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降临之夜]
平中要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降临之夜

降临之夜
   
   第一节
   
   人类,这个世界的拥有者,不是因为其数量才成为万物的统治者,而是因为人类本身所蕴藏的最大的创造力,无论这种创造力是积极还是消极,都成为推动人类历史前进的原动力。但是若要探究这种创造力为何具有如此大的差异的话,那么就不能不说,人的心灵是世界上最最独特的造物。心灵使一个人迥异于活过、活着、将活的所有人,而一个人的心灵也让心灵的持有者迥异于曾经、此时、未来的自我。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啊!就只举一个例子吧:有人喜欢安宁,并用一生的精力追求这个目标。无论是工作、交友、恋爱、婚姻、生育等等,也是为了感受“安宁”所带给他的全部感受。持有这种心灵的人也许还不是少数,毕竟这符合人类凡人的宿命。对于未来某天,必将至此的终结,人类有充足的理由,在心灵中达到一种“安宁”,这也许就是生命所赋予人类的吧。不过,就如同上面所言,人类心灵存在的悬殊差异,有人恰恰拥有一种与追求“安宁”截然相反的心灵,这种人对于“危险”如痴如狂,只有“危险”才可以吸引他的注意力,也只有容身于其中,他才能感受到心灵被满足着。于是对于“危险”,有一种本能的渴望,越是危险的事情,便有着越大的吸引力。这样的人在人类当中,应该只是一小部分,虽然不能理解这种人的感受,但是这种人还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也许他就生活在你身边。

