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24小时]
平中要
·异乡
·
·《Matrix》中的霍曼议员――又一个苏格拉底
·回忆小公园
·一则新闻
·脸谱的故事
·
·真实
·签名售书
·窗外的树
·
·饮酒、广告和新闻
·旧居杂记
·明星代言偶感
·记忆中的味道
·一餐
·从停播说起
·稻香村
·滨河公园
·除夕
·无意义的文字
·我的心在水面之下
·夏虫之舞
·杂感
·有感野生动物狩猎权拍卖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4小时

24小时
   
   引子
   东方看着窗外的夜色。
   明日香轻轻靠在东方青木的后背上,沉默。

   “你怎么了?”东方问。
   “这次之后,我们真的可以洗手不干了吗?”
   “当然!”东方转过身来看着她,“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回到故乡了,我们回去就结婚好吗?”东方看着她的眼睛说。
   明日香靠近恋人的脸,她的嘴唇正要贴近东方的嘴唇。
   门被打开了。
   南宫、西门和北走进屋中。
   “哈哈……”南宫看着这对情侣说,“接吻还是留到婚礼上吧!”
   “我买了一些酒。”北说。
   “我们来提前庆祝一下吧!”西门兴高采烈地说。
   “明天的此时……”明日香喃喃自语。
   
   一节
   18日,PM 17:13。
   D市,交通科,一派繁忙景象。
   “云呢?”科长从办公室走出来问一个警官。
   “还在巡逻吧?”
   “找他的电话都打到我那里去了!”科长又返回到办公室里去了。
   电视里正在播出新闻:“……XX国亲王将于明日抵达我市,亲王此行将极大促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PM 17:25。
   云拿起对讲机:“警员1024报告……”
   一个月前。D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
   局长不住地摇头,看着面前的云。云立正站着,一言不发。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局长终于爆发,“大家都是警察,同样的抓贼,你的破案成本是不是太高了?”
   云喉咙里一阵激动,没有出声。
   “你知道那架高架桥花了我市多少钱?用了多少时间吗?现在呢……”
   电视里面还在发回现场报告:“……XX高架桥现在正在抢修,据相关负责人透露,我市这一标志建筑会封闭三个月,这将对我市的交通系统造成巨大困难……”
   局长关上电视,“你还怎么说?”
   “我当时不知道他们有反坦克火箭……”云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叫增援!”局长咆哮。
   “我的通讯设备都坏掉了。”云依然那副表情。
   “我应该将你开除出警队!”局长大喊,他叹了口气,“好在案子还是破了,你!留下配枪,去交通科报道吧。”
   “是。”
   18日,PM 17:25。
   “这里是总机,1024请讲。”
   “我在第十四大街发现冒似报失的汽车,正准备进一步调查,请求批准。总机。”
   “准予调查。”
   “明白!”
   “云,你的女朋友把电话打到科长那里了!快给她回电话吧!”
   “知道了!over!”云挂上无线电,走下摩托车。
   他发现的这辆丰田车与报失的那辆很相象,他从车窗向车里望去,就在这时,警笛响起。
   一辆警车几乎从天而降,差点撞到云。一行人从车上跳了下来,开车的警官对云喊:“伙计,我们是重案组的,把你的车挪开一些。”
   “知道了。怎么,你们也是查失车的吗?”云问着。
   “是凶杀案!”一行人直冲进了路边的公寓中。
   “云前辈?”一个年轻的警员认出了云。
   “你是……”云不认得他的面孔。
   “我叫泉,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您是我的偶像,我……”年轻警员很激动。
   “到底怎么了?”云向公寓看了一眼。
   “有人报案,一名男子被杀死在房间里,我们就过来看看。”泉认真地回答。
   “我们上去看看!”云也跟着进了公寓。
   
