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
藏人主张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大而空的高层“涉藏”会议
·中共十八大前后对藏政策会有变化吗?
·《铁鸟》被触动了北京的神经
·中共下达通知要求孤立自焚家,庭严惩同情藏人
·藏人自焚引起汉人震撼
·自焚剧增学生镇压
·青海藏区上千师生示威抗议遭镇压
·张朴:论藏人自焚
·藏人自焚抗议进入新阶段
·北京出台对藏政策的雏形
·蒙维藏汉共促国际干预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4)
·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赤风呼啸》代序
·澄清事实,减少民族矛盾
·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
·阳光下无间谍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袁紅冰赠给藏历新年的精神礼物
·悉尼中领馆前举行援藏抗议(图)
·聲援藏人自焚抗暴運動口號
·燃燒的西藏在拷問人類的良知
· 华人声援澳大利亚“西藏宣传日”
·深析藏人连续不断自焚的根本原因
·四省藏區紀行
·甲玛金矿事故
·悉尼大学取消达赖喇嘛演讲引发争议
·中共枉法炮製藏人自焚罪責
·圖伯特議題從國際消失,為什麼?
·中國擴張,圖伯特古都遭殃
·民族主义思潮下的中国民族问题
·民族主义与西藏问题
·习近平是坏蛋还是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

   逃亡藏人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打伤经过(图,视频)
   
   2013-01-30 Radio Free Asia
   
   2008年由于在西藏家乡参加和平示威而遭军警开枪打伤的藏人次旺顿珠,在经过九死一生后来到加拿大。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介绍他的传奇经历。


   
   
   次旺顿珠于去年底(2012年12月5日)抵达加拿大多伦多。在经过中弹受伤,逃进深山躲藏,伤口感染溃烂,在野外像受伤的狼一样生活了一年多,偷越国境出逃到印度等九死一生的经历后,次旺顿珠说,他决定在加拿大留下来安家。
   
   次旺顿珠于1970年出生在甘孜一带的牧区。他说,小的时候对中国政府最强烈的记忆是,爷爷因为在毛泽东的照片相框后面藏了达赖喇嘛的法相,被当局发现,而遭关押8个多月。回忆起小时候的生活,他说,没有什么可讲的,只有贫穷、饥饿,他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因此他会说但不识字,他所在的地区,方圆几十公里只有一间小学,也没有像样的老师,所以,次旺顿珠只上了十几天就不再去了:“我小的时候在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小学,他们不教藏文,只教算数和中文。我小时候真的是没有机会读书的。那时候我们没有书,没有板凳,没有桌子。(记者:‘你上学了么?’)反正是上了十几天了吧。怎么说呢,学校的情况听我给你讲么。我们没书,没本子,没笔呀,什么都没有,连桌子板凳都没有。有一个空房子,天气好的时候,大家就都出来在室外上课,就这样一排一排的坐在地上。老师从掃把上扯下一根根棍,给每个学生。老师有个黑板,我们就写在地上,土上。老师有时候不愿意教了就不教,也无所谓。老师有汉人和藏人。我们村上到现在也没有小学。”
   
   次旺顿珠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90年代,决定到拉萨去发展,自己开了小服装店,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他介绍说,2008北京奥运举办前夕,中共当局担心西藏闹事,对藏区采取了非常严苛的治理手段,包括,当局要求农牧民签署一份不信仰达赖喇嘛,听共产党话的保证书,如果不签署保证书,当局收购农牧产品就不付钱。通常,当地的农牧民在冬春季节到山上挖虫草卖钱。次旺顿珠说,到了北京奥运前,中共为了对藏民进一步控制,挖虫草也被要求签署保证书:“2008年的时候,实在没有办法,必须要你抗议达赖喇嘛,还要签名。比如说,挖个虫草,以前是公开挖,没事。2007年年底,2008年年初,要挖虫草的时候,必须要去区、乡开证明。如果不开证明去挖的话,被逮住的话要罚款。证明上写的是什么呢,反对达赖喇嘛。从今天开始不听达赖喇嘛的话,达赖喇嘛讲什么都要反对,我们要听共产党的指挥。要签名。我们如果不签名,万一被逮到的话,运气不好的要判刑;运气好的话,要罚款,起码五百块。真的,实在没有办法了,真正的活不下去了。”
   
