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昨天我是两点钟出门的,走到南方报社旁边 的东兴南街路口,就看到了警察抓捕。他们抓人的方式很特别,四个人上去抓起四肢,然后往旁边准备好的面包车一推,人就进去了。如果距离稍远,就会有一大群 便衣拥上去包围保护,直到抬进面包车。套路练得极为熟练,旁人基本上想救护都没有机会。
   
   这种情况下,我能做的也只能是拍照、揭露了。旁边的各路记者很多,包括很多白人,咋眼看上去有几十个。在场的制服警察怕有一两百个,便衣就不计其数了,围观者也有几百。就看得这里抓一个那里抓一个,然后就是各路人马追着拍照,我是其中之一。
   
   在一个稍微冷却是间隙,见到一个相熟的国保,他把我拉到一边去,力劝我马上回家。这种情形下我怎么会走?当然不走,我还没拍够呢,反正我不听他的也未必见得能拿我怎么地。于是又回到人群,追着拍照。却没想到,居然轮到我头上来了。


   
   另 外一个稍微气氛冷却的间隙,我打开电话查看我拍的图片和视频,想着要不要马上发上微博。正在查看的时候,眼梢看到几个人朝我走过来了。我压根就没防备,因 为我除了拍照实际上什么都还来不及做,没想到他们就是冲着我来了。眼见着几个人朝我扑过来,我就如腾云驾雾一般被抬进了一台面包车。然后我一坐起身,两个 国宝一左一右从车门进来把我一夹,后面坐一个前面坐一个,司机就马上把车开动离开了现场。
   
   我 的第一个反应是笑了,因为我跟广州警察太熟了,我压根就不怕他们。我说:“你们点错相了吧?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啊?你们弄我做什么?你们别以为我会怕你 们,我拈花时评在国内和海外的粉丝有上千万,我的海外博客都几千万点击的。你们对我的一举一动都会有上千万人看到,最好是举止斯文一点,免得被曝光大家都 不好看。”呵呵,先把身份亮一亮,免得吃眼前亏。我虽然略晓技击之术,面对五六个训练有术的家伙压根没有赢的希望。
   
   他 们五个什么话都不说,一直保持沉默,然后车开到了不远的我极为熟悉的军区礼堂,我小时候到这里看的电影没一百次也有八九十次了。车里的人把我交割给我守在 礼堂的制服警察,原来礼堂被改成了一个临时关押点,进去就看到大约有数十个制服警察,和十个左右被抓进来的人。然后就是例常的录取口供,反正我除了拍照以 外什么都还来不及做,我自然是坦坦荡荡的,尽可能避重就轻地跟他们玩耍了几句,把口供录完。
   
   然 后就是一群被抓进来的人聊天了,里面有好几个网友都知道我,侃着侃着就成熟人了。其中一个居然是我前天晚上转了他好几个帖子的网友,结果隔天就见上面了, 世界真小,然后居然还有一个铁杆毛粉。这是最好笑的,别的毛粉都是官派的,估计只有这一个自带干粮的居然还被弄进来了,真是够倒霉催的了。一个深圳王登什 么的妻子,就是前向网上说的保安公司经理,消息说贪污了大运会两百万保安费用的那个。王太太说是个冤案,是被栽赃的,她是来上访的访民,孩子长了几个增生 的肉瘤,又不够钱治疗,很可怜见的样子。
   
   就这么聊着侃着,眼见到了十点多,制服警察开始把我们交割给各自通知来领人的单位。一个大学生要交给学校的政治辅导员,其他的都找各自街道、派出所接人,大概还想“教育”我们一下。我是第二个走的,来接我的是我的管辖地派出所-越秀区梅华街派出所,开车过来五分钟都不用。
   
   我 以为应该到了派出所就该放我了,因为我确实根本除了拍照拍视频什么都没干。不晓他们却把我留下来了,重新做完口供,就要我坐在讯问室等。根据前面警察所 言,他们在南方报社附近把我抓(实际上是绑架)过来,有权力扣押我八个小时协助调查。那么到了十一点就该放我了,于是找经手警察问,他说要等上级的指示。
   
   于 是又等了两个小时,小警察还是那一句话,于是我明白了,绑架我不是因为我出现在那里,而是因为我是拈花时评!我立时火冒三丈了,指着小警察的鼻子我就嚷 了:你们这是非法禁锢!我今天什么违法的事情都没有做,你们凭什么绑架我关押我?还超过了八个小时!你们不要以为我会怕你们,前年我搞茉莉花革命的时候我 就在这个讯问室当面操过你们所长!
   
   可 是吵归吵,我毕竟不能硬跑,否则我就成逃犯了。到了两点左右的时候,看着我的辅警阴阴地说这才开始呢,没多久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坐在冰冷的讯问室,我穿 着白天单薄的衣服,寒气从脚下一直延伸到全身,我象掉进了冰窟一样。坐在一张椅子上,又困、又饿、又冷,坐在看起来全封闭的讯问室,我明显地感觉到有凉风 吹袭着我,窗外响着制冷机的声音!
   
   这 是变相地对我实施酷刑,寒冷如冰刀一般侵入身体,仿佛连骨髓都被冻结了一样!显然广州的天气还没冷到这种程度,否则寒风从何而来?旁边两个看着我的辅警穿 着厚厚的大衣还在拼命地跺脚,搓膝盖!我最多也只能稍微活动身体嚷身体稍微暖和一点,但是同时又累又困,就趴在桌子上睡几分钟。一醒来更冷,全身冰得如躺 进了冰窟一般,需要跳起来又蹦又跳地活动几分钟才能稍微缓和一点点。就这样醒一阵子睡一阵子,每一分钟时间漫长得跟一个小时一般。
   
   可以令我自己自豪的是,尽管身遭如此酷刑,我从头到尾没有表露出一丝怯懦,甚至没有一丝难受的样子,更加没有乞求过半分怜悯!我只是一边哼着曲子,一边尽量活动身体减轻冰冷的感觉,然后睡几分钟又跳起来活动几分钟!
   
   最后一次醒来,面前坐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对我说:你可以走了。我冷漠地把东西拿好,对他说:你们这是对我实施了冷刑!我一定会在网上操你娘!然后转身走人。大概是坚持了十几年的冷水浴,我的身体抗冷能力还算不错,我居然连喷嚏都没有打一个。
   
   我不会投诉,甚至不会起诉他们,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在党天下根本是无用功,所以我要在这里践行我的诺言。
   
   对于广州市公安机关在我没有任何违法举动或试图进行违法行为的情况下,非法绑架我并羁押我十五个小时同时对我实施酷刑的事实,我对广州市公安机关表示强烈抗议!
   
   广州市公安机关,我操你妈!
   
   广州市越秀区梅华街派出所,我操你妈!
   
   你们有什么伎俩对付我的尽管放马过来!拈花何惧!
   
   回来睡了几个小时后,我再一次来到南方报社附近,今天真的是水净鹅飞了。溜达了半个小时左右,我走到报社门口的监控摄像头前,做了一个广州人“操你娘”的手势!再转一圈回来,我冲摄像头竖立了中指!
(2013/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