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情无可恕]
平中要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无可恕

情无可恕
   
   引子
   “起点”中学。
   金璧辉站在陌生学校的走廊尽头,他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适应这所学校,这里的人们;或者说,这里的人们,会不会接受一个转校生?他想起自己所从来的学校班上,也曾有一个转校生,大家都疏远他、排挤他,过了好久,他才融入集体……金璧辉在想,自己会不会和他一样呢?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向着办公室走去。
   这时,有人走出办公室,是个女生。
   金璧辉与她擦肩而过,当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女生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十分钟后。
   金璧辉跟着班主任走进教室,陌生又好奇的目光打在了他身上。
   “同学们,今天真是双重意外……”
   班主任在说什么,他根本没有听见,无非是转来一个新生之类云云,金璧辉感觉有人用充满敌意的眼光在看着他,他不知怎么回应,只是将视线转向安全的地方。
   “……请介绍一下自己吧!”班主任结束了开场白。
   “我叫金璧辉,是从XX中学转来的,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他说出之前想好的话。
   班主任说:“从今天起,他就是我们三班的一份子了,大家要多照顾他啊!”他转向了金璧辉,“最后一排刚好有一个空位,你就坐在那里吧。”
   金璧辉坐下来的时候,同桌的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同学,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赶紧将视线转向窗外,空荡的操场上,一个女生的背影,孤单走过,又消失了。
   
   第一节
   不归山,盘山路。
   打滑声、急刹车声、碰撞的爆裂声、金属的鸣响……
   唐璜的那辆法拉利跑车撞到护栏上,车速太快,碰撞后还在翻滚。
   “哦,天啊!”
   “唐!你的法拉利完蛋了!”
   “别去管车了!救人!”唐璜将各种声音抛掷脑后,向着底朝天的车子跑了过去。
   “唐!小心!”有人在黑夜里喊。
   车子附近已经着火了。
   唐璜俯身看着驾驶座上的公子,看来已经失去知觉了。唐璜用肘击碎玻璃,要将公子拖出车子。
   “唐!车子要爆炸了!”有人在远处喊。
   唐顾不上回答,他试着解开公子身上的保险带,心里懊悔连连,不住地自言,“永远不要和醉鬼打赌,更不要将车子借给喝得更醉的人……”
   唐璜抓住公子了。
   火势更猛了!
   唐璜拖着公子离开车子,刚走了十几步远,一声爆炸!照亮不归山上的夜空。
   