   次旺顿珠说,在2008年3月拉萨抗议之后,四处接连爆发示威抗议。2008年初他从拉萨回到家乡过藏历新年,新年在2月份,过了年之后,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暂时没有回拉萨。3月24日那天,次旺顿珠和一百多乡亲在山坡上挖引水的水道,到下午4点左右,突然看到几公里外的区政府中心前有抗议的人群,从绛红色的衣服上判断,主要是僧人和尼姑。次旺顿珠等人这时听到枪声,于是,人们扔掉手里的工具,蜂拥跑去参与。次旺顿珠骑摩托车赶到现场,人群正要散去。由于干活的人赶到,汇集了约三百人,人们再次聚集在乡政府前。次旺顿珠介绍说,在现场的军人、武警、公安、特警的人数超过了示威人群,他们在政府建筑物后面的高处,先向人群发射催泪弹,紧接着再次向人群开枪。
   
   次旺顿珠说,他当时在一栋房子的墙根下,但是看到一名僧人中枪倒地,于是跑过去救,他和一名年轻藏人将僧人抬起走了几步,自己也被子弹从左侧后腰击穿腹部,接着左臂又连中一枪:“我想,哦,我中枪了。我,没有说,因为我如果说我中枪了,那个和尚也中枪了,帮忙的仁杰噶瓦年纪小的很,他万一害怕松手的话,我自己也抱不动受伤的和尚。又走了两步,我的左臂就中枪了。好像被砍掉一样的。我心里想,抬一下手,重新抱一下,但是没有感觉了。血流的不是一般的。”
   
   次旺顿珠说,在身中两枪之时,想到自己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于是拼尽全身力气喊出了埋藏在心里的话:“我没有想过我能够活下去。我心甘情愿。我高喊‘嘉瓦仁波切(达赖喇嘛)回西藏’,‘我们西藏要自由,西藏是自由的国家’,‘宗教要自由,共产党要离开西藏’。然后我也不知道了,看不见了,昏过去了。”次旺顿珠想救的年轻僧人还是死了。
   
   次旺顿珠被乡邻救起,被送到山里躲藏了一年多。下一集再和听众继续分享他的故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从加拿大发来的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逃亡藏人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打伤经过(二)(图,视频)
   
   2013-01-31 Radio Free Asia
   
   藏人次旺顿珠由于在2008年3月参与在甘孜家乡的和平示威,遭中共军警枪击。他被乡邻救起,逃到深山躲藏了一年两个月,九死一生,最终辗转流亡到加拿大。
   
   
   现年42岁的次旺顿珠,于2008年3月24日,在家乡甘孜地区,参与在区政府门前的和平示威,为了抢救一名被中共军警开枪击中倒地的僧人,自己也身中两枪,包括后腰到前腹部被击穿,左臂弯被击中。
   
   乡邻将他救起,做了简单的包扎,用摩托车载着他逃离现场。随后,人们用几块木板制作了简单的担架,由四个人抬着次旺顿珠,另一个人带着糌粑,连夜冒着铺天盖地的大雪,躲过中共军警的追杀,翻山越岭,开始了一年零两个月在深山老林的躲藏:“当天晚上我们已经离开了我们那个村上,翻过山了。然后他们再用两个板板弄个担架,四个人抬。当天晚上下雪不是一般的大,下的太大了,厚的很。不下雪的话,肯定抓人更多。(记者:当天晚上他们带着你跑了多远?)带我跑了六个晚上,白天不敢露面。甘孜那边每天都派两架直升飞机监察。白天有时候躲到树林里,吃糌粑,有一个人背着糌粑。有时候躲到山洞里。我一年多没有见过家里,没有见过房子。一年零一个月二十多天一直在山上。”
   
