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1935]
平中要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35

1935
   
   第一节
   1935年,冬,上海。
   拥挤的车厢中,他尽量贴着椅子的靠背,因为在他四周的乘客,已经将他所有活动的空间全部占去。在他刚刚上车时,他就不知道这车厢中弥漫着的,是什么样的一种气味,只是,随着乘客越来越多,这味道便越来越浓重。到了最后,他竟然闻不到这种气味了,他以为是这里的人太多,而气味竟然被人们挤出车厢的缘故。此时,天色减晚,从车窗向外看去,大地退入到一片灰蒙蒙的天色中。

   “上海……”他不禁感叹,这是他第一次到上海来,他不免有些紧张,所幸,他不会在这里久留。
   这时,什么东西重重撞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哎哟!”他回过头去,原来是一位乘客的皮箱碰到了他的头。“先生,先生。”他希望这位乘客抓紧他的皮箱,那位乘客看看他的模样,狠狠白了他一眼,轻蔑地说:“乡巴佬!”
   他只好转过头去,不敢作声。他知道“乡巴佬”是泛指自己这类人说的,这时他记起临行前哥哥嘱咐他的话:“……莫多说话,莫与人争竞,事情办完就快离开上海!”他这么想着,周围的乘客又一次向他压了过来,他赶紧抱紧自己的行李。
   火车长鸣一声。
   
   第二节
   此时此刻,“白狮”夜总会,顶级包房。
   房间中金壁辉煌,浮华联翩。一名穿着长衫的肥胖男子,手捧一只水烟袋,正笑眯眯地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一名男子,这名男子戴着墨镜,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在他身后还站着一名年青的长发男子,也戴着墨镜。
   胖男子吸了一口水烟,很满足地吐出一口烟雾,直到看着烟雾在空气中化成虚无,才开口说:“唐老大,没想到你竟然敢来我的地盘上赴约!”
   唐老大没有动容,说:“这家夜总会虽然是你的,但整个上海都是我的。我不过是到自家后院转一圈罢了,有什么可怕的?”
   “哼!唐老大,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吃香喝辣,也得让我们有口汤喝!”
   “怎么?我开的条件,你不满意?”唐老大还是神态从容。
   “这块地盘是我一手打下的,凭什么利润分你一半?”胖子大发雷霆,指着唐老大说。
   唐老大却笑了,“我这个条件已经很优待你了,你也知道,上海滩的这几个老大,我对他们可没这么好。”
   “你少跟我来这套,那几个窝囊废怕你,我可不怕!”胖子一个手势,突然间一伙打手冲进房间,几只转轮手枪对准了唐老大和他的跟班。
   “你这是什么意思?”唐老大看看周围的枪口。
   “什么意思?”胖子冷笑着说,“送你上路!”胖子站了起来,吩咐手下说:“动手的时候,别把这里弄脏了。”胖子向着大门走去。
   “这么说来,我们是没得商量了?”唐老大神色不改。
   “蠢人!”胖子推门出去,关上了门。
   他又吸了口水烟袋,他不喜欢看杀人的场面,他只在乎结果。他一边想着除掉唐老大之后,如何吞并他的地盘;一边盘算着明天摆桌席,请那几个老大都来喝酒,这样一来,上海滩的头把交椅,自己就坐定了!他正得意,突然听见房间中传来一声瓷器打碎的音响。他马上联想起自己最喜欢的那个一人多高的大花瓶,他怒不可遏推开门就喊:“不是让你们小心点……”房间中的情景非他想象,只见屋中一片狼藉,他的那些打手都已经躺在血泊中,鲜血飞溅到墙壁上、天花板上、家具上。而唐老大和他的那个跟班还待在刚才的地方,唐老大微笑着看着他。
   胖子一看情况不妙,转身就要跑,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那个跟班已经站在了他面前,冲他露出一丝冷笑,胖子还没来得及喊出:“来人!”就看见自己眼前的一片血红。
   唐老大走过来拍拍青年的肩膀说:“剩下的就交给你了,阿澄。”然后看看地上的胖子,向着夜总会的出口走去。
   