   二节
   PM 17:46。
   XX公寓,13号房间里凌乱不堪。
   “探长,你看我们碰见谁了?”泉将云带到曹探长面前。
   “云,”两人旧相识了,曹探长问,“怎么?你去交通科了?最近有没有去过高架桥那里啊?”
   “死者是谁?”云没有理睬他的冷嘲。
   “这是我们重案组的事情。”看来他不想让云搅进来。
   一个警员走过来,“凶器是刀,一击毙命,现场没有发现凶器,初步判断是入室行凶……”
   云还是溜进了现场,有人在对死者拍照,闪光灯亮过之后,云看见了死者的脸:“齐……”
   “云前辈认识受害者?”年轻警员泉紧跟着云。
   “他是惯偷,也许那辆失车也有他的份。”一个念头闪过云的脑海:有人杀了齐,为什么?
   云返回曹探长那里,“死者是个惯犯,我们有他的资料。”
   “哦,那也许就好办了。”曹探长说。
   “房间里少了什么没有?”云问。
   “现金和值钱的东西都在,好像没有拿走什么。”探长不情愿地回答。
   “你们打算怎么查?”云问。
   “找周围的人问问,看看有什么线索……”探长走过云对着手下发话,“赶快忙完这里,然后回去。”
   “为什么那么仓促?”云感到异样。
   “云前辈,是明天的外事任务。”泉拉住了云,“明天全市绝大部分警员都要去保护亲王的安全。”
   “亲王?”云有些不解。
   “是啊。”
   “收队了!”探长下了命令,“噢,别忘了,尸体运出后,封锁现场!别让任何人进来!”他这话是说给云听的。
   
   三节
   PM 18:20。交通科。
   回到交通科的云开始拨打电话,电话声响起,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他放下电话,坐在座位上回想着齐的案件,让他记忆深刻的是,刺穿齐的那一刀,手法非常专业,这不像一个毛贼做的,而且目的不是财物,是为什么?仇杀吗?不应该的;看齐的样子,似乎没有进行过任何反抗;会是熟人做的吗?如果是的话……
   “云,你还没走啊?”有人看见了他。
   “这就要回去了。”云回答着,不过,他并不是要回住处。
   PM 19:32。“地狱火”舞厅。
   舞厅里灯光闪烁,音乐声音简直要震穿天花板,直捣地心深处。云从衣装怪异、发型奇特的男男女女间费力穿过,在他眼中,这里的人和地方一样疯狂。
   “喂!”云向着DJ大喊,很显然这效果并不明显,“喂……”他将手伸向着低头的DJ面前,摆了摆。
   DJ抬起头,一只手摘下耳机,另一只手却并没有停下来,“什么事……”他也得扯着嗓子喊。
   “小白在吗?”
   “什么?我听不见!”
   “小白在吗?”云尽量凑近DJ的耳朵。
   “好几天没见了!”
   “哪里能找到他?”云的声音已经到极限了。
   “什么?”DJ用手搭在耳朵边上。
   云没辙了,他伸手按下“stop”键。突如其来的安静才真正击倒了每一个沉浸在音乐中的人。
   “哪里能找到他!”云的音量如故,这让他成为了全舞厅的焦点。所有人的人都看着他,这个关掉音乐的冒失家伙。
   DJ看看这里的情况,希望云赶紧离开,“我不知道,我最后见他是上周,你去老七那里看看吧。”他又戴上耳机,按下“play”键。
   云又在苏醒的震颤之中走出舞厅。
   
