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非梦非烟[141——160]]
罗列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梦非烟[141——160]

    141,一二九抓刘晓波。

   

    今日听台湾之音,杨宪宏对余杰采访,关于刘晓波与《08宪章》的事!

    签字的还有艾晓明。

    ——不知为什么,这次大陆主流媒体上没有说这是海外反华分子与大陆敌对分子相勾结的结果。

    而唐伯桥则指责余杰堕落!

    ——12月8日08年

    142,这几天看电影,都是曾经的禁片!

   《巫山云雨》、《银饰》、《鬼子来了》,娄烨的《颐和园》——后者借余虹周伟等人的事,挖掘了1989年那个令人心醉又令人心碎的时代,这部影片的独白,是啮食人心的。

    ——1月15日09年

    143,刘霞去见了她的丈夫!

    ——陈子明则抱乐观态度,蔡咏梅则不置可否,——或许刘晓波本人则把此事放得非常开,监狱对于他一如离家旅游。

    徐友渔则在《纵览中国》上写一篇文章——《我为什么在08宪章上签字》,这是我读到的写得最有力的一篇文字。

    杨建利则创办《公民力量》网站,督促这次签名!而我认为,中国相当长一段时间,前途不会太明朗。

    ——1月5日09年

    144,新年伊始。

    北大清华教授到北京市政府请愿,因为他们花了150——200万元投资的楼成了烂尾楼。

    据说这些示威的老先生中有温儒敏,北大副校长,还有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

    穷人上访,富人也上访!

    ——1月5日09年

    145,下载两本书——香港版的《胡锦涛传》和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

    前者我看了看,印象最深的是胡锦涛在江苏泰州生活过,他的籍贯却填安徽绩溪!

    ——1月5日09年

    146,发现两个人的网站看问题十分深刻——何清涟的清涟居,胡平的个人网站。

    ——1月5日09年

    147,凌沧州等二十五位自由知识分子发表公开信,反对CCTV的谎言,抵制央视的洗脑,号召“四不”——这也是继《08宪章》后的知识分子第二次挑战当局。

    2009年是敏感的年份,五四,新中国成立,达赖喇嘛出走,89民运等。

    148,王秉璋的女儿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要求中国政府释放王。

    ——1月13日09年

    149,以HD90开头的百元假币弄得人心混乱,也有一个人雇人花假币判刑!

    150,胡锦涛的“不折腾”,难坏了中外翻译,何清涟则引用鲁迅的话批驳,“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

    ——1月16日09年

    151,安徽芜湖民工堵塞交通,要求工钱,其前他们找政府,但没有效果——防暴警察拖拉工人造成数人重伤。

    依靠政府吗?一级一级反应吗?如果走官方设置的程序,这事情解决何日是个年头?没人知道。我记得先前据说要追究民工“恶意讨薪”的行为——无论如何,总得给民工一个活法!现在的社会行为,是在凌弱肥强,无数杨佳们已跃跃欲试!

    我的感觉也不知是否正确,现在的工会根本不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组织,这个政权1949年以后以消灭资本家起家,现在则是和资本家勾肩搭背,工会只是一个帮闲的角色,现在是权利与资本共长天一色!

    中国无独立的工会,历史将促使新的性质的工会成立,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波兰的团结工会那样,我希望中国有一次和平演变,它至少要比暴力革命少带来危害!

    152,对《08宪章》的态度,是检验知识分子的试金石!

    我将遭受良心的谴责,说道底,我还没有摆脱犬儒主义的束缚!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08宪章》事件——是上一年最后一件政治文化大事,也是2009年第一件大事,它的冲击波必在中国乃至人类思想史的上空回荡。

    没有08宪章事件,刘晓波在09年也会被限制自由,因为他被指责为六四黑手!

    ——1月19日09年

    153,戈扬去世,享年94岁!

    ——她是中国新闻自由的拓荒者。

    ——我太孤陋寡闻了,竟不知她任何事迹,RFA给她很高的评价,说她必将载入中国新闻自由的史册。

    154,1月17日,赵紫阳逝世四周年,中国一些赵紫阳的同情者开始悼念——说事大陆一个网站,大胆打破沉默,给赵很高的评价!

    ——1月20日09年

    155,1月20日,奥巴马就职!

    中央电视台转播实况,出现了令人大跌眼镜的局面——同声传译竟翻译出了“回想先辈们战胜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中央台马上将画面切换到别的地方。

    而且在中国各大网站的译稿中,都主动删节了对镇压不同政见者的警告。

    156,力虹在狱中肌肉萎缩!

    ——1月23日09年

    157,奥巴马的就职演说及获奖演说,布什的离职演说,及马英九是就职演说——这些都是极好的文章,这些文章在中国是很难被容忍的,那么把它存起来,存在什么地方呢?

    ——1月30日09年

    158,广东茂名的电白——学生一气之下将食堂小卖店砸了,网上命名为暴动——这似乎夸张了些,据说这次学生闹事的主要原因是食堂给他们吃了臭猪肉。

    159,我的确需要认认真真的读几本书,寻找批判的武器及人生的根基。

    ——1月30日09年

    160,网上开始纪念毛的评论——大概是中国各种矛盾激化的结果!

    我开始注意胡星斗先生对中国问题的评析!

    ——2月1日09年

    [2013年1月6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获悉《炎黄春秋》网站被封闭,美国的彭博社、《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三媒体报道中国高官家族财富最突出]

   

(2013/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