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家庭教会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7天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北京九十多岁的李克牧师,近日写了此文。现将此文首发在博讯博客《家庭教会》上,望主内肢体及朋友们帮助转发。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李克牧师
   
   2010年6月22日,在香港大学举办了“吴耀宗与中国基督教“的学术研讨会。吴耀宗的长子吴宗素致开幕词和闭幕词,并发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纪念文。
   他说“有意”是指父亲一厢情愿笃信“社会主义制度,认同这个政党,义无反顾,一贯拥护中共各项政策,无怨无悔。
   “无情“是指革命的洪流,冲垮了中国的教会,父亲本人最后也厄运难逃,这个政权无情无义,俨然将他作为革命对象来清算,岂不使人心疼。
   吴宗素说:“作为历史和现实的见证人,我有责任,凭良知忠实展示历史真相和遗忘作斗争。”,以下仅将吴先生的论文摘要介绍如下:
   吴宗素实事求是地评估了其父的信仰和社会活动,他说:“ 1951年,父亲写道:‘+几年前,我是反对共产党的。后来中共大力宣传《新民主主义论》和《共同纲领》,要结束-党制,建立-个平等民主自由,没有剥削的新社会。这个美丽的憧憬,的确吸引了许多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父亲对中共就由同情接近,进-步转变为合作拥护,认同中共的政策。但在日后的检查中,却说:‘自己美化了美国的民主,有崇美亲美的思想’,这是不实的自责自贬。”
   1945年,罗斯福总统逝世,在成都召开隆重的追悼会,父亲在会上发言,认为罗是个伟大的人物,在抗日战争帮过中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共也并不反美。1943年抗日期间,《新华日报》7月4日美国国庆节的-篇纪念文章:“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她没有强占中国的土地,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国民性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但是,在一切之前,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
   中共反美,父亲反美,应该始自国共内战开始……,由于美国政府拥蒋反共政策……。但并不认为他们都是帝国主义份子……。
   北朝鲜在苏联的帮助下发动了战争,这就是历史的真相。中国发动抗美援朝,匆忙参战,牺牲了几十万人,实际上只是为苏朝两方火中取栗……。为此,中国欠苏联数十亿美元,1965年才还清债务。
   为了抗美援朝,发起反美“三仇”教育:要仇视、敌视和蔑视美国。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美运动。聳人听闻的“细菌战”就是子虚乌有,为政治宣传而泡制出来的,还要求人民群众捐献飞机大炮。就连1947年“沈崇事件”,也是无中生有,为了煽动反美情绪而泡制出来的。(沈崇至今依然健在)。
   吴宗素说:“父亲想建立一个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崭新的基督教会,可惜根本没有适应的土壤,让这颗幼苗健康成长。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敌视一切宗教,认为宗教是麻痹人民的毒药。从来就不承认宗教对社会起到积极有益的作用。父亲的理想完全是一厢情愿。”
   父亲想象中的社会主义是没有剥削,共劳共享平等、博爱、民主、自由的大同世界。这些理想只是中共夺取政权之前连篇累牍的宣传手段。执政后的现实,和这些理想完全背道而驰。而且从来就不曾将上述的理想作为奋斗的目标。甚至将要求实现这些理想的知识分子和曾经为中共出过大力的“民主”人士,残酷迫害。可悲的是,父亲並没有认识到。他经历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三十年,是-个集封建、独裁、專制为一体的社会。他经历了饿死几千万人的“大跃进”,他身受“文革”不人道的迫害,但他依然为之歌功颂德,还认为以后会一步一步“登天”的社会。