   四节
   PM 21:07。
   云走进一家小饭馆,从中午到现在,他只吃过一碗面条。
   “您要吃点什么?”此刻的饭馆里食客寥寥。
   “牛肉面,两碗。”云找了个靠近窗户的座位。
   “16块。”
   云付了款,坐下来看着窗外。小白是齐的朋友,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两个人总是混在一起;云曾经抓过小白,现在的他也还是进出在那道边缘线上。云已经去了任何小白可能出现的地方找过,可是所有人都说他好几天没露面了。
   “算了,别去想了。”云这么对自己说,现在重要的是……打电话!
   他走到前台那里,“借电话用一下。”然后开始拨号码,电话通了。
   “您好,哪位?”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
   “秀,是我……”
   “你怎么才回电话?”秀有些不高兴。
   “我……”云还未解释。
   “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没有电了……”云又未来得及。
   “我打电话到你们科里,他们说你在值勤。”
   “是的,我知道你找过我,其实……”
   “为什么你总是加班呢?”
   “秀!你听我说,这段时间我比较忙,没怎么好好陪你……”
   “你一直没有时间呢!”秀的语气在埋怨了。
   “这样如何?明天晚上六点,‘声音花园’餐厅我们一起吃饭怎么样?”
   “你请我?”
   “当然,我向你赔罪……”云将头转向窗外,一个人飞快跑过他的视线,“小白!”云心里吃了一惊。
   “真的吗?你不会又爽约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秀半信半疑。
   “明天‘声音花园’见!”云挂上电话,又一群人挥舞着棍棒,在后面紧追着小白。
   云冲出餐馆的同时,服务员还在他身后喊:“先生您的面……”
   
   五节
   PM 21:13。小巷中。
   小白倒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
   “你跑啊!”为首的大汉,用手中的棍子指着他说,“欠了我的钱,就想躲起来,没门!你今天要是不还钱的话……”
   “怎么样呢?”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你是谁?”大汉转过身看着云。
   “我找他问点儿事。”云笑着指着地上的小白。
   “先来后到!”大汉伸出手背在云的胸前拍拍,然后向着小白举起棍子。
   “我若是让你先来,他就说不出什么了。”云按住大汉的肩膀,大汉的动作就僵直了。
   “怎么?还有挡横儿的!”大汉的手下围了上来。
   “别乱动,我是警察!”云将手伸向口袋,里面是空空如也,这时才想起警徽被他放在了交通科的衣柜里了。
   “你还冒充警察啊!”大汉甩开云的手,恶狠狠地盯着云看。
   “我不用冒充,只是警徽忘记带在身上了。”云抱歉地笑笑。
   “那就好!”大汉向手下使了个眼色,“如果是假警察,就不值得动手了!上!”
   大汉和五六个手下同时围攻云。
   小白在地上看着,小巷里的路灯在他倒下的地方投下一片光影,正在上演一出武打剧,扭打声、叫喊声、谩骂声响成一片,又很快停止了。
   云,象征性的用手整理了一下头发,看看地上躺着的一群人,心想:最近身手退步了,难道是运动量保持不足吗?
   小白看了一眼云,“谢……谢……”
   “别谢我,我只是想问你些事情。”
   
   六节
   PM 21:22。小巷。
   云目送那些小混混儿互相搀扶着离开后,看着靠墙坐在地上的小白,“你欠人家钱了?”
   “我能还上,只是不是今天。”小白声音微弱。
   “你再这么混下去,结果就和那些人一样了。”云说。
   “我知道,只是我的情况,你也知道……”
   云没有说话,他知道小白的生活很不容易。
   “你最近有没有见到齐?”
   “齐?”小白本来难看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怎么了?”
   “你知道什么?”云追问。
   “不,我什么也不知道……”小白低下头,不去看云的眼睛。
   云蹲下来,用手抬起小白的脸,看着小白的眼睛说:“今天下午的时候,齐被杀死在自己的公寓里!”
   “什么?”小白睁大眼睛,恐惧从他的瞳孔里向外扩散。
   “你知道些什么,是吧?”
   小白撇开云的手,挣扎着要站起来,云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我记得你们是哥们儿的,还是我记错了,如果我错了,那么我就算白来一趟;但是假如我没有错,那么我不想他死得那么不明不白的。”
   “有烟吗?”小白的声音颤颤微微。
   云摸了一番,“没有。”
   “就在几天前……”
   “是几天?”云问。
   “四天,是四天前,一个晚上,我去了齐的公寓,是齐叫我去的。他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害怕,我听得出来,但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据我所知,他不曾害怕什么;然后我就去了,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变了,他对我说他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