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藏人主张
·美國或者自由世界的敵人不是什麼國際恐怖組織而是、、、、
·習近平經濟學
·中共絕對不敢武力犯台
·自由民主和極權專制之間水火不能相容,怎麼可能統一?
·中共強權要斬殺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以祭全球極權擴張之旗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
·袁紅冰談中國國運和“爆料革命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逐字稿之一
·中共太子黨如何拯救共產黨
·中國的政治前途和當代民主革命
·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袁紅冰訪談: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观看袁红冰VS夏业良世纪辩论的一点感想
·為什 麼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有利於中國人民根本的政治利益
·袁紅冰、夏業良: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袁紅冰教授才最有資格拿諾貝爾「文學獎」和「和平獎」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第一輪〈逐字稿〉
·今天過後,《年代追追追》以及陳
·自由台灣的國家正名革命 與 2018年的台灣機遇
·「319槍擊案」真相大白了嗎?】
·以國家至上的和極端狹隘的民族利己主義做為價值中心而形成的超級納粹主義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二輪〈逐字稿〉
·袁紅冰對《新聞追追追》名嘴們的回應
·我為什麼關注自由台灣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三輪〈逐字稿〉兩千餘字一次刊完】
·自由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從郭柯配到朱劉會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谈《殺佛》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祐護台灣的命運
·习近平高登“皇位”之后对西藏的影响
·郭文貴警告台灣:台灣的內賊是她最大的敵人,就是被「藍金黃」的這些人
·BBC中文本周推荐:你不容错过的五个故事
·只要鄭南榕精神還沒有被台灣人完全遺忘,台灣的自由之魂就不死
·蔡英文應正視「賴清德現象」引起的關注
·《刀鋒上的台灣》預言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元老102歲的李銳證實了袁紅冰對習近平文化程度的評價
·「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局」中,台灣的隱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台海大動盪 ── 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對台動武?
·四月26日袁紅冰教授日本
·習近平:「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焱@個『寶貝』了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台灣自己不能讓國際社會忘卻台灣的獨立國格,不能讓世界忽視自由台灣事實上
·你們撤得了旗幟,撤不了我身為台灣人的決心
·中國在蔡英文總統520就職二周年前夕獻出賀禮
·柯文哲現象對蔡總統、民進黨及台灣的警示
·習近平對「中華民國」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
·習近平五四馬克思,台灣新五四挺管爺
·「不打狗,只打主人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台灣正常化將是大江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國台辦:「無稽之談、憑空捏造、匪夷所思」
·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 ── 愚蠢,還是叛賣?
·國家安全的威脅與國家安全的保障;台灣應站在哪一邊?
·中共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蔡英文執政兩週年總體檢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發展戰略就沒有跨
·分析中共高唱馬克思主義的背景和目的
·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英總統明確彰顯她
·美議員提「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案」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 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
·《紐約時報》:李登輝呼籲舉行全民公投,通過明確宣布該島為台灣而非其正式
·創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宣言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解析、闡述與釋疑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EDWARD WONG, CHRIS BUCKLEY 联合报道2013年01月11日 纽约时报
   
   中国广州——抗议活动已经偃旗息鼓,中国最著名周报的记者和编辑们也已复工。最新一期报纸差不多算是按时发行。然而,毫无疑问,《南方周末》仍然会是抗争共产党审查的重要战场。


   
   自29年前诞生以来,《南方周末》一直是中国新闻机构所受限制的风向标。该报记者称,他们对这些限制的愤恨已经积攒多年,他们与党的省级官员之间的关系也变得与猫鼠游戏相似。
   
   自去年夏天以来,限制进一步加强,最终导致了上周《南方周末》总部抗议活动的爆发。抗议针对的是遭到大幅改写的新年献词, 是迄今为止最严重的矛盾爆发之一。
   
   抗议的记者们接受了妥协方案,省委宣传官员承诺将放松对他们工作中一些干预性较强的审查控制。之后,报纸于周四出现在了报刊亭上。而广东省会广州的警察开始采取行动,准备制止该报所属的南方报业集团大楼门口的任何新起抗议活动。
   
   最新一期《南方周末》头版推出的是一篇调查性报道,针对的是中国中部导致七人死亡的一场孤儿院大火;这期报纸还探讨了提议中的劳教制度和农田征收法规的改革。报纸没有直接提及反对审查的抗议活动,尽管这些活动已将该报本身变成今年以来中国最大的新闻。
   
