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匣子说话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中国过渡政府 发表于 1/29/2013 11:53
   
   第二四二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今之中国“无宪法 无宪政”中国过渡政府:今之中国“无宪法 无宪政”
   

   

黑匣子主义认为,今之中国大陆不仅“无宪法 无宪政”,而且无政党,无政府,总之无国家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第二四二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今之中国“无宪法 无宪政”


   

今之中国“无宪法 无宪政”


   

——南周事件再次说明寄望于中共政改是幻想


   
   
   伍凡先生:近日,《南方周末》“宪政梦”特刊遭篡改和《炎黄春秋》网站因载文呼吁政改、维宪被停刊,由此引出了一场争取宪政与专制守旧的博弈。那么,何谓宪政?又为何要在中国实行宪政?
   
   
   宪法是公民与国家的契约,政府须依宪法行政,谓之宪政。现代宪政理论以民主制为基础,但其最核心价值却非民主,而是体现在宪法和各政法制度中的“法律下的自由 ”。为保障属于个人、并高于国家而存在的诸多自由,宪政制度设法限制政府权力,同时也限制“人民”权力,将得到宪法确立的“宪法权利”,排除在众意【即政治多数】选决范围之外。并通过独立司法体系来保护公民宪法权利。宪政与民主不可分,现代宪政主义等于民主主义、共和主义和法治主义之合。可见无宪法宪政,便无自由;无自由,即无民主。在中国实行宪政正是为了保障我国公民的合法自由,进而通过民主制度实现主权在民,同时确保司法的公正独立。
   
   
   国家行宪必备的具体条件有,符合宪政精神的主权在民宪法;强有力的反对党对政府实施监督;独立的司法系统对违宪行为予以制止。而在共党制下的中国大陆,无主权在民宪法【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本质,是一部违背宪法题中之义的伪宪法,代表着中共专制暴政的邪恶法权】,无反对党监督【所谓“民主党派”都是中共的附庸组织】,无司法独立【中共通过伪政法委左右司法】,所以根本无法行宪。即便如某些人所期望的,实行切实贯彻中共伪宪法的伪宪政,亦不可能。因为共党历来“无法无天”,从不依法执政和依法行政。各种伪法律,要么被中共利用来镇压和盘剥民众,沦为彻头彻尾的“恶法”;要么被束之高阁或任意歪曲。伪法律已成为中共维持其党富民穷、横征暴敛的经济专制和假恶斗骗、独霸公权力的政治专制之凶器,如果谁引用伪宪法中有利于保障民众权益的内容【如伪宪法第三十五条】时,共党便会以各类不法手段予以恐吓迫害……
   
   
   南周事件与炎黄封网,都再次说明中共根本无意于宪政,而共党各派在反民主保专制上都是一丘之貉。期待邪党回心转意、弃恶从善,无异于与虎谋皮。所谓“习李新政”更是幻想,只要中共存世一日,其邪恶本性就将继续作祟,中国便不会有宪政,即“有党国 无宪政”。
   
   
   既然中共宪法是伪宪法,那么今之中国就并非是“有宪法 无宪政”,而是“无宪法 无宪政”。对此,中国过渡政府和中国联邦革命党已于2012年2月,联合组建了“中国联邦宪法起草小组”。小组正广纳天下才俊,以期早日著就一部主权在民的《中国宪法草案》。《草案》将参考《联邦中国宪法思想理论刚要》,并尽力完备限制资本转化为特权的条文设计。希望《草案》不仅成为未来百年中国发展的理论基石,更能作为民主大革命的旗帜,藉此瓦解中共暴政的邪恶法权!
   
   
   
   
   
   问题一 中国大陆M2超过GDP的188%,会否加剧通胀?
   
   伍凡先生:广义货币【即M2】=流通中的现金+活期存款【企业活期存款+机关团体部队存款+农村存款+个人持有的信用卡类存款】+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企业存款中具有定期性质的存款+信托类存款+其他存款。目前我国M2超过GDP的188%【美国为67%】。IMF曾指出,M2不宜超过GDP的80%,超过意味货币供应过度。188%说明中共为挽救自身财政危机,而发行的纸币严重过量。伪人民币非国际货币,只能在本国流通。由于过量货币超出产能与服务的最大载荷,造成市场无法消化过量货币,直接推高了通胀率。此种饮鸩止渴的方式,也是共匪劫掠民财最便捷之手段。但却实难长久,必激起亿万民愤。
   
   问题二 日元贬值会否导致伪人民币崩盘?
   
   伍凡先生:由于日元占中共外汇储备的比例不大,所以其涨跌对伪人民币的汇率影响甚微。
   
   问题三 庹震篡改《南周》社论是派系行为,还是伪中央授意?
   
   伍凡先生:虽然中共党内恶斗白热化,但在维护一党独裁上却是“一致对外”。所以,细致厘清中共派系脉络和之间关系实则毫无意义,我们只需解体中共,便可彻底终结其阴谋政治与海量邪恶。
   
   问题四 亲共侨领胡某昇被中共判死刑,岂不违背伪统战政策?
   
   伍凡先生:亲共侨领与伪统战部在海外是相互利用的利益交换关系,但当前者利益触及伪地方政权利益时,中共便会偏袒己方、恩将仇报。当年大共谍金无怠的价值和贡献远大于胡某昇,不一样被中共无情抛弃?可见替邪党张目者多无善终。
   
   问题五 自章家敦启,你们每每预测中共垮台,结果系数失算,岂非自欺欺人?
   
