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匣子说话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郭国汀 发表于 1/19/2013 16:07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必然归宿
   郭国汀
   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罪孽深重,其迫害死亡的人数史无前例,其野蛮残暴决不 ...
   

   

黑匣子主义认为,当前而今眼目下,中国——红色中国即大陆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一场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革命战争,一场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与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间,亦即人与魔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的最后决战,总之,这是一场具有世界性现实意义与世界性历史意义的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也。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必然归宿


   

郭国汀


   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罪孽深重,其迫害死亡的人数史无前例,其野蛮残暴决不亚于希特勒纳粹和墨索里尼法西斯犯罪组织。依《共产主义黑皮书》初步统计世界各共产党暴政屠杀和害死的人数超过两次世界大战造成的军民死亡人数总和的两至三倍高达一亿至一亿五千万。其中苏联2000万至4000万;中国6500万至一亿;朝鲜200万;柬普寨200万;阿富汉150万;越南100万;东欧100万;非洲170万;拉丁美洲15万;国际共运及未撑权的共产党10000人。亦即亚洲共产党政权杀人高达8650万至一亿六百五十万)因而最野蛮残暴,而亚洲无神论者占全球无神论者总数的百分之七十九(其中中国又占亚洲无神论者总数的88%)。
   
   全世界共产党领导人实质上均极度无知而狂妄,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头子皆或多或少患有“偏执狂,自大狂,病态狂”的精神分裂症。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齐奥赛斯库、哥斯曼皆然。林彪拍毛为“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的天才”,称毛为“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尽管毛厚黑阴谋权术出类拔翠,毛泽东其实是个典型的“无知而狂妄”之徒,毛至少是个自然科学盲,数学白痴和法盲,却狂妄地争当世界共产主义导师。毛主义的核心乃是:在落后国家实现共产主义的途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农村武装包围城市,长期人民(恐怖)战争。毛之疯狂变态登峰造级他公然宣称“我们不怕打核大战,即使因此死掉二十七亿人口,消灭了资本主义也是值得的”。波尔布特自信是个超级天才,相信他将超越马、恩、列、斯、毛,成为21世纪革命的导师;他狂称“建设我们的国家,我们只需要不超过100万优良的革命者,我们宁可杀掉10个朋友,也决不允许1个敌人生存!”;其自认的使命在于为整个星球引领进入新秩序的方法。他的姐夫,也是他最亲密的同仁沙利指责他是个自大狂:“波尔布特自认为是个无与伦比的天才,在军事、经济事务;保健学,作曲,音乐,舞蹈,厨艺,时装,在任何事情上,甚至在撒谎的艺术等各方面。他认为在整个地球上他高明于任何人,他是地球之神”;秘鲁共产党毛派头目哥斯曼则自封为马、列、斯、毛、哥斯曼!并公开宣称:“准备牺牲100万人的生命夺权”!阿富汉共产党则称“我们只需100万人来建设社会主义”!
   
   共产党政权全部是由一小撮左派无知的知识人,受马克思列宁似是而非的共产主义歪理邪说迷惑,初时怀抱改天换地的狂热激情,以无产阶级的名义,不惜牺牲千百万工农兵及普通平民和广大知识分子最宝贵的生命,践踏数千年积累的一切人类文明成果,毁灭一切传统伦理道德宗教习惯,狂想创制共产主义新人,因而它们全部不将人当成人,而是当成可以随心所欲屠杀毁灭的垃圾及害虫;是故,凡是共产党必定杀人如麻,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而且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无论对内还是对外,全部采用纯属黑社会流氓强盗的分脏模式竟争,故意毁弃人类文明社会公平竟争人人遵守公平游戏规则的最高价值,因此,它们必定首先杀戮一切反对派,然后杀尽党内异议或反对派,继而杀光或阉割知识分子及社会上的其它团体及异议者,共产党内最终胜出者,一定是最厚黑的黑心烂肝毫无人性之辈执撑大权;对其国家和人民实行超法西斯的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统治,以实现独裁全部国家政治权力,达到独占国家一切经济财富的最终目的。
   
   世界各国共产党政权皆是罪恶魔鬼的化身,它们之间唯有量的区别而无质的不同。共产党是披着羊皮的狼,而狼决改不了其吃羊的本性。共产党政权皆犹如疯狗,而疯狗必然咬人,因为这同样是其本性。国际共运史的史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一个真理:所有的共产党都是极端自私自利,残暴无耻,虚伪至极,杀人如麻,抢劫成性,道德沦丧,毫无人性,充满兽性;纯属依靠暴力,欺骗,封锁信息和恐怖维持其一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正如斯大林承认的那样:“共产党党国体制能够生存,唯有对其人民,包括高级官员完全与世隔绝才有可能”。朝鲜与古巴及中国,越南和老挝共产党之所以能苟延残喘,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正是严密封锁一切信息并用虚假信息误导欺骗公众。一旦广大人民不再受骗,拒绝谎言,只说真话,并勇于争权之日,即是共产党暴政彻底跨台之时!
   
