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陈泱潮文集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抨击金正日王朝
·征集签名:就中国必须坚决摆脱被金正日王朝核捆绑告全国人民书(图)
·果断快速摧毁朝核武,是维护东北亚暨世界和平所必须
·ZT直击朝鲜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90後是中國人的希望!


   
   李雪莉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2013年01月12日
   
   2012年,我们看到两岸三地的90后年轻人几乎同时掀起了强大的“青年大骚动”(youth quake),分别给各自的社会带来极大的震动。

   
   在四川什邡,百名高中生走上街头,反对高污染的鉬铜冶炼厂,并透过社群网站汇集万余人走上街头。几乎同时间的广州,一位16岁高中生陈逸华因反对市政府花巨额经费不必要地翻修地铁,背上抗议告示在地铁上征求签名连署,他的行动引发市民大讨论,并在一个月内促使地铁站暂停翻修。
   
   相关文章
   
   台湾或在亚洲率先承认同性婚姻
   台北,被同性恋占领的城市
   在台湾,文学与政治的暧昧关系
   来自台湾的友情、爱情与学运
   被台湾改变的大陆学生们
   香港中环,高中生组成的学民思潮起身反对国民教育,挡下港府决策推行的爱国教育。
   
   台湾台北,成员多为90后的“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不到半年内,已给行政体系、立法院极大压力。而他们迎接2013年的方式,是在自由广场上守夜一整晚,再到总统府前,趁着元旦高唱国歌之际,大声对总统说“反媒体垄断”。
   
   上几代人对这群如子弹乱窜、引起社会骚动的年轻人,有人佩服他们向官僚、无良企业、媒体巨兽,以及儒家社会虚矫的温良恭俭让宣战。但也有保守势力面对90后的气焰,祭出老旧的修辞,直指他们是一群没有主体性、被政治力量利用的小屁孩,拥抱的只是廉价的理想主义!
   
   这种种现象让我们关注。为了更多更好地了解两岸,特别是大陆的90后,了解他们潜在的对社会的影响,我们决定先剥除所有偏见——90后多半是关注自身的、政治冷感、对社会一无所知。去年11月,台湾《天下杂志》派了五组人马进行“两岸90后”的专题报道,我参与其中。我们这五组记者,分别走访了北京、上海、武汉、云南等地,遇到来自四面八方上千位90后。
   
   要了解大陆90后,本是难事。这是个大到令人不安的人口群体,一点八亿人,差异巨大。但我们锁定沿海、顶尖高中和大学90后采访,把目光投注在秀异的一群。我们所接触到的这一代大陆90后,个个穿透力强,有爆炸般的实践力。
   
   我跟着北师大国际部高二、十七岁的万若萌回家。万若萌的家在北京二环金融街所在的西城区,玄关停着她每天上下学骑的时尚单车。130多平米大小的家是极简风格,她的房间有一架钢琴和击剑器具。
   
   万若萌的母亲出生于1971年,看起来很年轻,父亲则出生于1965年,目前是一家外商银行董事总经理。他们是典型的中国第一代中产家庭。万若萌的父亲成长于农村,他从小就把“跳出农门”做为人生目标。
   
   “我们这一代,一切听分配,但若萌不同,她不用考虑生计。她学钢琴、游泳、击剑、空手道、书法、围棋,人生有各种选择,”万若萌父亲声音雄厚爽朗,话说到一半,回过头对女儿说:“如果爸爸说错了,你还可以否决我的发言。”
   
   万若萌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她的偶像是居里夫人,她喜欢物理,梦想当科学家。万若萌的父母虽惋惜女儿无法继承父亲打下的金融人脉网络,但仍决定支持女儿的志业。
   
   戴着牙套,仍显腼腆的万若萌说:“我很幸运可以发现自己的兴趣,去坚持下去。这是90后和父母辈最大的差别,我们更加多样了。”
   
   像万若萌这样坚持走自己路的学生,在她周围不算少,想当导演、作家、从事NGO工作的年轻人,让她都感觉到身在中产家庭可以勇敢追梦。不像80后还有点吃苦经验,她们从小开始自我探索,思虑大量放在个体的完善与追求。
   
   而像万若萌这样准备到美国读大学的高中生,2000年的人数才一万,去年已增加为七万五千人。大陆90后里有一群顶尖的人,比过去几个世代更早也更全面融入西方。
   
   90后顶尖菁英,也像是一颗颗穿透“禁忌”的子弹,为了显示自己与眾不同,有点刻意的特立独行。
   
   来到中国传媒大学,刚毕业的学生马佳佳在学校市集旁,开了一家主题式的性用品店,因为这家店,她还被大陆的商业杂志票选为创业黑马。22岁的马佳佳有一头红发,甜美的微笑,她反转性商品店的阴暗,走明亮路线,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的压抑和尷尬。
   
   马佳佳18岁就从云南到北京求学,她说:“我一直很感谢我的父母,不太管我。我妈是位高中校长,从我很小时候,就要我独立思考,她告诉我,学校教的都不要相信。”我听得有点讶异,问她“像是什么不能相信”,马佳佳回答:“像是遇到危险,学校教的是保护公共财产,我妈说,这是错的,一定要先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
   
   她觉得中国的教育是从小到高中都给你一个标准,例如,不能穿奇装异服。“但它从不问你心理健康或健全,是不是三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正常,否则也不会有人读到博士就跳楼,我们不能只关心更肤浅和表面的东西。”
   
