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独往独来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沙叶新•编剧
   《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在香港演出反响热烈
   (附:话剧剧本《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焦媛实验剧团(2010年)1月7日起,在香港推出由沙叶新话剧剧本改编的舞台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下称《江青》),共演十场,观众反响热烈。
   艺术顾问高志森说,《江青》这部戏能在香港演出,是一国两制的体现。此戏在港英政府执政时期是不能演出的。香港回归了,有了真正的言论自由,艺术也有自由了,这部戏才能在香港上演。
   他说:“回归十一年,政府允许我们把这出戏搬到舞台上。”《江青和她的丈夫们》是沙叶新写于十八年前的话剧剧本。
   沙叶新说,每次他的剧本在香港演出,他都会前来参加首演,就象是他为自己的孩子接生一样。但这次“接生”,让他特别紧张,因为这个“婴儿”特别的难产,她竟然晚生了十八年。她丑陋吗?她残缺吗?她弱智吗?她健康吗?沙叶新感到很不安。就在她出生的前几天,香港还有记者撰文关注她的生命,担心她的安全。
   可今天,“她”终于诞生了,沙叶新已经不在意她的胖与瘦、弱与强、美与丑,他都会喜欢。只要她活着就好。
   沙叶新说:“我将为她来到人世而感恩,而欢呼。她不但是我的孩子,我也一直把她当作是所有观众的,是我们大家的孩子,但愿大家都喜欢她,和我一起搀扶她。”
   身患癌症的沙叶新,每月坚持写一篇时政长篇博客文章,拥有众多网民追看,2009年11月,那篇近四千字的《天下兴亡谁有责》,更令许多人担忧他的人身安全。《江青》在香港上演,重新点燃起他的艺术创作欲望。他想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不再写博客,不写时政文章。
   2010年1月9日,沙叶新在香港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说:“不是我内心没有矛盾,前不久,我看了《左拉传》,很感动。我本质上不是政治家,而是艺术家。”比利时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2009年10月开幕,他参加了其中的“文人对话”环节,而后去荷兰作艺术问题演讲,再游览了四国八城市。他说:“在罗浮宫,我虽然不懂雕像艺术,但这些都是艺术巅峰。站在雕像前,每座雕像都似乎在跟我说话,我甚至知道他们跟我讲什么话,战神、维纳斯……我都深深三鞠躬,虔诚地朝拜。在波恩,参观了贝多芬故居。他那句话鼓励了我的一生:要握住命运的咽喉,人可以改变自己。我这辈子活得比较艰难,也比较乐观,应该与《命运交响曲》那句话有关。”
     回到上海后,他总是在思考,觉得自己对世事的关切,对民生的关切,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已经超负荷了,超过了自己的能力,写了那么多类似《腐败文化》、《宣传文化》一类的文章,自己无非说了点真话,一是敢说话,二是比别人会说话。
   他夫人说,《江青》一月上演,是2010年开了好头。
   沙叶新说:“新的一年,我准备先写一部长篇小说,酝酿了好多年,是写知识分子命运的,再写两部话剧,其中一部是《四伟人之死》,写毛泽东之死、刘少奇之死、周恩来之死、彭德怀之死。许多朋友听说我要回归艺术,纷纷对我说,他们表示理解,但希望我创作和写时政博文两头兼顾。”
   沙叶新的戏,几乎没有一个人,包括大导演黄佐临在内,会改动他的剧本,都是一字不改。黄佐临生前说过,“你们不许改沙叶新的本子,他每个字都是精心的,他很用功,不是随意写的,我都一个字不改。导演的任务要尽可能深入体会剧本的深意,而不是我不喜欢就随意改动”。沙叶新,对《江青》剧组的人说,现在这位导演梁彦浚很大胆,把结构都动了。
   不过,沙叶新说:“虽然现在这部改动后的舞台剧缺少了文学性,缺少了细节,开场最初二十分钟,戏少了冲突。但毕竟这是十八年前的剧本,现在我是七十岁的老头了,两代人都过去了,我怎么能用以前的眼光和构思,来要求现在的演出,对今天的年轻导演要鼓励,虽然我不认同一些处理方法,但我还是说服自己,要鼓励导演。添加的舞蹈和音乐就很好,青年观众喜欢。”
   专注发展女性剧场的焦媛实验剧团《江青和她的丈夫们》,改变了中国近现代史的江青,出身微寒,曾当过二流戏子,三次结婚,与不同的男人同居,有人为她两次自杀,有人为她抛妻弃子而身败名裂,最终她成为国家拥有最高权力的毛泽东夫人,走上政治不归路。
   此剧探讨了江青这个传奇女子的内心世界,令观众思索:江青真是个坏人吗?
