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乙编第六
[主页]->[析世鉴]->[乙编第六]->[彭真、乔石同志接见公安部咨询委部分委员时的谈话要点【1989年12月8日】]
中共政法与安全事务史料类编
皇天無親,
應佑善人;
如何災濫,
禍纏良眞!
松霜曉凝,
蘭燈夜滅;
親賓永絕,
德音不忘!
謹以本欄目中止發佈
紀念
西元2013年
離我們遠行的
一位忠厚長者
屬本欄目選材範圍內的史料
將在其他欄目發佈
反共,應先知共。
——閻錫山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在中国,如果宪法一修改,特别是取消党的领导,本来是对付敌人的刀把子就会反过来对着你自己。
我绝对不相信七十年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四十年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会那么轻易地葬送掉。
人家天天在准备,杜勒斯死了,还有活着的杜勒斯。美国中央情报局是做大事情的,我们的准备不够。
苏联的问题要注意……七十二年的社会主义成果是不会轻易丢掉的。
1989年12月8日彭真、乔石同志
接见公安部咨询委部分委员时的谈话要点
隐蔽斗争要加强,隐蔽力量要加强,技术手段要发挥好作用。社会面除了公开控制外,还要有秘密力量控制,要有接头地点和营业性据点,掩护特情,搞好传递情报的工作。特情耳目的质量要提高,不行的要淘汰。在卖冰棍的、舞厅、咖啡馆工作人员中都可搞特情,不一定非搞大的职业据点不可。我还担心东北的另一个问题,日本统治那么长时间,有很深的基础,虽然镇反时镇压了一批,但不会没有残余的力量。黑龙江还有两千多名日本孤儿,日本是不会放过的。苏联也是有基础的。我们要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教会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既是群众问题,又是思想问题、信仰问题。对宗教问题“左”不行,右也不行,关键是做好群众工作,想法把群众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对信教群众,第一,要引导他们爱国;第二,能分化的,尽量分化出来。要争取群众,就要关心群众的生活,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现在教会在加紧向党员干部渗透,发展一个党员教徒等于发展十个群众,发展一个干部等于发展二十个群众,而在教育党员干部上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大漏洞,这方面的工作要加强。对那些真正虔诚的教徒,只要不违法,我们不要去干涉。尽管有这样那样一些问题,但教会在我国还不成为大问题,不象欧洲有的国家,如波兰那样。这个问题可报告党委,研究一下如何做好群众特别是基层党员干部的工作。我还担心会道门,它的活动有隐蔽的一面。
我们队伍中,刑讯逼供是个顽症。从三十年代初,我们内部肃反扩大化,就是从逼供信来的,反了几十年了还有,就是反不下去,搞错案往往都是逼供信造成的。再一个是公安机关有特权思想。怎么把逼供信转变为调查研究,重证据,不轻信口供;怎么把特权思想转变为公安人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荣誉感,希望你们很好研究。
王芳部长在东北三省
对公安工作调查研究期间的谈话要点【1987年秋】
改革、开放、搞活以后,带来的其他问题更多,象流动人口的增加,过去农民都捆在五分土地上,现在可以大流动了。杭州高峰时每天有三十万人,有供销员、推销员、建筑队、旅游的,各种各样的人。这是过去没有的事情,现在出现了,得研究对策,把它管好。现在我们的经济改革也不配套,特别是金融体制改革跟不上,大量的釆购人员都是腰缠万贯,出去购买原材料,推销产品,一被偷就是大案。我问过几个采购员,你拿着那么多的钱,路上那么危险,不仅钱可能丢,性命也可能丢,为什么不通过银行去汇款呢?他们说:我提了包袱,从溫州一天一夜就到了上海,原料就买来了;而从银行电汇要一个星期,平汇要半个月,提包带钱是危险,但这是逼的。盗窃案件数量那么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商品生产发展了以后,我们金融体制改革跟不上,不适应商品生产的发展。
王芳同志在浙江省公安工作改革讨论会
和市地公安局处长会议上的讲话(1987年3月22日)
山西省第二监狱的领导……近几年来,他们发现犯人不断喊冤叫屈时,主动自己出钱出人,在有关方面的支持配合下,冲破阻力,共核查清182人是无罪坐牢,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判刑在15年以上。
1985年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第1522期
◆◆ 中共暴政史料類編 ◆◆
◆ 中共政法系統黑幕 ◆
·胡耀邦、陈丕显同志对《山西省第二监狱管教干部反映一些执法机关玩忽职守致
