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藏人主张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不過,辛旗仍然沒有忘記強調,儘管“輕傷”是最佳後果,但是,這種後果的全部積極效應的實現,還要依靠事件之後,中共對於輿論趨向實施強有力的控制。只有製造出“陳水扁是為博取同情,爭取選票而自傷”這種輿論大潮,讓陳水扁的受傷轉化成他的政治道德自戕之劍,才能夠真正實現“燭光斧影”計划的政治目標,即造成“台灣的民主選舉是陳水扁一類政客操縱下的政治陰謀”的社會輿論。只要形成社會普遍相信的氛圍,這種輿論即便沒有充分證據,也意味著成功。“台灣的群眾更容易被望風捕影之說的神秘感所吸引,而不是被真實的證明說服。”——辛旗如是結論,並且進一步指出,一旦上述輿論形成不可逆轉的社會印象,還可以為另一個重大計划預埋伏筆;這個計划就是,在第二屆總統任期內,對陳水扁實施大規模街頭群眾運動式的道德討伐。
   “刺”而“不殺”行動的第二種可能結果是陳水扁並沒有受傷。這種結果由於缺乏戲劇性和震撼力,將極大降低“燭光斧影”計划的國際輿論價值和政治意義。
   第三種可能性則是造成陳水扁重傷。依照台灣選舉法,候選人重傷,必然導致選舉活動中止。在此情況下,將刺殺行動嫁禍陳水扁的可行性不復存在。因為,沒有人相信陳水扁會冒著重傷退出選舉的危險,去主動製造刺殺事件。而且,《囚》戰略的主題之一是對陳水扁進行道德和司法追殺,如果陳水扁傷重不治,《囚》戰略將失去支點。所以,萬一出現陳水扁重傷的情況,應該儘快作出謀台戰略的重大調整。
   至於第四種可能的情況,即陳水扁當場死亡,辛旗認為已經超出有討論價值的範圍。依照辛旗的觀點,在量子力學領域,測不準原理表現出偶然性的重大作用和意義,但是,在相對宏觀的人類社會領域,運動的主導性邏輯是可以預期的因果關係——根據初始條件,可以確定特定結果的必然發生。在對“刺殺”行動作嚴格的“基本條件管控”的前提下,除非發生人的智慧無法預見的極端偶然性,陳水扁當場死亡的後果就不可能發生;既然人的智慧無法預見,該問題也就失去討論價值。同時,辛旗仍然強調要相信科學,要相信有什麼樣的初始條件,就必然會有什麽結果。所以,他要求“燭光斧影”計划的執行者,必須作出“萬無一失”的“基本條件管控”設計,確保把“刺殺”行動導向“最佳後果”,即造成陳水扁輕傷。
   辛旗對於不把“刺殺”對象設定為國民黨候選人的理由也作出具體說明。二零零零年失去政權後,國民黨軍心動搖,大批國民黨人於失魂落魄之際,把投向中共作為新的政治選擇。不過,已經決心投共的還主要限於退役將領、反出國民黨的新黨,以及江丙坤這類國民黨的二流政客。國民黨的主流仍然處於舉棋不定、瞻前顧後的狀態,甚至還幻想通過二零零四的“民主選舉”重返執政地位。辛旗就國民黨的這種狀態作出判斷:“國民黨上層主流所遭受的失去權力的痛苦和侮辱還不夠,他們必須繼續受苦,才會明白一個道理,即只有走中國共產黨所指明的道路,才是他們唯一的出路。所以,必須讓二零零四選舉再次粉碎國民黨的幻想,這樣才會造成國民黨政治信心的大崩潰,為我黨二零零四之後,全面統戰國民黨上層創造條件。結論就是,台灣二零零四選舉中,我們不僅不能作任何有利於國民黨候選人的舉動,而且還要防止有利於國民黨候選人當選的意外情況出現。這是《囚》戰略的總體目標所要求的。如果把國民黨候選人作為‘刺而不殺’的對象,那麽在社會上極可能形成的對刺殺的強烈逆反心理,則會轉化成有利於國民黨候選人當選的因素,甚至可能是關鍵性因素。顯然,把國民黨候選人設定為“刺殺”對象,有違大的戰略安排。”
