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伴月]
平中要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伴月

伴月
   
   一节
   冬夜,荒郊,古刹。
   “好冷啊……”年轻的书生放下手中的毛笔,掬起双手放到面前,吐出一口暖气嘘着手指,呼出的竟然是淡淡的白烟,“没想到辛苦的抄书,竟然连取暖的柴禾也买不起,还要饿肚子……”书生的腹内发出了一串牢骚,他扔下笔,走到如豆的灯光之外的昏暗角落,聆听着外面世界的风声渐起,“莫非要下雪了吗?……”书生这样想着,“我真是命运不济,照此下去,不知能否挨到明年春天?不如早点儿回故乡吧……”书生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想起了江南的水乡,想起了自己生长的村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儿时的玩伴……书生感到自己已经从那条乡间的小路上走出很远,远到在梦里也无法折返回去了,他想起自己离开时的誓言,一定要光宗耀祖、衣锦还乡,想到这里他吸了一下鼻子,轻轻地为自己打气,“天将降大任于……阿嚏!阿嚏!啊……啊……啊嚏……”书生一连串喷嚏后,鼻涕跟着流下来了。书生又坐回到书桌前,抹了抹鼻涕,继续他单调又无望地工作。

   书生躺下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他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睛,饥饿又让他无法入睡,辗转反侧的时候,风声大作,他在想外面一定是下雪了,在他的家乡,他从没有见过雪,但是这几年的冬天倒是常常看得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没有尽头,他在想着雪,想着明早上那个白色的世界,想象着雪花的飞舞,也许就是在这时,他以为自己睡着了,因为他记得自己作了梦……
   “站住!”有人大喊,不,是有许多人在喊,“站住!截住她!别让她逃掉!……”
   “哼!什么时候‘八贤集’也管起涂山族的家务事了!”一个年轻女声质问着,听起来她很生气。
   “我们就别兜圈子了,你知道我们要问什么……”
   “既然知道,你也知道我的答案!”
   “我知道,你早说了,你不知道,可是,我不这么认为,毕竟你家世袭着‘十尾’侍从的职责,‘十尾’的下落,你不会一点儿不知情吧?”
   女声犹豫了刹那,狠狠地说:“都说过了,我不知道!”
   “那好,既然如此,你就跟我们回去,自己和‘八贤集’讲清楚,也省得我们在这里费唇舌……”
   “两个我都不选呢!”女声打断了那人的提议。
   “那就别怪我们动粗了!”
   “我奉陪!”
   “上!捉住她!但别伤她性命!”
   “就凭你们这些配角?笑话!”
   紧接着,嘈杂声和厮打声被阵阵狂风吞没,书生在梦中竖起耳朵听着,却只有汹涌的风声,风中夹着雪花一并吹进梦里。透过窗子,外面的片断映在梦中的墙壁上,上面的影子却让书生感到恐惧,那是尖牙、利爪,还有——摇曳的尾巴……
   书生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火不知何时熄灭了,书生打了个寒战,裹紧棉被,这时,他的耳朵听见了一片寂静的声音,“风住了?”他穿上衣服,推开门,“哇……真的下雪了!”白色,纯净的白,充盈天地,随势赋形;书生喜悦地分辨着平日里熟悉的地理:远处的山峦、茫茫荒野、萧条的树林、沉默的小河……在这个清晨,这一切,看起来都有些不同,似乎世界在一夜之间变了模样。
   残留的风还在天际间轻轻走过,书生顺着白雪埋没的小径走了几步,踩在雪上的声音又被积雪覆住,只留下一些“吱吱”的碎响。书生微笑着,呼出一团团的白气;他一口气走出一段路,停下来,回头看看自己留下的脚印,又看看自己栖身的寺庙,晴空上一只孤独的乌鸦悄声飞过头顶。书生俯下身捧起一把雪,掌心上传来一阵冰凉,书生正要试着尝一口雪,却发现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串脚印。
   书生摊开手掌,仔细辨认着雪地上的足迹,足印很小,痕迹也浅,像是一头野兽不久前留下的,书生好奇地循着足印而行,走了不远,就看见在前边的雪地里裸露着一抹火红。
   “哦!”书生向着一团即将熄灭的火焰走过去,走到跟前,他才看清火焰的轮廓,“狐狸?”
   是的,就像你想象的那样,一只狐狸卧倒在雪地里,大雪埋没了它的四肢和部分的背,只余下头颅和一条显眼的红色尾巴。狐狸看上去像是死了,趴在雪里一动不动。
   “怎么会有狐狸?”书生纳闷,“是出来找吃的吗?”他在狐狸身边蹲下,心里在想:景况和我仿佛呢……不知道冻僵了没有……这样火红的皮毛,还是第一次见呢!
   书生想着,向狐狸伸出了手,他想确定一下狐狸的死活;就在他的手指离狐首还有几寸远的时候,狐狸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瞪着书生,露出獠牙,似乎意欲吓退这位陌生人;狐狸一边恐吓,一边勉强地站起来,它摇摇欲坠地向前走着。
   书生看着狐狸的举动,心里在想:看来它没有死呢……他发现在狐狸刚才倒下的地方,有一滩血迹。
   狐狸还在蹒跚而行,书生轻易地追上了它,一把将狐狸从地上拎了起来,他笑着说:“你的皮毛似乎挺值钱呢!就用它来换些柴米钱吧……”
   狐狸似乎听懂了书生的话,在书生手中拼命挣扎,书生一时乱了阵脚,狐狸见机张嘴……
   “啊!”书生被狐狸咬了一口,松开了手,狐狸从半空落在了地上,又继续刚才的逃亡。
   书生按住被咬破的手,伤口已经流血,他恼羞成怒地寻找着逃脱的狐狸,却看见那只狐狸筋疲力尽地倒在不远的地方。
   
