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对习近平持不同看法的两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陈泱潮文集
·ZT发现林昭的死刑判决书(图)
●遇羅克
·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杨小凯
·杨小凯最突出的政治思想遗产---- 一悼杨小凯先生
·36年来专制扼杀思想,中国已来到何处 ---- 二悼杨小凯先生
·就当今中国向何处去,谈杨小凯最重要的政治思想遗产---- 三悼杨小凯先生
●周恩來
·面具后面的周恩来(图)
●胡耀邦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
·胡耀邦向楊尚昆談鄧小平的邪惡和卑鄙
·昔日胡耀邦的死敌今日寄希望于习近平
·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1图)
·耀邦夫人李昭千古!(2图)
·人子(弥勒)祝福耀邦李昭後人
●悼念赵紫阳
·中共的良心死了,丧钟响了!
·陈泱潮在议报悼念赵紫阳签名网的留言
·赵紫阳盖棺论定是引爆6.4定时炸弹的导火索
·全民大团结,公祭赵紫阳
·陈泱潮:致赵紫阳先生眷属的公开信
·就赵紫阳盖棺论定事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陈泱潮在悼念赵紫阳国际大集会上的书面发言
·极权专制绝不等于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
●徐勤先
·中国军魂归来兮,徐勤先将军精神万岁!
●鄧小平
·鄧小平紀念日再談《特權論》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經典著作
·ZT陈尔晋对邓小平邪恶本质的深刻洞察和全面批判
·下發1981年第9號文件,鎮壓了民主牆運動的鄧小平罪大惡極!
·论摆脱阴影改掉邓小平的错误(鲍彤)
·邓小平是历史罪人/(外一则)
●江泽民
·CDZCYC183-190:江泽民未死先报丧所包含的信息
·ZT近日江澤民遊蘇州水鄉同里 月內兩次露面
●胡锦涛
·@CDZCYC22条:促胡锦涛改变观念书
·从胡绵涛"亮相之旅"破解其人之"谜"
·历史到了鉴别胡锦涛的时刻
·胡锦涛的真面目
·陈泱潮玄谈民国末路与“亡秦者胡”
●温家宝
·党政军民一切良心人士应当积极表态支持温家宝总理
·温家宝要警惕和敢于突破自己的局限性(一图)
·陈泱潮推特126-130 对温家宝先生的警报和期许
·陈泱潮推特111-125:瓜熟蒂落,温家宝善拼必能胜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陈泱潮推特86-91:温家宝硬,五不搞胡说集团完
·温家宝:道德滑坡何其严重 (图)
·ZT:陈泱潮先生这个言发得好
·曼谷朝野良心互动促政改研讨会告中国人民暨全球华人华裔书
·对温家宝总理8.21重要讲话的回应(全16节)
·温家宝在地质大学的讲话全文(图)
●周有光
·悼念非常值得尊敬的汉语拼音主要奠基人周有光先生
●萧光琰
·极端的罪孽与悲剧:中国石油工业之父的人生际遇(组图)
●习近平
·确立习近平接班对未来中国的意义(全文.2图)
·ZT习近平已看到危险:中国处于3000年未有大变局
·对习近平持不同看法的两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習近平要警惕、應自省
·习近平成为聖君的榜样: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習近平不能不認真傾聽和思考的中國良知的聲音/视频
·张千帆:重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有感
·宪政论争之我见/李銀河(1張圖)
·錢理群:老紅衛兵当政的擔憂
·天人感应?今日六四北京白天变黑夜(组图)
·习近平请听:普京讲话 一针见血直击中国问题命门!
·谁在迅速毁灭习近平先生的民望(两篇)?
·习近平先生要警惕:這些人正在使您急剧丧失民心(组图)
·习近平切不可错失做开万世太平圣君的机会!
·千萬不可忘記左禍坑國害民:讀习仲勋夫人齐心文章《忆仲勋》
·《蘇聯亡黨亡國20年祭》,是十足的謊言和反智、反動說教
·ZT中外资金大卷逃 怕了习近平?
·照鏡子正衣冠:非常值得習近平主席深思的尖銳批評
·仲勛百年誕辰,陳泱潮致習近平先生的金玉良言(1图)
·祝願這些講話真出自於習近平為習近平實鬯C實
·習近平荷蘭之行應下決心如《大變革與新文明》所說,不做國賊做聖君……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預言習近平可望成為開萬世太平的偉大聖君
·但願習近平能夠採納和實行這個極好的思路!
·ZT内政外交全面告急,习近平的智囊故意在使坏?
·“攻堅克難保專制”死路一條!
·ZT焦点对话: 未来八年,习近平怎么走?
·關于習近平的執政使命〔附一篇有人味的講話/1圖〕
·造物主和人民喜悅并期待習近平有這樣的表現和可能的轉變
· 余英时:中国政治气氛极端激烈化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
·政變傳聞與習近平兩頭得罪輸不起
·習近平切切不可与普特勒為伍危害世界和平
·習近平與曾慶紅對決的戰役正式拉開序幕
·习近平不要活路不走,走死路!
·周永康案後遺症——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習近平“橫掃牛鬼蛇神”,逆潮流而動,內外俱失,開始走麥城
·股灾面前习近平北戴河危机空前
·红卫兵席梦思在成就中共国以独攻独梦魇!(1图)
·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哀哉!《爭鳴》時評 :《習近平的下坡路》(1图)
·習近平面臨18屆5中全會的危機(1图)
·鉴别习近平访英成功与否的根本性标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习近平持不同看法的两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一、


