才干的活.
   你说我把徐悲鸿当成是历史罪人,是反面人物,这是雷祺发公然的强加.
   在我的哲学信条里没有不黑即白,颜色有无限的可能性,除了三原色.大体都是呈现出灰色,是和谐的对比存在,不然我会如此耐心认真来就你的问题作答.
   昏君毛泽东你想绕过去,你要客观评价历史人物,事件,这个暴君无处不在,他作为思想凝固在中国文化人头脑中,成为了中国民族文化的全部贡献,那个徐悲鸿也在其中.
   我从来也没有说徐悲鸿是反面人物,也没有揭他的短.你不就是要客观吗?请问客观这个概念为何?你的虚无主义,机会主义,罗列了一些陈谷子,烂芝麻,被你放大得尤为重要,以此证明徐悲鸿为伯乐.那么,潘赞化呢,是伯乐或者是投敌叛国者的帮凶?潘赞化正是死于这个污名中而死不明目啊!!
   
   下面谈两个与徐悲鸿有关的艺术家,一个叫张玉良,一个叫张时敏.这二人一个是在上海美专毕业的天才,一个是在抗州国立艺专6年后毕业的天才.
   
   张玉良出身贫寒,被家人在她年幼的时候卖去了芜湖青楼,一个税务官.姓潘,叫潘赞化,把张赎出妓院,张表示要去上海美专习画,潘先生全力支持.后来潘先生支持她去了法国,学术有成,9年后回国在上海美专授课,在刘海栗的力挺下,开设人体素描、油画,这可是大逆不道之举,遭到三崇四德的遗俗围攻.
   在潘先生的家乡安徽还有一个缠小脚,大字不识一个的正房,正等着张玉良回乡侍候.这样的情况下,潘张玉良毅然出走,再去法国,世界艺术之都,她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物换星移,转眼到了1978年,,潘张玉良已知在世日子不多,她爱着她的袒国、给文化部,她的同学写信表达了一个心愿,落叶归根,得到的是甚么回音呢?
   鉴于你历史原因,你不回国为好,至于你捐出数千幅油画,也是不适宜,你的艺术不能为人民服务.此时离暴君毛泽东死去两年.
   潘张玉良去逝不久,安徽省博物馆决定从法国接回2000多件油画保藏.1991年在重庆夫子祠展出潘张玉良油画200多件,展出期间,我对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西南政法大学电教室的艺术家们坐谈了我的看法.一是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潘张玉良的绘画,是否有过时之感?二是潘张玉良与徐悲鸿哪个更靠近时代?(限于篇幅这一部分略掉,将放入另外的文章.)
   张时敏先生与我沾亲带故,广东梅县人氏,毕业于杭州国立艺专林枫眠门下.抗战期间参加国民政府政治部三厅工作,是大名顶项的艺术家,我父亲也在三厅供职,只是一般职员.三厅地名叫三圣宫,与金岗坡临界、当时三厅汇集了全国各地的艺术名流:洪森,赵丹,谢添,上官云珠...郭沫若是厅长,周恩来是主任.
   1951年土改运动,张时敏先生与他的同事余兴祥先生,三厅的摄影师同被定为地主,成为专政的对象,(可知他们是抗日的民族精英啊)他们的财产被瓜分,住房被强占,他们的胸襟左边缝有一块白布条,上写黑五类份子.
   余兴祥是我女儿妈妈的父亲的弟弟,弟弟的大儿子娶了张时敏的大女儿,所以我前面说了沾亲带故.早年我常去乡下写生,与张先生有了亲密的接触,我得意洋洋挥洒着画笔,张先生牵着牛站在一旁,我从他的口中知道了杭州国立艺专的许多往事,尤其是徐悲鸿的人品和才艺在张先生辈中遭冷齿,杭州国立艺专一边倒,欣赏林风眠的艺术家风度,不喜欢徐悲鸿身上的痞气.我在张先生家里看到了不多的藏品,更多是林风眠的小稿,到今天仍记忆尤新.
   1978年,北京来了几个高级干部,直接去了张时敏的户口所在地西永公社.言明是受郭沫若委托来看望老部下,看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来人在被告之张先生几年前已去世后,立马打道回北京,就连张先生的夫人,子女也未见一面,去表示一下慰问.
   雷祺发的徐悲鸿的精神传承到了分天,我们有何感想?虽然徐悲鸿早死,他要是活过1957年,会有什么事在他身上发生,他要是活过1966年,他不死也要脱三层皮,这话一点不假.
   文化大革命初期,我串连去到北京,特意去了徐悲鸿纪念馆,那里他正被"鞭尸''.
   附对雷祺发留言的回应:
   我已对你说了,你不再是我理论的对象,你要知的史料我信手拈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治史的手段不很高明,我知比如延安鲁艺,国统区左翼文联,鲁迅倡导的木板画.除此,你与那个获奖的大学教授教训我"不应该只看一面''.你加了脚注"薛先生稍微对抗战时期的美术生态有了解的话,应该不会这样''.我在你眼中是白痴,你去与李景安为伍,得到众人支持,那个桑建国就是其中之一,那又从何来的向我求教,还大言不惭的声称,去公布用我掌握的史料让更多人知道,就是我有心,但你不配.
   真象被掩盖时,假象成了真象,你正做着这种事,你好意思吗?
   
   那个李永强,此人一上来还未把状态搞清楚,我与雷祺发有何学术争论,谈到学术层面,此人还不够格.什么叫公正?一个受害方,与一个被害者之间有公正吗?法官不就虚设了吗?你站在雷祺发一边,heyrosemary表态支持站在我这一边,却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公正,你太肤浅.什么叫客观?就你目前水平是没法弄明白的.不用在此起哄,谁在漫骂,作人身攻击?雷祺发要来向我取证,这才叫就事论事,他缺少事例何来论证公正?所以他通篇都是谩骂,乃至人身攻击,说我攻击""徐悲鸿是历史罪人,是反面人物''.这是雷祺发公然的强加.你逻辑混乱不成对手不知趣,不要挡道.
   
   我白天有创作安排,抽晚上时间回答雷祺发的问题,出现张冠李戴,把雷祺发误写成刘仕奇,此人与他一样糊涂,同时我也在写与刘仕奇对话,造成笔误,致谦.以及傅字写付字让你见笑.汉语简化字付不就是傅吗?
   
   01.26.2013 24点45分
   
   
   

此文于2013年01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