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非梦非烟[161——180]]
罗列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梦非烟[161——180]

    161,温家宝在剑桥大学演讲时被扔鞋子——我记得王文怡在白宫草坪上也干过类似的事。

    他们说,布什在伊拉克访问时也遭过伊拉克记者靴子的袭击。

    这样的抗议肯定会使中国领导人不悦,因为他们在国内前呼后拥,被尊惯了,无此免疫力!

    162,无解浏览升到9.30.

    怪不得前两天9.2版本老是中途断开。

    163,读羊子怀念王若望先生的文章,他说王先后蹲过国民党和共产党的监狱——被称作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祖宗。

    前几天我找到《王若望全集》——当然那里收录的文章并不全,有的只是目录——那里有王先生回忆第二次婚姻的状况。

    又去了刘宾雁纪念馆,他的则比王先生的寒伧一些,网页上我没看到蜡烛或献花的网页。

    想想二十多年前,被邓小平点名开除党籍的三位——刘宾雁、王若望、方励之三位,其中前两位已经作古,在这个立春刚开始的一年,我祝方先生身体健康!

    可是,我不明白,在我周围,为什么竟有那么多人为独裁者辩护?他们有的甚至就是普通百姓?

    不知不觉,今年六四二十年了!

    寂寂寞寞忙忙碌碌的芸芸大众,谁又能主动提起二十年前的事呢?

   

——2月5日09年

    164,曹长青先生的文章:

    ——董乐山至死都没有原谅生活在国外的哥哥董鼎山,董鼎山说,“在极权社会成长的知识人士,往往养成一种看事务很极端的态度。”

    曹长青说,董鼎山这么做,“是用汗水的功夫,抵消用血和泪所做的努力。”

    我以前读过目前正在重读董乐山先生译的乔治 奥威尔的《1984》,以前在BBC中也听到些许对董乐山先生的介绍!

    我真不知道,董先生临终前都没有原谅他的哥哥!

    165,中国缺少言论表达的途径,中国传统媒体上登载文学艺术界人物的漫画,却从不敢画领袖人物的漫画,难怪温总理怒斥掷鞋者卑鄙的伎俩!

    关于评价此次鞋子的问题,评价者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三位,一位是四川的冉云飞,一位是河北的凌沧州,还有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三位评价真是相得益彰!

    可回过头来一想,假如这鞋是在中国的大学里去扔外国的领导人,后果又会怎样?不敢想象,中国有的是爱国的愤青!

    ——2月6日09年

    166,德国一个叫“南风”的NGO,对德一个连锁经营的商场进口中国商品的制造商进行调查——调查者说,中国女工在工厂每天工作十五个小时,每日每月100多欧元,她们付不起房租,只好几十个甚至十几个人住在工厂提供的集体宿舍里!他们中很少给工人上养老医疗失业保险。

    ——凭我接触的到南方的打工群体了解,这事情大概不假!

    中外资本家对中国工人的剥削,甚于马克思笔下工业革命时代。可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在自称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国度里,中国的工人阶级的工作条件和生存状况非得国外老公阶级和良知团体的关注呢?难道他们也包藏祸心,唯恐中国强大想干涉中国内政?对他们这种行为,我们能否义正言辞地痛斥?

    突然想起马克思墓碑前上的那句话,“全世界工人们联合起来!”。可我又疑惑的是,历史上全世界工人阶级真正联合过吗?目前中国的工人阶级究竟对欧美国家的工人阶级知道多少?受垄断资产阶级压迫剥削的欧美工人阶级相信当家作主的工人阶级在中国生活的那么艰难吗?他们会不会把类似“南风”这类的调查当作个案?

    ——2月6日09年

    167,我尽管在网上,去的也就是那几家网站——牛博网查封后我才知道存在过牛博网的!

    另外,网上无目的的浏览,浪费的时间也太多——我实在也浪费不起时间。

    168,从BBC上获悉——有一篇《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告全国人民书》——我看了看,语言极左,挺怀恋毛的那个时代!

    太空洞——我没有查出这个主义的共产党的代表人物是谁?

    中国的目前,真是八方风雨汇神州!

