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什么是政治形态]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政治形态

   什么是政治形态

   

   

   

   郭国汀编译

   

   

   

   

   政治出现于所有的社会关系中,无论集团或社会的大小。集团是属于或归类于一起的一群人或利益共同体。社会是一大群人,在某一特定区域内,认为他们拥有共同的历史传统,共享共同的文化,涉及相互交往。社会成员共享行为规则,使他们可预见常规模式,个体组合成一个社群。

   

   多数学者认为政治有两项基本特征:涉及一个集团或一群人做出公共决定;为了作出决定,集团中的某些个体依影响力或强制力对其他成员行使权力。对国家的冲突作出政治决定,就要求有各机构来执行这些决定,该机构即是政府。政府是人民为了解决争议和冲突而设立的组织。

   

   政治与权力,影响力,强制力密切相关。权力一词源于拉丁文Potere意指能做,能干什么,广义言之,权力是在物理上或智能上能够取得想要的东西。权力可以默示也可明示。因此,权力是使其他人按照某人的渴望,通过使用影响力或威胁做某事的能力。权力渗入政治,个体在社会上行使政治权力者通常展示如下特点:诸如财富,权力(军警),通讯技术,社会地位,高等教育,个人魅力。影响其他个体行动的权力,在一定方式上更常依赖于协商而非靠适用物理强制。政治的终极目标是平等,自由,正义。

   

   影响力是说服他人接受一定的客体或按某种方式行动的能力。贿赂和奖励是影响力的其他方式。

   

   强制是通过惩罚和威胁取得服从。政府控制着主要的合法的强制代理机构,警察,监狱,法院,军队。政府无法长久实施强制。民主国家,政府很快会被选举推翻,在专制国家则会引发暗杀,政变和革命。

   

   政治与国家密不可分。国家是在一个既定的领土内的政治组织单位,它是在既定的领土内,对特定的人口,能够维持秩序,颁布实施规范或法律(若必要时通过强制)的政治组织。国家的三要素是:领土,永久性的人口和政府的形式。[1]国家由领土,人口,和政府组成。德国社会学家韦柏的定义:国家在一个既定的领土内为维持秩序,成功地持有主张独占的合法使用强制力。[2]国家是能够使用强制力,颁布约束其领域内所有成员的规则。

   

   主权国家当她获得人民批准取得合法地位后,拥有权力使之能够维护其领域内的秩序,能够向其居民征税,获得国际社会承认,有权管理其内政事务,免受其他国家的外来干涉。[3]

   

   现代国家形成于16-17世纪,1789年以前全球仅有24个国家。1789-1917年有54国;1917-1945年有65国;1945-1970年有114国;1970-2007年有192国。2003年全球人口达63亿1380万人,预计到2025年全球人口将达80亿。

   

   政治与法律如影随形。法律是由政府机构颁布并可由法院强制实施的行为规范实体。[4]自然法是由上帝或自然命令的人类行为基本原则。法律之于公民,正如摩西律法之于犹太人,可兰经之于穆斯林,圣经之于基督徒一样。[5]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奥立佛说“法律是法院事实上将做的预言。”[6]

   

   在西方社会,相信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均应受制于相同的法律。国家机构须理性无偏地保护所有的公民免受滥权的侵害。这一观念寓于法治概念,意指公民无论是多么微不足道,均不得拒绝法律的正当程序。任何个体或机构不得超越法律,或免受法律约束。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平等。法院在保护法治方面至关重要。[7]

   

   英国共同法(通译普通法)亦称判例法或习惯法,是由12世纪利二世时代建立起来的。国王派皇家法官巡回全国,按照他们对习惯的解释判案。这远比1066年诺尔曼人征服英伦后设立的地方法院的审判公正且有可预见性。这些新法官创建了一个法律的共同体,在王国遵循先例原则。

   

   罗马法(亦称民法或大陆法)是基于在中世纪重新发现的古代罗马法典,六世纪的查士尼法典及1804年拿破伦法典建立起的法律体系。中华民国的六法全书采纳大陆法系的法律原则,主要是德国,法国和日本的法律原则。中共匪帮则按照马克思“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表现”的强盗法理,泡制了众多恶法。

   

   政府权力合法性渊源。德国社会学家韦柏认为政府权力的合法性有三个主要渊源:传统权力,源于传统和历史的继承;个人魅力权力,基于大众崇拜而产生的基于个人英雄而授予;理性法律权力,亦即源于上帝法和自然法的传承。[8]有时混合着两种形态。共产党彻底否定传统和历史,彻底否定上帝和自然法,唯有一项所为个人英雄而取得的所谓个人魅力权力其实也是欺骗而来且完全靠报禁言禁网禁维持。因此,中共政权始终不具有任何现代法律原则的合法性。

   

   1992年1月在审判两名东德士兵抢杀最后一名越柏林墙的受害者时,法官判决认为士兵仅是执行任务,根据东德的法律无关紧要,因为并非合法的任何事均是正确的,在20世纪末,没有人有权不顾良知,当他面对上级命令时。故判其三年半徒刑。[9]

   

   [1]George H.Sabine, A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 3ed, Goerge G.Happap &Co.Ltd. London, 1951 P.47.

   

   [2]Max Webber, The Theory of Social and Economic Organization, Trans by Henderson,(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47, P154.

   

   [3] KJ.Holsti,International Politics: A Framework for Analysis 4ed,( Scarborongh, ONrentice Hall, 1967)p. 65.

   

   [4]George H.Sabine, A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 3ed, Goerge G.Happap &Co.Ltd. London, 1951 P.59.

   

   [5]Ranny, Governing, 4ed,(Englewood Chiffs, NJ. Prentice Hall,1987).p.291.

   

   [6]Oliver Wendell Holmes Jr. Collected legal Papers (New York:Harcourt BraceJovanovich, 1921).P.173.

   

   [7]George H.Sabine, A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 3ed, Goerge G.Happap &Co.Ltd. London, 1951 P.60.

   

   [8]Max Webber, The Theory of Social and Economic Organization, Trans by Henderson,(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47, Ch.3.

   

   [9]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26, 1992, p.E6. G.61

(2013/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