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昨日重现]
平中要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昨日重现

昨日重现
   第一节
   
   凭心而论,妙善并不喜欢参加像今天这样的晚会,这并非因为在这样的场合下需要着晚礼服出席(她感觉自己穿礼服的样子非常怪异),而是她不喜欢这样的一种聚集形式,这里面有太多你来不及仔细权衡,就已经身在其中的因素。她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tomy,tomy是她的恋人,两人半年前认识的,tomy作为男友各项条件皆佳,直到今天,妙善也没有觉得他有什么缺点。只是,她觉得tomy的节奏有些快,当她和tomy在一起时,感到他非常渴望婚姻,而且他已经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这种愿望。可是妙善却觉得他们两人的了解并不深入,妙善并不急于结婚,但并不意味着她不想,其实在她心底她一直希望可以步入婚姻的殿堂,但是前提是对方符合她的标准。而这个标准就连妙善自己也无法相当准确地概括出来,如果那tomy来说的话,至少他已经达到99%。
   此刻,妙善站在一个僻静角落,她可以看见tomy和那些来宾应酬来往,这个晚会是tomy的公司主办,作为晚会的发起人,tomy似乎乐此不疲。妙善在陪着tomy寒暄过主宾以后,就退到环境之中,她希望晚会可以早点结束,也并不因为她感觉衣服有些单薄寒凉。这时她看见tomy向她做了一个手势,她放下酒杯走了过去。

   “你去哪里了?刚才我一直在找你。”tomy将妙善来到一边的同时也不忘对经过身边的来宾颔首致意。
   “我离开了一会儿。”妙善不想说谎话也不想说真话,至少在今天的场合。
   “还好我找到你了,一会儿我们得见一个人,这个人物很重要,是我们的潜在客户。”tomy没有询问的意思。
   “他什么时候来?”妙善关心的时间,希望一切越快发生越好。
   “很快……”tomy向门口望了一眼,“他来了!”tomy拉着妙善向着门口走去。
   妙善有一种很怪的感觉,她感到一阵心悸,这种感觉对于她而言已经很遥远了,这种心悸曾经是专属于一个人的。她预感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就在此时此刻!她绕过人群看见一个人出现在门口,tomy向他迎了过去。
   妙善捕捉着那张面孔,一瞬间大失所望,一个身体发福的中年男子,脱发已经势所难免,剩下只是时间问题,脸上的笑容似乎流水线般标准划一,在与tomy交往的这段时间,她见过许多这副模样的人。她感觉自己有些太感性了,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自己最好接受这一点,没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这就是生活。
   “您好,您好。”tomy和那人握手,看起来非常熟悉的样子,“这位是……”tomy要向客人介绍妙善。
   “这位就是tomy的太太吧?真是漂亮啊!”后半句所言非虚。
   “我们还有没有结婚。”tomy抢白妙善,他也所言非虚。
   “您好!”妙善向客人伸出手,这种误会妙善已经经历了许多次,现在她已经非常习惯了,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她喜欢这样。
   “tomy啊,那件事情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客人开门见山。
   “求之不得!楼上清静,请。”
   客人刚要随tomy离开却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带了个朋友,是纯粹的朋友,希望主人可以好好招待一下。”
   “那没问题!”tomy非常自信,“honey,去招待一下我们的贵客!”tomy没等妙善回应就和客人向楼梯走去。
   妙善很不喜欢tomy在别人面前这样称呼她,不过相比于此,她更不喜欢那些寒暄应酬,她正在想如何与这位“贵宾”应对,他已经走了进来。
   妙善即刻愣在了原地!那人竟然是他!善无畏!她明白了心悸的原因,这是她不可能忘记的面孔,不能忘记的人!她曾经唯一爱过的人,他们曾经彼此爱恋!四年前,他和她分了手,从此在人间蒸发!而现在他就在她面前。
   “好气派啊!”善无畏四处打量着这个奢侈豪华的地方,新奇了有一会儿才将视线落在了妙善身上,四目相对,妙善心里有些混乱,但是却没有移开目光,“请问,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正在找一位名叫妙善的先生,请问您可以为我引见吗?”
   妙善先是皱了一下眉,心想:这个家伙在搞什么?“您找她有什么事情吗?”妙善和颜悦色地问。
   “我听说她是晚会的主人,所以先打个招呼,以免失礼。”善无畏礼貌地回答。
   “原来如此,”妙善心想:你既然装作不认识我,好吧,我让你知道这么做是极大的错误,“如果你愿意和我跳一曲,我很乐意将妙善介绍给你。”
   “那是我的荣幸!”两人向舞池走去。
   当善无畏握住她的手时,妙善略带抱歉地说:“只是我跳得不太好,希望您不介意。”
   “没关系,我的舞技很好的。”
   妙善低头露出一丝笑容,充满诡异。
   一曲开始,开头还好,很快,“哦,对不起!”妙善踩了他的脚。
   “没关系。”善无畏笑笑。
   两人继续跳,几秒后。
   “啊……”
   “对不起,对不起。”妙善再次踩中,这下比刚才重了许多。
   善无畏勉强笑笑,“没事的,我们继续。”
   十几妙后。
   “哎哟!”
   “真对不起!”这次妙善狠狠踩下,“没有踩痛您吧?”
   “没有,一点儿也没有。”善无畏的表情很痛苦,这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们跳吧。”
   两人继续跳舞。
   “用不用休息一下,我看见您在出汗啊?”
   “没关系,没关系。”善无畏说,“刚才还没有请教小姐芳名,真是失礼!”
   “您不认识我吗?”焰火表演开始了,来宾都被焰火吸引了注意力。
   “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小姐似的,最近我常有这种感觉,您看起来非常眼熟。”
   “只是眼熟而已吗?”善无畏仔细地凝视她的双眼,直到她感到脸有些发烧,她庆幸今天的鞋跟够细,“善无畏!你这个混球,你不为当年的事情道歉,还戏弄我!”妙善用鞋跟狠狠踩了他的脚,一声焰火的爆裂声淹没了善无畏痛苦的声音,妙善气愤地走进了人群中不见了。
   二十分钟后,焰火完毕之后的露台上。
   只剩下妙善一人,她还在生气,突然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肩上,“tomy!”妙善转过身,看见善无畏正在向她微笑,笑容大概因疼痛有些变形。
   “我看见你在颤抖,所以我猜你可能有些冷。”
   “不必了。”妙善拿下衣服还给他。
   “看来我们有些误会……”
   “我们没有误会,我只想在这里独自呆一会儿,希望您不要打扰我!如果让我的男友见到了,尴尬的会是您自己!”妙善转过身,面对着夜色。
   “你男友叫tomy?”
   “这与您无关。”
   “当然无关,看来他对你重视不够,我可不会扔下女友独自走开!”
   “你到底有完没完!”妙善终于还是转过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也不在乎是为什么,我本以为大家至少还是朋友,至少应该真诚相待!你为什么要演戏?”妙善声音越说越激动。
   “看来我们真的认识!你叫了我名字,我从未告诉你我的名字。”善无畏表情非常惊讶。
   “失陪了。”妙善正要离开,却被善无畏一把抓住了手腕,“放开!你出界了!”
   “对不起!我无意对小姐无礼,但是,我们曾经认识是这样吧?你认识我?我们是朋友,是吧?是不是这样?告诉我?”
   “放开,你弄疼我了,我要喊人了。”妙善在挣扎。
   “对不起,请听我说,请听我说,”善无畏贴近妙善,“请看这里,”善无畏用手拨开一侧头发。
   妙善停止了挣扎,“这是什么?”那是一道深长骇人的伤疤。
   “四年前的一次意外,侥幸活了下来,不过脑子受创,一部分记忆失去了。”
   妙善看看伤疤,再看看善无畏的表情,一阵剧烈心痛,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平抚那条伤痕,善无畏见她有些激动,随即放下头发掩住伤疤。
   “失忆?”妙善看着善无畏,眼泪已经充满眼睛。
   “确切说是19岁之后的记忆,几乎全部丧失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妙善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
   “所以我才希望您可以告诉我!我认为我现在生活在一个谎言中!”善无畏松开了妙善。
   妙善看着善无畏,感到不知所措。
   正在此刻,她看见tomy正向这边走过来。
   妙善说出了一个号码,“这是我电话,你记下了?”
   “我只是忘了以前的事情而已。”善无畏说。
   “我得走了。”妙善迈动脚步。
   “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小姐。”
   “妙善。”她轻声说出曾经写在一起的名字,走过他身边。
   tomy见妙善走过,说:“我们得送客了。”
   “好的!”妙善将手放在了tomy的伸向她的手掌中。
   “我们的贵宾怎么样?”tomy望了一眼露台若有所思的善无畏。
   “他跳舞有些累了。”妙善走的时候,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善无畏,露台上他身影孤单。
   凌晨时分,妙善的公寓。
   黑夜中妙善难以入睡,不知为什么,她没有将与无畏重逢的事情告诉tomy,这件事情本没有说的必要,但是妙善总觉得从某种程度上她对tomy隐瞒了一些事情。这若有还无的内容,让妙善觉得对tomy有些歉意。不过,她相信,她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至少她以为能够处理。她闭上眼睛,黑暗中却浮现出无畏的面庞。
   
