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姜维平文集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近日,《南方周末》新年特刊被广东省委宣传部领导改动一事,经该报记者通过微博披露后,在互联网上已炒得沸沸扬扬,一些境外媒体也开始关注此事。互联网上有不少意见领袖支持《南方周末》编辑部,猛烈地抨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同时,微博上还出现了以该报记者编辑落款署名的声明。这样的公开冲突在中国媒体中实属罕见。在我看来,它一方面显示了中国媒体人士的觉醒和抗争,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对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新领导人抱有善意的期待。因此,为了保护这种积极性,中南海高层有必要指示胡春华,让宣传部长辞职。
   据报道,《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特刊主题为“筚路蓝缕、不懈不止:家国梦”。1月2日,在《南方周末》已经签版定样、编辑记者休假、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庹震,指示对新年特刊做出多处修改、撤换,并导致多处错误、事故。恶劣无极者,当属在《南方周末》经典性的新年献词中强行塞入错误频出的文字,以致头版出现“2000年前大禹治水”(应为4000年前)的低俗错误。
   显然,就标题和内容来看,《南周》原拟的文稿没什么问题,也符合习近平上任以来的主导思想和施政理念,宣传部长按照中共的管理体制,有经常指示的先例,但像目前这样,把休假的编辑,记者丢在一边,直接斧砍和修改文字的做法,确实少有,它说明部长的权利已经失效,没人理睬他,而他又急切表现唯我独左,故越俎代庖,不料闹出了把大禹增寿两千年的笑话。出力不讨好,讨得一身骚,假如再被上级撤职,就更惨了。


   
   由此看来,堂堂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在读者中享有盛誉,但它的人事管理体制还相当落后,记者编辑像小媳妇似的,上面还有一个多嘴多舌的婆婆,就是省委宣传部的官员,这些闲人每天坐个圈椅,一杯茶,几只烟,除了找媒体的麻烦,鸡蛋里挑骨头,显示自己的高明,还能做什么?我不相信,他胡乱修改《南周》文章,是领会习近平的指示,我反倒认为,他还是沿用旧的思维模式,利用手中的权势,在狐假虎威,既未必代表广东省委,也更代表不了中南海,不过是他个人宁左勿右,自做多情而已。
   国内的报道说,被网友恶评为“强奸”的这一事件,引起轩然大波,《南周》媒体人士说,我们明确地、强烈地表示谴责。他们认为,庹震部长所为是越界之举、擅权之举、愚昧之举、多此一举。并指出,这是需要希望的年代,他在泯灭希望;这是渴望平等的时代,他高高在上;这是变得开明的时代,他行事颟顸;这是讲究教养的时代,他粗暴无礼。我认为,“希望”两个字集中表达了他们良好愿望,也基于许多人对习李新局的判断。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习近平南下北上,一手力显改革开放,一手突出访贫问苦,更是强力反腐倡廉,博得一片掌声,因此,海内外舆论,普遍地对18大后的中国抱有乐观态度,这种兴奋来自于新的领导人所体现出的精神风貌和治国方向,这些方针包括: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将权力放在阳光下运行,坚定地坚持宪法的基本原则,坚决地反对腐败和官僚主义。
   但广东的省委宣传部长庹震,还沉浸在往事的回想之中,被江泽民的僵化思维所绑架,“六四”前,他在上海任职时,就是第一个打击《世界经济导报》的,后来因为歪打正着,被邓小平所重用,但却毁掉了他改革开放的形象,正因为邓没有进行政改,才给中国累积了一座活火山,先是留给胡锦涛,后是传给了习近平,看来他想灭火,但庹震部长却要助燃,他以为心领神会了上级的意见,也想抢个头功,故此才充当刀斧手,向新年贺词无情地砍去,但他粗暴地破坏了新闻媒体已有的规则,《南周》编发稿件,自有原则和流程,既便上级领导要修改,也得经过具体办事人之手,这样做尽显蛮横,实在不妥。
   至于他匆忙之中,留下多处笔误,不是什么怪事,因为这样的庸才,平时不太读书,精力没用在学习上,而是忙于迎来送往拉关系,领会上级领导的意图,他最关心的事是升官发财,就眼下看,他只记住胡春华的住宅在哪里,他喜欢什么,应和什么,就足够了,对“大禹”何年何月生死,不必关心,他的官职不是“大禹”给的,错了怕啥?所以,咬文嚼字,事业心极盛的《南方周末》编辑记者们很生气,就必然与其发生冲突,接下来的问题是,矛盾如何解决?
   其实,宣传部本来就是割喉的多余的部门,庹震原本也就是践踏新闻自由的惯犯。愤怒的编辑记者说,他曾经在《经济日报》社担任总编辑,在其任职期间,将一家本有希望在市场上一显身手的报纸,整得无声无息;其在新华社分管社办报刊期间,也是风声鹤唳,万马齐喑,社内有领导称,“他再管上半年,新华社这些社办报刊好不容易占领的市场,将全部失去”;其后,去广东任职宣传部长,当时就有传言称广东媒体“将死得很惨”,事实果真如此,其在广东工作期间,是广东媒体业最黑暗的时候。我认为这些信息,似乎表明了部长有些来头,可能有点自己的信息渠道,但愿他不是来自中南海。
   在我看来,处理庹震部长的职权,首先在胡春华,假如事先他不知情,当然好办,反之就比较麻烦,小胡是大胡的爱将,正如习不得不包容江泽民的到处乱题字一样,也会对胡默认而暧昧,而传递给外界的信息却是向左转,这将严重地影响他刚建立起来的开明形象,反之,就要得罪人,腹背受敌,由此陷入进退两难的危险境地,偏偏习又是宽宏大量之人,以往仕途上,善于化解矛盾,左右逢源,但在如此关系维护宪法权威,保证公民暢所欲言的问题上,假如牺牲原则,就不利于以后的工作,此为事小,但影响国家的大局,则牵一发而动全身,失去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支持却是因小失大,试问,像《炎黄春秋》那样封闭网站,像部长这样愚昧而专横,岂不是在步周永康,薄熙来之流高压维稳的后尘,那么,接下来,如何处置薄案,如何凝聚人心,如何继续改革开放,怎么能长治久安?
   海外媒体报道说,有51位《南方周末》的编辑记者发出呼吁,他们要求:1、根据“党政干部辞职暂行规定”第十四条,庹震部长不宜再担任现职,需要引咎辞职并公开道歉。2、对于提出抗议的《南方周末》编辑记者,认同其荣誉感与责任感,不予处罚。立即恢复他们的微博账号。3、《南方周末》编委会恢复正常运转。我认为,他们的要求一点也不过份,胡春华应当立即表态,不仅要调动庹震部长的职务,而且要保护媒体人士的积极性,不论是习,还是胡,再也不能做“六四”前那样的蠢事了,请记住一个书生的善意奉劝,中国再发生“六四”事件,没有哪个领导人能控制局面。请记住鄢烈山等媒体人士的名字,他们是赤子,是中国的良心,代表了民族的未来。
   2013年1月4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1月5日首发
   万维网《姜记者博客》2013年1月5日转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