   二节
   “温暖,感觉到温暖,不是虚幻,是真实的温暖,空气中有火的味道、有食物的味道,当然,还有人类的味道……”它睁开眼睛。
   破庙之中,书生看见狐狸从火盆边站了起来,正以蓄势待发的姿势瞪着自己,它全身的毛都耸立起来,牙齿泛着寒光,喉咙里发出一串低沉的咆哮。
   书生放下笔,他的手因为被狐狸咬伤,因此抄起书来比平时费力一些,“你不用一脸凶相,我也从没有送你去皮货铺的意思,倒是你狠狠咬了我……”书生看看手上的绷带,狐狸自然不理会他的话,“哈,”书生笑了一声,“虽然有些可笑,不过,在我家乡,到处流传着关于狐仙的故事……”书生说着,又想起了故乡,“狐仙是如何神通广大,智慧非凡,长大后我就不相信这些故事了,不过,今天,就让我破例一次,就当你能听懂我的话吧。”
   书生看了一眼狐狸,继续说着:“不知道你在这样的天气要追逐或逃避什么,不过,你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持完成旅程吧,不然,也不会被我捡到了……”书生挑了一下眉毛,有些得意,伤口又疼了,“这是座废弃的寺庙,我也是暂借这里卜居罢了,佛家四大皆空,容留你我的地方还是有的;我倒是不介意与一只狐狸为邻,但若是你介意我这个人类邻居的话,我可不像这里的主人那样慈悲;又或是你有必须前行的命运,我也不会阻拦,门就在那里……”书生伸手指了一下那扇通向旷野的门。
   书生说到这里的时候,狐狸似乎向着门的方向转了一下头。
   “哦!”书生吃了一惊,“莫非它真能听懂我的话?抑或是巧合罢了……”
   狐狸没有动作,只是放松了进攻的姿势,方才如剑耸立的火红皮毛渐渐平复,即将出鞘的利齿也收回进精致的口吻中去,在昏暗的房间中,书生注意到,狐狸的双眼却炯炯有神;它在看着我!书生如此以为。
   “好吧,既然没有吱声,就是同意了!”书生高兴地说,“虽说是邻居,但也有这样那样的规矩,日后我们再慢慢融合吧,现在……”书生向狐狸走了过去。
   书生走到狐狸的跟前,狐狸再次恢复了进攻的姿态,书生在狐狸面前蹲下来,狐狸露出牙齿准备迎击各种冒犯;书生从袖子中掏出一只饼来,看着狐狸,“你饿了吧?”
   书生微笑着看着狐狸,手里拿着饼举到它面前,“从今天起我负责你的饮食了!”
   狐狸看看饼,一下咬住了饼,然后迅速地跳到一边,盯着书生看。
   “不用谢,”书生站起身,“你就慢慢吃吧,我去弄些水来。”书生捡了一只碗,准备去雪地里捡些雪来。
   时近黄昏,雪后的大地,在日落时分,散发出一股欲说还休的苍茫,被雪覆盖的地方,均匀洒落一层黯淡的金黄,风卷起树梢上的碎雪,在余晖中飞舞着若有若无的金砂,书生隐约看见远处村落中袅袅升起的炊烟,是如此的缥缈虚幻……“好凉!”书生匆匆舀了些雪,返回了屋子。
   眼前的一幕让书生惊讶,狐狸安静地坐在那里,两只前爪捧着饼吃着饼,“这是常用的进食姿势吗?”
   书生走到狐狸近前,这一次,狐狸没有任何其他举动,只是停止下来,看着书生,书生将碗放在狐狸面前,里面分明还是未融化的雪,“这里用水困难,后院有口井,不过已经枯了。”书生如此做了解释,狐狸继续吃饼,书生看着狐狸,他突然很想摸摸狐狸的皮毛,不仅因为那火红的颜色看起来很暖,而且,此时,他觉得这只狐狸举止很像一个孩子,一个招人喜爱的人类的孩子,“它会不会咬我?”书生这么想着,他犹豫着,不过他的身体还是这么做了,他伸出未受伤的手轻轻抚摸着狐狸的头顶,就像他想象的那样,不,应该说比他所想象的还要柔软,狐狸似乎并不喜欢书生的抚摸,不过,它也没有表示不满,至少没有咬他。
   人和狐狸的身影,在暗下来的房间里,被火光拓在墙上。
   