   伍凡先生:在“亡党亡国”的问题上,我方与共党确有共识,即中共必亡。自伪十八大启,无论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一再公开强调,如不能遏制腐败蔓延,中共必将“亡党亡国”。而经济持续力的枯竭、伪政权对各方的失控、此起彼伏的民愤爆发等客观因素,都正在将邪党不可逆转得拖向解体。虽然中共必亡的趋势明朗,但就垮台时间点而言,我们与共党却都无法精确预测。在此情形下,之所以仍然作出此类预测,意在寄望提醒大众,注意共亡趋势,为此早作准备,以规避或减轻改朝换制动荡对自身的波及。
   
   问题六 谁会成为未来中国最大的反对派?
   
   伍凡先生:任何反对中共的人,都可能在未来凝聚成反对力量。今之中国反对力量分有组织和无组织两种,前者以中国过渡政府和中国联邦革命党伪代表;后者则有法轮功学员、支持军队国家化的爱国军人、体制内的左右派人士、受共党压迫生活艰困的八〇九〇后等。我国反对力量未来的发展趋势是,由无组织向有组织;由争取维权走向夺回政权。
   
   问题七 2013年全球哪些独裁者会垮台?
   
   伍凡先生:叙利亚自由军已兵临大马士革城下,阿萨德正愈发众叛亲离。各大国逐渐承认或接触反对派,叙国革命有望年内落幕;查韦斯已病入膏肓,希望在他安息后,委内瑞拉能真正民主;朝鲜变化可能仅限于经济开放;中共在习近平之后,应后继无人……
   
   问题八 美国财政危机会在今年总爆发吗?
   
   伍凡先生:美国财政悬崖尚未根本解决,两党仍存分歧。而给富人加税的收效如杯水车薪,根本缓解之道在于开源。即开发新型生产力,从而创造财富,以此广开税源、充实税收。同时适当节流,如兵不妄动,节约国防开支;提高产业科技含量,以促进生产力发展,减少用人成本等。
   
   问题九 如何看美国2013年度《国防授权法》称“钓鱼岛防卫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第五项”?
   
   伍凡先生:《国防授权法》关于钓鱼岛明确指出:“美国对主权争议不持有特定立场,但是尖阁诸岛处于日本管辖之下,任何第三国的单方面行动都无法改变对这一事实的认识。”同时法案还指出,“东海上的领土主权问题,当事各方有必要保持自我克制,通过外交手段加以解决”,反对通过“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来解决问题。可见法案仅是对现状的客观表述,美国并不想介入中日岛争。所以既承认日方的实际管辖,又不明确表态主权归属。
   
   问题十 为何香港抗议梁振英的示威中出现“港独”标语?
   
   伍凡先生:中共日益剥夺港人自由和压制港九民主化的苛政,所激发的本港民怨与日俱增。“港独”标语只不过是民愤宣泄的一种方式,试想谁愿意生活在专制压迫之下?再者,此言行在言论自由的社会司空见惯,何足挂齿?我们应学会容忍和尊重多元观点表达,切勿因言入罪、因思入罪,如此方能永葆“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的中华自信。
   
   问题十一 中国过渡政府得到过美国政府的财政支持吗?
   
   伍凡先生:本人在海外投身民运卅年,从未拿过美国政府一分钱,用度都是自费。 有人认为,从政必以金钱为后盾,其实不然,恒心才是最忠实的后盾。我们虽不是政治家,但却无时不以君子标准严于律己,即心怀正信、朝乾夕惕、坚持理想、不求名利、持之以恒……我们只求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法治、共和、联邦,除此之外,别无他求。更有甚者造谣称,我们是“被美国政府收买,专骂中国政府的‘美分党’”。请问,证据何在?此种无稽之谈,实属诽谤!那么又是谁散播谣言,妄图离间大众与本府的关系呢?不言自喻。
   
   问题十二 如中共顽固不改的话,是否除了革命,就别无他途了?
   
   伍凡先生:不久前,王岐山在共党内推荐史学家托克维尔探讨法国大革命的著作《旧制度和大革命》。该书揭示“对于一个坏政府而言,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在其开始改革时。”在当如文革一般的专制暴政极盛时,民众受重压反而不易爆发革命。但当腐朽旧制度的一隅改变时,人们便会仇恨有待改善的剩余部分,就更不能忍受腐败。而且,旧制度下的经济繁荣也将成为大革命的催生婆……今之中国与大革命前的法国何其相似?回眸历史,辛亥革命与苏东等巨变都是大势所趋,并非人力可挡。
   
   问题十三 如何将自由民主与劳苦大众的诉求相结合,从而促成革命?
   
   伍凡先生:“自由为体、民主为用”,即先有自由,才有民主。中共借压制国民思想和言论等自由,来苟延伪政权的暴政统治。我们须反其道而行之,以思想自由丰富维权抗暴理念、创造抗暴维权方式方法,争取和凭借言论自由,使维权抗暴真相广为人知,从而引发舆论共鸣和中外声援,使中共不敢轻举妄动。民主虽非幸福本身,但却是一艘能度人抵达幸福彼岸的方舟。民众应明白,之所以今天要维权抗暴,就是因为无民主造成的,而独霸公权力的独夫民贼,则非中共莫属。
   
   伍凡先生:中国过渡政府第242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莅临,希望您们继续支持本政府。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中国过渡政府
   
   2013年1月13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