习近平的“明君梦”(图)


   
   2013-01-14 13:23
   

   作者: 丁文睿
   
    习近平如果一味维护中共的体制,那么中国梦、宪政梦也只是一个梦,梦醒时的残酷现实只他一个人去面对了。(网络图片)
   
    唐太宗李世民、宋太祖赵匡胤、明成祖朱棣、清圣祖玄烨,谈起这些历史上伟大的君王,人们不免会心生敬仰之情。古往今来当政之人无不希望在自己掌权的时间里建功立业,尤其是登顶皇权的君主都希望自己能够留万世英名。斗转星移,当历史的车轮跨过2012的时候,习近平站到了中原大地最高统治者的位置上。上台之后习近平的一系列动作告诉我们:有别于胡锦涛,习近平是一个不甘寂寞、不甘于平庸的人,或许习近平心里也有着他自己的“明君梦”。
   
    想要做明君习近平就必然要释放一些正面的能量,可悲的是当下的中共体制已经不能容忍或者说脆弱的不能承受任何正的能量了,任何正面的东西都有可能变成点燃遍地干柴的星火。习近平谈反腐,民间马上就掀起了网路反腐的风潮,利剑直指中共政治局;习近平谈宪政梦,《南方周末》马上跟进,由此引发的风波让人们直接喊出了解除报禁的口号。不管习近平心里怎么想,只要他表达了任何对于社会进步有益的言论,以网路、微博为基础的舆论环境就会将其快速发酵,直至最后威胁到中共的统治,今天的中共就是这么脆弱,接下来中共体制内利益集团的反扑就必然要让习近平的言论变成笑柄,这就是习近平当下面临的境遇。
   
    我们不排出习近平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党棍,他现在所做的真真假假的一切就是在为党服务的可能性。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的人性还没有完全被党性吞没,他的内心深处切切实实有着自己的政治抱负,他想要赢得民心,想要改变历史,甚至想要成为一代明君。如果是这样,面对当下这种境遇习近平的内心必然会非常的痛苦。胡锦涛抱着不奢望流芳百世但求不遗臭万年的懦弱心理战战兢兢的走过了平庸的十年,当时各方面的条件也最大限度的成全了胡锦涛的这种平庸。但是当下的时局可以说已经把习近平推向了风口浪尖,习近平不学永乐朱棣就有可能成为崇祯朱由检,不向圣祖康熙看齐就有可能变成末代皇帝溥仪。
   
    习近平或许会觉得自己生不逢时,怎么在这个时候别无选择的坐到了中共党魁这个犹如火山口的位置上了呢?此前已经有舆论说习近平很有可能成为中共的末代皇帝。不过换个角度看,当下中国的变局不恰恰给习近平提供了成就一世英明的良机吗?“时势造英雄”,纵览史书大家会发现很多时候英雄都是被逼出来的,英雄和狗熊往往就是一念之差、一线之隔。笔者谈这些并不是对习近平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笔者只是谈一种现象,谈一种可能性而已。
   
