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陈泱潮文集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团派“下的中国
·希望之声采访报道:江澤民應該繩之以法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陈泱潮认为,大独裁者排行榜排名对胡锦涛不公,胡锦涛应该名列前茅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海外的中共特务曾对我发出车祸死亡威胁
·陈泱潮八一前夕呼吁中国全体军队官兵退党
·陈泱潮伍凡评中共连发五文件整顿军队防兵变
·希望之声:丹麦中国民主人士支持人权圣火接力
·社会太黑暗,希望在人民
·中共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安培报导分析人士谈中国是否有政治改革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指养中国共产党费用太贵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罗彩霞事件”折射权力腐败无处不在
·中共新华社将在欧洲推出英文电视等
·事实证明:中共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已经制度化
●请愿与签名
·《就纠正6.4大错、促进军队国家化、创建中华合众国 致江泽民公开信》征集签名公告
·强烈呼吁: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
·就抓住时机、集中力量、全力开展〔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胡锦涛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全民签名请愿活动〕致中国海内外各界贤达
·在《要求释放政治犯呼吁书》上签名的留言
·诅咒黑暗
·《反对胡锦涛极权接掌国家军委主席请愿书》第2号通告:签名、留言等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征集签名书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签名留言
·强烈抗议中共刑拘杨天水!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签名活动所有留言及陈泱潮按语
·在《就高智晟险遭暗害致胡温的公开信》上的签名留言
●汕尾血案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以[故意杀人罪]严惩下令开枪屠杀维权农民的地方官吏签名呼吁书
·置中共于两难,有效打开埋葬暴政的缺口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书
· 在《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乡血案的声明》上的签名留言
·如何投身今日中国之民主革命
·悲愤
·今晨中共对我人身安全发出赤裸裸的威胁
·中国人民维权抗暴的紧迫需要
·热烈祝贺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立
·强烈要求严惩汕尾下令开枪屠民者签名名单和留言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就萨达姆绞刑布告中共一切敢于下令开枪屠杀人民的当权者
●声援维权抗暴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绝食声明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禁食祷告获得的倒共启示: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 进行并坚持制度性周六维权抗暴绝食书(图)
·声援和支持广西博白人民起义抗击中共暴政
●中国民运柏林大会
·诺查丹玛斯对即将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的预言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之后德国之声讨论会上的答问(多图)
·在【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
·柏林大会闭幕后纽伦堡专题研讨会消息报道(多图)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在柏林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2012-12-24 15:43:16

  俞可平在凤凰网2012财经峰会上发言


   
     摘要
   

     1改革进入深水区,需要突破,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唯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
   
   
     2没有自信,改革就难有新动力。个人是这样,国家是这样,政党也是这样
   
   
     3许多官员底气不足,内心相当脆弱。一个本来不大的事情,却如临大敌
   
   
     4一个真正有本事的领导,是不会害怕老百姓的
   
     2012年12月16日,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联合主办的“改革新动力——凤凰财经峰会”在京落幕。著名学者、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在闭门午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俞可平强调,今天改革要突破,必须要有自信。现在掌握权力的许多官员相当没有自信,底气不足,遇事如临大敌,动辄大规模动用警力;怕讲真话,不敢披露真相;怕别人议论;迷信盛行;将子女送到国外……俞可平认为这些都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因为不自信,导致官员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根本不敢去碰一些敏感领域和敏感问题。为什么没有自信?俞可平分析,除了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外,还有官员自身的原因。一是自身不正;二是没有本事;三是没有使命感和责任感。
   
     编辑:陈芳 周东旭
   
     俞可平:刚才邱震海先生问我,还相信“民主是个好东西吗”?我当然坚信“民主是个好东西”。非常感谢凤凰网,我一般不参加媒体活动,今天非常高兴。一是凤凰网、凤凰卫视巨大的影响力,我也是你们忠实的读者。更重要的是你们的题目好,改革新动力,抓住了改革现阶段的根本。

  不自信,改革难有新动力

   
     为什么这样说?谁都知道现在改革到了一个新阶段,进入了深水区,需要突破。我们现在谁都不想突变,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但唯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如果在有些问题上不突破,代价将不可估计。
   
     我们知道,突破肯定需要更大的动力,没有动力,突破便不可能发生。改革的动力是多方面的,利益的驱动、经济的发展、危机的推动、环境的压力、民众的需求、还有国际的变局,这些都是动力。
   
     不过,今天我特别想讲另外一种动力。在目前这个阶段,这一动力尤其一点。这个动力是什么呢?就是要有自信。没有自信,改革就难有新动力。个人是这样,国家是这样,政党也是这样。没有自信怎么敢开拓创新?稍微有一点风险的改革,就裹足不前,前怕狼后怕虎,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在改革面临突破的这个特殊阶段,我们不仅要有自信,而且要有非常强的自信。
   
     大家最近谈论中共十八大报告,有很多亮点,其中一个亮点就是提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我认为有极强的针对性。

  不自信的表现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一方面我们取得巨大成绩,中国崛起的速度出乎人们预料之外,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改善;另一方面,我们遇到这么多的挑战,有些挑战极为严峻,比如贫富分化、社会不公、特权腐败、环境恶化等等。在这样的背景下,民众和精英中产生了两种极端的情绪,它们都非常不利于我们的改革:一种是盲目乐观,觉得中国强大了,了不起了,可以为所欲为;另外一种极端情绪是悲观失望,缺乏自信,认为目前面临的问题很难找到理想的解决方式。
   