   必须指出:共产主义、共产党人、共产党和共产党政权三者并非同一回事;共产主义作为一种理论或空想未偿不可;尽管当权共产党人基本上是贪官污吏,共产党人当然也有不少好人,但共产党员从法律上看皆难逃罪犯之嫌,因为共产党是犯罪组织,凡属犯罪集团成员当然是罪犯,至少是胁从犯;然而全球曾经存在过的90个共产党没有一个是好的共产党,特别是当权的40余个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全部是极权暴政,皆依赖暴力、谎言加恐怖实行专制统治。唯有一个智利共产党政权相对犯罪较轻,原因在于它是经自由选举产生,且保留了独立司法和自由媒体,因而其权力受到极大制约。
   
   共产党的罪恶是由“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暴力革命,消灭私有财产制,毁灭一切传统道德、宗教、习惯”等马列主义原教旨决定的。此外,共产党的罪孽是当权者由于人类的自私贪婪的天性(原罪),在不受任何有效力量制约的情况下的必然逻辑结果。正由于西方传统层出不穷的政治思想大家,对人性与政治经济制度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探讨争辩实践,远比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其他文明先进,因而西方政治法律界早已找到解决人性,在不受限制的权力的腐蚀下必然变质或恶性膨胀的有效方法与可操作性强的程序和制度:限制当权者的权力,将国王(当权者)锁进法治的牢笼内;政府权力的分权制衡理论,亦即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相互制约、制衡的政治设计和制度按排,使得任何人的权力欲望,政治雄心及自私贪婪均得到有效制约与限制,从而真实有效地保障了每个公民最根本的权益。
   
   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实质是依错误理论实施犯罪。国际共运史的历史实史充分证明:举凡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均与极权、血腥、暴力、秘密警察恐怖、欺骗、强制洗脑、独裁专制、人为大饥荒、宗教信仰迫害、经济落后,毁灭传统文化、社会动荡不安、国民普遍道德沦丧,精神人格分裂密切相关。从国际法上看,共产党犯下了反和平罪、战争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从国内法上析,各国共产党则犯有杀人罪、抢劫罪、诈骗罪、贪污受贿罪、酷刑罪、信仰灭绝罪、宗教迫害罪及破坏自然环境资源罪。
   
   就理论而言,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共产主义理论归结为一句话即消灭财产私有制;人类社会的所有历史均是阶级斗争史;彻底摧毁一切传统道德、宗教和习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打碎一切国家机器。列宁1902年在《怎么办?》中首创职业共产党;列宁公然称“无产阶级专政即不受任何法律制约的专政”。哈佛大学杰出的历史学家里查德教授指出“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僵化的理论,一种伪科学转化成的一种伪宗教并植入一个没有灵活性的体制,历史业已充分证明,共产党政权无法摆脱错误概念,及依该错误理论建立的体制,最终唯有寿终正寝”。
   
   就共产党犯罪实践而论,列宁是共产党暴政的始作俑者,残暴镇压,冷酷无情,秘密警察特务统治,欺诈谎言,集中营迫害,党国体制,不择手段的暴力恐怖等皆是列宁的发明。全世界当权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全部是依靠暴力、谎言、恐怖对全民实行强制洗脑恐怖统治。暴力、谎言与恐怖是所有共产党政权一开始就有的,如果它变成不依暴力,不欺诈,不行国家恐怖主义了,那么它也就不成其共产党极权暴政了。问题在于凡是共产党暴政无一例外,皆以暴力骗子恐怖始,均以骗子暴力恐怖终。因此暴力欺骗恐怖是共产党暴政的本质特征。具体表现在:
   
   强制取缔一切其他政党;与人民为敌消灭党内外一切政治竞争对手,镇压前政府党军政及文职人员,镇压工农兵反抗,阉割知识分子;消灭公民社会;强制取消思想信仰言论出版结社自由;消灭神职人员摧毁宗教;毁灭传统道德习惯和文化;抢劫地主富农资本家及教会财产;秘密政治警察恐怖统治;暗无天日的集中营、古拉格、劳改营、劳教营;无孔不入的强制洗脑欺骗。
   
   共产党政权没有一例是其自身政治改良成为自由宪政民主国,无论是东欧各国的天鹅绒革命,还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颜色革命,皆乃政治民主大革命。无论是欧洲的前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和东欧七国, 还是亚洲的中国、朝鲜、越南、老挝、柬普寨、阿富汉;或是拉丁美洲的古巴、秘鲁、智利、尼加拉瓜;挨或非洲的索马里、南也门、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及莫桑比克概莫能外。二十世纪世界各国唯有共产党国家,发生过大饥荒,而其他自由宪政民主国家及所谓威权专制国家在1900年至2000年期间皆未有过大饥荒。特别严重的大饥荒发生在苏联、中国、朝鲜、柬普寨、阿富汉、及非洲三个共产党国家,这决非偶然现象,而是共产党消灭财产私有制强制土地国有化的必然恶果。其次,所有的共产党夺取政权全部经过血腥残暴野蛮的恶斗,共产党全部不遵循公平竞争的价值观,不遵守人类文明政治规则,而奉行匪徒强盗黑社会流氓的厚黑竞争逻辑;第三,所有的共产党政权皆依赖秘密警察及线人无孔不入的严密监控进行极权特务统治;第四,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实质上皆非由于本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自然进化的产物,而是由外因强制介入引进的产物;第五,所有共产党政权皆杀人如麻毫无人性充满兽性, 同时道德高调唱得最动听,口头说的与内心想的背道而驰,几乎人人说假话,尔虞我诈,道德沦丧,不仁不义。结论乃是:共产党极权暴政党国体制不可能进行实质性改良,因为它是一种反人性、反自然、反人类的极度虚伪,野蛮残暴的极权暴政,因而必须彻底抛弃终结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