   
   剧本《江青》曾翻译成英语、德语,反响颇大。当年许多评论家读了,都说是沙叶新最好的剧本之一。沙叶新说:“这出舞台剧的艺术处理手法,与剧本原来的风格不一样了。幸亏是焦媛主演,最后的几段戏很出彩。全场演出可见,凡是演出剧本有文学性的时候,观众反应很强烈。第二轮演出,会恢复一些删除了的文学性的细节。这确实需要磨合,编剧和导演、演员已经有了心与心的沟通,会改得更好的。”
   谈到《江青》为什么不能在大陆上演,沙叶新说,最主要是投鼠忌器。
   虽然对江青问题已定性了,当局不会在演江青的问题上有异议,比他写这部《江青》剧本更早的时候,1976年10月,四人帮倒台后,有关部门已经组织编创人员写江青,当时他也参加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有上演,问题不在江青,而在于毛泽东。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思想比较解放时,对毛泽东的评价是热点,中共党内很多人认为,要公正而科学地对毛泽东的错误缺点作出正确定位,邓小平当时说,五十年、一百年后再说。
   沙叶新说:“有一位我十分敬仰的中央领导人(胡耀邦)说过,毛泽东这杆旗不干净。轻轻地洗,洗不干净;洗重了,又怕旗子被洗破。因此,不得不高高举起。越高越好,高得让人看不见。”
   这是党内一部分人的清醒认识。
   最近毛泽东热回潮,我认为并不反映那些对毛狂热的人对毛的真实感情,而是对当下现实的不满。如今已不再是以前那样投鼠忌器了,人们对毛泽东的看法不一样了,大大进步了,但中国有一个政治习惯,往往没有人第一个站出来说话、捅破这窗户纸,这只是个政治惯性问题。”
   在香港首场演出闭幕后,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借此机会,授予沙叶新第六届中国戏剧文学评委会特别奖,获奖剧本是《幸遇先生蔡》。此剧曾在香港演出,讲述的是大教育家蔡元培的故事。沙叶新的获奖感言只是两句话:希望在座观众能喜欢戏剧,经常来剧场。相对什么奖项,更多观众来到剧场才是对他最大的鼓励。
   演员:焦媛、罗仲谦、李润祺、黎浩然、梁浩邦;
   舞蹈演出:(客席、芭蕾舞艺术家)梁菲;
   现场伴奏:陈隽骞;
   导演:梁彦浚。
    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话剧剧本)
    沙叶新
   最高指示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毛泽东
   主要人物
   江青
   毛泽东
   唐纳
   贺子珍
   小凤
   卫士
   法警
   
   序幕
   空荡漆黑、寂静无声的舞台。
   稍顷,一束白光从空而降,从侧幕“走”上舞台,急匆匆地,像在寻找什么;没找到,它急了,加快步伐,在四周“奔跑”着。
   声 音 我在这儿,这儿!
   【白光停下,倾听着,辨别声音来自的方向,然后循声而去,仔细地寻找着;
   声 音 真他妈的蠢,我在这儿、这儿!
   【白光又停下,再仔细地辨别声音发自何处,于是又小心翼翼地东寻西找。
   声 音 你瞎了眼了,干吗尽在角落里找? 我是躲在角落里的人吗?