   父亲从基督教立场退让了一大步,认同马列主义唯物论,认为两者是绝对真理的两个侧面,可以互通互补,没有矛盾。但是执政的中共並不领情,认为父亲调和的哲学观点比之赤裸裸的唯心论更危险、更有害、更有欺骗性。直到改革开放后的九十年代,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编了《宗教工作基础知识》,作为宗教工作者的必读材料,指出:“美化宗教,渲染宗教,把宗教的思想來补充社会主义,试图调和宗教与社会主义的矛盾,其结果只能是使科学社会主义倒退到信仰主义”。所以同宗教作斗争是“整个唯物主义的起码原则,因而也是马克思主义的起码原则”。上面这段话明白无误地表明了中共官方立场:斗争是绝对的战略,容忍是相对的策略。父亲的哲学神学思想,在社会主义的中国不可能会得到认可贊同……。(这是吴耀宗的自作多情)。
   父亲又相信中共会认真恪守宗教信仰自由的诺言,他对内这样讲,对外也是这样讲。《共同纲领》和《宪法》不是白纸黑字,明确规定?最高的领导人不是信誓旦旦,加以保证?豈能言而无信?然而建国不到十七年就两次企图消灭宗教。父亲还以为这是某些人没有正确执行毛主席政策的偏差,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中共“限制、利用,消灭”战略的必然发展和结果。
   父亲也热情歌颂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认为苏联是世界上每一个国家必由之路,因为社会主义是民有、民治、民享,-切都是以人民为出发点。1950年父亲的《黑暗与光明》再版时,又狂热庆祝斯大林七十寿辰的报导和图画。他绝没有料到,在他逝世后的第三年,苏联社会主义联盟共和国和东欧五个社会主义国家,未经外战、内战,内部自行解体,这只是由于人民憎恨暴虐统治的结果。这个付出了极大代价的社会实验,最后以失败告终。可以说,真正的社会主义,从來未曾在世界范围内,在任何-个国家实现过。1949年解放前,父亲的理想抱负,解放后实现了多少?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的教会彻底肃清了帝国主义的影响后,现在不是完全独立自主了?中国的基督教是否就能自治、自养、自传?过去中国的教会受到外国的控制,现在,在一个威权政党的统治下,全国各行各业,大小机关单位,无-不受这个政党绝对的领导,基督教和其他宗教豈能例外?说“三自是独立的”只是对外的宣传,並非事实。这是难以实现的理想。三自的各级机构是谁在维持?三自的工作人员是国家干部,按级别领取国家的薪酬。全国各个神学院是否由地方教会所支撑?难怪各神学院章程开宗明义,笫一句就是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三自代表团频频出国访问经费來自何方?没有政府官方的资助,三自寸步难行。三自之中,自养是关键,如果经济还要仰人鼻息,就根本谈不上自治和自传。所谓“政教分离”的内涵是,宗教不能干涉政治,但是政治却要干涉宗教,要全面彻底干涉。基督教要摆脫西方的控制,也要摆脫以反宗教为己任的中共,实行名符其实的三自,真是任很重,道也很远!
   父亲于二十年代后期,接受了马克思思想……,他也拥护支持为社会主义理想牺牲奋斗的苏联和中国共产党,以为他们要实行的也是平等、博爱、民主、自由。遗憾的是,终其-生,他至死也没有认识到苏共中共这两个政党实际执行的,与这些普世价值观,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49年后,父亲被改造、被扭曲、被異化,不由自主丧失了自我,失去了那种为真理奋不顾身,为民请命的正义感。他的文章发言只是为中共政策塗脂抹粉,歌功颂德,未能始终不渝,保持昔日“横眉冷对千夫指”那样的气概,这是父亲的不幸与无奈,也是中国一代文化人,全国人民的不幸与无奈。
   吴宗素先生说:我已是80岁的老人,自知风烛残年,來日无多。如果我不凭良知,不实事求是把我所知道的写出来,很多事实就会永远被历史所湮没。今当务之急,就是抢救历史。
   吴先生的纪念文章,还揭露了三自会的内幕和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可以从网络上查阅全文。请查阅1994年《世界周报》顾长声文:中共前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吴耀宗《从“唯爱”走向“暴力”》的报道。
   2012年12月
(2013/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