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熊飞骏的博客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熊飞骏

   此文开头盘点几条毛左的荒诞逻辑:

   1、“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你拿个详细的统计数据给我看看?

   我那个地方就没听说过饿死人的现象,全国怎么可能饿死那么多人?饿死人的说法全是造谣!

   2、毛泽东是伟人,你要批评他是没资格的。你没有他那样的成就,凭什么批评他?

   3、毛泽东是举世无双的民族英雄,谁攻击他谁就是汉奸、卖国贼。

   4、毛时代是最清明的,没有贪官污吏。改革开放后贪官污吏多如牛毛,毛泽东的清明盛世让贪官给毁了。

   5、毛主席虽然犯了点错误,但毕竟是伟大政治家所犯的错误,不要揪着不放。(或:他犯错误是因为被林彪四人帮利用了)

   6、毛主席喊“人民万岁”是对的,人民喊“毛主席万岁”也没错。反过来,毛喊“毛主席万岁”、人民喊“人民万岁”就错了。

   …………”

   毛左的荒诞逻辑很多,如果逐条料理包管头都大了,这里只根据我家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实来回答毛左的“大饥荒没饿死人”逻辑。

   毛左动不动喜欢拿“详细统计数据”和“你亲眼看见了吗”之类的似是而非“逻辑”来否认铁证如山的历史真相。

   关于“详细统计数据”一说,大饥荒死亡几千万人的数据自然是有的,但并不是平民百姓能够轻易想拿来就能随时拿来的,就算拿来毛左也一样能矢口否认那是“假的”?你怎么能够让我相信你提供的数据是确凿的?权威的?

   这里我借用一下毛左逻辑来说汶川大地震:汶川大地震死亡9万多人是国人尽知的事实?如果某毛左也如是说,我一样也可斥责他“造谣”,并说“你拿个详细统计数据我看看?”毛左你能拿出来吗?

   汶川大地震死难人数的详细统计数据肯定是有的,但不是某个毛左什么时候想拿就能够拿来且有“真实性证明”的。

   再说就算他有能耐费尽心力找到那些“内部资料”,他有必要为了那个“疯子问题”去向一个疯人提供劳心伤神才能找到的证据吗?当然毫无必要,除非他也疯了。

   我还可以继续反驳:汶川在地震时我们那里也有震感,但我们那里一个人也没死,汶川怎么可能死亡9万多人呢?这不是造谣是什么?

   至于“你亲眼看见了吗?”就更显荒诞:纳粹德国屠杀600多万犹太人毛左亲眼看见了吗?但你能说纳粹大屠杀是“造谣”吗?

   还是说说大饥荒吧!

   大饥荒时期我家也没有饿死哪怕一个人,我们那里也没听说过有饿死人的现象。

   离我家一百多公里的河南息县却是大饥荒重灾区。

   河南息县大饥荒时期到底饿死了多少人,我的继祖奶奶就是一个纪念碑。

   1959年冬天,我们村来了一个逃荒要饭的四口之家,夫妻俩领着一对骨瘦如柴的小儿女。

   那是一个数九寒天,四人刚走倒村头就饿倒在地上,无法再向前迈出一步了。

   我那红军营长出身的叔曾祖父有点江湖心肠,从仅够活命的口粮里拿出两升米煮了一大锅粥,把四人救活了。

   一家四口跪在地上叩谢救命之恩,害得我叔曾祖父拉起这个又跪下那个。这时逃荒丈夫无意间听到救命恩人不久前老婆得病死了,又没留下儿子,就跪在地上再也不肯起来,请求恩人救人救到底,把他的漂亮妻子娶去做续房,把儿子留下传宗接代。农村可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上小学时忆苦思甜总说旧社会“卖儿卖女”,发生在我家的故事远不止“卖儿卖女”,而是“送儿送女”,丈夫和父亲一分钱也不要。

   我那有点江湖义气的叔曾祖父抵死也不同意,害得逃荒丈夫的头都磕出了血。

   围观的村民看不过,就纷纷劝说我叔曾祖父答应逃亡丈夫的乞求,还说什么小娘子这么漂亮难道还配不上他。

   我的继祖奶奶和一对小儿女自此成了我们熊家的人。逃荒丈夫拿着我家施舍的几升米继续踏上乞讨之路,听说没走上二十里远就倒毙在大山那边的河滩上。

   …………

   下面是继祖奶奶关于息县老家大饥荒的唠叨:

   继祖奶奶的第一婆家是河南息县小王庄。

   小王庄58年有120多人。

   58年那年小王庄风调雨顺,一片大丰收景像。

   秋收过后,祖宗十八代修地球的农民连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的怪事发生了?

   上面来了命令,居然要消灭现有的耕地?全民投入练钢大跃进,向帝修反发动全面总攻!

   于是一半的耕地载上了树,一半的耕地碾压成平整的“稻场”。

   足不出户一字不识的继祖奶奶看到一眼望不到头的平展“稻场”,心想要这么多“稻场”干吗呢?产粮的耕地都消灭了,拿什么“粮食”去那大得玄乎的“稻场”上打晒啊?

   等到继祖奶奶看到硕大“稻场”上修起土黄色的“高炉”时,才明白那么大的“稻场”原来就是“炼钢厂”,另一半耕地上新栽的树苗则是给炼钢厂提供燃料。

   原来小王庄的耕地全改造成了“炼钢场”?

   继祖奶奶那个文盲脑瓜怎么也转不过弯来:那些新栽的小树苗长成“燃料”至少要10年功夫,这10年大“稻场”上那些高炉烧什么?没燃料自然炼不出钢来,大“稻场”只好空置至少10年。有其让“稻场”空置10年,不如利用这10年在碾压成“稻场”的耕地种上粮食?那么多的土地闲置浪费太可惜了。耕地可是庄稼人的命根子啊!

   还是文化人脑子灵光啊,文盲怎么可能想明白那么复杂的政治问题呢?

   …………

   1959年春夏之交,小王庄恐怖的饥饿开始了。

   树皮剥光了,连那些新栽的小树苗也在劫难逃。

   草根也刨光了。

   民兵在各路口设立岗哨,农民私自外出采剥的树皮和草根除了没收上交公共食堂外,还要扣上“破坏人民公社”的帽子挨一顿棍棒。

   等到没有树皮可剥草根可刨时,各家各户开始饿死人了。

   开始饿死的还有人埋,后来连埋死人的力气也没有了,任凭尸体被野狗和天上的老鹰撕扯,实行“天葬”;最后连野狗老鹰也用不上,人一断气,臀部仅有的肌肉就被饿疯了的活人割跑了……

   一字不识的文盲有时比识得几字会喊口号的文化人有谱,继祖奶奶把采挖的树皮草根绑在贴身衣裤内等夜深时摸黑回家,躲过了民兵的巡查拦截。

   当各家各户都在死人时,继祖奶奶一家四口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那年的冬天,小王庄只剩下20来人!一百多条曾经鲜活的生命化成了饿鬼。

   剩下的20人凑起来一商量,决定把生产队来年做种的红薯分了吃。

   没有苕种搞春播,私分生产队苕种又是大罪,前途彻底绝望,20条活下来的生命只好四处逃荒。

   此时拦路的民兵也不见了,逃荒比先前容易多了。

   …………

   我不知道足不出户一字不识的继祖奶奶的陈述算不算“造谣”?一个以为“中国只有娘家到婆家那么大”文盲农妇,能产生恶毒攻击伟大领袖的动机和热情吗?

   

   写完上述文字时,我的眼眶溢满了泪水。

   

   

   

   二0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2013/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