   【白光再次停下,倾听着。
   声 音 我是江青,我是毛泽东夫人,我是文化革命的旗手,我是最出色的演员。我在中国,只能在中间,舞台的中间。
   【白光,立即诚惶诚恐地奔到舞台中间,终于找到了目标。在它的照耀下,观众这才得以看见本剧的主人公——江青的面目,她六、七十岁了,但看上去仍然不太老,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
   
   江 青
   (抬头望着白光,以一种居高临下式的关切态度用手拍了拍光柱)对,对,这很好,谢谢。照着我,永远照着我,谢谢……(突然发怒)不对,混蛋!白光?不要白光!白光是反革命,是修正主义,不要白光!
   【白光立即变成黄光。
   江 青 不对,不对!
   【黄光又变成蓝光。
   江 青 丑死了,丑死了,不要蓝光!
   【蓝光又变成红光。
   江 青 出绿,出绿,我要绿光,绿光,苹果绿!
   【红光变成绿光。
   【江青这才安静下来。
   江 青 我喜欢绿,苹果绿。年青的时候,我喜欢蓝色,所以那时候我叫蓝苹。(温柔地抚摸灯光)啊,多好的一柱光!我这一生都离不开耀眼的灯光,离不开灿烂的舞台,因为我是一个演员。真的,我真是个演员,是个出色的演员。
   【江青走出光圈,演区扩大,舞台通亮。
   【江青扮演易卜生《玩偶之家》中的娜拉。
   娜 拉(哼着曲子来到家中)爱伦,把那棵圣诞树好好藏起来,白天别让孩子们看见,晚上才点呢。(取钱包,问脚夫)多少钱?这是一克罗纳,不用找了……(对海尔茂)托伐,你快过来,瞧瞧我买的这些东西,多便宜。你瞧,这是给伊娃买的一套新衣服,一把小剑。这是巴布的一只小鸟,一个喇叭。这个小洋娃娃和摇篮儿是给爱密的……
   江 青 (自我欣赏地)我是科班出身,十五岁就考进山东省立实验剧院,专门学过话剧表演。哦,我还会演京剧。
   【江青走进侧幕,扮演京剧《打鱼杀家》中的萧桂英,在幕内唱「倒板」:摇橹催舟似箭发……
   【桂英摇船上。
   桂 英 (唱“快板”)滚滚江水翻浪花,贫穷人家无冬夏,父女打鱼度生涯……
   (低头做哭状)喂呀……
   【此时,空中布下法庭的木栅栏,将江青围在栏内。栅栏后边竖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被告人”三字。
   江 青 (抬起头,发觉自己被围在木栅栏内,大吃一惊)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是……
   什么?要审判我?为什么?啊?什么?我听不见!(取出助听器,戴上耳塞)你再说一遍。哦? 我有四大罪状!诬谄、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迫害、镇压广大干部和群众,等等,等等。哼,真是罪恶滔天呀!什么?多少?(塞紧耳塞,仔细听着)受我迫害的有七十多万人?死了三万四千人?受株连的有一亿人?(大笑,竖起手指往后指,撇着嘴说)胡说!造谣!刘少奇怎么也是我迫害致死的?哈哈哈,真他妈的血口喷人。死无对证!对,我不否认,我是参加了刘少奇的专案组,可我仅仅是个助手。有录音为证?好,听听吧!
   【江青扶在栅栏上,头往前伸,注意地听着:
   录 音(江青的声音)……我现在负担着全国第一个大专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刘少奇是—个五毒俱全的大反革命、大内奸、大叛徒,大特务,太恶劣了!这个大内奸呀,我觉得应该千刀割、万刀剐……
   【录音结束。
   江 青 嗯……好像是我的声音,我不赖,这大概是一九六八年九月份我对文艺界的一个讲话,中间插上了这么一段。认不认罪?我认什么罪!(大声地)我没有罪!搞这么大的一个革命,死一些人有什么了不起!这都是革命群众一时的过火行动。成绩是最大、最大、最大的。哦,这是林彪说的,可以不说了。至于刘少奇,他是国家主席,党中央的第二把手,要是中央政治局不通过,常委们不举手,他能被打倒吗?如今你们想把一切都推到我头上,好像制造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是我,挑起内战的是我,我江青有这么大的能耐吗?有这么大的号召力吗?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我不过是执行了毛主席的指示。我有什么责任?老实说吧,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叫我咬谁,我就咬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