李瑞環何以能在「六·四」後晉身中共政治局新常委之位?
……国内一小撮反对我们的势力和国际上敌视我们的反动势力相勾结,企图通过一些无知的年轻人,采取所谓变相的或者各种各样的借口,来干扰我们的社会治安。一些地方发生的学生闹事就属于这一种。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认识不到这是一小撮国内外别有用心的人和敌对势力的破坏活动,我们就抓不住问题的根本,无法及时有效地解决好这个问题。因此,我们必须树立长期作战的思想。……当前社会上出现的不安定因素,应该使我们清醒过来。大家知道,天津也曾经闹了一点麻烦,大约有一千人左右,到市政府门口小小地表示了一下。那么为什么天津能够很快地平息下去?我看最基本的一条经验是,天津一开始就利用了专政的手段。这个毫不隐瞒。
我在南开大学讲的,你说共产党不行,你叫我下台呀,我就不讲别的了,我不跟你讲理了,因为你的目的是叫我下台。我就讲一条理,共产党为了上台可是丢了几百万个脑袋,你先赔我脑袋。美国用机枪打,国民党用机枪打,没把共产党从台上打下去,你要把我们弄下去,咱们就打打。他说你这不是镇压吗?我说那当然。谁要想把共产党赶下台,我就得镇压。不镇压,我弄这么多军队干什么?盖这么多监狱干什么?我撑的?!所以后来小平同志表扬,天津旗帜鲜明。天津的旗帜鲜明,我看就这两条,一条是老百姓坚决支持市委的决定;第二我们的公安干警作劲,有实际的、切实有力的行动。我在大学里边说,你们要是讲点邪理吗?我们可能古捣不过你们,因为你们有的是时间,东扯西扯;你要是玩硬的,折腾折腾,这是你的劣势,不是早就讲,秀才碰见兵,有理说不清嘛!何况你秀才不是真秀才,我这个兵还是有理的兵,我怕你什么!
这次学生闹事,尽管是一件坏事,如同小平同志最近讲的,它也可以变成好事,它可以提醒我们很多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提醒我们,还有些人在幕后采取各种手段、挖空心思地想搞垮我们,存在这种势力。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强化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看这是从反面给我们上了一课。到节骨眼没有专政队伍怎么能行啊?学生到市政府去了不到一千人, 我们自己队伍出动大约有五千人。不是讲战略思想吗?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嘛!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商量,我说你要来就来吧,先给你讲,你们是受蒙蔽的,希望你们回去,你们不回去,想在这里无理取闹,先告诉你们,我们不得不采取必要的措施。后来我们不是搞了“四条意见”吗?他们一下子都跑了。这件事是一个坏事,但是提醒我们:做为无产阶级专政的机关、单位和成员,应该进一步加强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重要性的认识,从思想上把我们自己武装起来,从组织上使我们自己坚强起来,以应付各种可能发生的事件。事情就是这样,你组织得越好,他事儿就越小。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抓一个人,一下子全线瓦解,头子在那里写检查。我弄得他下不了台阶,他说别的地方是“香肠政策”,天津是棒子政策,让我们下不了台阶,你们得给我们说几句什么话。不说!学生回去说我们太窝囊,一晚上冻了还挨顿呲儿,连个大小头都没见面,你们这些头儿窝囊。弄得这几个带队出来的头子下不了台。第二天又出了一个反复,说:头可断、血可流,共产党的监狱我坐坐。又在那折腾。后来我们有些同志来找我,我说:回光反照,垂死挣扎,不听这一套。然后,我们公安部门的同志,我们市委、市政府的一些同志,特别组织一批年轻的人到前线去,经风雨见世面,换着拨地跟他们折腾。到了下午,他就浑身哆嗦找党委,我得检查呀,我犯了错误,你别开除我就行。可以这样讲,反动的势力,错误的东西,有穷凶极恶破坏的一面,但从根本上讲,统统是纸老虎,这一条我们必须把握住。
1987年1月6日李瑞环在天津市公安局表彰大会上的讲话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1/xsj17/2_1.shtml
◆◆ 中共高幹未刊文論類編 ◆◆
◆ 國內安全形勢 ◆
·李瑞环同志在天津市公安局表彰大会上的讲话(摘要)【1987年1月6日】
·王芳同志在浙江省公安工作改革讨论会和市地公安局处长会议上的讲话(1987年
·王芳部长在东北三省对公安工作调查研究期间的谈话要点【1987年秋】
◆ 國內國際安全形勢評估 ◆
·彭真、乔石同志接见公安部咨询委部分委员时的谈话要点【1989年12月8日】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真、乔石同志接见公安部咨询委部分委员时的谈话要点【1989年12月8日】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公 告

