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怨恨深植於亞洲]
悠悠南山下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探究:中國人和其他國人(兩篇)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愚蠢的“左右”之争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怨恨深植於亞洲

   
   作者:奧迪-阿尼-維斯塔( Odd Arne Westad )

   
   《 紐約時報 》( New York Times ): In Asia, Ill Will Runs Deep
   


   2013年1月7日
   
   
   
   在這地球上,很少的經濟和社會體系有如中國和日本那般的可作互補。相對而言,中國是一個年青、貧窮和焦躁的並決意發展經濟的國家,而日本卻是年邁和饜足,但科技先進和熱衷於保持其高水平的生活。 地理上的相近似乎應該是理想的互惠互讓的國家。
   
   然而,日本恐懼中國的崛起,因為中國的經濟衝力比日本強大甚多;而中國也畏懼日本,因為這個島國就如處於中國離岸邊一艘永不沉沒的美國航空母艦。
   
   
   在過去的一年裡, 兩國的民族主義者為日本稱為尖閣列島( Senkaku )和中國稱的釣魚島的主權爭議問題進行口戰。日本新的右翼首相安倍晉三( Shinzo Abe )的言行曾令中國領導人不安,他宣稱須重修改戰後美國加於日本的和平憲法和增加教科書的愛國內容。
   
   
   重大的歷史陰影繼續籠罩於兩國的關係。 在亞洲,二次世界大戰始於1937年的中日戰爭。 成百萬的中國人被殺害,起因於日本的擴張主義。 可是,這也難以解釋為何今天中國和日本的年青人比其長輩們,即使在戰後那瞬間也更互存敵意。
   
   真正的解釋須在歷史中找尋。 中國曾視十九世紀末日本的崛起為一種挑戰, 因為中國總認為自己應當是地區的領導者。毛澤東和其他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接納了此觀點並遺傳給予其繼承者。
   
   如今大多數的中國人視日本的富強和日本是美國在亞洲主要同盟的地位為惡果。 即使中國還處於最衰弱的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時期,中國的知識分子認為中國的儒家文化傳播予鄰邦朝鮮、日本和越南等, 而此便是他們共同的文化根源。 這些 “ 儒家文化圈 ” 中的國家應該接受中國為天然的領導地位。
   
   現時北京的南中國海政策類似十八世紀末中國末代皇朝滿清帝國的一樣。 當年乾隆皇對南方諸國的談吐就像以父對子的態度待之。現今的中國領導人對受其影響的國家如越南和寮國的談話中仍迴響著那種父輩式訓言之聲。
   
   今天中國的鄰居們不再像其前輩那般欣賞如此北京的態度。1780年代乾隆干涉入越南之戰使滿清帝國遭到嚴重的衰退( 注1 )。 此後,該地區的國家掀起了幾番民族主義的浪潮, 回擊西方殖民主義。與龐大的中國作比較,兩億四百八十萬人口的印度尼西亞並不自視為 “ 小國 ”。 印尼曾經毫不畏懼的與中國力量抗衡,除非中國改變其態度和政策。
   
   
   對於日本,既順應中國卻又與它競爭。 儘管日本帝國主義已是過去的事物,但它幾分的殘餘思想卻可捲土重來並且氾濫。 安培先生是前首相之孫,卻被諸多中國人視為戰犯,似乎他就是戰爭罪惡的重現( 注2 )。
   
   雖然大多數的日本人認識到與中國貿易和投資的重要性,但在此時的國家安全卻更為重要。
   
   日本不完全解決過去罪行的問題正造成了今天外交政策的阻礙,但這些罪過與中國歷史上的地區霸權和實際上由政府操控新的形式的反日民族主義相比,卻變得蒼白無光。 可惜,在2012年11月剛上台的共產黨領導人之掌權下,這種沙文主義的態度也難以改變。
   
   
   中國的外交語言步隨於歷史上黨的路線,而不是強調如今的利益,並且它認為在國際事務上唯一的 --- 常常是中國的立場是正確。
   
   今日的中國從與日本合作比在衝突中應獲利甚多。 重彈過去罪惡的舊調和為島嶼爭端煽風點火只帶來極少的好處。 若中國成為地區的主要力量, 日本亦然,而不是反對它。
   
   
   以法、德兩國的經驗為例,當國家利益所需之時,其觀念亦可改變。 然而,能夠改變北京自從上而下的等級至合作的思維,將需要強有力的領導和懂得認辨國家利益的能力。 不太期望最近擔當中國領導人可有如此兩種的能力。
   
   
   
   
   嶺南遺民譯

   
   2013年1月15日
   
   
   
   註釋( 皆為譯者加注 ):

   
   注1:1788年末,清朝以黎昭統要求出兵為理由進犯越南,派兩廣總督孫士毅率兵攻佔昇龍即河內。1789年己酉農曆新年期間光中皇帝( Hoàng Đế Quang Trung 即阮惠 Nguyễn Huệ,1753年-1792年 )擊潰清兵。孫士毅敗返中國。
   
   注 2 :安倍寬 ( Kan Abe ) 是現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祖父。1930年代日佔領滿洲時他負責監察滿洲發展計劃。
   
   
   
   作者簡介:

   
   奧迪-阿尼-維斯塔系挪威人,專研究冷戰和東亞現代歷史,現任英國倫敦經濟學院(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世界歷史科教授,其著作之一為《 動亂之帝國:從1750年起的中國和世界 》( Restless Empire: China and the World Since 1750 )。
   

此文于2013年01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