   辛旗提出的第二個不應當把國民黨候選人作為“燭光斧影”計划“刺殺”對象的理由,則簡單而明確:無論誰最終成為國民黨的候選人,都不具備陳水扁所擁有的現任“總統”身份;因此之故,從輿論震撼效應的角度考慮,國民黨的候選人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為使中共決策層通過“燭光斧影”計划,也為不負胡錦濤“知遇之恩”,辛旗在設計該計划時可謂殫精竭慮——心思之細如發如針,編織的思慮之網“密如凝脂”。這在他關於“刺而不殺”行動之後,如何操縱輿論導向的措施設計中表現得尤為突出。
   辛旗敏銳地指出,“燭光斧影”的政治效應不在於“刺而不殺”行動本身,而在於這個行動引發的輿論趨向和聚積的輿論能量;輿論趨向和輿論能量才是“燭光斧影”計划的靈魂。為在“刺殺”行動之後有效操控輿論趨向和充分發揮輿論的能量,辛旗設計出兩階段方案。第一階段以“三十六計”之一的“混水摸魚”定名,第二階段則用“水落石出”這個成語為名。
   在第一階段,一旦按照“基本條件管控”,實現陳水扁輕傷的結果,陳水扁勝選連任之後,中共將立即發動滲透於藍營內部的力量,以及長期培育的“綠皮藍心”的力量,指控陳水扁及民進黨,為博取同情,騙取選票,而製造假槍擊案。辛旗判斷,民進黨基於政治本能,也勢將針鋒相對,不僅會反駁指控,而且會反控國民黨製造刺殺事件。相關的輿論會出現激烈動盪而又混沌不明的狀態。中共的宣傳部門應當捉住這個機會,通過渲染雙方的指控,一方面消弱可能出現的對中共的懷疑,一方面強化“台灣的民主就等於動亂,就等於陰謀政治”的觀念。趁輿論大混亂之機,轉移可能的懷疑中共的視線,以及污名化台灣民主政治和陳水扁的政治道德——這就是辛旗在攪混水之後想摸到的“兩條魚”。
   第二階段的所謂“水落石出”,意指輿論的塵埃稍稍落定之後,要使“陳水扁製造了假槍擊案”這個命題顯現在世界面前,成為一個不需要證明的懷疑,成為社會普遍接受的指控——“不證自明的懷疑”、“普遍接受的指控”,對於被懷疑者和被指控者往往具有毀滅性的道德殺傷力。
   為實現“水落石出”方案的效果,辛旗設計出諸多措施,供執行者參考。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便是引入“國際調查”的概念。辛旗認為,藍綠雙方針鋒相對,沒有互相信任的基礎。藍營不相信緑營執政下的“官方”調查結果,緑營也不相信作為“黨國”威權專制遺跡的警察係統的調查,這就為引入“國際調查”提供了現實可能性。“如果能借‘國際調查’人士之名,暗示‘陳水扁有製造槍擊案的嫌疑’,即便是極為隱晦的暗示,也比一萬個台灣人公開指證陳水扁,更有說服力。”——辛旗不僅作出上述判斷,而且直接提出可能為中共所用,同時又具備主持該項“國際調查”資格的人選:李昌鈺。
   據知情人透露,辛旗在“燭光斧影”計划中寫下的最後一句話如左:“保密,是本計划的生命線;稱作‘燭光斧影’,就是要成為‘千古之迷’。計划執行者對此應當銘刻在心。”
   迄今為止,三 . 一九槍擊案一直為中共遮天蔽日的謊言所籠罩。《被囚禁的台灣》的出版,是相關真相初次得見天日。但是,我不知道真相是否能夠戰勝謊言。因為,謊言是以中共強權的全部國家能量為後盾,而書寫真相的只有我兩袖清風,一支狼毫。更何況,多年以來,台灣小政客群體的各色人等,由於思想狹隘或者智商粗糙,已對三 . 一九槍擊案發表過種種荒謬的“定見”,他們為了掩蓋自己愚蠢,也不會改變荒謬的“定見”,反而將詛咒真相,斥責真相的揭示者。然而,無論如何,我定然要將真相告訴世界;如果這個世界只配與謊言同在,我願含笑為真相殉葬。
   