   此前,抗议的记者们将他们的怒火直指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认为他要为刻意淡化新年献词负责,也正是他将这篇旨在敦促尊重公民宪法权利的文章改成了一篇错误百出的对共产党统治的赞歌。不过,新一期报纸中最接近触及这一争议话题的是转载的一篇《人民日报》评论文章,内容是新闻媒体的角色,而《人民日报》是共产党主要的全国性报纸。
   
   《南方周末》提及《人民日报》评论文章的时候说,“党管媒体是原则,但党管媒体的方式要与时俱进。”
   
   中国的新闻媒体越来越商业化,《南方周末》则一直处于这场变革的前沿。由于积极报道丑闻、腐败、民众抗议等敏感话题,该报和其他类似媒体不停地与党的限制发生碰撞。如今,《南方周末》处在了下一个重大测试的中心:共产党的新领导人习近平是否有意将他关于经济改革的广泛承诺扩展到允许某种程度的政治自由化,包括允许新闻媒体有更多挑战官员的余地?
   
   张平(笔名长平)曾是《南方周末》的编辑和专栏作家,2011年在官方压力下遭南方报业集团解雇。他说,“庹震事件中有偶然因素,但也是官方干预报道和编辑工作导致的长期不满爆发的结果。”
   
   张平目前在德国居住,谈到这次审查风波时,他说,“在我看来,这起事件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暴露了宣传部门的黑幕。宣传部门的决定几乎没有申诉的可能,你不能质疑他们的决定。”
   
   面临威胁的远不止是一篇遭到随意删改的献词。庹震于去年5月就任目前的职位,在供职于《南方周末》的人士和研究该报的学者看来,他代表着干预性越来越强的审查制度。
   
   “庹震似乎根本不理解,办报纸也是做生意,”南方传媒集团的高级编辑和专栏作家鄢烈山说。“如今,大多数中国报纸都得自掏腰包维持生计,要是编辑当起了审查者,他们可能会把报纸置于死地。”
   
   张平和其他一些前《南方周末》记者说,记者们的不满可以追溯到好几年前,包括2009年的一起事件,当时宣传部和外交部官员巨细靡遗地操纵了一篇采访奥巴马的文章。白宫之所以向《南方周末》示好,是因为它是一家相对自由、相对声气相通的报纸,审查者却将此事作为该报政治上不可靠的证据。该报最终发表的采访报道枯燥无味、删节严重。
   
   “在过去几年中,该报很明显地被视为问题出版物之一,”香港大学的研究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这样描述《南方周末》,“我确实听说过,还有大量其他文章被毙。”
   
   《南方周末》创建于1984年,作为广东省党委主要机关报《南方日报》的副刊。在邓小平发起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改革之后,该报第一任主编左方力图抓住改革创造的机会来吸引读者和广告商。据香港大学研究过该报的学者卓丽凤(Li-Fung Cho)说,该报最初主要刊登“衣着暴露的明星和充满刺激的犯罪系列小说”。不过,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该报开始注重调查性报道,吸引了全国的读者。
   
   所有的中国报纸都受控于党政机关,但大部分报纸必须象经营性企业一样自负盈亏,其中一些甚至为他们的官方所有者带来了利润。《南方周末》的总部位于中国商业最集中的省份之一,对该报来说,经营和政治控制之间的矛盾尤其强烈。
   
   “看看宣传官员对该报的整治力度,你就知道该报的影响力有多大,”班志远说,“《南方周末》成了在前线替大家挨打受罚的人。”
   
   根据前总编左方撰写的回忆录,1993年,该报发表了一篇有关一起双重谋杀的虚假报道,差一点遭到关闭。多亏思想比较自由的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非极力游说,该报才幸免于难。
   
   但最近,官方加强了控制,即便在前省委书记汪洋执政时期也是如此。汪洋于去年12月离任,他在执政期间为自己树立了宽容的改革者形象。
   
   汪洋预计会在今年3月被任命为副总理。
   
   习近平曾表示,他赞成深化改革。一些观察人士称,他说的改革可能会包括一定程度的政治放松。迫于政治压力在去年离开《南方周末》姐妹刊的记者张继承说,降低审查力度所需的不只是关于改革的空泛承诺。
   
   “高层可能会有一些就个人而言更开放、更有远见的官员,但审查制度最终还是不会有太大的放松,因为规则和机构都还是老一套,”张继承说,“我希望这次的事件能引发好的改变和更少的干预,但我很难相信内部不会出现相互指责的现象,这在过去可是常事。”
   
   
   黄安伟(Edward Wong)自广州,储百亮(Chris Buckley)自香港报道。安思乔(Jonathan Ansfield)和Shi Da自北京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黄铮,陶梦萦
(2013/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