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散记八]
平中要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八
   雨
   
   午夜时分的铃铛木镇,已经深深陷入夜的宁静和安详之中,不远处的火车铁轨传来的呼啸声,把指尖轻轻按在黑夜的脉搏上,然后又慢慢举手而去。这样的夜晚适合梦境与哲思,还有诗人的无边想象。而我却都不能拥有,于是,就成为了一名清醒在异乡的守夜人。
   窗帘上突然有光闪了一下,我以为看见了那一瞬间的桔黄色;这让我以为,是隔壁邻居打开了车库的灯。我没有在意,直到过了一会儿,同样的光再次爬上窗帘。这一次我知道那不是灯光,因为,很快就从黑夜的深处传来一连串的梦呓。


   那是雷声。
   不同于我在故乡听到的旋律,虽然,这么说让我也觉得有些异样,恐怕还是听者的耳朵,让声音变得不同;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雷声并不激烈,似乎在其中裹挟了海风的柔软,将雷声的棱角用海上的气息抚平。我想象雷声的车轮在云雾间顺滑滚过,在空中留下浅浅车辙,那些印记如慢慢飘下的雪花无声落在我的耳蜗里,带给无眠的夜晚些许清凉。这好像还是我来澳洲第一次听见雷声,回想我在这里经历的雨,那些雨水虽然频繁,但都是阵雨,下一会儿然后就停,过一会儿再下,有时一天会有七八场这样的阵雨。但是,在这个夜晚,我将与一场不同的雨水相遇。
   紧跟在雷声后面的是雨,雨声听起来比雷声清晰,不像雷声那样的散漫无心,雨声整齐类似于千军万马的行进,又像带着强烈的愿望,不过,不像是“润物细无声”的温婉。我想到这几天白日里的炎热,这场雨是在回馈连日的蒸腾,在这每个人都被梦境环绕的夜晚——至少,是绝大多数。
   我听着没有中断的雨声,试着寻找雨的节奏,对我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大雨,在铃铛木镇上空盘旋,对我来说,这辽阔世界,还有无边夜晚,还有这不会停息的雨,只有这个小镇那么大。
   
   写于2012年11月27日 上午 雨
   
   
   晚霞
   自从到了墨尔本,我一直迷炫于这里的晚霞,只要在晴朗的天气,甚至多云,或者仅仅是黄昏的天边没有被风雨沾满,那么,几乎都会出现晚霞。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晚霞如此频繁现身在日落时分;我想这一定有种科学的解释,来冰释我于认知惯性中的扭结,但是,那已经是不重要的事情了——这也是我来澳洲之后,意识发生的变化之一:我想这就是环境对一个人的改变吧?
   从我第一次见到这里的晚霞开始,就想把那天空中的火焰挪移到纸上。比喻,就是一切。稿纸如何成为火的花萼?这注定是一项不可能的工作,难度不亚于无神论者建造巴别塔。世界上一些事物是无法形诸语言或文字,这也是近来我的收获之一吧:人是有限的存在,人的发明——比如语言和文字——也就有着必然的局限,而用有限去衡量无限,就会出现类似悖论或二律背反一类的困惑,我将这些哲学问题视作人类有限性的bug,bug不仅提醒着人们自身的有限,还鞭策人们寻找其他的途径认识世界,并在这个世界上栖居——也许带着诗意。
   墨尔本现在是夏天,黄昏在晚上8点以后才逶迤而来,最后的光线被空气过滤后就被镀金成霞光,但是,光线却并未因此而沉重下落,反而被云彩轻轻托起,上升到一个恰到好处的高度;光穿过云彩,轻易击穿那些日间堆积在云朵内部的黑白,用红色的温度燃尽收敛在云中的水汽,这水与火的转化,既非矛盾,也不激烈,竟然是如此温柔,让我猜测只能是造化之手在天空撩拨琴弦,而这仅仅是晚霞的序曲。
   被公转和纬度拖长的黄昏,有足够的时间让晚霞呈现出她变化万千的微笑。更多的红色生动在天空的脸颊上由远及近,在梨涡深处,霞光旋转,飞溅而出的颜色在云彩上堆积,让火燃烧得更为热烈。红色被光提纯,正在返回色彩的源头,在目睹了蓝色的本源之后,这里的晚霞将带我一睹红色的真容。
   我坐在门廊下面,听着四周的安静和远远的犬吠,看着天空霞光蔓延。我遗憾没有好的位置将晚霞拍照下来,不过,我很愿意与任何一个人交换这里的空间,我相信,任何一个看过此景的人,都会有着同样的想法。
   云彩是晚霞的舞台和身体,无论是布景还是姿态从不重复,让我猜测这些云彩是自然的影子,或是漂浮在神祇梦中的回忆,如果神也做梦的话。多么希望可以捧住一朵云彩,让流动在她身体里的晚霞在掌心停留片刻。想象她在手中的温度,那是不会灼伤掌纹的火花,顺着命运的轨迹流淌温暖,能否淹留一泓灵感,滋润我凝涩的笔端?
   云彩或高或低,越低的云彩有着越快的速度,让我重新学习“过眼云烟”这个词的本意,云丝如绸,仿佛从天界遗落的头纱,也同样被染上一抹透明的粉红,像是无意间沾上了仙女腮边的胭脂。
   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目睹如此大面积的晚霞,甚至东方天际也被霞光点燃,让整个天穹通红如刚刚冷却的琉璃。时间,已经不再重要,世界,唯有晚霞。
   晚霞在到达天空的熔点之后退潮,余晖从云林返回旧巢,那些告别的光线走下云梯,朝着大地深处合拢轻盈的羽翼。夜色开始占据天空的一隅,让守望的光失去重心,然后,天空在光与影中开始振荡,直到摇出几颗明亮的星星。
   最后的晚霞是夜晚前亮色的余息,熄灭,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游丝般的光勾连在那些渐渐隐没于夜色中的云彩边缘,直到最浅的粉红也藏身在夜幕背后。
   我与晚霞无声道别,独坐在黑色涨潮的夜晚之中,繁星正慢慢挂满苍穹……
   
   
   写于2012年12月5日 午后 阵雨
(2013/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