     而且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盲目乐观的情绪往往在普通民众中很普遍。悲观失望的情绪则在精英中明显存在。不仅在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中,而且在权力精英中,缺乏自信的现象同样相当明显
   
     首先是许多官员底气不足,内心相当脆弱。草木皆兵,稍有风吹草动,动辄就大规模使用警力。一个本来不大的事情,却如临大敌。这是不自信的表现。
   
     第二怕讲真话,怕暴露真相,好像告诉民众真相会被人吃了一样。现在很多真相都是被动暴露的。其实,说真话,讲真相,天不会塌下来。为什么这么难啊?从深层里说,就是不自信。
   
     三是怕别人议论。别人说你好不行,说你不好也不行。说你好,他说你们在捧杀我;说你不好,他又说别人在捧杀我。一些外国友好人士对我说,他们不知道对中国说什么好了。这是极度不自信的表现。
   
     再有就是成天只说别人的不好,挑别人的毛病;而对自己只说好话,不敢面对存在的问题。这也是不自信的表现。就像一个人,如果他真的很强大,就不会整天说别人如何不好。相反,他会说,你很好,但我比你更好,我也不怕别人挑我的毛病。这才是真正的自信。
   
     更明显的不自信表现是,官员中迷信盛行,不少官员求神拜佛,乐此不彼。现在一些名山古刹之所香火这么旺,官员功不可没。好多地方的第一柱香现在民众基本是拿不到的,不是老板便是官员。所以,现在不少和尚也变得很富裕了。一些官员表面上说是为市民祈福,但内心不知道是为市民祈福还是为自己的官运在祈福呢?很多官员的办公室、楼房都由风水师决定结构和坐向,风水师成为不少官员的座上宾,相信风水到了迷信的地步。
   
     最后一个不自信的表现最典型了。好多官员干脆就把子女送到国外去,出现了所谓的“裸官”,数量可能还不少。官员把老婆、孩子送出国外,清楚地表明了他们对国家、对党、对民族没有信心,什么都不自信。

  不自信的危害

   
     官员的这种不自信有什么危害呢?第一,没有责任感。责任就是担当,没有自信怎么会有担当?没有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担当,没有推进人民民主的历史责任,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推动政治改革?
   
     第二,根本不敢去碰一些敏感领域和敏感问题。没有改革的干劲、动力和冲劲,没有邓小平同志那种“杀出一条血路来”的劲头,政治改革就会裹足不前,重点领域的突破就遥遥无期。不少领域,若不抓紧进行突破性改革,不仅对党的执政会产生严重影响,而且对中华民族的未来也会产生重大影响。例如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就迫在眉睫,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不决了。

  为什么缺乏自信

   
     为什么缺乏自信?缺乏自信有很多原因。
   
     从大的环境方面看,是因为我们的改革道路前无古人,改革又得到了深水处,没有现成的经验可照搬。无论是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也确实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一些改革又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犹豫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认为现在一些官员没有自信更多是因为以下这些个人的原因:
   
     第一,首先就是自身不正。自身不正,焉能正人?自身不正的人猫腻就多,自身说不清楚,整天怕这个怕那个,怕东窗事发。这些的人是没有自信的。中国的古训说,“身正不怕影子斜”。
   
     第二,没本事,能力不够。不少官员能有现在这个位置,是因为上级领导喜欢。因此只有讨好和献媚上级的本事,只有讲空话套话的本事,没有实际的领导能力和办事能力。一个真正有本事的领导,是不会害怕老百姓的,这一点古今中外皆如此。
   
     第三,没有使命感。自信来自于使命感,我们民族的近代先贤以及我们党初创时期的优秀分子,都是舍生取义的,他们身上有一种使命感,一种要为国家民族奋斗、敢于承担责任的使命感。然而,这种使命感却在很多官员身上消失了,这就导致他们改革的动力不足。

  怎样才能自信

   
     怎么才能克服官员中间的消极悲观情绪,让他们变得更加自信,从而使改革更动力?
   
     首先,要有好的官员选拔机制和罢免机制。尤其是要完善竞争性选择机制,通过竞争性选择,把我们民族当中最优秀的人才遴选出来,委以重任。这些官员应当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当官员不思进取或失职渎职时,有一套有效的机制及时罢免他们。
   
     其次,要培养和提高官员的实际能力。社会矛盾越来越复杂,民众的素质也越来越高,只有高素质的官员才能应对这些变化。习总书记讲,打铁还要自身硬。自身硬就是自身要正、责任心强、能力突出。
   
     第二,要有一个长治久安的环境。只要守法尽职,大家都不用为自身的前途和安危担心。现在有些官员有不安全感,既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宏观制度环境的原因。从制度上说,民主和法治不仅是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保证,也是官员自身安全的最大屏障。
   
     第三,要对我们的民族、国家、老百姓有信心。不要动不动好像我们中华民族就低人家一等,觉得我们不能搞民主。现在学术界有很多谬论,其中一种认为我们的民众素质低,不能搞民主。事实上,只有通过民主制度才能提高民众的素质。你不相信自己,你要相信我们这个民族。习近平同志讲,中华民族的复兴是我们这几代人的中国梦。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什么?就是我们的中华民族有世界上最发达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重要,政治文明同样重要。没有高度发达的民主和法治,中华民族就不可能有伟大的复兴。
   
     我自己一直很乐观,从来都是乐呵呵,内心很平静。我为什么积极乐观?因为我对这个国家、民族有自信,我认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和进步谁也阻挡不了,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不仅如此,我对人类的前景也充满乐观和信心,相信人类的明天也会越来越好。
   
(2013/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