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对习近平持不同看法的两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陈泱潮文集
·当前必须就势引萨德入中,建立牢固的中美同盟
●中国宜借刀除恶,早日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金正恩利令智昏执意要进行第六次核试验
·金流氓将外媒记者当作人质掩体
·死活之战,绥靖不得,虎口拔牙不得不拔
·金三胖暴露在大阅兵检阅台上
●2017朝鲜建军节感想
·中美双重压力迫使金正恩朝核隐忍难发
·再谈必须引萨德入中,趁势缔结牢固的中美同盟
·习近平亲美弃朝扭转美俄联合制中可能性,值得肯定
·中共必步慈禧太后三部曲,但看和平转型利大于弊
●朝核問題
·人子(弥勒)严重警告
·朝核成势,大敌当前,中国胜算何在?
·朝核会谈从来就是金氏王朝成就核武的缓兵之计
●对朝核问题的持续关注
·必须坚决加紧实施对朝经济制裁,彻底终止和销毁朝核
·习近平中国亲美弃朝必须尽快条约化
·视频:【内幕】中共的朝鲜战争 欺骗了历史
·朝核将在金正恩政权的全力主导下如脱缰野马迅速成熟
·中国面对朝核新动向必须有的认识和应对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推友郭文贵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郭君
·2、如何将社会聚焦势能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功能
·3、短暂的人生与身外之物
·4、善恶因果报应是人生祸福基因
·5、真要保命,首先必须明白生命的奥秘
·6、大智慧者,保命要保真命灵魂
·7、商业成就仅只是你人生的开始
·8、中国10多亿农民非常需要政治上忠诚可靠的代表
·郭文贵爆料客观上产生的积极意义
·人子(弥勒)透视郭文贵事件(11则推文/1图)
·和民运朋友研讨:习近平有没有可变性?
·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40条推文(1图)
·视频《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之推文》
●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恒约●永生书
·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视频)!
·今天中国人非常有必要深入了解圣经文明(推文6则)
·旁观者清,读者终极印象:善恶两造,佛魔对立
·圣经旧新约梗概与中国人应有的深刻反思(推文11则)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引发的思考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民主墙时期登峰造极的民主革命理论著作
·民主墙时期中外共产国家民主革命的灯塔
·《特权论》与“中国的希望”及“民主墙的复活节”
·为什么《特权论》及其作者会长期遭到活埋与封锁?
·《特权论》是民主墙唯一被专门拍摄成电影纪录片的文章
·《特权论》在民主墙发表後所产生的重大影响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总统制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
·12问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特务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坚持正确的思想政策路线,推进上下结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在思想理论上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的价值和意义
·正大光明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积极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ZT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中国巨变在即
●中国宪政民主革命内含政治道德革命
·难道因为现实的残酷,就要放弃对理想的追求?
·【枭雄黑道崇拜】对中国危害深远
·【枭雄黑道】三大特征 【枭雄黑道崇拜】害人害己
·欲有大建树者,须守诚信义节,与【枭雄黑道崇拜】决裂
·满遭损,谦受益。宁不慎乎?
●面对民运【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青年人切不可行枭雄黑道不择手段做伤天害理之事
·告曾节明: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现象。但是,岂可编造诬蔑不实之词?
·答记者问已经说明了陈泱潮为什么要抓住中共进言献策的原因
·中国民主革命客观存在【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大是大非须明辨:【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一答曾节明
·人子(弥勒)所为,天命前定,顺乎天意,岂会无效?
·《特权论》作者所作所为是“乞讨式民运”“荒谬透顶”的吗?”
●2017中印边境冲突
·致习近平主席:先收回藏南地区,再开19大之建议
·2017北戴河会议首当尽快议决的当下中国头等大事
·中印之战,事关万年大计,务期必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习近平持不同看法的两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一、


习近平的“明君梦”(图)


   
   2013-01-14 13:23
   

   作者: 丁文睿
   
    习近平如果一味维护中共的体制,那么中国梦、宪政梦也只是一个梦,梦醒时的残酷现实只他一个人去面对了。(网络图片)
   
    唐太宗李世民、宋太祖赵匡胤、明成祖朱棣、清圣祖玄烨,谈起这些历史上伟大的君王,人们不免会心生敬仰之情。古往今来当政之人无不希望在自己掌权的时间里建功立业,尤其是登顶皇权的君主都希望自己能够留万世英名。斗转星移,当历史的车轮跨过2012的时候,习近平站到了中原大地最高统治者的位置上。上台之后习近平的一系列动作告诉我们:有别于胡锦涛,习近平是一个不甘寂寞、不甘于平庸的人,或许习近平心里也有着他自己的“明君梦”。
   
