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妻子的鼾聲 ]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妻子的鼾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不知上帝怎樣造人,但我肯定祂有缺失。我妻子年輕的時候,如花美貌。睡的時候,香香甜甜,氣息咻咻,十分柔靜和可愛。

   可是,為什麼到了五十歲之後,她變得發出鼾聲來,而且愈來愈厲害。她也不是痴肥,只是很能睡。無論什麼地方,室外室內,沙發上、飛機裡,總之沒有什麼作為的時候,她便可以睡。而且也不需要什麼準備。只要你聽不到她說話的聲音,幾分鐘之後,另外一種聲音便會傳來 -- 她的鼻鼾聲。所以,我有時問上帝,為什麼要她 -- 其實是要許多人,我是例外 -- 打鼻鼾,破壞她的形像呢﹖是要嚇退賊人嗎﹖是要做腹部運動嗎? 是要作自我按摩嗎﹖我想統統都不是。醫生解釋說,這是因為人年紀大了,肌肉鬆弛了,呼吸時空氣經過鼻腔,發出聲響。

   這是物理學的解釋。但是,當我聽到鼻鼾聲可以聲震屋瓦,可以關了房門仍在廳中聽到,我認為這是上帝有意的安排。而這是錯失,因為在實際上無大用處。打鼾的人自己是不知道的,我的妻子自然也不知道。只是有次見我半夜起床,久久也不能入睡,問我什麼事時,我告訴她,她才知道自己打鼾。有一天,她問我,她的鼾聲是不是很大。我答算吧,您也不想的。只是她的鼻鼾愈來愈大,有一個半夜,我給她吵醒了,怎樣也睡不著,辛苦非常,結果跑到隔壁睡了。隔天醒來,她大為不高興。確實,我們自結婚以來,都是同睡一張床。但是,我向她解釋,我也無法。試想,你旁邊有副機器,整晚時大時小以不同的聲調吵著,你怎能入睡。她非常不願意,表現得有如「生離死別」一樣。至於我,也是不得已才如此。我們彼此之間的知心話、家庭的大計、對人的評語,許多時候都是在睡前在床上談的,現在沒有這個機會了。而且,還有一點,天冷的時候,有人先睡暖被窩,然後我才躺進去,多好。(我記起有人給李鴻章送一侍婢時,用的客套語是給他「暖腳」。)據我所知,許多夫妻年老時,都分房而睡,原因大半都和打鼾有關。但,這要有條件才行。如果家裡只是一個窩居,那便沒有辦法。由於妻子任何場合都能睡,我有點擔心她一個人在外地,特別是坐飛機的時候。想想,一個穿著得雍容華貴的婦人在飛機座裡鼾聲大作,你說多麼尷尬。所以,我多數安排和她一起坐飛機,她打鼾時,我可搖醒她。但,有時安排不到,也沒有法子了,唯有默禱她吉人天相。現在,既然我倆不在同一張床上,我們就只能珍惜我們醒著的時候了。

(2013/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