◆ 本數位史料屬於「析世鑑·乙編: 中共禍華史料類編」內容。

◆ 因「析世鑑」製作羣人力與時間有限,「析世鑑·乙編」所收數位史料,校對亦難一一盡善,魯魚亥豕或不能免。故我們忠告有任何形式寫作目的的讀者——特別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或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後歸化其他國者,若台端欲直接引用「析世鑑·乙編」數位史料內容,應在使用前審慎核對相關文字的原載體文本;若台端無法核對有關文本的原載體內容,而要直接引用由我們發佈的數位文本,則應列出引用內容來自「析世鑑」或標明採用內容的國際網路位址,以免自誤誤人!

◆ 凡原文字符等內容存在明顯訛誤、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羣採用「【 】」內加校對文字方式,隨原文句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要瞭解關於「析世鑑」數位史料的問世與發展、選材與分類等更多背景資訊,可至:

http://blog.boxun.com/hero/xsj2/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蘇俄兒郎中共,荼毒華夏之所以一至於今,師承乃父而「青出於藍」的宣(傳)教(育)管控伎倆運用,居功甚偉。中共宣教管控手法施用之一,即在嚴厲控制資訊流通的前提下,多示人以己長而鮮示人以己短,多示他人之短而鮮示他人之長,從而誤導觀者,廣造錯覺,以利其治。甚者,更使今之中共異議者流亞多知中共所長,而少知中共所短,因應失措,乃徒長漢奸之威風,而消自己之志氣。

    我們若回顧中共及其政權的歷史,特別是西元1950年台灣海峽兩岸分治以降,雖然各時期中共核心管理層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們的胡想、亂想與大話、空話迭出,且遠甚於中共宣教裏所極力鄙夷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虛偽政客」,但由於前述宣教管控手法的施用得宜,在資訊不對稱傳播狀況下,一般公眾或外界所能知悉的中共核心決策者們的胡想、亂想與大話、瘋話確屬冰山一角,遠非全豹。

    以預判天下大勢或謂世界形勢為例,自佔領大陸迄今,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們,錯判形勢的個案遠多於正確判斷的個案。中共「改革開放」之前的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輩姑且不論,鄧小平主政的1980年代,雖然面對蘇俄東歐衛星國漸成瓦解之局,但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核心決策者們,在1989年殘暴鎮壓北京民眾後,得意之餘,竟全然未曾料及蘇俄會接踵而亡,天下大勢將從此不同! 此輩中人,尤以1980年代曾再任中共「政法」工作首腦而兼情治首長之一的彭真昧於時勢,最具諷刺。

    彭逆,早在毛澤東主政時期,不但是中共高幹公認的除了政治局常委外權勢最大的一位政治局委員,也是中共政法事務首腦;後因毛、劉(少奇)派系傾軋而發生的「彭、羅、陸、楊」案失勢逾十年外,逢鄧主政時代,不但東山再起、重操舊業,後更有中共政法工作「太上皇」之尊。