   
   三节
   夜。
   “好了!”书生直起腰,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窝”,虽然并非完美,但也差强人意,“怎么样?”书生一边自我欣赏着,一边看着趴在床上的狐狸说,“以后你就可以睡在那里了!”
   狐狸抬头看了一眼书生,打了个哈欠,继续打瞌睡。
   “你好像对我的工作评价不高嘛,其实你可以试试,虽然看起来不是很……豪华,但是一旦你趴在上面,你就会知道这是多么舒服,”书生一边说,一边看着狐狸,这次,狐狸几乎是不理他了。
   书生皱了下眉毛,“床是我的,我可不会和狐狸分享一张床。”他说完,走过去,将狐狸从床上抱起来,放到搭好的窝上,狐狸被吵醒,不满地“呜”了一声,自己已经被放置了一堆稻草上了。
   “还是不错吧!很快就会适应了!”书生看着睡眼惺忪的狐狸说,“好了,开始晚上的抄书!”
   书生返身回到自己的书桌前,磨墨、铺纸、握笔,书生抄了几行,听见“悉悉簌簌”的声音,他抬起头,看见一团火红从角落里移动到床下,然后轻盈地跳到床上,优雅地放平四肢、头部,在它觉得一切妥帖后,才晃晃那条尾巴,覆盖在自己的身上,继续它的梦了。
   书生握笔的手在微微颤抖,“这个家伙!”书生想过去把狐狸赶下去,不过,想到狐狸也许还会这么做,又作罢了,“先让你睡一会儿,等我抄完书,再解决床铺的问题……如果不快点,明天又不能吃饱了,真是……”
   夜已深,书生放下笔,站起来,一点点地伸直身体,“终于抄完了!”他收拾好书桌,准备睡觉,才发现狐狸也换了地方,竟然趴在了自己的棉被上熟睡。
   书生大为光火,“天啊,这回我的被子还不都是狐狸的味道!”他过去抓住被子,猛地一抖,狐狸从睡梦中抛出,摔在了床上,狐狸不知发生了什么,就被书生夹住再次送回它的窝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