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毁三观,你幸福吗?]
东方安澜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毁三观,你幸福吗?

              毁三观,你幸福吗?

   &%……¥#@……奉天承运,吉吉召曰,年末辞岁,要来个命题作文,任务是《毁三观》。尼玛啊,俺对毁三观一无所知,令我差点从椅子上摔翻。网络新词,层出不穷,真是毁人不倦。 缓过气来,细数这一年最毁我三观的,当然数莫言获奖。诺奖真是码字人的鸦片。人都有从众心理,我也不例外。事后觉得我纯粹是十三点。不管莫言得奖村上得奖,他们一文钱奖金不会分给我,更不会请我喝酒泡澡,我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么。人常常不知不觉会犯贱,等于是莫名其妙往坑里跳,爬起来可以直接送三院。倒是常熟的诸友无数次的请我吃喝。白吃白喝的感觉真好。莫、村两位太远,常熟诸友既亲又近,今后,俺再也不关注莫和村,今后,偶只关注常熟的亲们。祝福和祈愿,要送给身边最亲近的人。

   尽管很多人不待见央视,但今年一部《舌尖上的中国》,引发中国无数美食热,说明央视还是最有号召力的媒体。央视一阵风,媒体随风兜。看得出,跟紧央视就好比在保险公司入了股,不但有盈余,年底有分红。这几年,围绕央视的是是非非接连不断,背后孕育着暗流涌动的博弈,各方都是自己的利益在作祟,所以不能偏听偏信。你急吼吼跟着瞎起哄,说不定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这又是毁三观的一例。看到央视引爆的美食热,就认为央视很牛;看到网上的围剿央视,就跟着起哄,都不足取。民意诚可贵,央视价更高,你来我往口水的背后,只有人民币能笑到最后,至于俺们草民,还是那句话,“平常心”!

   年纪渐长,思维陈旧,社会太快,观念来不及更新,毁三观的感觉越深。反日游行本来是爱国的好事,可你好好的砸什么车呢。国系车日系车,那多是公民的私有财产,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试想,如果把所有日字头多砸了,这爱国的成本也太高了。不要假借爱国一声吼,就妄想让地球抖三抖,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毁三观啊毁三观,不知是我神经不正常还是有人爱国爱的不可理喻。幸亏常熟爱国爱的没有拧巴,爱得理性平和。爱国是财富,能激发民族自尊心,一个成熟的社会,就是要没有乘火打劫的遗憾才好。没有遗恨的社会,一定离幸福社会不远了。

   宏大叙事咱就不提了,说说斗升小民身边的毁三观。年末,回乡喝了两顿喜酒,那几个当初抱过他们拉稀拉过我一手的小屁孩现在成家立业了,使我感到倏忽几十载,人生太快。我们宅基队小人少事情多。今年冬天,又接连死了几个人,弄得我脚跟不踮地的回去。见到老年人的死,面对不那么老的死亡,自己心里也惶惶的。暗暗下定决心,接下来准备两躲,一躲喜宴一躲丧宴,这样两头不着边,向伟大的脑残学习,争取早日做一个坚定不移的脑残,再不济也要做个不知魏晋的愚汉,减弱自己对岁月洪荒的烦恼和恐惧,增加幸福指数。

   世上本没有末日,讲的人多了,也便就成了末日。前两年一部好莱坞灾难片《2012》用荧幕的形式生灵活现的给人们展示了“世界末日”这一壮观景象。年末,微博上满天飞的是12月21号,传说中玛雅历上的世界末日。估计仍有人对电影心有余悸。据说有人为这一天准备了蜡烛储备了食物,未雨绸缪。这种人精明。但也有一类人傻呵呵地等着世界末日的到来,看看世界末日到底是怎么样的,别忘了,这可是真正的万年一遇啊,笔者就是这类傻傻的主。这篇小文完成的时候,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不知是我们都在末日的边缘上擦肩而过还是转世重生,反正结果是,真心话大冒险的傻蛋和精致的生存主义者都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看来,谁也离不开谁的物种多样性是这个世界的铁律。

   其实对于我来说,玛雅来的洪水漫过头顶和黄土埋到胸脯没什么两样,早一点晚一点不过是一个相对的时间概念而已。但在12月21号中午,邮递员叔叔还正常上班,给我送来了远方的样刊和稿费。虽然内心惴惴不安,根据玛雅历的推算,离最后一刻只剩几个小时了,疑惑着等再过几个小时以后,我还有没有命花这个稿费,明显的,买张诺亚方舟的船票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但上帝作证,接过稿费单的那一刻,我很幸福。在我眼里,邮递员叔叔真是太可亲了,简直就是绿衣天使。

   今年,最毁三观的是记者满大街堵截行人,问“你幸福吗”?记者朋友真是很傻很天真,采访也不看看地儿,应该去“天上人间”采访,答案肯定不一样。记者脑筋也会短路,换了我,一定去北京大学图书馆,最重要的是采访图书管理员。

(2013/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