   
   此刻,黑夜降临的城市。
   奔跑,追逐,穿过霓虹闪烁的街道,进入黑暗和氤氲掺杂的小巷。一群警察正在追捕一名男子,我们女主人公就在这群刑警之中,她名叫醉月,几个月前刚刚成为一名刑警,今天她还她的同事们执行的是一件重要的任务,他们抓捕的嫌疑犯,涉嫌多起杀人案件。虽然醉月得到的资料不多,但是那些被害人都是未成年的少女,对于犯下这种罪行的杀手,醉月恨不得亲手击毙了他。但是,这次围捕是在一个名为“紧急情况处理科”的部门负责指挥的,任务也是相当明确:生擒罪犯。醉月不知道这个“紧急情况处理科”为什么凌驾于她所属的部门,况且她不知道行政体系内存在这么一个科。不过,这不重要,醉月一心要将嫌犯逮捕归案。
   嫌犯似乎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他选择逃跑路线都是警车无法驶进的街巷,况且这名罪犯的体能超乎常人,这个家伙已经用短跑的速度跑了二十多分钟,醉月眼见身边的同事有人体力不支掉了队。不过,这对于醉月来说,还是小菜一碟,她平日的锻炼已经让她的体能接近一名职业田径运动员。就在这时犯人爬上一架梯子,上了房顶。刑警们也不含糊,纷纷攀着梯子追了上去。醉月第一个上了梯子,翻身上了屋顶,紧追凶手。狭窄的梯子,减慢了刑警们的速度。但是醉月却一刻也没有让逃犯离开自己的视线,她随着逃犯飞檐越脊,而且她感觉自己正在逐渐缩短与嫌犯的距离。黑暗、陌生的地形、体力透支,让不少刑警不能继续完成对嫌犯的追捕。刚刚醉月从一处跳下之后不久,就听见有人重重摔倒在地上时传来的痛苦地喊叫声。她为同事担心,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住凶手,这让她加快了速度。在这场激烈的追捕中,无论是逃犯还是追捕者都未曾注意到,从追捕一开始,就有一双眼睛密切注意着每一个环节。
   马上,这座屋顶就到了尽头,对面与之水平的屋顶,被高楼下一条五六米宽的马路隔开。逃犯似乎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跑至屋顶边缘时,他猛地一跃飞身凌空越过不可能的距离,落在对面的屋顶上,头也不回地继续奔跑。此时那双注视的眼睛,撇下刑警,向逃犯拉近了距离。
   众刑警都在惊讶于自己所看到的一幕时,醉月却没有停下来,看来她也要从楼顶飞跃过去。
   “醉月,停下!”
   “你跳不过去!”
   “快停下!别冒险!”
   大家对醉月喊道,但是醉月相信自己可以越过这个距离,危险已经在她心中熊熊燃烧,她已经品尝到了一丝甘甜,怎么能在此罢手呢?
   醉月跑到边缘处,用尽全身力气向前一跃,时间在这一刻好像缓慢下来,她身下的路上依旧车来车往,她的身体从抛物线的顶端开始渐渐坠落。
   “糟糕!”醉月感觉她最后的冲刺并不能将她完好地送到对面去,落点不在屋檐之内,但是非常接近。
   “一定要抓住!”醉月这么想着的同时,她的身体狠狠撞在大厦的外墙上,距离成功仅仅一尺之遥。与此同时,醉月的双手抓住屋檐,右手抓空,左手的四根手指将她的整个身体挂在了五十米高的空中。醉月向下看了一眼,她不想从这里摔下去,她也不知道此时她的那些同事们都为她捏着一把汗。醉月尝试了几次,终于双手抓住了房檐,很快她就爬上了房檐。在她身后传来一阵欢呼声。醉月环顾了一下四周,她感觉逃犯就在附近,她掏出手枪,打开保险,小心翼翼地前行。
   在每一步都踏进阴影的世界里,醉月嗅到空气中传来一阵负隅顽抗的味道。
   “束手就擒吧!你无路可逃了!”醉月向着黑暗中喊道,黑暗与黑暗是相通的。
   果然,话音刚落,逃犯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站在了一束灯光可以照亮的地方。
   “很听话嘛,”醉月用枪瞄准了他,“现在,双手放在头上,趴在地上。”
   那人也照做了,这有点出乎醉月的意料,她没有放松警惕,她一点点走近逃犯,确认他是趴在地上,并且将手老老实实地放在了脑后。醉月将手枪插回枪套,掏出手铐来到了逃犯的跟前。醉月正要去铐住他的时刻,逃犯突然以趴在地上的姿势拔地而起,而且越升起四五米之高。这突然的变化让醉月措手不及,她本能地抬头看,只见逃犯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面孔,朝着她扑了过来。醉月的反应也不逊色,她拔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但是还没等醉月击中他,他便从醉月眼中消失了!
   枪声在夜空中回响,危险就藏身在包围着醉月的阴影之中,醉月正在想为什么人会凭空消失,她听见有快速奔跑的脚步声向她靠近,虽然她不能看见,但是她可以听见。她举枪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瞄准,奔跑声变成了跳跃声,从跳跃的声音来判断,跳跃的跨度很大,超越了正常人所能做到的程度。醉月开始射击了,她朝着那些声音的落点射击,不可谓不快、不准,只是仍旧不能追赶上那人的速度。醉月知道他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很快就要到她跟前了!醉月等待时机,就在这时,那个人出现在了她面前,与此同时,她扣动扳机,用枪膛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射入了他两眉之间,他应声倒下。
   “见鬼!”她突然想起生擒嫌犯的命令,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误。她走过去看着被自己击毙的嫌犯,刚要蹲下检查一下,突然间,它直立起来。醉月还没来得及换弹夹,就被它将手枪打落,醉月刚要和它展开近身肉搏,却感觉一种坚硬的冰冷,刺进了她的胸膛。她被紧紧抓住,再也不能动弹。
   她的视线很快变得模糊起来,在模糊的视线中,一张狰狞的面孔贴近她。她看见在它的眉心处还有一个枪眼。
   她听见一个蛇一样的声音对她说:“你追得我好辛苦,我现在感觉到饿了……”深吸气的声音,“少女的味道,这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别担心,很快就结束了……”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是醉月问的最后一句话,她看见天空中一轮新月,和一个从月中而降的黑影,这是幻觉吗?醉月自问。她感觉自己被放开了,体内的东西被拔了出来,知觉随着生命喷涌而出。之后,她就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能够被确认发生的事情了。
   “是你?”逃犯惊呼。
   “是我。”
   一道剑光闪过。
   十分钟后。
   “紧急情况处理科”负责人山鬼正站在刚才发生杀戮的现场。山鬼眺望着城市的夜景,这其中并无多少诗情画意。