    想要做明君习近平就必然要释放一些正面的能量,可悲的是当下的中共体制已经不能容忍或者说脆弱的不能承受任何正的能量了,任何正面的东西都有可能变成点燃遍地干柴的星火。习近平谈反腐,民间马上就掀起了网路反腐的风潮,利剑直指中共政治局;习近平谈宪政梦,《南方周末》马上跟进,由此引发的风波让人们直接喊出了解除报禁的口号。不管习近平心里怎么想,只要他表达了任何对于社会进步有益的言论,以网路、微博为基础的舆论环境就会将其快速发酵,直至最后威胁到中共的统治,今天的中共就是这么脆弱,接下来中共体制内利益集团的反扑就必然要让习近平的言论变成笑柄,这就是习近平当下面临的境遇。
   
    我们不排出习近平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党棍,他现在所做的真真假假的一切就是在为党服务的可能性。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的人性还没有完全被党性吞没,他的内心深处切切实实有着自己的政治抱负,他想要赢得民心,想要改变历史,甚至想要成为一代明君。如果是这样,面对当下这种境遇习近平的内心必然会非常的痛苦。胡锦涛抱着不奢望流芳百世但求不遗臭万年的懦弱心理战战兢兢的走过了平庸的十年,当时各方面的条件也最大限度的成全了胡锦涛的这种平庸。但是当下的时局可以说已经把习近平推向了风口浪尖,习近平不学永乐朱棣就有可能成为崇祯朱由检,不向圣祖康熙看齐就有可能变成末代皇帝溥仪。
   
    习近平或许会觉得自己生不逢时,怎么在这个时候别无选择的坐到了中共党魁这个犹如火山口的位置上了呢?此前已经有舆论说习近平很有可能成为中共的末代皇帝。不过换个角度看,当下中国的变局不恰恰给习近平提供了成就一世英明的良机吗?“时势造英雄”,纵览史书大家会发现很多时候英雄都是被逼出来的,英雄和狗熊往往就是一念之差、一线之隔。笔者谈这些并不是对习近平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笔者只是谈一种现象,谈一种可能性而已。
   
    在早些年,中共四处打着GDP的招牌,其统治还有些回旋余地,同时民众的觉醒程度和网路的发达程度还有局限性。但是在中国经济快速萧条的今天,中共的统治出现了空前的危机,在网路技术高度发达的基础上民众快速的觉醒了。这几天伊能静的新闻大家也都应该看到了吧?几句真话就赢得了民众那么多的赞誉。这个时候如果习近平能够拿出勇气勇敢的走出一步,国内的民众和国际社会必然会一边倒的支持习近平。在今天有哪个人率众推翻了中共暴政,那他在历史上的地位绝对是可圈可点的。
   
    前几天,大陆媒体透露出了停止劳教制度的相关资讯,不管习近平是出于何种目的想要这样做,这种做法客观上其实已经是在向中共这个体制挑战了。当然有很多人会说中共体制内部没有什么好东西,习近平能爬到高位也不可能脱离出这个黑恶的政党。这样讲的人自然有他们的道理,但是笔者认为世间万物一直是在不停的变化之中的,尤其是的人的思想变化的就更快,很多让人们意想不到的事情不就那样真实的发生了吗?话说到底,今天习近平就是为了自己着想似乎也不得不进行一些实质的变革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习近平不管主动还是被动的一味的去维护中共这个体制的话,那么习近平的中国梦、宪政梦包括或许深藏其内心的明君梦也就只能是一个梦罢了,梦醒时的残酷现实也只能是他一个人去面对了。

二、


《习近平:红色政权的守护者》


   
   2013-01-15 11:03
   
   作者: 何清涟
   
    不少人持之以恒地释放习近平可能或者必须政改的念想,1月13日香港《明报》刊登的那篇题为“遭冒名出书谈政改,空军上将刘亚洲拟究责”的报道,应该可以让这些一厢情愿的观察者们稍稍降低热情了。
   
    这篇报道的大意是:一本名为《刘亚洲国家思考录》出版,该书编者“王易”声称辑录了空军上将刘亚洲发表过的言论。部分内容提及中国真正崛起取决于政改一役,而政改核心是民主化,尤其是中共党内民主化。据称,该书正文部分由2005年以前在网上流传的“刘亚洲讲话”辑录而成。但据说只有一篇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文章证实为刘本人的作品,其余均未经证实。《明报》消息称,该书未经刘亚洲授权,刘正考虑追究责任。
   
    这类托名于“刘亚洲将军”的时政论文至少在中文互联网上流传了近十年,所谓《刘亚洲文集》都出过若干本,网上曾有消息称,成都军区曾将其做为学习材料下发。但以前刘亚洲从未声明过这些文章是托名之作,为何在此时此刻却要声明?其中自有原因在。
   
