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文集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菲丽丝,来信收到,莫怪我最近不主动与你联系,也不要責备我为何失信,至今未完成《婆罗洲皇后颂》的稿子。不瞒你说,最近我忙得不可开交,倒不是绞尽脑汁想给股票解套,既然套牢,套牢30%,我反而债多不愁、虱多不痒了。忙的原因,主要是准备开一爿店,目前已在试营业,可是工商执照、税务登记,迄今仍没办好,更不用说消防部门关照一定要配备的二只灭火器了。要是开饮食店,还要卫生许可证、个人健康证,有的地方还要排污许可证。这个名称,让人担心今后会不会像身份证那样人手一证。行家说,办理开店这种手续起码要花费十倍手续费的钱财,有了门路花了钞票也不等于马上批准,原因:退休人员能否办证,上面也要研究,再加上你是异议分子、独立作家,有关部门也有可能暗中刁难,此外,开这种店,所谓出售黄粱一梦,人家听都没听说过,想都没想过。
    我开这爿店,说来不信,多亏遇到一位黄石公般的仙翁。事从头说起,去年11月11号的清早,六点钟左右,我像往常一样去读书台吃茶,路过引线街,顺路去天凝寺巷的厕所小解。遇一老汉,在小便池边磨磨蹭蹭,也不知解裤扣还是系裤腰,反正蛮吃力,还不时呼呼喘气,像患了气喘病。看得我浑身不适,小便也发生障碍。隔了一会,该老汉说,你怎么站着不动?像死人!帮帮忙,裤带打了死结,不是想小便,而是想大便啊。我没计较他的出言不逊,反而放弃了小便,蹲下身子帮他解死结。由于光线暗,又视力差,只好凑近他的裤裆摸索。可是解了三五分钟仍没解开,死结像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他不但不安慰,还说怎么搞的,笨手笨脚的,一边说一边放了三个响屁,样子像通过这种形式向我表示不满,不,示威。放完之后,“伯”的一声,裤带断了,裤子马上落到他的膝盖上,老汉提住裤腰,连忙蹲上便槽,随之暴风骤雨,这种气势我一生没见过。我忘了小便,捂住鼻孔,赶紧逃出臭气弥漫的厕所。
    离开那儿,走了十多步路,缓过神来,发现手中居然握着他黑布条制成的裤带。重返原地,裤带的主人却不见了,满厕所异香扑鼻,还有一团青烟越窗而去。这种怪异,让我想起了张良遇到黄石公的典故,不过张良得到一部天书,而我听到了三个响屁和暴风骤雨。


    当夜梦见该老汉,老汉气势轩昂,宛如天人,有太上老君的气概,与清早我所见的判若二人,他连连称谢,我连说不敢,并奉还那根黑色的裤带。老汉从袖中掏出二卷古书,欲赠送我其中一卷。他说一卷是以指令操纵人的性欲,一卷是以法术控制人的梦境。考虑到有了伟哥,男人已没有阳萎之苦,接受该书不过获得恒河沙数的伟哥罢了,纵然发大财,但不大可能青史留名,于是选择了另外的一卷。以后不说你也知道,老汉一阵风似的从我梦中消失了,醒来听到城市里从沒听到的鸡叫声,而我的枕头旁,除了《金瓶梅》、《小窗幽记》、《斯大林秘闻》、《历史目击记大观》,还有一本就是我从未见过的《梦之纵横》。
    天机不可泄漏,《梦之纵横》也不能细说。它不像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弗氏只是披示梦境的由来,以及显示作梦者的心理,和生活的刻痕。而《梦之纵横》是以俯瞰寰宇的姿态,导演梦境的生成、发展、高潮和结局。而且尊重作梦者的意愿,根据他或她提供的剧本进行导演。方法比较简单,有点土法上马的意味,只要按对方的要求,再在其手掌上用朱红笔画个符就可以了。