   第三节
   夜。
   “什么?阿新已经不住这里了?”他当时傻了。
   “阿新几个月前就搬走了。”从门缝中露出的一张脸回答他说。
   “他去了哪里?”他问。
   “我怎么会知道!”这个人的确是不知道,他正准备关上门。
   “先生,先生,”他赶紧抓紧了门,不让最后一丝希望溜走,“我是从乡下来的,我有封信要转交给他,您能告诉我他现在住哪里吗?”
   “不知道!不知道!”这个人使劲地关上门,最后从门后说:“上别处找吧!”
   他漫步在上海的街巷中,感到一阵寒冷,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在这边!”有人在不远处喊道。只见一群人,追赶着一个女人如风一般跑过一条条街巷。
   女人对这里的街巷很是熟悉,即使在黑夜中依然左拐右拐,躲避着身后那群人的追逐。可惜,那群人也是这黑暗的熟客,丝毫不比女人差多少,领头人指挥着手下:“你们从这边,你们从那边,我看她还能跑得了!”
   女人一边跑一边不住回头看,正撞在了其中一个打手的身上,她的瘦弱让她跌倒在地,很快这群人就围了上来。
   “你跑得倒挺快啊!”为首的那人蹲了下来,看着女人的脸说。
   “我没钱给你们!”女人表情倔强,似乎并未因为被抓住而认输。
   “你弟弟欠我们钱。”为首的人悠闲地说。
   “我弟弟已经被你们逼死了!”女人瞪着这群人说。
   “所以,才找你还钱的。”为首的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不会给你们钱的,我没有钱!就是有也不会给你们这群人!”女人喊道。
   为首的抬手给了女人一记耳光,“没钱就用你的身体抵债,带她走!”他站了起来。他的手下从地上架起挣扎中的女人,“放开我,你们这群坏蛋!放开我……”
   “放了这女人吧。”突然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谁?”为首的听见有人出来挡横,不禁兴奋起来。
   他从阴影中走出来,站到这群人面前,“她说的,我都听见了,放了她吧。她弟弟欠你们钱,不关她的事情。”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个乡巴佬!”为首的很是失望,“你们两个,给他上一课!”他叫了两个手下去教训一下这个强出头的青年。他继续刚才做的事情:“把她带走!”
   两个打手走到了他面前,掏出匕首在他面前晃着,其中一个说:“看你的样子,是刚来上海不久吧?”
   “我今天刚到……”他如实回答。
   “这个上海滩,是属于唐老大的。在上海滩的地面上,唐老大要说‘是’,就没人敢说个‘不’字!”另一个说。
   “那官府呢?”他不禁问。
   “官府?”两个打手都笑出声来,“什么年代了,还官府!哈哈……”
   “救我!”女人被打手越拖越远。他见状就要上去救人,却被面前的两个持刀打手拦住,“我是替唐老大跑腿的,奉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这可是为你着想!”
   “我不想和你们动手!”他一心想救下那个女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两个打手挥刀向他刺去。
   为首的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惨叫,不禁笑了一声,“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可是,他却听见有两个人在嚎叫,他转过身来,看见他的两个手下已经倒在地上,每个人的手掌上都刺穿了一把匕首。他见状知道今天出现棘手的麻烦了,“先别管那个女的,过来,给我收拾他!”
   一群人向他蜂拥上来,却很快都被他打倒在地。为首的见他向自己走过来,掏出了一只转轮手枪,“有两下子啊,让你尝尝子弹的味道!”他走到枪口前,看着他手中的玩意,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去死吧!”他朝着他的胸口扣动扳机,一声枪响,在夜空中回荡。
   女人正担心这个青年中枪,而打手头子却非常惊讶,为什么这个乡巴佬还站在自己面前。
   “你用这个打我吗?”他向他张开手掌,掌心中是一枚弹头。
   “这不可能!”打手不相信有人能在这个距离上抓住子弹。
   “现在该我了!”他对拿枪打手挥下一拳。
   
   第四节
   夜,女人的住处。
   “谢谢你让我住在这里!”他感谢女人留他过夜。
   “我要谢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就被他们带走了。”女人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你来上海干什么?”
   “我是来找人的,那个人叫阿新,你认识他吗?”
   “阿新?”女人想了想,“住在XX巷的那个吗?”
   “对,你认识他?”他又看到了希望。
   “我认识他,不过,他现在已经离开上海去广州了。”
   “啊!”他的希望又破灭了,看来他只有带着遗憾离开上海了,“要是这样的话,我明天就打算离开上海,到南方去了。”
   “我们结个伴怎么样?”女人对他说。
   “你也要离开上海吗?”他问。
   “你也看到今天的场面了,上海我是待不下去了,只能逃走了。”女人说。
   “那个唐老大真的这么厉害吗?”他不能相信。
   “整个上海都是他的,就算你功夫再厉害,也不是他的对手。”女人很识时务,“明早我去买南下的火车票,对了,你有钱吗?”
   “嗯,买车票的钱还是有的。”他回答。
   “那就先借我一些,以后我会还给你的。”女人说。
   “没关系的。”他摇摇头说。
   “你也休息吧。”女人站起来向卧室走去,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叫音,你呢?”
   “阿九。”
   
   第五节
   翌日。
   音拿着阿九给的钱准备出门,“不要出门,如果被唐老大的人发现,你就麻烦了!”她叮嘱阿九说。
   “知道了。”阿九还在吃早饭,他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音看了阿九一眼,走了出去,就在她刚走出巷口没有多远的地方,一辆汽车在她面前突然刹车,几个人跳下汽车,用枪指着她说:“上车!”
   二十分钟后,唐老大势力控制的赌场。
   “说吧,昨天那个家伙在哪里?”唐老大的得力手下赵熊,此刻,正在逼问反绑双手扔在椅子上的音,在他旁边站着昨天被阿九打败的那个小头目。
   “他后来就离开了!我不知道他去哪了!”音回答他。
   “是这样吗?”赵熊用手扳起音的脸,那是一张憎恨的面孔。
   “我们搜过了她的家,那里没有人。”赵熊的手下向他汇报。
   “太好了!”音心中暗喜阿九逃出他们的魔掌,她希望阿九可以尽快离开上海,走得越远越好。
   “哼!我就不信这个乡巴佬能逃出上海,叫上弟兄,给我把他找出来!”
   “不必费力气了!”有人推门而入。
   “阿九!”音认出了他的面孔,只是这次他已经西装革履。
   “就是他!”一旁的小头目也认出了阿九。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赵熊问。
   “这你无需知道,我来是要带这位小姐离开的。”阿九笑着说。
   赵熊大笑:“你这是飞蛾扑火!”他一挥手,十几个手持汤姆逊冲锋枪的打手冲了出来,枪口指着阿九,“听说你能抓住子弹,看看能不能同时抓住一百颗,抓不住的话,你就变成蜂窝了!”
   “一百颗子弹我一定是抓不住的。”阿九摊开双手,样子有些无可奈何,“不过……”他掀开衣服在他的腰间插着两支M1911手枪,“我看到你们都用这个,所以,我借穿这套衣服的时候,也顺便借了这个东西……”阿九看看这两支手枪,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给我打死他!”赵熊下了命令。
   枪声响起的时候,音低下头闭上眼睛大叫起来,不过枪声很快就停了下来,要不是她听见阿九的声音,是万万不敢睁开眼睛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