    1989年6月中共在北京殘殺立威後,同年12月8日,作為早前殘殺決策者之一的彭逆,於中共內部小範圍談話中,方信誓旦旦「我絕對不相信七十年的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四十年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會那麼輕易地葬送掉。」,言猶在耳——1991年12月,蘇俄壽終。渠輩掌握情資富甲大陸,反不能洞察先機而昏聵若此,則彼等於中共及其政權運數之研判又豈可盡信?!

    彰往可以察來,顧後亦能瞻前。故我等於兹刊布下文《彭真、喬石同志接見公安部諮詢委部分委員時的談話要點》以廣流傳,冀於有心人不無裨益。

◆ 析世鑑 SINCE 2004 ◆

   

彭真、乔石同志

接见公安部咨询委部分委员时的谈话要点

(根据记录整理 未经本人审阅)

    公安部按: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八日,彭真、乔石同志亲切接见了出席公安部咨询委员会第六次年会的全体同志,并与部分咨询委员进行了座谈。座谈中,彭真、乔石同志就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和公安工作讲了许多重要意见。现将谈话要点刊登如下,请组织领导干部认真学习。

   

    彭真:现在,公安干警正是辛苦的时候,但更辛苦的还在后面,可不要大意。

    一条是对和平演变的警惕性要高,这可不是马马虎虎可以过得去的。咱们从北京那五十多天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开始没有想到情况会发展得那么严重。好在党是有力量的,军队是有力量的,武警、公安是有力量的。

    不要讲工人没有参加。说工人没有波动,不是事实。我们说工人队伍是很稳定的,但不能说没有波动。

    再一条,要把困难估计得充分些,把形势看得严峻些,比来了事情手忙脚乱要好。

    要看到,这次中国的动乱、东欧的动乱,是帝国主义经营多年的结果。这次东欧哪个国家不乱?什么叫多党制?就是要取消共产党的领导嘛。从十月革命的胜利,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社会主义阵营的建立,几十年奋斗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人家轻而易举地取消了。所以,要充分看到和平演变的危险性。

    在中国,如果宪法一修改,特别是取消党的领导,本来是对付敌人的刀把子就会反过来对着你自己。

    尼克松写了本《1999——不战而胜》,布热津斯基也写了一本关于和平演变的书,他们的战略、方针、手段都在里面。

    布什与戈尔巴乔夫会谈,布什问:“你的寿命还有多长?”意思是你的社会主义还有多少年?戈尔巴乔夫不敢说,而是回答:“关键在商品。”

    东欧的事情两个国家在起作用,一是美国,二是苏联。咱们会怎么样?美国如果在东欧得手,咱们的日子会不好过。人家说,公安工作光看黑暗面,我们就是要看到黑暗面。

    我们现在生产滑坡,生产上不去,就会影响政治。

    乔石:根据总工会的一个报告,现在有×百多万工人处于待业半待业状态,只发基本工资,有的只有五六十元。有些地方的工人已出现波动迹象了。

    王芳:有的申请游行,提的口号是“要工作、要吃饭”。

    彭真:要提高警惕。总之,一旦发生了事情,我们战斗在前头。另外要考虑到,群众思想的变化,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公安队伍,我看不会不发生影响的。希望我们的公安队伍要保持“遵义会议”传统,最根本的是依靠群众。记住我们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党的建设不能马马虎虎,党不是没有问题, “你有政策,我有对策”,不是问题吗?两个总书记搞了十年“一手软,一手硬”。特别是这几年从政治到经济,从经济到思想文化,自由化的那一套,不是问题吗?