   第二节
   唐璜梦见自己在一条街上走着,这条街看起来非常眼熟,似乎他曾经在梦里来过这个地方似的,总之,他又来到了这里。街道两边是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店,橱窗里的陈列看起来非常吸引人。但是唐璜奇怪的是,在这样一条本该熙熙攘攘的街上,却没有一个人!
   一个人也没有!
   唐璜在街上走着,又变成了小跑,又叫喊了起来,“喂!这里有人吗?有人吗?”声音被夹道的店铺扩大成了回音。除了回音,再无人回答。他跑向一间商店,推门而入,“有人吗?店里有人吗?”他猛拍柜台上的铃铛,向着柜台后面的门看去,那扇门张着嘴巴,瞪着惊慌的唐璜。
   他绕过柜台,向着门走去,他可以看见门后面打开的区域,那是店铺的后院,堆放着各式的杂物。唐璜不知道是该继续前行,还是退回到来时的那条街上。他回头看了一眼,那里沉默得可怕;他决定向前走,是的,他想他就是这么决定的,他也就穿过了那扇门。
   唐璜才发现原来自己置身于一条小巷中,两侧是高高的灰色墙壁,没有提示;他回过头,已经没有来时的那扇门扉,只有一堵同样苛刻的灰色砖墙挡住了回路。
   唐璜双手抚拍砖墙,手感粗糙、冰冷,他问:这真的是梦中吗?
   他只好沿着小巷向前走,小巷又窄、又长、又暗,他想努力看清小巷尽头的世界,但是那里就像是一个黑洞,吞噬所有意欲洞穿它的视线。寒冷,是唐璜唯一的感觉,他沿着小巷疾走,感觉自己在随着墙壁左转右转。他有些害怕了,以为自己竟不能走出这条没有尽头的小巷,最后奔跑起来。黑暗紧随其后,在他经过后的地方涂上颜色。
   唐璜以为自己看见了一星光亮闪了一下,“出口!”他惊喜万分,自己就要从这无以自明的地方脱逃出去。出口就在眼前了!他看见街巷外的街道,那里有阳光照下来。
   还有几步之遥,他就可以离开了!唐璜感觉心在狠狠地跳着……
   “砰!”
   唐璜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他伸出双手,抚摸上面的阳光,原来那只是墙上的一幅画,就在唐璜手触摸到它的时候,画如烟雾散去。在他面前的又是一堵灰色的高墙。
   “这!”唐璜极力要抓住这流失的图景,却是徒劳之功,“骗人!骗人”他张开手掌猛地拍打墙壁,“让我离开!让我离开!让我离开!”不懈直至流血,梦中却没有肉体,感觉不到疼痛,墙壁上留下一朵朵鲜红盛开。
   就在唐璜意欲撞破南墙的时候,背后的黑暗已经呼啸而至,他听见了那空虚的颤音,回过身去,黑暗扑向了他……
   唐璜醒了,虽然他仍然闭紧双眼,但是他已经醒了,梦在退潮的夜水中远去,将他搁浅在现实与虚幻的沙滩上。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去向一旁摸索,如他所料,那里徒留下空虚的模子,没有重量、没有温暖,每次黎明到来之前,那些女人们就像梦一样,轻轻离去,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对于这一点,唐璜已经是习惯了。
   房间中,最后一缕气息也将被阳光蒸发,唐璜猜测今天又将是一个晴朗的日子。他睁开眼睛,轻轻地说:“早上好,世界。”
   
   第三节
   唐璜在镜子中左右看着自己的脸:“你这个好色之徒,你要寻欢作乐到几时?”
   镜中人嘿嘿地笑着:“直至无以为继。”
   唐璜冷笑一声,开始刷牙。
   时间与平日里仿佛,一般这个时候,他会吃一些东西,无论什么,总之可以当作“早餐”的就行了。
   他经过桌子,走向冰箱,直到手放在了冰箱门把手上的时候,才再次注意到被忽略的东西:桌上摆放着一顿丰盛的早餐。
   唐璜不记得昨夜这里有这些东西,他拿起盛着牛奶的杯子,和杯子下压着的字条。
   