    ——2月8日09年

    169,新闻。

    高智晟律师年前的失踪,今日在媒体又听到他回忆遭受酷刑的消息——使他赤身裸体的羞辱,用牙签捅生殖器等。

    没看过台湾蒋氏时代对付持不同政见者的具体史料——据说柏杨、李敖遭到过毒打,还有不少人被逼自杀!

    看看网上,高透漏出受酷刑的2007年10月——而今年的他的从陕西再被抓,又引起媒体的注意。

    170,每年的一月份《亚洲周刊》,就会把去年的十大好书评出来,我看看:

    以前听说过的作家有新左派汪晖,和龙应台的《目送》。

    ——2月10日09年

    170,赖昌星获加拿大工作许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加国这么做令中国大多数人不满——”

    赖则回复,“你们以一少数人强制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我还听说,赖昌星叫号,问大陆敢不敢公开转播他与中国政府的辩论,——赖这一军将的只能让对方“王顾左右而言他”!

    不能从一个方面获取信息,何况有些人执意要愚民呢!

    171,美国议员要求希拉里 克林顿访华时向中国提出人权问题。

    ——近来高智晟遭酷刑迫害的声音又传到美国:高遭到毒打,身上一丝不挂,用牙签捅生殖器——酷刑之种类超过中世纪!

    172,央视春节着火——网上很多人幸灾乐祸!为什么呢?

    联想到凌沧州呼吁抵制央视,这火着得也真是时候。按中国官僚体制惯例,总会找几个替罪羊的!

    ——2月17日09年

    173,中国大学生就业难,尤其是平民人家的子弟——这情况越来越严重,周边的这类黑暗越来越严重,即从这方面来说——我就对一党执政无好感!

    ——2月20日09年

    174,一个叫吴高兴的——在国外发了三篇文章,赚取1200元稿费。

    公安机关没收后要罚款3000元,他说,我以稿费为生,罚款没有,你可以判我刑!

    ——2月26日09年

    175,美国公布世界各国人权状况——说中国是一个独裁国家,人权存在很大问题,中国马上反驳!

    ——关于中国的人权,我的观察,实在糟糕透顶,中国是有法律无法治,地方政府家族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相当多!

    文人无耻到以拍马为能事,以手中握有权利享受浮华为荣!

    活在当时,在谎言、暴力、愚弄中久了,如果没有这些,我都不知道怎么生存了!可是,除了忍受,还有别的什么选择?

    176,天安门母亲又呼吁!

    在这凄风苦雨中,母亲的苦难就是这个民族的苦难——1989年的中共其实在道义上失了一着——他失掉了孙中山的民生。

    我想梳理一下从台湾的二二八到大陆的八九期间,草蛇灰线的反暴政思潮!

    177,吴青呼吁——缩小城乡教育的不平等,而这种在中国由来已久。

    ——2月28日09年

    178,不同的声音采访刘青。

    关于1976年的四五运动,关于《四五论坛》——刘青在1979年后被判刑,因在狱中写东西拿到国外发表又被加刑。

    七十年代的那邦人物——魏京生、徐文立、任畹町等人也都六十多岁了吧?

    ——3月3日09年

    179,王丹驳温家宝讲话,温说,“要向前看,不要纠缠于过去的事,王说,“当后面的矛盾没有解决时,可能迈开脚步往前走吗?”每当六四到来,国家比个人要紧张的多!

    一党专制遭成的矛盾已纠结成团!有大规模群众运动外,除了祭起阶级斗争的大旗,用军队屠杀外,似乎没有别的道路!

    一方手握利器,一方手无寸铁。和解?可能吗?

    180,鲍彤3月7日接受VOA采访,说邓小平自称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可有儿子调动军队对付自己父母的吗?中国的权利实际属于核心的,核心是无冕皇帝。

    我看,他们说中国有宪法无宪政,确实如此——储安平之党天下的发明,实在是其天才的发明。

    ——3月9日09年

    [2013年1月13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获悉李承鹏在成都新书签售会被禁言,他戴着黑口罩出席,南方周末事件将李开复、伊能静带进来]

(2013/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