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熊飞骏的博客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熊飞骏

     中国人痛恨贪官,更仇恨色官。

     当然所有的色官无一例外都是贪官!

     本来男女比例就严重失调的中国,多数小官僚都有“地下二奶”?大官僚的“地下N奶”则动辄两位数三位数?

     多数官僚的大奶都是“一不做二不休”等级的,一年到头难得有一次正常的夫妻生活。

     平民的孩子没房没车,找媳妇成家本来就是人生奢侈品,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又被某色官暗中给戴了一顶绿帽子,革命接班人也不知道是哪个色官的基因。

     那些狂热为权贵吆喝站台的年轻毛左,据说戴绿帽子的概率更高,色官好象对他们的革命伴侣情有独衷。

     难怪毛左有时对色官也恨得牙痒痒!动不动就怀念那个美好的革命时代,说什么伟大领袖时代哪来色官啊?有一个也马上拉出去给枪毙了?

     伟大领袖统御下的毛中国真的没有色官吗?

     那是痴人说梦!

     凡是上过山下过乡的知青,对那年月女知青被土包子村官和军干霸占的往事应该不会忘记。虽然周总理在七十年代初一怒之下枪毙了几个顶风作案的“出头鸟”,可绝大多数村官军干们不但逍遥法外,且继续当官猎色,长期玩弄女知青如故。

     去年网络疯传一则微博:上世纪七十前代前期安徽省从知识青年中招收工农兵大学生,录取的七十多名女知青在进行体检时,居然没一个是处女?且处女膜都不是陈旧性撕裂伤?

     七十年代的中国不同于今天,未婚失贞的女子四面楚歌生不如死。年轻恋人婚前性行为视同“反革命”和“坏分子”罪,轻则批斗游街,重则坐牢枪决。

     按上述性犯罪标准,今天的年轻毛左们多数也被押往监狱和刑场。他们无限忠于满腔热爱的伟大领袖绝不会对他们法外柔情。

     七十多名上榜女知青的新近处女膜撕裂伤显然不是年轻恋人所为,而是土包子村官造的孽。

     …………

     飞骏是农民的儿子,对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村干部们依权霸女,“村村都有丈母娘”的淫乱景观记忆犹新。

     今天的“村”在毛中国称为“大队”,“组”称为“小队”。

     主要村干部有大队书记、民兵连长、贫协主任和小队长。

     大队书记、民兵连长和小队长多是以权猎色的色官!

     大队书记和民兵连长如果看上了那家的年轻媳妇,总能想办法弄到手。媳妇的老公发现了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稍有不满就罚苦工挨批斗。如果有暴力反抗行为,民兵连长就会带上几名甚至十几名基干民兵荷枪实弹上门把男主人抓走,随便栽赃一个什么“反革命罪名”,五花大绑押送公社专政机关蹲大牢,甚至上刑场枪决。

     那时的一个大队有一个百人左右的武装民兵连,拥有几十支三八大盖,几支苏制冲锋枪和一挺轻机枪。机枪虽然很少派放子弹,但三八大盖子弹却是绰绰有余的。童年的我就曾偷入过民兵连长的家偷步枪子弹,一次就偷了二十发,把里面的火药弄出来制造土炸弹炸鱼。

     这支荷枪实弹的民兵连就是大队干部可以随意动用镇压不肯驯服者的武装力量。如果村干部要调戏、诱奸甚至强暴某人的妻子,此人就只能认栽或配合,若有反抗行为,民兵连就会猛扑上去“抓反革命”和“坏分子”。

     今天农民工的留守妻子也有被村干部诱奸的,但东窗事发后农民工还可以表示一下愤怒情绪,甚至把猎色的村干部打一顿,而不用担心色官指挥荷枪实弹的民兵连上门抓人。毛中国时期农民工若因为妻子被诱奸而对村官动粗,等待他的将是批斗、监狱和刑场。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后,大队干部都大大地交了桃花运,纷纷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先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城市大小姐,一个又一个被他们依仗职权弄到自已肮脏的床上,任其脏手摧花。如果某同行的男知青出面打抱不平,太队干部就会指挥武装民兵猛扑上去,把对方打个臭死,然后栽赃一个“反革命”或“坏分子”罪名五花大绑批斗游街。云南有不少男知青因此被农村武装民兵打成终身残废者。

     那时一个大队有十来个小队,也就是今天的“组”。小队长虽然不能直接指挥武装民兵强占村组的小媳妇,但可以通过“派工”的职权把他看上的女人弄到手。例如把相中的女人派往一个偏僻的山沟田地去锄草,然后他再前往诱奸或强暴。如果小队长想长期霸占勾搭上的某俊俏媳妇,就常派他老公去值夜工,最经常的通宵夜工就是照看稻场和仓库,然后他再进入此人的家和他老婆双宿双飞。那时的农村都有长年派往遥远的异乡修水库的水利工,被小队长玩出感情的小媳妇,她老公就是长年小利工的首选。到了大冬天的农闲时节,村里的青壮年全部去异乡修水利去了,留守的小队干部想上某俊俏媳妇家就如入无人之境。

     小队干部虽然无权直接指挥武装民兵上门抓人,但可请示大队干部让他们率领民兵去抓。如果大队干部不吃他的醋,他玩弄的媳妇大队书记没看上,这样的请求大队干部们通常会答应。所以那些不肯乖乖就范的老公们,一样会遭到武装镇压。至于那些会配合懂谱的龟老公,小队长就会给他派轻一些的活干。一手葫罗卜一手大棒对老实巴交不知尊严为何物的农民来说真的很凑效。那些性格强悍身体壮健的小队长,那个村组稍微有点姿色的媳妇差不多都被他一人霸占光了。

     遇上搞运动的时节,少数恶贯满盈民愤极大的村官也会被百姓揭发揪出来挨斗,然后去学习班改造思想。但村官再坏在上面眼中也是“自己人”,所以很少会一棍子打死,在学习班改造一段时间后就会上演“胡汉三又回来了”的闹剧,继续当官奴役农民如故,并且变本加励,当初出面揭发他的人自此恶运当头。被愚弄的农民也因此吃一堑长一智,越往后的运动站出来揭发村官罪行者就越少了。

     毛中国的官和当今中国的贪官一样“色”,并且权力更大手段更卑劣。今天的色官猎色主要用“权钱诱奸”手段,依仗职权霸王硬上弓者不是主流。毛中国的色官除了“权钱诱奸”外,还赤裸裸动用暴力霸占,伟大领袖则给色官们提供实施暴力猎色的武装力量。

     所以惩治色官不能回到毛中国,那是雇佣大蛇来对付粮仓里的硕鼠;找西门庆来对付唐伯虎。遏制权色交易只能依靠民主和法治。

   

   

   

     二0一三年元月十九日

     

(2013/0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