   90后的她在60后的母亲身上,学会批判的思想、独立的思考,讨厌被淹没在庞大的群体,厌恶集体性标签,不接受统一格式,就像她脸上的妆,鼻梁上两道淡咖啡的鼻影,尽管稍显老气,但把她妆点得很立体,轮廓深得很有特色。
   
   马佳佳的思维显现这一代个人主义式的思维:强调个体远胜群体,个人丰富与自由比狭隘民族主义重要。先追求个人权利意识和个体生活的健全,再用自己的喜好渐进影响社会。
   
   和全球90后一样,大陆90从很小便开始在人人网上社交、在百度大神和北斗网上学习、在微博上娱乐与宣洩。网路把世界带到他们跟前,学生们告诉我“中国的网路还是挺不自由”,所以必须学会翻墙。
   
   你看到他们穿着耐克鞋、手持iPhone,平时会在网上听着美国哈佛公开课程或看着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目睹中国之外的世界,亳无禁忌与恐惧地对人事物评点时,90后感受到国家公权力还是相当严密管制着中国人的身心。
   
   於是,他们对于党和国,都不再像过去几世代那样尊崇。对党的神话,开始除魅。
   
   我和中国人民大学营销系一班大二生长谈,问起他们是否入党,有八成的学生都“正在申请入党中”。问起为何入党,有几位说是贡献国家,但其中一位男生很直白说是为了取得发展的捷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党员就有五票权,然后选举嘛,村长会贿选,一个人至少给你一万块钱,一次选五票,你可以得到五万块钱。”语毕,同学笑趴在桌上一片,笑他竟点出不可说的秘密。但角落里有零星几位学生听了回答有点生气,觉得他在台湾记者前丢了国家的脸。
   
   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蚁族》作者廉思就跟我提到近来90后的解构性、叛逆性,给大学教授们带来的困扰。
   
   2012年凑巧是毛泽东为雷锋提词,从国家、中央、共青团都发了学习文件,要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六十周年。没想到,在校园里的90后,却在学习时反问老师们:“雷锋不是普通的解放军战士吗?怎么还穿皮夹克”、“摩托车是公物,怎么被他用来拍照片”、“他拍了几百张照片,是在做模特儿的吗”?问到老师们开始自圆其说,“不否认党用了宣传和包装,投入很多媒体和摄影师,确立雷锋典型,这是‘时尚的雷锋’ ”。
   
   面对党种种的神话形塑、强加说教、扭曲的历史观,网路上成长的90后不甘被洗脑,而给教育体制带来巨大的管理成本,但这实在是在资本主义和全球化下名实不符的教条社会主义。他们既纠结又困惑,矛盾又断裂。
   
   我所接触到的大陆90后让我感觉他们就像一颗颗打破禁忌的子弹,产生炸裂的冲击力,穿透他们各自想打破或颠覆的虚矫、特权、不正义,获取身为人该有的尊严、身为公民该有的权益。
   
   这一代大陆90后无疑是寻求存在感、寻找吃饱赚够之外更高价值的一代。这处境和场景,在我看来,与台湾的60后所经历的社会风貌很像。他们茁壮于80年代,那时台湾人均所得刚过四千美元;那时台湾进入第三个经济成长的十年,经济动能减缓,人们开始注意到自己生活周遭;而那时有许多海归派带着新知识返国,创新能量在田野间开花。这都和大陆此刻的发展相似。
   
   台湾和大陆,两者间有种相似性的延迟(similarity lag)。我觉得大陆90后像是台湾60后那个世代的精神;但如果要预测中国大陆未来会怎么发展,或许可以将目光转移到台湾90后(台湾称八年级生)的现况。
   
   台湾经历两次政党轮替,庸俗化的政治吸纳社会动能,台湾多数人已拋弃了那曾让大家魂牵梦縈的政治理想,从独断进入怀疑。现在,60后、70后躲回自己的窝里,炒股买房产拚小资或迎合大陆市场,变得犬儒又无感;80后则像是个被跳过的世代,因为他们的青春期身处在祥和的台湾,政治似乎民主化了、经济缓步成长、社运沉寂、对外也没有明显向大陆市场开放,一切都是渐进和缓慢的改变,他们是自我感觉良好的一代。
   
   反观台湾的90后,在“有威胁感的富邻居”环伺下,在经济恶化、媒体脑弱的大环境下,他们突然意识到,新的禁忌出现了。於是他们起身反对地方政府,以都市更新名义对市民财产粗暴的剥夺、反对官商联手在美丽海滩上建起饭店、抗议在这岛屿盖起一座座危险的核电厂。
   
   台湾的90后意识到,社会的禁忌不是一次性就打破的,它会像鬼魅一样,以新的面貌重新出现。是的,台湾可以自由信仰、可以公开批评总统、可以上街抗议,但深层的台湾,仍可以透过复杂的资本市场操作,以及绵密的政商关系,垄断或摧毁言论的、环境的、市民的公共性。
   
   两岸90后,给了我很深切的反省。虽说90后里的多数仍安逸自满於自己的小天地和小确幸,但我却在不少90后菁英里,看见他们正在脱逃出一种家国主义至上、礼教中庸或君臣父子的教条,愈来愈个人主义;他们也不再像过往世代求一条安全路径,他们勇於跨出地域与领域的限制,愈来愈全球化;他们其中的一小部分,更开始学会承担,承担前几世代对政治的冷感冷漠,起身反叛或进行制度上的变革。
   
   我已看见两岸90后,试图穿破各种禁忌,走自己的路。就让90后的子弹飞吧。
   
   李雪莉是台湾《天下杂志》主笔。
(2013/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