在山鬼背后,一名年轻的调查员正在向她汇报:“名为‘黑13’的嫌犯潜逃,一名警号为xxx0203的女警在行动中失踪。从地上找到的弹壳来看,这里应该发生过搏斗。地上有大量的血迹,初步判断是人血,详细情况还要等分析报告出来才可以知晓。另外,”调查员拿起一只证物袋,里面是一只退膛状态的手枪,“现场发现的手枪是属于那名女警的,不排除嫌犯绑架女警的可能……”


   山鬼转过身来,看着那名调查员问:“你怎么认为?”
   “我……”调查员觉得有些意外,但是还是鼓足勇气说了自己的观点,“我以为绑架的可能性很低,嫌犯为什么在这种围捕中胁持人质呢,没有这个必要。所以,我推测这名警员已经遭到不测……”
   山鬼看着调查员,等待着他将剩下的话说完。
   “所以,警员的尸体应该在现场附近,联合行动的警员已经开始了搜寻工作。只是,我想不通的是,嫌犯为什么要隐藏尸体,完全可以没有这个必要的……”
   山鬼对于调查员的猜测没有任何的表态,“那名女警叫什么?”
   “醉月。”
   “我想看看她的资料。”
   “是的。”调查员留下了山鬼一人。
   山鬼抬头望着月亮,自言自语:“你带走了她吗?流了那么血,她坚持不下去的。难道你……”
   
   城市的某间地下室内,两个人正在手术台下忙碌着。
   “止血钳。”主刀的是一个老人。
   “止血钳。”助手是一个青年。
   “你不应该带她回来。”老人抱怨说,“你应该送她去医院。”
   “你开玩笑,她这样送到医院就等于见死不救。”青年说。
   “我们这里条件并不是很好。”老人仿佛也同意了青年的看法。
   “但是我相信你。”
   “你少来这套了,擦汗!”
   青年照做。
   “她这个样子,你给她‘初吻’才是上策。”老人说。
   青年好像很生气,“要不是因为你在手术,我就好好赏你一拳!”
   “开个玩笑。”
   “你认真些!”
   手术夜以继日,外面的世界已经是白天,而在这个房间中,一切没有什么变化。
   “你脸色不太好,去休息一下吧。”老人对青年说。
   青年摇摇头,他的脸色比昨夜更苍白。
   “要是你倒下,我可没有精力再照顾你。”老人说。
   “我自有分寸。”
   接近中午时分,手术做完了。
   “成功了吗?”青年看着老人脱下手套。
   “手术是成功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她造化了。”
   青年的视线久久他停留在醉月的脸上。
   
   第二节
   梦,将醉月带回到那个危险的夜晚。醉月顽强地与“黑13”战斗,但是,“黑13”中了数枪,依然异常活跃。醉月打光子弹,开始用他肉搏,可是对手就像是一个影子、一团雾气,让醉月的攻击屡屡落空。而就在这时,“黑13”向她发起了进攻,醉月无法招架,被对手一击致命。
   这熟悉的感觉,将醉月赶出梦境,醉月从梦中坐起,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房间中亮着一盏灯,一个长发、面色苍白的男子来到她身边,扶住她的肩膀说:“那只是梦而已,你需要休息。”
   醉月听了他的声音,感觉自己又被睡意笼罩。男子帮她躺下,她又睡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