    要警惕帝国主义搞了东欧、苏联以后再来搞这里。我们要保持敌情观念,发扬优良传统,密切和群众的联系。只要群众基础巩固,什么困难都可以战胜。如果和群众的关系搞坏了,就麻烦了。现在公安队伍中索贿受贿的都有,最影响威信。但总的来讲队伍是好的,要准备打硬仗。帝国主义对我们实行经济“制裁”,是“敲山震虎”,是做给东欧看的。问题复杂,我们要把情况搞清楚,做到心中有数。

    我绝对不相信七十年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四十年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会那么轻易地葬送掉。

    人家天天在准备,杜勒斯死了,还有活着的杜勒斯。美国中央情报局是做大事情的,我们的准备不够。另外,有斗争经验和没有斗争经验大不一样。一个新战土上战场,听见枪声,心里总会发慌。东欧就吃了没有经验这个亏。但也要看到东欧的工人、农民、党员会把党丢掉吗?匈牙利的共产党员七十几万,退党的只有四万多。

    乔石:匈牙利的老党在筹备,波兰的老党也在筹备。波兰原来的工会就提出: “如果搞私有化,我们工人没有钱,买不起,只有资本家才买得起,我们反对!”可见群众是不满的。

    彭真:波兰的群众对团结工会已经产生了不满。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说提供美元,他能提供那么多吗?一个国家不靠自己不行。如果共产党搞得好,这些人就得上绞架;搞不好,政权就拱手相让了。

    我们在这个时候,要抓紧工作。首先要把队伍搞好。解放军就不说了,武警也好,公安也好,是经受过考验的。队伍里出几个坏的,也不奇怪,本来十个指头就有长短嘛。

    乔石:公安队伍的建设要加强。

    彭真: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不能小看,严家其、方励之、鲍彤等一伙人,钻到我们的心脏里了。两个总书记搞自由化。

    四项基本原则哪一条都不能丢。东欧这次就把马列主义丢掉了。苏联正在讨论修改宪法第六条,就是党的领导。我们的宪法第一条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这一条里,就正式地写了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三项,即党的领导、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其中党的领导含在骨子里,那就是“工人阶级领导的……”这几个字。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政党,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就是党的领导嘛。四项基本原则在宪法序言中也写上了。有人说,写在序言里,不在条文里,没有法律效力。怎么会没有法律效力呢?宪法是一个整体嘛!

    我们的宪法基础打得很巩固。现在我提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这一条坚决不能丢,拼刀子也要在这里拼。

    京剧《三岔口》、《四进士》中有个拨门栓儿的动作,门栓儿一拨开就不好办了。武警、公安就是要把住这个“门”,门栓儿不能被拨开。你们有信心没有啊?(众咨询委员:有信心!)没信心就完蛋了。不要小看他们冲新华门、冲人大常委会,冲进去,他们就会宣布胜利了。不能让他们冲进去,“门”一定要把好。

    咱们不要骄傲,不要轻敌。不错,党是好党,军队是好军队,人民是好人民。但是,解放军、公安、武警应该是耳目、尖兵,只要有人“拨门栓”,就抓住他。

    要紧紧依靠群众,与群众血肉相联,特别是要依靠工人、农民,还有知识分子。这种知识分子,不是方励之、萨哈罗夫,而是和工农站在一起的知识分子。

    乔石: 对现在的形势,对国内问题不能掉以轻心,准备要充分一点。当然,统统预见到,也是不可能的。

    有一个问题,党不能搞腐败,搞官僚主义。有些事揭出来很不光彩。

    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掉以轻心,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要密切联系群众。对以后的形势发展还要密切注意。苏联的问题要注意。近来工人罢工,货架子上没货, 日用品都很困难,连肥皂都没有。戈尔巴乔夫与布什的这次高级会晤中,多次谈到“菜篮子”问题。当然,七十二年的社会主义成果是不会轻易丢掉的。

    我国工业战线的问题千万要注意,工人队伍的问题要注意。

    彭真:资本主义搞了二百年了,咱们才四十年。不要羡慕别人,还是靠自己,靠自力更生。把十一亿人民的劲儿鼓起来,团结一致,什么样的困难都可以克服。还是两句话:保持优良传统,紧紧依靠群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