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私下称他槟郎哥]
槟郎文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半汤镇抗日传说
·游览天生桥
·假药的背后
·小时候的蚂蚁
·明媚的清晨
·无人之地
·村庄大世界
·荷塘的故事
·老坟岗的变迁
·谈谈宗教及观音
·人死如灯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私下称他槟郎哥

    私下称他槟郎哥
    12编导 王婧杰
   
    “槟郎哥”是我私下里对他的称呼,虽然每次见到他总是很恭敬地叫他老师。槟郎哥用现在流行的话就是一朵“奇葩”,当然,这种称呼没有贬义之情,反而有一种浓浓的喜爱之情呢。
    记得第一次上文学写作课看到槟郎老师的时候,有点小激动,总拉着同座位讲这个老师长得有点像何润东呢,嘴巴像呢!我最喜欢何润东了,看起来这个老师很和善的样子呢。同座位总是忿忿地瞪我一眼,憋出“花痴”两个字。


    不过说实话,刚开始除了看起来挺和善的样子外,我对这个老师并没有什么太好的感觉,甚至觉得他的课很无聊,就照着书画重点,我最讨厌划重点了,所以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老师的节奏。在赏析槟郎老师的诗歌时候总是不屑一顾,甚至跟同座位说我比这个写得好多了。可是真正自己去写诗的时候才感叹道原来写诗挺难的。
    对槟郎哥的感觉一直时好时坏地延续着,直到一次谈话改变了我对槟郎哥的认识。那天下课后,我和毛雨朦两个人留下来跟老师谈话。老师也提出请我们吃饭,但我们不好意思便拒绝了,只是在教室里谈谈而已。在谈话过程中发现槟郎哥真是一个心系同学的老师,不,应该是一个好哥们。他不仅关心我们的学习,而且关心我们的生活,和我们一起讨论以后的方向、前途;和我们聊了一些很有趣的话题,就像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槟郎哥小小的身躯顿时高大了起来,变得那么风趣幽默。
    那天晚上我就上了百度槟郎吧和他的博客去了解老师,发现槟郎哥真是个才子,写了两百多篇散文和上千首诗,网络文学的魅力啊!看了槟郎哥的作品后对他的崇拜之情真是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啊。槟郎哥写了一些爱情、亲情、思乡情、爱国之情、师生情的作品,还十分关心国家大事,尤其是对近期的钓鱼岛事件,也写了几首诗来抒发内心的感情。而且了解到槟郎哥是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出国外教过,又增添了一股子崇拜之情。再看了槟郎吧里的一些别人写的文章,更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少同学在文章里称赞他,不仅有我们学校的,还有他兼课的外校的同学如铁道学院的,在他们的文章里又更加体会到槟郎哥的魅力。
    有时候不禁在想,到底是什么感染了这么多同学?长相?哈,槟郎哥的长相也就只能用“看得过去“来形容吧。口才?略略有浓重的乡音有时要努力辨别才听得出呢。金钱呢?看起来也就像一般的工薪之家,也没有穿金戴银呢。后来我想了想,应该是心!槟郎哥有一颗最真挚的心,对每个人都抱有真诚的微笑,完全没有矫揉造作之感。而且又富有才情和诗情,有这么多优秀的作品,并且很乐意展示给大家。虽然有一些卑劣的小人恶意中伤他,但他一直抱着一种淡然的心态付之一笑。
    渐渐地,我开始以一种参与者的身份融入了槟郎哥的课堂,发现也并不是那么索然无味嘛。老师结合教材和师生自己的例文,教我们学习写作散文诗歌戏剧小说。在学习剧本的那段时间里,我经常站起来去扮演朗读其中的角色,并且很认真地想要表演好角色。看到槟郎哥含笑的眉眼,我知道是一种肯定,是对我努力的一种认可。正是有了这样的互动和实践,我感觉对槟郎哥的喜爱又升了一个等级。
    因为是学编导专业的嘛,所以有时我就想,或许有一天我可以为槟郎哥拍摄个记录片,把这个可爱的狂士呈现在更多人的眼前,让更多的同学去了解这个以槟郎自称的李槟老师,去了解这个以“鲁迅左派”为文学思想的作家,以抒情散文和诗歌擅长的诗人,去认识这个善良可爱、会在考前给我们划重点的老师。哎呀!
    2013-1-10
(2013/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