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陈泱潮文集
·ZT:难能可贵的大智慧大方略
·天才论/郭国汀八评《特权论》
·ZT: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最自觉最明晰的表述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曾節明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2011- 2012重要指导文论
·替天行道救世救心2012年元旦献词
·陈泱潮就“乌坎转机”致习近平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附视频)
·圣诞节祝福暨平安夜礼物:要学会动态观察事物的方法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严正声明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CDZCYC191-202:“开万世太平”的伟业与机遇
·@CDZCYC: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CDZCYC 176-182: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陈泱潮推特70-72对陈炳德率中共军事代表团访美的评论
·陈泱潮推特94-101——有感于“驱逐马列”
·论中国民族问题
·陈泱潮推特48-53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上)
·陈泱潮推特54-68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下)
·正直的阿拉伯人狠抽胡锦涛共产党垄断新闻狂搞舆论欺骗的耳光
·浪淘沙:茉莉花革命
·关于团结在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旗帜之下的两个重要文件
·简论现实中美关系的本质及其改善之道
·陈泱潮谈《让子弹飞》的精要之处(外四篇)
·关于所谓“抗美援朝”战争的因果报应问题
·2011年元旦特别献辞
·彻底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持久和平的道路
·陈泱潮关于被“反共邮组”除名的声明
·中共17届5中全会定制的内外政治路线足勘悲哀
·中共国走向特权黑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的征兆
●建构未来超强中国的无价瑰宝
·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之二
●鸟瞰
·非常值得中國人認真研讀的陳泱潮四論
·民主通讯 2005.10.19a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大地震启示录6:中国未来30年谁主沉浮?(图)
·高瞻远瞩诚信真实之歌——《天药》出版说明
·丙戌元日公告:即将出版的《陈泱潮文选》目录
·所罗门新传道书【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中英文对照读本目录
·《圣灵福音》目录与概要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2张图/善本)
●虚君共和新五权建国论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真民主建国论——壬午春节致中华同胞书
·中华合众国筹建宣言
·就2004年台湾大选枪击事件告中国人民书
●中国民主化第三方案——不民主就独立
·“以独攻独”宣言
·中国以独攻独地方民主自治联合会章程(草案)
●全球战略(含中国民主化第四方案)
·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我对“联合国宪章”的修正意见
·《偃武修文战略》序言
·就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事致布什总统
●旗帜
·陳泱潮促進中國民主化1-8套方案鏈接
·中华合众国宪法(草案)--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
·《陳泱潮憲法(草案)》的最大亮點是根治中国亂淵源
·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第一部分
·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第二部分)
·中华(联邦)合众国国旗草案(第一、二部分全文)
●军队国家化
·论军队是成就中国民主化的希望
·紧急征集签名声援和支持军方推动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诉求
· 陈泱潮致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官兵的公开信
·中共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
·就发表《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一文致张伟国先生
·全军退党军队国家化势在必行(多图)
·呼吁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退党书
·军队国家化刻不容缓——2009年人大会议后致中国军队全军将士
·军队国家化的观念必深入人心
·识别谁是真资格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领袖的重要标志
●耶底底亚兜率短评
·〔博讯兜率评论〕前言
·吊江泽民——评其交班遗诏“挥师攻台”
·评中共《反分裂法》
·从新义和团运动看历史的报应
·一份非常清醒的《救国军宣言》
·评反对军人促进民主化的歪论
·陈泱潮评05年中共纪念胡耀邦座谈会
·问胡曾谁最具变数?——也谈曾庆红的历史机遇
·陈良宇落马背后的交易
·狼烟乍冒与事变契机——评中共《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
·是到了军队作出明智选择的时候了!
●警惕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化
·【中共超法西斯核恐怖捆绑战略】的出笼说明了什么?(上)
·【中共超法西斯核恐怖捆绑战略】的出笼说明了什么?(下)
●“文革”:共产中国民主革命序幕
·简论“文革”的历史定性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郭国汀13评陈泱潮文章
·武振荣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重新认识和评价“文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一、对“文革”的四种定性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二、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掩饰下的【夺权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三、邓小平【浩劫文革】的实质是“官僚保特权不准百姓造反的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四、刘国凯等【人民文革】的准确说法应当是“百姓趁机维权抗争的有限造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五、陈泱潮对“文革”的历史定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舆论与宣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2012-12-24 15:43:16