   第二节
   
   妙善坐在“69 eyes”咖啡馆中,她在等待无畏,轻抚着杯柄的时间里,她不禁想起一些往事,她和无畏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里,她可以看见在那张桌子上她和无畏的身影。现在,这些回忆真的只有她自己拥有了,这让她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落寞。她看见自己开心的笑了,那是无畏第一次将她逗笑,当然后来还有许多次……
   “妙善小姐。”
   “哦,”妙善回过神来,看见善无畏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善先生。”
   “让你久等了。”善无畏坐在了她对面的座位上,“不好意思!”
   “没有关系。”
   美树拿过来菜单给了善无畏。
   “橙汁。”
   美树再次离开。
   “你对这里还有印象吗?”妙善问他。
   无畏看了看四周,摇摇头说:“不,我不记得这个地方,难道我应该对这里有印象吗?”
   “这个我们以后再说,我对你上次说的话有些好奇,”妙善看着无畏说,“你说自己生活在一个谎言中,是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柜台内。
   “橙汁。”鹰将橙汁放在了托盘上。
   “你还记得他们两个吗?”美树回头看了一眼妙善两人。
   “他们有段时间没一起来了。”鹰回答。
   “是啊。”美树端起托盘走了过去。
   无畏听了妙善的问题,正在想如何表达他的感受。
   “您要的橙汁!”美树放下饮料,“有什么需要请随时招呼我,二位慢用。”她留下他们二人继续交换着真相。
   “我想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某一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过去几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都不记得了。”
   “这样的经历,的确不多。”妙善说。
   “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难道不值得追问吗?也许有什么事情对于我而言非常重要,但是我却不能回忆起来。从某种角度说,失去了那段记忆,就如同失去了一段生命。”
   “没那么严重吧?”妙善觉得将生命和记忆等量齐观有些夸张的嫌疑。
   “我们不是在回忆中再现生命的经历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