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藏人主张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中国官员131万占有国民财富80%
·中国网民对谷开来案的反应
·“薄谷开来”案件的三大看点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温家宝给盼政改派打了一记耳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在悉尼国际汉藏对话会议上的书面发言
   

   作者/潘晴
   
   熬了多个不眠之夜之后,《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1-4,共四个部分的长文已全部发出,终于可以搁笔喘一口气了。这篇专门从佛法教义分析入手的文章,为人们重新看待藏人自焚事件带来了一个新的视角,提供了理解佛法戒律慈悲内涵的入门资料。这几天来,与不少朋友在交流中讨论了这篇长文。朋友们告诉我,文章最多的反馈还是集中在这样几个问题上:(1)这个潘晴,好大的胆量,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居然敢动到佛法头上?(2)你写这篇文章时的心情如何,顾虑大不大?(3)你是如何会想到来写这样一篇文章的,中共方面对此的反应又是如何?(4)整篇文章太长,也不太容易读懂,是否能写一篇适合网络读者的简明版?
   
   针对这些问题的解答,也为了感谢朋友们的关心和帮助,如实说明本文的缘起过程,笔者想了想,觉得应该写个后记做个说明,以回应各方面关心的人士,也许对人们理解这篇长文会带来帮助。
   
   本文在12月14号发完了第四部分之后,笔者注意了一下中共喉舌的反馈。看来我的判断和发心没有错,这4篇文章确实捅到了中共的罩门,破了它的“武功”,同时也为困惑中的公众解开了谜团。对此,中共方面当然是恼羞成怒的,这些天来,党国开动宣传机器,加强了对尊者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行政中央的污蔑和诽谤,而中共的帮闲们,也上蹿下跳的对笔者进行人身攻击和谩骂。这些反应均在笔者的意料之中,从这些反应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虽然气势汹汹,但在宣扬“藏人自焚违反佛教教义”的歪曲误导时,已经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最新的评论文章中,已开始悄悄地转向,声称藏人自焚事件并非“宗教理由”而是“政治原因”。在中共喉舌的宣传中,出现了一个很滑稽的罪名:“有人为自焚事件制造佛法依据”。中共此举意图明确,一方面是为了继续转移公众视线,掩盖中共自己才是制造如此惨烈事件罪魁祸首的事实真相,另一方面,也看出中共内心的虚弱,更说明了佛法的博大精深,如同照妖镜一样的洞察一切鬼蜮伎俩,使得中共的欺骗和邪说原形毕露。
   
   说到这里,笔者就可以回答上述的问题了。
   
   第一,不是笔者胆子特别大,而是世界上的道理千千万万,但归根结底都是些常识;现实中的困惑林林总总,但透过迷雾总是可以发现真相。佛法本是释迦摩尼观察认识世界的智慧结晶,法自本存,与天地万物同在,非佛陀“制造”。中共居然说得出有人“制造佛法依据”,已彻底暴露其对“佛法”本质的无知。因此,人们就可以明白,中共的欺骗宣传是什么“货色”了。
   
   第二,佛法是洞察世间万事万物之法,笔者当然知道发表这4篇文章将带来的后果。一些表面正在发生的“矛盾和争议”其背后的实质不难察觉,但笔者内心坦然,对此不惧、不迎、不怒、不争、不迷、不随,笑看“花开花落、春去秋来”。
   
   第三,一些朋友的建议中肯、实际,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写一些篇幅较短,更为通俗的介绍性文章,已适应公众的需要,也欢迎朋友们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
   
   第四,这篇后记实际上是记录笔者思想变化和本文缘起的历史介绍,所以写着写着也就越来越长。因此,回答完了问题,也就算结束了。如果有兴趣深入了解的朋友可以接着读下去,也许您会发现一个人真实的心路历程。
   
   佛法认为世间之事都有一个缘起,这篇文章的缘起虽然说来话长,但直接触发点却是因为我和达珍女士(注1)就惨烈的藏人自焚事件性质的一番讨论,其中涉及到安乐业先生(注2)的一些深刻地,也是不容忽略的重要观点。达珍希望我对这些问题能够予以说明,我对达珍表示,如果要从“法理”上真正说清楚这个问题,将会是一个“系统工程”,请给我一点时间来深入思考,也许我会把它写出来。不过,我也答应达珍,无论阻力多面大,为了这些牺牲的生命,我一定接受您的邀请,在陈弘莘和安乐业组织的研讨会上先来谈谈我的看法。于是就有了我对“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第一次公开的发言,这也是汉人中第一次有人从这个角度来谈。事后,达珍、安乐业、秦晋都向我表示,这个角度非常重要,希望能够写出来。秦晋还专门向我要了一些参考资料带往达兰萨拉,作为面见尊者达赖喇嘛以及和流亡行政中央讨论时的备忘录。而我觉得,我对达珍女士一向信赖,她的建议一定有深刻的道理在其中。我既然答应了达珍,做人就要言而有信,不能再推辞了。更因为,藏人惨烈的自焚事件越来越多,如今人数已高达百人,所有善良的人都在为此心中流泪。而我基于自己的良知,也觉得到了下决心来写这样一篇文章的时候了。
   