  俞可平在凤凰网2012财经峰会上发言


   
     摘要
   

     1改革进入深水区,需要突破,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唯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
   
   
     2没有自信,改革就难有新动力。个人是这样,国家是这样,政党也是这样
   
   
     3许多官员底气不足,内心相当脆弱。一个本来不大的事情,却如临大敌
   
   
     4一个真正有本事的领导,是不会害怕老百姓的
   
     2012年12月16日,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联合主办的“改革新动力——凤凰财经峰会”在京落幕。著名学者、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在闭门午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俞可平强调,今天改革要突破,必须要有自信。现在掌握权力的许多官员相当没有自信,底气不足,遇事如临大敌,动辄大规模动用警力;怕讲真话,不敢披露真相;怕别人议论;迷信盛行;将子女送到国外……俞可平认为这些都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因为不自信,导致官员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根本不敢去碰一些敏感领域和敏感问题。为什么没有自信?俞可平分析,除了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外,还有官员自身的原因。一是自身不正;二是没有本事;三是没有使命感和责任感。
   
     编辑:陈芳 周东旭
   
     俞可平:刚才邱震海先生问我,还相信“民主是个好东西吗”?我当然坚信“民主是个好东西”。非常感谢凤凰网,我一般不参加媒体活动,今天非常高兴。一是凤凰网、凤凰卫视巨大的影响力,我也是你们忠实的读者。更重要的是你们的题目好,改革新动力,抓住了改革现阶段的根本。

  不自信,改革难有新动力

   
     为什么这样说?谁都知道现在改革到了一个新阶段,进入了深水区,需要突破。我们现在谁都不想突变,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但唯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如果在有些问题上不突破,代价将不可估计。
   
     我们知道,突破肯定需要更大的动力,没有动力,突破便不可能发生。改革的动力是多方面的,利益的驱动、经济的发展、危机的推动、环境的压力、民众的需求、还有国际的变局,这些都是动力。
   
     不过,今天我特别想讲另外一种动力。在目前这个阶段,这一动力尤其一点。这个动力是什么呢?就是要有自信。没有自信,改革就难有新动力。个人是这样,国家是这样,政党也是这样。没有自信怎么敢开拓创新?稍微有一点风险的改革,就裹足不前,前怕狼后怕虎,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在改革面临突破的这个特殊阶段,我们不仅要有自信,而且要有非常强的自信。
   
     大家最近谈论中共十八大报告,有很多亮点,其中一个亮点就是提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我认为有极强的针对性。

  不自信的表现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一方面我们取得巨大成绩,中国崛起的速度出乎人们预料之外,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改善;另一方面,我们遇到这么多的挑战,有些挑战极为严峻,比如贫富分化、社会不公、特权腐败、环境恶化等等。在这样的背景下,民众和精英中产生了两种极端的情绪,它们都非常不利于我们的改革:一种是盲目乐观,觉得中国强大了,了不起了,可以为所欲为;另外一种极端情绪是悲观失望,缺乏自信,认为目前面临的问题很难找到理想的解决方式。
   
     而且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盲目乐观的情绪往往在普通民众中很普遍。悲观失望的情绪则在精英中明显存在。不仅在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中,而且在权力精英中,缺乏自信的现象同样相当明显
   
     首先是许多官员底气不足,内心相当脆弱。草木皆兵,稍有风吹草动,动辄就大规模使用警力。一个本来不大的事情,却如临大敌。这是不自信的表现。
   
     第二怕讲真话,怕暴露真相,好像告诉民众真相会被人吃了一样。现在很多真相都是被动暴露的。其实,说真话,讲真相,天不会塌下来。为什么这么难啊?从深层里说,就是不自信。
   
     三是怕别人议论。别人说你好不行,说你不好也不行。说你好,他说你们在捧杀我;说你不好,他又说别人在捧杀我。一些外国友好人士对我说,他们不知道对中国说什么好了。这是极度不自信的表现。
   
     再有就是成天只说别人的不好,挑别人的毛病;而对自己只说好话,不敢面对存在的问题。这也是不自信的表现。就像一个人,如果他真的很强大,就不会整天说别人如何不好。相反,他会说,你很好,但我比你更好,我也不怕别人挑我的毛病。这才是真正的自信。
   