   唐:我用冰箱里找到的东西做了早饭,既然你也吃,我就多做了一些。擅自用了你的厨房,希望你不介意。
   
   春烟
   
   唐璜看了一眼早餐,自问:“这些真是我冰箱里的原料吗?”他坐下来,食物几乎都冷了,唐璜不在意,他反复看着纸上的字迹,努力在白纸边缘还原着这个叫春烟的女人的面庞……
   昨夜,“露珠”酒吧。
   唐璜已经在这里坐了几乎一个晚上,按照他的经验判断,如果这个时间他还是独自一人,那么很有可能,今夜就得形影相吊了。在饮下最后一口酒之前,他还有一颗冰块大小的耐心。其实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他自认为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尤其在这方面上,因此,困难不在于选择,而是可选择的少之又少。
   唐璜拿起酒杯,他已经决定回去了。酒未沾唇时,他看见了那个女人走到吧台前坐下。唐璜预感,也许今夜不会无功而返。
   如蝇逐嗅,有人开始上前搭讪了,这也是这里的规则。
   唐璜笑了,他很礼貌地让别人优先,有时候这会让他与中意的对象错失,但他依然坚持如此行事,这也许就是他不同于那些登徒子的地方吧;其实,唐璜清楚,这个圈子并不大,来日方长,不求朝夕;今日错过,明日相遇,结果也都还是在黎明前消失不见。
   没多久,女人又是孤身一人了。
   唐璜看看那些垂头丧气的同类,他们中有人认识唐璜,充他挑衅地笑着,其中的含义,彼此心照不宣。唐璜放下空杯,粉墨登场。
   他坐在了女人身边的位子上,出于惯例,在对方没有看他之前,他不会先看对方。
   “给这位先生也来一杯。”女人如法炮制。
   “还是给我一杯水吧。”唐璜对酒保说,他转向女人,“我看到你用酒来打发那些男人。”
   女人面前放着一杯酒,她没有看唐璜,“你和他们不同吗?”
   “一点点吧,”唐璜没有见过这张面孔,“你第一次来这里?”
   女人看了一眼他,“看来你是这里常客了?”
   “我说对了,是吧?”唐璜一笑,有东西离他而去,“你只是想喝杯酒才走进来的,看来大家彼此都误会了。”唐璜承认败绩,准备离去。
   “你就是唐璜。”女人看着杯中澄明的液体发问。
   唐璜已经转过一半的心意又转了回来,“在这种地方,我是。”
   “我听过许多关于你的故事,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女人低头用食指在杯口漫步。
   “只要不是太夸张的,几乎都是真的。”唐璜说。
   “这其中包括,你被锁在冷库里的故事?”女人微笑着,看着他。
   “哦,”唐璜笑了,“那不是我,但这个故事是真的,我认识故事的主人公,他现在已经移民去非洲了。”
   如唐璜希望的,女人笑了,笑容,看上去很美。
   “你很喜欢讲笑话吗?”女人问。
   “我喜欢看女人的笑容。”唐璜回答。
   “胜过与她们翻云覆雨?”女人的目光在逼问。
   唐璜倒认真起来,他想着,终于回答,“我想是的。”
   “真的吗?”女人拿起酒杯。
   “风月场上的话,你不必太较真。”唐璜看着自己的脸被柜台后面的镜子上分裂成十几张。
   女人嘲讽般地笑笑。
   的确,谁都不是小孩子了,如果她还需要唐璜来上基础教育课,或是唐璜要急忙物色一名懵懂的学生来传授他的经验,那么两人就真是彼此误会了。
   “你说得没错,我只是想走进这里,喝一杯,然后离开。”女人饮了口酒。
   “什么让你改了主意?”唐璜握住杯壁上的凉意。
   “谁说我改主意了?”女人语气半是陈述、半是疑问。
   “你在犹豫,”唐璜看着她的侧脸,“是什么?”
   女人没有回答,她的眼神和灵魂好像都不在这具躯体里。沉默许久,一段时间里,唐璜甚至以为她是出了状况。
   “五年之后,你会在哪里?”女人突然问。
   “喔,你难住我了。”唐璜皱了一下眉毛,“明天我会在哪,我都不知道。不过,我想那时的我,也会在某个女人身边吧。”
   女人有些释怀地笑了,“我听过一些闺中密语,希望你不要名不副实。”
   唐璜一笑:“我对女性的怜爱,是世界之冠!”
   女人看着自己镜中的脸,一笑。
   ……
   唐璜竟然还是未能记起女人的面孔,甚至不记得她说过自己的名字了。不经意间,他几乎将早餐吃尽,看来午饭也可以省去了。唐璜一笑,将字条扔在桌上,穿梭花丛许久以来,为他做早饭的,这还是头一遭。
   
   第四节
   半个月后,某个晚会上。
   唐璜坐在灯火阑珊处,看着尽情的人们,倍觉无聊。虽然他不喜欢这种晚会,但是他来这里还是有着他自己的目的的,可惜,看来今晚愿望又要落空了。
   “你在这里啊?真是少见啊!”有人说话了。
   “公子?”唐璜吃了一惊,“你出院了?什么时候?”
   公子一如往日,形容英俊潇洒,衣装前卫光鲜,“几天前。”公子坐到了他旁边。
   “我还想去医院探病呢!”唐璜说。
   “幸好你没来,我可不想让谁看见我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公子一笑。
   “还好,你安然无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