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第二封信]
石三生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第二封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二百二十一
   
   俗话说,旁观者清。相信达赖喇嘛跳出中国几十年,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观察新中国建国后的风风雨雨,自然比我们这些国中之俗民看得更清楚。
   


   而凭达赖喇嘛在海外可以与各种民运组织抬头不见低头见,对八九之后这些民运隔山打牛所起到的效果如何,就更是一目了然。只怕海外鼓惑民主与人权的好作用丝毫不见,反倒是副作用一大堆了。就拿诺贝尔和平奖来说:从授予达赖喇嘛到刘晓波,中国的民主与人权可曾见顶点儿进步的吗?尤其是刘晓波的“殖民三百年”理论,听着就叫人绝望。刘晓波的见识甚至还不如一些中共高层,中共政权因腐败而岌岌可危,可是连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都公开承认的。中共自己,都不好说江山永固。刘晓波咋还为人家指定了300年大业呢?翻翻中国历史,能执政过300年的,有几个?
   
   诚然,达赖喇嘛的获奖不同于刘晓波。奈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没有八十年代末开始的中共“只顾经济改革、不搞政治开放”(见顾晓军著“邓小平思想批判”系列),以达赖喇嘛为首与中共的会谈也不会半途夭折的吧?我相信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达赖喇嘛是非常正确的。只是中国的大环境如此,想必达赖喇嘛也只有扼腕长叹的份儿了吧?不屑说:当中国人民都没有民主与人权之时,西藏人民又怎么可能独享呢?
   
   说这些,有贬低刘晓波的意思。但绝没有对达赖喇嘛的不恭。只是希望能与达赖喇嘛一起找到中国包括藏人这些年来的民主与人权为何不见进步的原因所在。如果没有追随顾晓军先生,经受“质疑学派”、“公正第一”、“平民主义民主”等顾晓军主义的启蒙,恐怕石三生我也同样想不明白:为什么中共总是说的好听,可中国社会的现实总是如此不堪呢?
   
   有了“顾晓军主义”的启蒙,终于让自己明白:为什么自己一桩本来很简单的民事官司,却要搭上母亲的生命;为什么中国社会的群体事件会此起彼伏;为什么强拆、截访、黑监狱成为了一种常态;为什么一个连中学都读不下去的韩寒却能成为莫言眼中的未来国家领导人,等等。
   
   顾晓军主义让我如梦初醒,终于知道原来如维权、民主这样的事儿,都是可以像演戏一般作秀、骗人玩儿。正因为是演戏,所以才会有“盲人”陈光诚10秒内徒手翻越四米高墙、冲出数百人层层包围的奇迹。正因为是演戏,所以才会总是戏终人就散,国人的民主与人权只能日复一日地在画饼充饥中期盼。
   
   可以设想,如果没有顾晓军主义的启蒙,连美国国会都牵涉在内的维权大戏,何时是个头呢?陈光诚大戏演完了,有韩寒;韩寒大戏演完了,有刘晓波;刘晓波大戏演完了,有艾未未;艾未未大戏演完了,《南方周末》元旦献词又粉墨登场。不就错了几个字儿吗?还能比奥巴马当年访华时“开天窗”更严重?南周算什么?没有南周,中国人还不过大年了?
   
   请达赖喇嘛仔细琢磨一下:如此沉迷于演戏中的中共。如果没有戏迷们的觉醒,中国怎么可能指望有民主与人权的进步呢?
   
   而要想让戏迷们觉醒,当今世界,除了顾晓军主义还有谁能做到?如果达赖喇嘛真的希望中国好、希望藏人幸福,就请高抬贵手,推荐一下顾晓军先生吧。
   
   只有一个民主的中国、一个不再演戏的中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一切矛盾,当然也包括藏人的问题。
   
   【石三生 2013年1月6日星期日 06:43 中国】
(2013/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