    在早些年,中共四处打着GDP的招牌,其统治还有些回旋余地,同时民众的觉醒程度和网路的发达程度还有局限性。但是在中国经济快速萧条的今天,中共的统治出现了空前的危机,在网路技术高度发达的基础上民众快速的觉醒了。这几天伊能静的新闻大家也都应该看到了吧?几句真话就赢得了民众那么多的赞誉。这个时候如果习近平能够拿出勇气勇敢的走出一步,国内的民众和国际社会必然会一边倒的支持习近平。在今天有哪个人率众推翻了中共暴政,那他在历史上的地位绝对是可圈可点的。
   
    前几天,大陆媒体透露出了停止劳教制度的相关资讯,不管习近平是出于何种目的想要这样做,这种做法客观上其实已经是在向中共这个体制挑战了。当然有很多人会说中共体制内部没有什么好东西,习近平能爬到高位也不可能脱离出这个黑恶的政党。这样讲的人自然有他们的道理,但是笔者认为世间万物一直是在不停的变化之中的,尤其是的人的思想变化的就更快,很多让人们意想不到的事情不就那样真实的发生了吗?话说到底,今天习近平就是为了自己着想似乎也不得不进行一些实质的变革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习近平不管主动还是被动的一味的去维护中共这个体制的话,那么习近平的中国梦、宪政梦包括或许深藏其内心的明君梦也就只能是一个梦罢了,梦醒时的残酷现实也只能是他一个人去面对了。

二、


《习近平:红色政权的守护者》


   
   2013-01-15 11:03
   
   作者: 何清涟
   
    不少人持之以恒地释放习近平可能或者必须政改的念想,1月13日香港《明报》刊登的那篇题为“遭冒名出书谈政改,空军上将刘亚洲拟究责”的报道,应该可以让这些一厢情愿的观察者们稍稍降低热情了。
   
    这篇报道的大意是:一本名为《刘亚洲国家思考录》出版,该书编者“王易”声称辑录了空军上将刘亚洲发表过的言论。部分内容提及中国真正崛起取决于政改一役,而政改核心是民主化,尤其是中共党内民主化。据称,该书正文部分由2005年以前在网上流传的“刘亚洲讲话”辑录而成。但据说只有一篇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文章证实为刘本人的作品,其余均未经证实。《明报》消息称,该书未经刘亚洲授权,刘正考虑追究责任。
   
    这类托名于“刘亚洲将军”的时政论文至少在中文互联网上流传了近十年,所谓《刘亚洲文集》都出过若干本,网上曾有消息称,成都军区曾将其做为学习材料下发。但以前刘亚洲从未声明过这些文章是托名之作,为何在此时此刻却要声明?其中自有原因在。
   
    先看事实。自从2003年以来,中文互联网上不断流传号称“刘亚洲将军”的作品。不少文章涉及中国现状、外交及政治体制改革等话题。当时不少颇有名声的人曾撰文盛赞这些文章的开明、睿智与深刻,并从中引伸出“中共高层改革派隐然成势”的评断,让不少人对党内改革派、军内少壮派充满美好希望。当这传说开始时,我并未在意,直到后来发现我的长篇论文《中国改革的得与失》被人冠以“少将刘亚洲”之名并被反复引用,以证明党内改革如何开明之时,我才关心此事,其间虽然作过澄清但效果不彰。直到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将此文作为其对太子党开明这一立论出发点时,我才认真写了一篇《介绍钱理群“对老红卫兵当政的担忧”并厘清一段文字公案》,陈述了这段纠葛。但刘将军并未就此置辞。原因我只能猜想:一,是他人将我的文章冠以他的大名,与他无关;二,当时形势未明,谈政治体制改革并非高危行当。
   
    因此,这本《刘亚洲国家思考录》的命运之所以有异于它的几本“前世”之作,被刘亚洲本人声明究责,只能说,时移势异,在高层已经反复强调“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视民主政治为邪路之时,他必须划清自己与“邪路”的界限。我想,对习近平等人究竟想干什么,接近权力核心的刘亚洲心里当然比外围这些一厢情愿的观察者更清楚。
   