   第二節 中共總參二部策划並主導實施三 . 一九槍擊案
    ——“燭光斧影,千古之迷”
   
   辛旗設計的“燭光斧影”計划,經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名常委圈閱后,於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交中共中央書記處特別辦公會議審議;當天即審議完畢,批準執行。
   辛旗是中共總參二部的高級研究員,他的軍籍具體歸屬總參二部第五局,即美歐情報分析局。“燭光斧影”並不是以辛旗個人名義而是以總參二部的名義設計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批準確定的該計劃的主要執行者也是總參二部,同時責令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協助執行。
   中共總參二部的全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情報部”。總參二部在中共所有情報單位中具有“鼻祖”的地位;有的人甚至稱之為中共“情報系統之王”。它的重要性和能量,遠非國家安全部等係統可以相比。總參二部下設七個局,其中第一局名為情報局,主要負責全球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方面的情報蒐集;第二局名為“偵察局”,第二局不僅有權調用各大軍區和集團軍的偵查部隊,而且還管轄一支直屬的特種部隊。設置這支特種部隊的主要目的,在於“執行具有政治軍事戰略意義的特種戰術行動”。
   總參二部的第一局和第二局都試圖取得“燭光斧影”計划的具體執行權。中共總參謀部最終確定,“燭光斧影”計划由總參二部第二局,即偵察局執行;其理由在於,“燭光斧影”是一項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計划,而這個計划又需要通過精準的戰術行動來完成;總參二部偵察局的功能最符合這個計划的要求。
   鑒於“燭光斧影”計划的高度政治敏感性,中共中央書記處指定熊光楷上將直接領導計划的執行。熊光楷出身於軍事情報部門,當時為總參謀部副部長;該人學識廣博,思維縝密敏捷,作風果敢大膽,而且據說遠離聲色犬馬,是中國軍中少有的集智慧、知識和決斷能力於一身的將領。同時,經熊光楷同意,公安部派出時任公安部防暴局局長的孟宏偉,國家安全部派出部長許永躍的秘書王雁飛,協助總參二部第二局,執行“燭光斧影”計划。
   實際上孟宏偉能夠參加“燭光斧影”計划,完全是靠熊光楷舉薦之力。熊光楷舉薦孟宏偉是基於兩個原因。
   當時,總參二部受命在河西走廊地區組建多處秘密訓練營地,培訓名義上的“阿拉伯遊擊戰士”,實際上的國際恐怖主義分子;培訓完成後,受培訓者便秘密潛回伊拉克、阿富汗、黎巴嫩等美國勢力同阿拉伯極端主義勢力衝突的熱點地區,通過長期的遊擊戰或者恐怖主義襲擊,消耗美國的國力——中共虛張聲勢,不斷作出打擊維吾爾人恐怖主義活動之秀,實際是在掩飾其作為當代國際恐怖主義活動的策源地之一的真相。組建秘密訓練營有諸多事務需要地方的警察力量出面協調配合,公安部恰好指派孟宏偉協助總參二部工作。另外,孟宏偉還曾協助總參二部二局,秘密接待潛入中國境內休養和治療嚴重腎病的本 . 拉登。在從事上述活動過程中,孟宏偉得以認識熊光楷,並深得熊光楷的賞識。這是此次孟宏偉受到熊光楷推薦的第一個原因。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