     更明显的不自信表现是,官员中迷信盛行,不少官员求神拜佛,乐此不彼。现在一些名山古刹之所香火这么旺,官员功不可没。好多地方的第一柱香现在民众基本是拿不到的,不是老板便是官员。所以,现在不少和尚也变得很富裕了。一些官员表面上说是为市民祈福,但内心不知道是为市民祈福还是为自己的官运在祈福呢?很多官员的办公室、楼房都由风水师决定结构和坐向,风水师成为不少官员的座上宾,相信风水到了迷信的地步。
   
     最后一个不自信的表现最典型了。好多官员干脆就把子女送到国外去,出现了所谓的“裸官”,数量可能还不少。官员把老婆、孩子送出国外,清楚地表明了他们对国家、对党、对民族没有信心,什么都不自信。

  不自信的危害

   
     官员的这种不自信有什么危害呢?第一,没有责任感。责任就是担当,没有自信怎么会有担当?没有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担当,没有推进人民民主的历史责任,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推动政治改革?
   
     第二,根本不敢去碰一些敏感领域和敏感问题。没有改革的干劲、动力和冲劲,没有邓小平同志那种“杀出一条血路来”的劲头,政治改革就会裹足不前,重点领域的突破就遥遥无期。不少领域,若不抓紧进行突破性改革,不仅对党的执政会产生严重影响,而且对中华民族的未来也会产生重大影响。例如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就迫在眉睫,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不决了。

  为什么缺乏自信

   
     为什么缺乏自信?缺乏自信有很多原因。
   
     从大的环境方面看,是因为我们的改革道路前无古人,改革又得到了深水处,没有现成的经验可照搬。无论是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也确实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一些改革又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犹豫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认为现在一些官员没有自信更多是因为以下这些个人的原因:
   
     第一,首先就是自身不正。自身不正,焉能正人?自身不正的人猫腻就多,自身说不清楚,整天怕这个怕那个,怕东窗事发。这些的人是没有自信的。中国的古训说,“身正不怕影子斜”。
   
     第二,没本事,能力不够。不少官员能有现在这个位置,是因为上级领导喜欢。因此只有讨好和献媚上级的本事,只有讲空话套话的本事,没有实际的领导能力和办事能力。一个真正有本事的领导,是不会害怕老百姓的,这一点古今中外皆如此。
   
     第三,没有使命感。自信来自于使命感,我们民族的近代先贤以及我们党初创时期的优秀分子,都是舍生取义的,他们身上有一种使命感,一种要为国家民族奋斗、敢于承担责任的使命感。然而,这种使命感却在很多官员身上消失了,这就导致他们改革的动力不足。

  怎样才能自信

   
     怎么才能克服官员中间的消极悲观情绪,让他们变得更加自信,从而使改革更动力?
   
     首先,要有好的官员选拔机制和罢免机制。尤其是要完善竞争性选择机制,通过竞争性选择,把我们民族当中最优秀的人才遴选出来,委以重任。这些官员应当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当官员不思进取或失职渎职时,有一套有效的机制及时罢免他们。
   
     其次,要培养和提高官员的实际能力。社会矛盾越来越复杂,民众的素质也越来越高,只有高素质的官员才能应对这些变化。习总书记讲,打铁还要自身硬。自身硬就是自身要正、责任心强、能力突出。
   
     第二,要有一个长治久安的环境。只要守法尽职,大家都不用为自身的前途和安危担心。现在有些官员有不安全感,既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宏观制度环境的原因。从制度上说,民主和法治不仅是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保证,也是官员自身安全的最大屏障。
   
     第三,要对我们的民族、国家、老百姓有信心。不要动不动好像我们中华民族就低人家一等,觉得我们不能搞民主。现在学术界有很多谬论,其中一种认为我们的民众素质低,不能搞民主。事实上,只有通过民主制度才能提高民众的素质。你不相信自己,你要相信我们这个民族。习近平同志讲,中华民族的复兴是我们这几代人的中国梦。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什么?就是我们的中华民族有世界上最发达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重要,政治文明同样重要。没有高度发达的民主和法治,中华民族就不可能有伟大的复兴。
   
     我自己一直很乐观,从来都是乐呵呵,内心很平静。我为什么积极乐观?因为我对这个国家、民族有自信,我认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和进步谁也阻挡不了,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不仅如此,我对人类的前景也充满乐观和信心,相信人类的明天也会越来越好。
   
(2013/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