    小范围试了一下,端的灵验。有一个想与老情人破镜重圆,果然成功了,醒来还发现枕边一枚熟悉的发夹;有一个想去梅里雪山,走雨崩,事成之后,也绘声绘色形容了日照金山和原始森林,仿佛真去了那儿似的;还有一个做装璜生意的,厚着脸皮说想困肉弄堂,居然醒来满身大汗精疲力尽,枕边还发现二只用过的避孕套;即便有个有抢劫欲望的,在梦中也成功抢劫了城乡结合部某一家储蓄所,尽管醒来口袋里没增一分钱;想吃山珍海味的,想打倒泰森的,想做巴菲特的,想靠降落伞降落珠峰的,不必提了,都一一实现了他们的欲望。有一个挺怪异的,想做万喜良,梦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尸骨和老婆,以及孟姜女哭倒的长城;还有一个想感受隋炀帝被勒死的滋味,结果在梦中伸出了红红的长长的舌头;有一个书呆子朋友想做钱谦益,我也让他在梦中实现了磕头迎降、睡柳如是的愿望……以上这些服务,我都没好意思收费,一来都是些亲友,二来该法术仍处于熟悉和试验阶段。
    试验大多成功,只有二例失败。一例是想做个瞎子,再加上重病缠身,腿脚不便,独自往窗台上吊自杀;一例做抢劫犯,去某规划局长家,一边抢劫,一边杀人,一边拉炸药包,再赖在现场,主动打电话报警。试验失败原因,估计违反世情常理,逻辑不通。后来我明白,比如同一瞬间既上天又入地的要求,其实是为难了该卷天书。
    为了几个钱,当然也是为了扬名万世,12月初我开了该梦销售店,店名叫“黄粱一梦”。广告词是:纵横四海,神游八极,甜酸苦辣,喜怒哀乐,任君品尝。梦,是你刺激、沸腾、快乐、幸福的推手!
    我特别谨慎,大概生怕砸了招牌,比如猴头猪脑的,缺乏英雄气概的,想在梦中扮演杨佳、钱明奇,以及高智晟、刘晓波、艾未未、珍珠的,我一概拒绝。想当邓玉娇的,我也要视她的姿色和气质,估计梦中的邓贵大有无兴趣用一叠钱敲打她的脑壳。要是愿意扮白蛇传中的小青青,愿意在雷政富的胯下受辱,愿意做牛郎或织女、关羽或貂蝉,我一般来者不拒。要是想做《第一滴血》中的兰博,哪怕是王立军,或者江洋大盗张君之类的,我均满足他们的要求。即便一个半老徐娘看中其姐夫,欲梦中实现一夜情,我也满足了她的欲望。甚至一个强拆迁户,试图梦中成功捍卫自己的房产,我还免费效劳,并奉送了36只汽油瓶。不过,要求在“赵匡胤千里送京娘”、“白娘子永镇雷锋塔”、“林冲雪夜上梁山”、“荊轲刺秦王”、“柳毅传书”中担任主角的,销售合同上均注明费用仁敏币一百元。这个价格最高,一般都是20元、50元。
    有些顾客的野心怪念头,以及贼胆量,超过了我的想像力和承受力,我这里不是指他们想做上天入地的阿凡达、劈山救母的沉香,也不是说他们想做西天取经的孙悟空、《海底二万里》中的潜艇船长,和行侠仗义报仇雪恨的基度山、享尽荣华的南槐太守,当然也不是说他们想做混世魔王张献忠、朱元璋、洪秀全、希特勒、斯大林、毛润之,而是他们梦中想驾驶隐形飞机,发射精制导弹击中朱成虎和三月里的大会堂,还有活埋夜郎各地二百个政法萎输记,其余的不能说了,事关政治敏感的,可能因此让我关店歇生意的,我都不经营此类业务,尽管知道朝廷明白梦中泄愤其实也为河蟹和复兴出了一份力,我也不会冒这份险。我宁愿帮助这类人在梦中像莫言、周国平、李国文那样抄写一遍延安讲话。
    菲丽丝,目前我已成功做了188笔生意,每笔平均收入50元,要是不出意外,比如被别人以妖言惑众、无证经营的由头罚款,照这样干下去,我的意思再做1888笔,就有足够的钱为深套的股票补仓了。
    代我亲吻婆罗洲皇后的脚趾!并代我向她致歉!
   
   江苏/陆文
   [email protected]
   2013、1、4
(2013/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