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王巨文集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天地都要像衣服渐渐旧了,
    你要将天地卷起来,像一件外衣,
    天地 就都改变了 ; 唯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
   
    ——摘自《圣经》
                      
   
   
   
    只有在一个荒谬的国度里,才能产生这样荒诞的故事。
   这是一个遥远而古老的世界,一个被美丽光环掩盖下的丑陋的世界,一个光怪陆离神秘莫测的世界,一个只有用内在的眼睛才能看清其本质的世界。
   幸运的是,上帝给了我这样一双眼睛,它是如此奇特,如此与众不同,让我看到了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不仅是我的双眼,就连我自身,似乎也很特别。我身在这个世界,似乎又不属于这个世界。我觉得自己一直倚在遥远的天边,凝神注视着这个熙熙攘攘、生生不息的滚滚红尘。无论身置何处,我总是情不自禁地陷入沉思状态,总是两眼直直地盯视一处:游人如蚁的街衢,古旧斑驳的老墙,奔流不息的逝水,自生自灭的花草,滑过天际的飞鸟,深不可测的虚空……
    何年何月何日,我开始养成这样一种习惯的呢?每当夜阑人静时分,我总会站在自家的窗前,俯瞰着下面空寂的街道。每到那时,我的头脑异常清醒,没有丝毫睡意。我不记的是出于何种目的,我独自伫立窗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有一种未知的无形力量,把我带到窗前,钉在那里。那既是一种引力,又是一种推力。好像有人牵着我的手,好像有人推着我的背,好像有一种无声的话语在对我说:“你站到窗前去。”我似乎心甘情愿地服从了这样的安排,往窗前那么一站,就站了好几年。
   “你不要动,就这样站着,看着窗外。”
   我就像一个孩童,听话地站在那里,望着窗外。只要我专注地凝视,没过多久,一个人影就会出现在空寂的街头。整个城市都在沉睡,沉睡在温柔的夜色中,而那个人似乎和我一样,无法入睡。街道两边的楼群拔地而起,直刺夜空。夜空似乎被不停增长的楼群支撑得越来越高,高得让人看不见星光。夜空不再洁净,变得陈旧而污浊,像一块用旧了的黑板,灰蒙蒙的。夜幕下沉睡着的这座城市,新颜与旧貌杂呈,现代与落后共存,像是一个不伦不类的变性人,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身上穿着华美的服饰,而内里却满是粗糙的皮肤和切割后留下的丑陋的伤疤。那个人由隐渐显地出现在夹在高大楼群中的街道上时,仿佛是躺在茫茫夜色中的那个变性人,在莫明的阵痛中分娩出的一个怪异的婴儿。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每当那个人出现的时候,我就会听到这样苍凉悲伤的歌声。这是一种轻哼浅唱,似有似无。开始我以为是那个人在哼唱,后来觉得不是。我捕捉着这一奇妙的歌声,最后发现它来自我的内心深处,来自自我宇宙。这歌声如此熟悉,却又不是我吟唱出来的。在那个十分隐秘繁杂的难以探知的潜意识区域中,似乎还潜藏着不为人知的众多的自我。他们是如此地鲜活而又陌生,像生活在海底的众多未知生物,有时会令人惊奇地浮出海面来。
    路灯恰似糊着黄色眼屎的惺忪睡眼,慵懒地照着脏乱的街道,街道上白日里遗下的垃圾随处可见。混浊的光影里有成团的蚊虫在飞舞。看着这些飞舞的蚊虫,会让我们联想起白日里是何等的炎热,炎热里缠裹着一个何等熙攘噪杂如同成堆蛆虫喧嚣的闹市。而现在,街头上只有那个人,他站在灯火阑珊处,眺望着这座空旷的看不见一个人影的城市。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
    我又听见一声古旧苍老的吟唱。这声吟唱,不像是发自我的内心深处,像是从天外传来,它来自一个十分遥远的时空,一阵风似的在夜空中回响。
   “这是一条鱼在喁语。”
   我听见有人在一旁对我说。他似乎就站在我的身边,我眼角的余光仿佛看到了他的身影,我甚至已嗅到他身体散发出的陈腐的气息。但当我下意识地回头向身边看去时,他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什么也没有看到。我经常有这种感觉,所以见怪不怪了。他也许是我的幻觉,也许是某种灵异,也许是分化出来的另一个自我……谁能说得清楚呢?我继续看着窗外。白日里异常喧闹的街头,现在显得分外寂静。一只猫大摇大摆地穿行在马路上,且在路中央停卧下来,像一位路警,威严地挥动了几下前爪。那个人好奇地看着那只猫。地上有成群的老鼠在四处乱蹿,夜幕下鼠患成灾,那只猫却视而不见,仿佛专职为它们站岗放哨。那个人无奈地摇摇头,发出一声感叹。那只猫没理会那个人,见群鼠散去,便左右看看,抬起后爪搔了搔耳背,低头嗅了嗅路面,轻捷地向对面的楼群跑去。高大的楼群静静地耸立在街道两边,像儿童垒起的积木。底层商铺都早已打烊,但宽大的橱窗里有的还无声地闪烁着彩灯;上面的住户那一排排相同的窗口都已黑灯瞎火,每个窗口都装有防盗的铁栅护窗,一个个宛若囚牢。人们都在囚牢里安睡。而我却毫无睡意,站在楼上自家临街的窗口,透过铁栅窥视着那个人。
