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散记十五]
平中要
·档案之二
·21克
·关于文化
·世界一隅
·谁是垃圾?
·侠谈
·闲读《庄子》
·饮酒与读书
·
·三年
·平安夜
·冬至
·杂感
·
·秋日漫笔
·一种涂抹
·芒种
·参观博物馆
·异乡
·
·《Matrix》中的霍曼议员――又一个苏格拉底
·回忆小公园
·一则新闻
·脸谱的故事
·
·真实
·签名售书
·窗外的树
·
·饮酒、广告和新闻
·旧居杂记
·明星代言偶感
·记忆中的味道
·一餐
·从停播说起
·稻香村
·滨河公园
·除夕
·无意义的文字
·我的心在水面之下
·夏虫之舞
·杂感
·有感野生动物狩猎权拍卖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散记十五

   澳洲散记十五
   澳洲的枪店
   
   就在美国枪击案被国内媒体狂热报道的时候,我问过marco:澳洲的枪支是怎么管理的?因为我知道澳洲是允许公民持枪的。
   Marco告诉我:澳洲的持枪执照分为四种,第一种是最初级的,也就是猎枪执照。澳洲有狩猎的传统至今如此,打猎也是一部分狩猎爱好者的消遣。第二种执照就可以持有手枪。相对于猎枪执照,手枪执照的限制就多了。比如说:澳洲的保安人员是可以配枪的——我在一些场合见到过佩带手枪的保安,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警察,问marco才知道这些人是保安员,而保安员是可以配枪的。


   相对于美国的枪支管理,我倒觉得澳洲的枪支管理有可取之处,相对而言,猎枪的使用范畴主要在于打猎,购买与持有可以宽松;而手枪甚至半自动、自动步枪的管控应该相对严格。当然,立法有它的传统和习俗影响,就这一点而言,美国与澳洲有着很大不同。但是,也应该吸取他者有利的部分。
   澳洲的第三种枪支执照,就可以持有步枪。不过这种执照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持有,比如执法人员;至于第四种执照,可以购买并持有各种武器,而这最高级的执照,只有军人才能拥有。
   Marco告诉我,澳洲的刑事犯罪率不高;根据我所看到的景象,澳洲的警察除了日常巡逻,以及在火车上协助列车员查票外,我还真没见过澳洲警察有什么其他的动作。Marco告诉我一件事情,有一次他下班回家乘火车,火车在中途突然停下了。许多荷枪实弹的警察登上火车,在车厢中搜索了一番。Marco后来才知道,警方当时在搜捕一名逃犯。人数如此之多的警察倾巢出动,在marco的印象中仅此一例。至于结果,有些令人沮丧,就在武装警察进行地毯式搜捕的同时,逃犯被居民举报,之后被在辖区巡逻的警察抓获……
   今天下午marco休息,他带我去一家枪店看看。那家店离marco的家不远,是一家经营猎枪的枪店。我们去的时候,除了店老板,再没有其他的顾客。
   我看到一面墙上排列着各种猎枪——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真枪。除了猎枪,还有运动步枪。在另一面墙上,则是各种型号的子弹,我想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区别出这些子弹的异同。除了枪支,这家店还经营瞄具、猎刀、照明设备和猎装,很显然,这些都是狩猎活动涉及的装备。店铺的一角陈列着关于狩猎的杂志,以及商品目录。
   在店里还有用鹿头做成的装饰,marco说,这些标本都是真的;我和一头豹子对视了一会儿,想象不出在它生命最后一刻的光荣。
   在回去的路上,marco告诉我,澳洲也有射击俱乐部,在俱乐部里可以使用各种枪支,不过,只能在俱乐部里使用,会员是不能将枪带出俱乐部的。
   应该说,澳洲虽然允许公民持枪,但是,澳洲的枪支管理,以及澳洲人对枪支的态度,与美国这样的“持枪大国”很不一样。在我看来,给予人们安全感的不是武器,而是保障公民权利的制度;而一个坏的制度,给人们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枪支泛滥的危害,甚至超过战争。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宪法的第二修正案才有这法理上的支持:人民有天然的权利推翻暴政。而只要有暴政的地方,被压迫者使用暴力来结束暴政,不仅是道义上的合理,也成为了历史和经验的合理。
   
   写于2013年1月8日 午后 风
(2013/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