    先看事实。自从2003年以来,中文互联网上不断流传号称“刘亚洲将军”的作品。不少文章涉及中国现状、外交及政治体制改革等话题。当时不少颇有名声的人曾撰文盛赞这些文章的开明、睿智与深刻,并从中引伸出“中共高层改革派隐然成势”的评断,让不少人对党内改革派、军内少壮派充满美好希望。当这传说开始时,我并未在意,直到后来发现我的长篇论文《中国改革的得与失》被人冠以“少将刘亚洲”之名并被反复引用,以证明党内改革如何开明之时,我才关心此事,其间虽然作过澄清但效果不彰。直到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将此文作为其对太子党开明这一立论出发点时,我才认真写了一篇《介绍钱理群“对老红卫兵当政的担忧”并厘清一段文字公案》,陈述了这段纠葛。但刘将军并未就此置辞。原因我只能猜想:一,是他人将我的文章冠以他的大名,与他无关;二,当时形势未明,谈政治体制改革并非高危行当。
   
    因此,这本《刘亚洲国家思考录》的命运之所以有异于它的几本“前世”之作,被刘亚洲本人声明究责,只能说,时移势异,在高层已经反复强调“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视民主政治为邪路之时,他必须划清自己与“邪路”的界限。我想,对习近平等人究竟想干什么,接近权力核心的刘亚洲心里当然比外围这些一厢情愿的观察者更清楚。
   
    回顾习近平近几个月来的发言,他反复强调的就是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政治统治。对于党内在胡锦涛第二任期内已隐然成势且导致“薄熙来事件”的毛、邓路线之争,他并不想让其延续下去。对此他采取了折衷方式:在讲话中肯定毛泽东思想之后,立刻又“南巡”以表示继承邓的改革开放路线。当毛左与既得利益集团都认为习近平偏向自己并互相攻讦之时,习在1月5日中央党校的中央委员、侯补委员“十八大精神研讨班”的开班仪式上发表讲话,表示“两个三十年”有前后继承关系,不能用执行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后三十年否定毛泽东的前三十年,这等于宣示他连“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革”都不否定。对这一讲话,《人民日报》海外版精心解读为“前后三十年,一条复兴路”。
   
    观看中国政局,尤其是许多上不了台盘、且其详情不为外人所知的权力斗争时,虽然要用上“中南海占星术”(与“克里姆林宫占星术”同义),但在权力交接已经完成,权力格局基本确定的情况下,中共高层反复宣示的,其实就是他们今后想要走的政治道路。
   
    那么,为什么还有人反复表示,习近平一定会政改呢?我认为这是人们主观愿望投射的结果。
   
    对西方等国家来说,中国的“制度信用”一直是交往中的障碍。无论是外交还是经济往来,尤其是国际大事件中,他们经常痛感到中国特色的制度障碍,因此希望中国尽快走上民主化道路。这种期望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一直延续至今,中国先将其称之为“和平演变”,后来改为“西方的颜色革命阴谋”。尽管现在西方观察者在中国问题上已经内行多了,但仍然会有一些让人解颐的评论冒出,比如《华尔街日报》就曾刊登过一篇文章,认为习有位光芒四射的歌星夫人、女儿在哈佛读书、习在美国呆过数周、其父开明的遗传基因,所有这些将是促成习近平政改的重要因素。
   
    中国知识层与中产阶级盼望政改,是因为舍自上而下促成政改这条道路之外,并无任何可行的途径。社会底层的仇恨情绪,并非针对体制及中央高层,更多地是针对贪官污吏、商界精英及知识文化精英。看到“革命”的戾气在蔓延,知识层与中产层只好不断地发起政改呼吁,敦请中共高层尽快改革。近来的《改革共识倡议书》与南周事件引发的社会声援,都可看作这种诉求的急切反应。
   
    其实中共高层视政改为畏途,还可从王歧山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可看出。我曾写过“‘托克维尔热’折射的中国政治困境”一文,特别指出王歧山多年来力荐此书有双重用意。对知识界那些要求民主化的人士,其意在提醒:历史进程未必如他们所愿,中共垮台之后未必会带来民主与秩序,更可能出现的局面就像当年法国大革命一样,陷入民粹主义的泥潭,清算富人、践踏精英将成为常态;对统治集团 则是警告:托克维尔定律告诉我们,“一个坏的政权最危险的时刻并非其最邪恶时,而在其开始改革之际”。大家千呼万唤的民主化有可能只是断头台政治重演。
   
    由中共立场观之,无论是中国社会底层的仇恨情绪,还是“阿拉伯之春”后各国统治者覆亡的经验,都让中共认定:放弃一党专制是自取灭亡之道。基于此,中共挑选大管家的首要标准是政治可靠。从北京的立场与利益看,习近平确实是在与其资格相近的高官中接替胡锦涛做党魁的最佳人选,第一,无论是与中共政权的家世渊源还是本人思想,都绝对可靠,决不会成为“戈尔巴乔夫”式人物;二、与其前任胡锦涛相比,习敢于任事。与同是太子党出身且手腕果断的薄熙来相比,习近平行事张驰有度,在各种矛盾关系中较能收敛,不至于使党内高层矛盾激化。因有以上长处,他便被挑选来为中共掌舵。可以说,习近平是中国红色政权的守护者,如果指望他带领中国走上民主化道路,那是缘木求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