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熊飞骏的博客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熊飞骏

   当今中国,无论是官员还是平民,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多知道现行的官僚专制体制已经走到了尽头,体制变革不仅是当务之急,而且关系国家民族的命运和存续。

   改革和革命正在赛跑,如果体制变革千呼万唤不出来,改革的车轮将被暴力革命的车轮超过,中国将陷入下一个灾难轮回。

   快速变化的现代信息社会不同于从容不迫的中世纪。如果中国再来一次暴力革命的悲剧轮回,中华民族很可能解体,那时就不仅仅是一个“失去外蒙古”的问题了。

   外蒙古的丧失就是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满清权贵拒不进行现代化变革,结果招来辛亥革命所致。如果满清权贵不扼杀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不但能够避免,外蒙古仍是中国的版图,中国还将在短期内赶超日本成为世界强国;美国也早在上世纪中期就超越过去了。

   历史没有那么多“如果”,关键是要把握未来,别在历史的转折关头错失机遇堕入同样的灾难陷阱。

   人人都知道需要大刀阔斧“变革”,但“变革”从何处“破冰”国民仍一头雾水。

   中国的体制变革需要从阻力较小,官民双方有可能达成共识的地方寻找突破口。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应该从下面几个方向开始启动。

   一、官员财产公示,大赦多数体制性贪官。

   “官员财产公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国民心知肚明,但“大赦多数体制性贪官”则招来一片反对声浪。

   民主变革需要“宽容”、“妥协”和“共识”;要有“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胸襟和智慧!

   如果不“大赦多数体制性贪官”,一旦推行实实在在的“官员财产公示”,绝大多数官员要么顷刻间沦为“罪犯”;要么成为想方设法隐慝财产的“说谎者”。在这种“非谎即罪”的绝望情势下,你怎么可能赢得多数官员对“官员财产公示”的让步?

   没有官民双方的共识,《官员财产公示法》怎么可能在和平理性的环境中出台?

   在现行“唯上是听”的官僚体制下,一个人要想在官场呆下去并获得升迁,就根本不可能无任何贪腐之举。对于所有官员来说,贪腐不是“有和无”的问题,而是“多和少”的问题。“绝对不贪腐的官”就算不是康熙皇帝所说的“一个也没有”,也绝对不会超过百分之一!

   中国的官员并非天性邪恶,特权官僚体制才是多数贪腐行为的罪魁祸首!

   中国人多知道美国官员很清廉,但如果把美国清官弄到中国来,包管百分之九十以上会很快成为贪官,否则就根本不可能在官场混下去。中国的贪官如果到了美国,如果不想丢官多数也会成为奉公守法的清官。

   是“大赦多数体制性贪官”赢得《官员财产公示法》的通过,有效遏制在职官员继续疯狂贪腐的机会好?还是“拒不赦免贪官”导致《官员财产公示法》难产,官员继续以权谋私为所欲为好?这是一个连阿Q都能想明白的问题。

   知道什么叫“两害相权取其轻”吗?

   所以“大赦多数体制性贪官”不但必要而且符合人性。

   “赦免体制性贪官”不是赦免“全部”,而是“多数”,那些罪大恶极、死不改悔和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大贪官当然不在赦免之列。坚决反对“官员财产公示”的贪官无论是大是小,都不在赦免之列!

   那些动不动豪言壮语对“赦免多数贪官”拒不让步的平民,与“自己落入老虎口中还杨言要杀死老虎的兔子”有什么分别。

   熊飞骏是一个一无所有的标准无产阶级,呼吁“赦免多数体制性贪官”纯粹出于推进国家文明进步的考量,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

   二、开放报禁,新闻自由。

   中国在近百年的落后倒退,根本原因是我们仇视“真话”和“良心”,“把谎言进行到底”所致!所以“说真话”和“还原真相”成为中国文明进步的第一要件。

   要想养成“说真话”的朝野风气,“新闻自由”很有必要。

   当今中国的权力腐败亘古未有。要想有效遏制燎原烈火一样的贪污腐败,新闻监督是最有力的武器。

   没有“新闻自由”,新闻监督怎么可能实施?

   长期的谎言宣教体制造就了一大批不明真相缺乏基本常识认知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的国民,这样的国民最容易被善于操纵民意的野心家和阴谋家绑架,把中国重新推向文革和义和团的灾难陷阱。

   要想国民回归理性,防止中国重蹈纳粹德国覆辙,就必须“还原历史真相”,尤其是还原毛伟人真相和文革真相。

   要想“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新闻自由”。

   三、县官直选,基层自治。

   “一人一票直选”国家元首和中央政府虽然振奋人心,但在现阶段阻力太大,官民双方很难在这一较高的民主层面达成共识。

   在多数民众还盲目崇拜毛伟人的民意层面,在残酷的历史真相还未公诸于众前,急转轨到“全民直选”也是很危险的,很容易把“唱红领袖”那样的野心家选上去。

   民主选举的第一步是推动“县官直选”。首先实现“基层自治”。

   对于特权阶层来说,“县官直选”虽然断了他们的一条财路,但总比“全民普选”中央政府的结果要有利一些。县以下的基层政权交给人民治理,但高干依旧享有传统的特权,全国依旧是红山一片红,“红二代”照样高高在上权力炙手可热。如果高层有“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智慧,应该有希望在“县官直选”这一民主层面达成共识。

   中国目前的最大不稳定因素是县级政权以下基层官僚的疯狂腐败。一旦实现“县官直选”,基层官僚的腐败将很快得到有效遏制,中国社会从基层开始稳定并长治久安。上面也因此少了很多麻烦,不至被基层贪官裹胁过早摔入万丈深渊,对高层也不失为有利之举。

   对于广大民众来说,“县官直选”和“基层自治”有效锻炼了他们的民主操作能力,为以后的全国性民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台湾的民主政治就是从“县官直选”和“基层自治”开始的。

   四、司法独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这个问题不需多言,脖子上只要不是尿壶都明白此举的重要和必要。

   五、开放一定比例的人大代表名额。

   现行的人大代表选举制度是“候选人钦定制”,只有官场看上的人才有可能当选。

   人民大表既然代表人民利益,就应该由人民直选产生。“候选人钦定制”产生的代表只能是打着人民旗号的“官僚代表”。

   今天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民都知道“人民代表”的“官性”,继续玩下去没多大意思,除了巨大浪费和玩无聊外,不再有任何欺骗民意的传统功能。

   所以人大代表选举制度必须做出重大变革。

   突然实行全体人大代表“人民直选”,人民虽然热烈欢呼,但在出现无法继续统治下去的巨大危机之前,特权阶层肯定不会答应,。

   当官民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处于胶着状态时,一样要寻求民主政治的“妥协”智慧,官民双方在原来的位置上各退一步,在“开放一定比例的人大代表名额”这一层面达成共识。

   一旦“开放一定比例的人大代表名额”,真正的“人民代表”就从无到有,对人民显然有利。对于特权阶层来说,虽然归还了一定的权利给人民,但毕竟保留了一定比例的“官员代表”,可以继续安插亲信享受特权,结果总比“全部权力归人民”或激发暴力革命要好得多。

   最后强调一句:官僚专制国家实现民主变革的黄金钥匙是“宽容”、“妥协”和“共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二0一三年元月三日

(2013/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