    回顾习近平近几个月来的发言,他反复强调的就是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政治统治。对于党内在胡锦涛第二任期内已隐然成势且导致“薄熙来事件”的毛、邓路线之争,他并不想让其延续下去。对此他采取了折衷方式:在讲话中肯定毛泽东思想之后,立刻又“南巡”以表示继承邓的改革开放路线。当毛左与既得利益集团都认为习近平偏向自己并互相攻讦之时,习在1月5日中央党校的中央委员、侯补委员“十八大精神研讨班”的开班仪式上发表讲话,表示“两个三十年”有前后继承关系,不能用执行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后三十年否定毛泽东的前三十年,这等于宣示他连“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革”都不否定。对这一讲话,《人民日报》海外版精心解读为“前后三十年,一条复兴路”。
   
    观看中国政局,尤其是许多上不了台盘、且其详情不为外人所知的权力斗争时,虽然要用上“中南海占星术”(与“克里姆林宫占星术”同义),但在权力交接已经完成,权力格局基本确定的情况下,中共高层反复宣示的,其实就是他们今后想要走的政治道路。
   
    那么,为什么还有人反复表示,习近平一定会政改呢?我认为这是人们主观愿望投射的结果。
   
    对西方等国家来说,中国的“制度信用”一直是交往中的障碍。无论是外交还是经济往来,尤其是国际大事件中,他们经常痛感到中国特色的制度障碍,因此希望中国尽快走上民主化道路。这种期望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一直延续至今,中国先将其称之为“和平演变”,后来改为“西方的颜色革命阴谋”。尽管现在西方观察者在中国问题上已经内行多了,但仍然会有一些让人解颐的评论冒出,比如《华尔街日报》就曾刊登过一篇文章,认为习有位光芒四射的歌星夫人、女儿在哈佛读书、习在美国呆过数周、其父开明的遗传基因,所有这些将是促成习近平政改的重要因素。
   
    中国知识层与中产阶级盼望政改,是因为舍自上而下促成政改这条道路之外,并无任何可行的途径。社会底层的仇恨情绪,并非针对体制及中央高层,更多地是针对贪官污吏、商界精英及知识文化精英。看到“革命”的戾气在蔓延,知识层与中产层只好不断地发起政改呼吁,敦请中共高层尽快改革。近来的《改革共识倡议书》与南周事件引发的社会声援,都可看作这种诉求的急切反应。
   
    其实中共高层视政改为畏途,还可从王歧山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可看出。我曾写过“‘托克维尔热’折射的中国政治困境”一文,特别指出王歧山多年来力荐此书有双重用意。对知识界那些要求民主化的人士,其意在提醒:历史进程未必如他们所愿,中共垮台之后未必会带来民主与秩序,更可能出现的局面就像当年法国大革命一样,陷入民粹主义的泥潭,清算富人、践踏精英将成为常态;对统治集团 则是警告:托克维尔定律告诉我们,“一个坏的政权最危险的时刻并非其最邪恶时,而在其开始改革之际”。大家千呼万唤的民主化有可能只是断头台政治重演。
   
    由中共立场观之,无论是中国社会底层的仇恨情绪,还是“阿拉伯之春”后各国统治者覆亡的经验,都让中共认定:放弃一党专制是自取灭亡之道。基于此,中共挑选大管家的首要标准是政治可靠。从北京的立场与利益看,习近平确实是在与其资格相近的高官中接替胡锦涛做党魁的最佳人选,第一,无论是与中共政权的家世渊源还是本人思想,都绝对可靠,决不会成为“戈尔巴乔夫”式人物;二、与其前任胡锦涛相比,习敢于任事。与同是太子党出身且手腕果断的薄熙来相比,习近平行事张驰有度,在各种矛盾关系中较能收敛,不至于使党内高层矛盾激化。因有以上长处,他便被挑选来为中共掌舵。可以说,习近平是中国红色政权的守护者,如果指望他带领中国走上民主化道路,那是缘木求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