   临动笔之前,我和好友高健、余世新有过一次重要的面谈讨论,我向他们交了底,也发了愿。朋友的关切、理解和支持,对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内心更加坚定的一个重要的“助缘”。我对高健和老余说:“藏人为了争取自由,连命都豁出去了,我能做得事情不多,就是把真话讲出来而已”。虽说朋友们都为我捏了一把汗,但我告诉高健和老余:“后果我已经想清楚了,不就是一条命吗?”我告诉这两位最好的哥们:“为了那些用燃烧自己生命来呐喊的藏人,我又有什么放不下呢?地藏王菩萨说过: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虽是一介凡夫,但毕竟是一个多年的佛门弟子,为了能给苦难的藏民族说几句公道话,我豁出去了,佛法之威严,因果之不昧,我是清清楚楚的。如有不测,我就交出这条命吧。如果违逆了佛法真意,我也甘下地狱!承受无间痛苦的惩罚。”
   
   文章第一篇发表后,得到了来自多方面的鼓励和支持。其中除了藏人朋友达珍、东赛、贡嘎扎西、达瓦才仁之外,还有海外著名的政治评论家胡平先生,好友陈维健,民阵主席盛雪女士,以及墨尔本的阿木兄、好友杨建利、张健、石依地、日本的小林、丹麦的张国亭以及《热爱西藏》邮件组的许多朋友都给予了关注和支持。在此,我也向各位一并致谢!并说明之所以来写这篇文章,是我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我真正认为:“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们自己”。这也是这次“悉尼国际汉藏对话会议”的主题,有关这个观点的详细论述,我将会在写下一个专题时,专门提出来和各位讨论。
   
   这段时间以来,由藏人连续自焚事件引发的国际关注,不光使得传统民运运作的方式有了改善,在声援藏人和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方面,形成了新的合力操作模式。同时也在更深的层次上,促使我们来思考民运长期坚持的“非暴力抗争”原则,以及展开什么是“非暴力抗争”最后底线的讨论。我们看到,由藏人连续自焚事件造成的世界震撼和现实反馈,已使人们不得不对传统的“非暴力”原则进行反思。这不光是因为藏人的抗争如此惨烈,牺牲如此巨大,世界又是如此冷漠。同时也因为,中共的专横态度和华人群体的普遍麻木与藏人自焚方式的悲壮震撼,给我们带来的强烈反差和对比。笔者认为,这是此次研讨会应该涉及到的一个重要的,也是关系未来国内民众抗暴模式和策略的一个议题。这其实是包括新疆、内蒙和中国内地民众此起彼伏的抗争行动都需要认真面对和思考的问题,既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办?出路在何方?国际压力的形成如何操作?谈判对话的门何时才能打开?
   
   笔者由于经历过那个“触及皮肉,就是触及灵魂”的文革时代,小小的年龄就领教过“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对共产党的“魔鬼”本性有刻骨铭心的认识。因此,多年来心中一个最大困惑,就是对待“魔鬼”本质的专制暴政,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中国人、西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以及太多太多的人,60年来流尽了鲜血,多少人为此又把牢底坐穿?89年天安门民运最高涨的时候,我内心十分清楚共产党的本性不会改变,最后一定是血腥镇压。这也是89年笔者在国内时,如此沉默的原因,既绝不高调,只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携手共进,默默耕耘。但即使这样,仍然没逃过清查。好在当年即使是在中共的军警系统也有许多有正义感的人士,悄悄地给予了关键性的帮助,这才使得许多人能逃离当年血腥的镇压和迫害。
   
   我在踏上自由的土地之后,本能地开始了寻找“推翻中共暴政”的政治力量。89年加入了民阵,但总觉得“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提法太天真了,对结束老共的残酷统治真得会有效吗?难道89年中共在天安门的血腥屠杀还不说明问题吗?笔者之所以参加了中国自由民主党,就是认为:“抗暴是人民不可剥夺的权利,是捍卫人权价值的底线和基石”。但笔者又是一个在精神信仰领域接受了佛家思想,将此作为自己对生命意义“终极关怀”的一个人,面对这样一个似乎看上去是悖论的选择,笔者又是如何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种正确的解答?和得到融通佛法智慧之义理的开示呢?
   
   看了我的文章,相信各位会从中得到启发,即佛法是包容一切世间出世间之智慧的,也是维护人世间正义法则的,更是圆融的、符合人性的。这也是我认为,所有基于人的善良的本质,基于人道主义立场,发出呼吁藏人停止自焚的海内外人士。他们的愿望从根本上来说,也是慈悲的,是符合佛教利益众生之教义的,认为自焚藏人是舍身利他的菩萨行,和呼吁藏人珍惜生命、停止自焚并不矛盾,这是众生站在不同立场所发的慈悲心。特别是在面对中共这样一个魔鬼政权的时候,保存生命价值,也是为了更好的抗争,为了全民族争取赢得最终的自由和未来,更需要藏民族保存力量、团结一心,以坚韧的勇气和信心,来赢得全世界正义力量的支持和帮助!当然我们谈及这个话题时,要区别一些专门为中共转移视线,混淆事实因果关系的帮闲的似是而非的论调。对此,人们要有清晰地洞察能力,不要轻易地受骗上当。相信各位在笔者介绍的佛法教义中可以得到一些启迪,掌握明辨是非的智慧和应对中共欺骗的方法。
   
   读者也许会有兴趣了解,笔者是怎样从一个坚定的主张“以暴抗暴、武装自卫”的政治组织成员,成为了以“慈悲为怀”的佛门信徒的呢?故事说来话长,从小笔者就在文革的艰难岁月中长大,当年父母都被长期关押隔离,我年迈的外祖母在照顾我们几个孩子的时候,总是会悄悄地在家里供上一张很小的“观世音菩萨”的法像,点上一炷香,虔诚敬拜,期盼菩萨保佑我们度过那些苦厄的岁月,这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成年之后,我的意识中一直在寻找着心灵的归宿。由于在中国那样一个无神论泛滥的国度,我的精神探索一直没有机缘完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