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另类黑打---潍坊市政府诈骗案始末(一)]
石三生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另类黑打---潍坊市政府诈骗案始末(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二百三十一
   
   第一章 开始就精心设计的骗局
   


   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买卖公道,是公序良俗。“万恶”的封建社会也能不例外。中共统治天下以来,最糟糕的、就是破坏了这些人类社会群居的基本原则,从毛时代的人民公社到胡、温时的绝大多数强拆、自焚、黑监狱、截访等,起由莫不因此。邓玉娇案、钱云会案、唐福珍案等等,概莫例外。
   
   如果遇着个冤大头,坑他仨瓜俩枣的小钱,无关痛痒也说不定一笑罢了。即便是坑了人家一大注资财,偏偏遇着那等虽然心痛,但委实逆来顺受惯了、以为破财免灾的主儿,也说不得自认倒霉不了了之。所谓行有行规,就算在占山为王的时代,但凡是些残存一点人性与智慧的土匪,都知道不能赶尽杀绝的道理。这与中共一贯喜欢说的“以人为本”其实是一个意思。若没有了人民,中共还专制个逑!
   
   说起我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门的争讼,起因自然也是因为买卖。都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此话真是一点都不假。为了筹集资金,投向一个自己已经与青岛某地有关政府洽谈了半年多的农业项目,赶在07年年初、房地产最不景气的时候,卖掉了自己的住宅与房地产(涉案处),因该处房地产金额较大,一直没有找到能拿出现金来的买主,就选择了一个貌似很有能力以抵押方式从银行取得贷款的买家,签订合同、并约定了3个月的履约期。
   
   买方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从银行抵押贷款,特意请出了一个信用社的主任来。这个主任是何许人也?乃是当年一个为行长开车的司机。要不、怎么说中共专制很混帐呢,那些秘书们能飞黄腾达也就罢了。可你说那些吊毛学问没有、只会为领导开车的司机,他们怎么也都能一个个鸡犬升天呢。他们除了会与领导狼狈为奸、掌握着领导的隐私,还懂什么?
   
   可巧的是,这个答应给贷款的主任,当年的瘪三,居然还认识我,知道我老人家当年“功成名就”时,也喜欢着一双布履招摇过市。他记得我,可我却不记得他。别说是一个小司机了,就是那些自己见过的达官贵人,也是转眼就忘。有时,甚至在酒桌上就怎么也想不起谁是谁了(有人以为我是眼中无人,其实只是性格使然。我是天生的识人健忘症)。
   
   有了信用社主任作保,保证用这些房地可以在他那里抵押贷款,贷款还优先用来履约。签定了买卖协议之后,自己也就安心地等对方履约了。当时,也不是没有担心。可房子土地都在自己手里,还有什么好怕的呢?还会自己像煮熟的鸭子一样飞了不成?为防万一、自己还在协议中特别注明:如果对方不履约付款,即视同诈骗。
   
   要不、怎么说中共治下,匪夷所思呢。石三生我也算是博古通今了,一直到这次争讼之前,还以为冯梦龙的《三言二拍》够离奇。可自从涉讼、又耳闻目睹亲历过许多事后,反倒觉得冯梦龙的见识当真是“小儿科”了。煮熟的鸭子、铁定了不会自己飞走。可我的房地产,就在自己的屁股下飞了、飞到了别人家的户头上。
   
   现在回头梳理一下这场骗局是怎么形成的:
   
   买家当然是在1月30日与我签订合同之前,就已经与国土局有关人员串通好了。那个信用社主任,不过是一个托儿(当初,买家给我看抵押贷款合约时,我还信以为真)。很显然,如果银行的抵押手续是真,买家就不会与我签订合同后,只隔了一天、2月1日就又伪造了另一份《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并据之办理了土地变更登记。
   
   一向有地老虎、土地爷之称的潍坊市国土局,为了这一起变更登记,竟然一反常态:买家2月5日提出申请,国土局第二天就注销了我的原土地证号,并于当日将材料上报市局。如果不是他们心中有鬼、怕夜长梦多,如何肯这么为一个买家效死力?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土地的变更登记可谓繁琐复杂,且不说一日之内,那赖以审批的基础要件---《土地估价报告》(呈供给法庭的那份)还没上报国土局备案。便是应该由国土局必须自行实施的土地勘测工作,也绝对无法完成。从召集四邻界址,现场勘测,到绘制草图,最后晒图,那一样能急得了?
   
   但国土局的地籍档案中,确实有相关的测绘图纸等手续。这就只能证明了一件事,如同我在行政诉讼时的质证一样:国土局根本没按照法规进行实际勘测,测绘资料全都是伪造。现场勘测必然要询问产权,我的家人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这房地产属买家所有。这个世界上谁都可能不向着我,但我的母亲、姐姐是绝对不会向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外人坑我的。母亲与姐姐一直跟着我、见证了从购买土地到建起楼房的全部过程。她们怎么会不知道房地产是谁的呢?
   
   更何况,经办土地登记的人----地籍科科长,后来的书记(中共的书记咋都这德行),也正是当年我购买土地时的测绘员,他对土地的所有权更是心知肚明。不敢实际测绘的原因,不就是怕露馅吗!
   
   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在我提起行政诉讼后,才陆陆续续得知的事实。
   
   【2013年1月13日星期日 10:46 中国】
(2013/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