    “你知道吗?我已发现他有些时日了,他几乎每天这个时候出现在街头,风雨无阻。”
    岁月流逝,过往的许多事情都已淡忘,但我总能回想起看见那个人时的情景,向人讲述着我寻访那个人的离奇故事。
    “有次我看见他在夜雨中徘徊,他仿佛在上演一幕独角戏,抑或是在表演一场现代行为艺术:他在雨幕中时隐时现的如同虚幻的身影,有时像关在笼子里的困兽一样奔突狂吼,有时像猴子一样蜷缩着身子蹲伏在那里,有时像四处游荡的疯子一样癫狂不已,有时像受难的灵魂在痛苦地扭曲着身体,有时像魔鬼一样狰狞地狂跳乱舞,有时像绅士一样在不失风度地伸臂沐浴……。但令我惊奇的是,我看见的这些情景,是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人物身上出现的。有人说,我们不能走进同一条河流,而我敢说,他能够做到这一点……”
    “你敢肯定吗?”她手掌托着香腮,支起白晰而柔嫩的前身,看着我的眼睛问。
    “我敢肯定。”我真诚地回望着她。我看见她的眼睛里呈现出红黄蓝黑不同的颜色,宛若色彩斑斓的云雾在天空中萦绕。
    “这样的情景,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她不解地说。
    “是的。我们的肉眼看到的现实世界只是一种表象而已。只有用内在的眼睛,才能看到那些掩饰在表象下的真实情景。”
    “算了吧,什么内在的眼睛。”她用纤细绵软的手拍了拍我的脑门。“你是位特立独行的作家,你的脑子里充满离奇古怪的幻想,所以你的笔下出现了这样奇特的情景。”
    “你不相信有内在的眼睛?”
    “我不相信。”她摇摇头,把温润的脸偎依在我的胸膛上。“我只相信,此时此刻,你这鲜活而强健的躯体躺在我温柔似梦的床上……”
    我不再说什么,只是把她搂在怀里,像搂着一只猫。她是我搂在怀中的众多猫咪中的一只。
    那以后,我直觉的那个人高深莫测,离奇怪诞。他今天穿一件这样的衣服,明天穿一件那样的衣服,他无论怎么样变换装束,我一眼便能认出他来。此人个子高挑,骨瘦如柴,一看见他,不知为什么,总让我联想起蒙克绘画《生命组图》中的那位呐喊者。虽然他沉默的如同哑巴,但我总觉得他的内心深处在狂喊乱叫。是的,我似乎能听见他内心深处在痛不欲生地呼喊。
    “你看过蒙克的那幅画吗?”
    “哪幅画?”
    “那幅《呐喊者》。”
    “我看过。”
    “他就像画中的那个人。”
    那个人虽然每天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但总是给我一个背影和侧面,让我始终未能看清他的脸。有一次他回头仰望楼群,正好面对我的窗口,给了我一次看清他长相的机会。
    “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
    我摇醒了在床上熟睡的妻子。每当我有惊奇的发现,我总想对人诉说,这时我也总会冲进妻子的卧室,把她从睡梦中摇醒。妻子并不怪怨,因为我经常半夜会把她叫醒的,多年来她已习以为常了。不过,她不愿和我同卧一室,因为我像个夜猫,夜里从不睡觉。我们结婚不久,她就发现了我的这一与生俱来的怪癖,便独自去睡了。但是,她的门从不上锁,总为我留着,所以我出入自如。她深知一个男人夜里有时会需要什么。我常常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摸进她的卧室,钻进她的被窝里去。我们似乎有一种默契,只要我一推开门,她总会从沉睡中慢慢地浮到浅梦中来,等待我把她唤醒。妻子像往常一样,只是转身过来,在睡梦中嘟哝了一句。
    “还是那个人吗?”
    “对,还是那个人,那位神出鬼没者。”我激动地说。“刚才我终于看见了他的脸。”
    但是,很遗憾,我还是没有看清楚。可能是由于灯光和距离的关系,也可能是我的眼睛有问题,或许还有另一层什么神秘未知的原因,我只看见他的那张脸惨白一片,朦朦胧胧,似乎没有嘴眼鼻耳,似乎又有,飘忽不定;似乎又像是人的嘴脸,似乎又像是非人的嘴脸,十分怪异离奇。有时我怀疑他不是人,而是个幽灵,或是个我们从未知晓的生物,或是一个传说中的外星人,也难说。
    “他的脸长得什么样?”妻子仍睡着,没有睁开眼睛。此时,你说不清她是在问话,还是在梦呓。
    “真是奇怪!”我像是对妻子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他就像川剧里的变脸:一会儿这个样子,一会儿那个样子……他的脸像一团云雾变化莫测。”
    他使我产生了浓厚兴趣,让我怀着好奇心继续对他观察下去。
    此时,马路上到处是废纸枯叶在游荡,它们仿佛是充满灵性的活物,走走停停,像是呼朋唤友结伴游玩,像是长亭短亭难舍难分地送别,像是在急切地寻找白日里丢失的贵重物品,又像是流离失所亡命天涯……总之,它们给人一种苍凉凄憷的感觉。它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那个人和我都看着这些在马路上游荡的垃圾,浮想联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