   次旺顿珠介绍说,中共在2008年3月的示威后,对藏区进行了长时间的整肃和清查。而且,当局一直在追查次旺顿珠的下落,并定时清查人口。因此,陪同他的五个人只好轮换回家,每次来回要走六夜的路程。他们躲藏在高山深处,连鸟儿都没有。他说,藏人在自己的家园,过着野生动物一样的生活:“三个人待在这里一起陪我,两个人回去十天坐一下,让他们看一下。过了十天就回来,再换两个人下去,再回家乡露一下面。反正就是在一年里换来换去。我一直住在大山里。六个月里,白天也好,晚上也好,我一直躺在担架上。因为如果被发现了,我们随时准备逃跑么。我们躲藏的地方,比如六七月份,早上到中午会下雨,下午就会下雪,冷得很呢,因为是山上。山上高的很,小鸟也没有,兔子呀,这些都没有,高的很么。打猎就不要想了,枪都没有。我们连茶都不敢烧,一年里白天连茶都没有烧过,因为有烟,会被看到。”。
   
   由于不能到医院救治枪伤,又没有任何医药,次旺顿珠的伤口多次发炎、化脓、溃烂,次旺顿珠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到了三个月的时候,他们说,好像伤口烂了吧。我们要拆开看看。来的时候没有做任何处理就包扎了。包得紧的很。那天他们说,今天必须要拆开看一下。拆的时候,痛得不是一般的,我又晕过去了,他们还是坚持拆。我又醒过来了,又晕过去了。拆开来一看,肉已经全部烂完了。里面已经长蛆了,两三只蛆。也没有什么药可以擦。一个朋友叫洛桑,他有刮胡子刀。实在没有办法了,就用刀片将烂肉全部刮掉,切得干干净净的。哪里有麻药,连吃的药都没有。过程中昏过去好几次。刮完了,用白酒消毒一下,他们有人带了刮胡子后使用的剃须膏,擦了一些,有一点消炎的作用。就这样子。”。
   
   次旺顿珠在担架上躺了六个月。他看到几位乡邻因为自己而受累吃苦,决定自杀。但是,他无法动弹,拿不到任何东西;于是他绝食,后被朋友识破他要自杀的企图。朋友劝说他,一定要活下去,将来逃出中国向世界作证:“躺在担架上六个月,反正是动也动不了。这样子动,手痛的不得了;那样子动的话,腰痛得很。一直是这样子。后来我就想,如果我自己自杀还好一点。(记者:是不是觉得痛得受不了了?)我没有事,我的朋友们十天就要换一次。他们只能走路,骑的摩托也没有,马也没有。单程要走三夜。他们抬着我的时候,走了六夜,他们自己走要三夜。我就想,我死了还好一点。但是我没有办法。我想那块石头敲自己的头,我也站不起来。我听说,七天没有吃饭,会饿死。(我的企图被朋友发现后)他们骂我,你不是人,你好好的想一想,我们的第十世班禅喇嘛是怎么死的。是毒死的,你知道吧。他们还说,对于共产党来说,你死了是最好的。那么多人死了,对他们不算什么。你死了算什么么。只要有机会,你千万千万不要死,只要你不死掉,我们怎么也要想办法把你弄出去,那边是自由的世界,你可以作为一个证人。”。
   
   次旺顿珠于2009年5月逃到印度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他在那里学习了一年多中文,他说,要告诉汉人在藏区发生的一切。后来次旺顿珠获得到台湾治疗枪伤的机会,他放弃了。他说,要先到世界各地见证中共在藏区的暴行。他于2012年12月来到加拿大,决定定居在加拿大,已经提出难民庇护申请。星期二(2013年1月29日)他应邀出席了加拿大国会举行的有关西藏人权状况的听证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从加拿大发来的报道。
(2013/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