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可爱的狂人槟郎]
槟郎文集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爱的狂人槟郎

   可爱的狂人槟郎
    12编导 戴星宇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在这么多的老师手里经过,要说让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我的大学文学写作课老师——槟郎。
    第一次上课,槟郎老师很守时,第一次见面,他穿着一身棕色夹克,剃着短发。身为文学老师,不出我所料,他高高的鼻梁上夹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带给人的感觉是浓浓的书生气息。


    一开始,我们认为他会很严肃,可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上他的课异常的轻松加愉快。文学写作课往往是在一片欢笑声中度过。他常说“笑一笑,十年少”。年轻人就应该朝气蓬勃,活力十足,不能整天地板着脸。能把文学写作这门如此枯燥无味的课上的如此生动有趣,非我们可爱的狂人老师槟郎不行。
    当然,槟郎老师也有严肃的时候,他不会放纵经常迟到的同学。对于他们,他先是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警告,就是上课铃一响,他就关紧前门,这样迟到的同学就只能无奈地走后门才能进来,这表示对他们的委婉批评。可课后,同学们一般不会记仇,因为迟到是他们自己的原因。下课后,大家又在一起有说有笑。不当着老师的面,我我们一般会称他槟郎哥以示亲昵。
    槟郎哥的个性着实可爱,可更让我们折服的却是他的诗歌和杂文。那种对日常生活细节的观察,对人生与社会的深刻体验,都不是我们这帮快要二十岁的小毛头可与之比拟的。就像酒越久越醇一样,槟郎老师的诗歌就像一坛坛醇香甜甜的美酒,温润着我们的心灵。
    提到槟郎老师的诗歌,我就不能不提到他的杂文,这两者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过去他的杂文比诗歌影响更大呢。槟郎哥的杂文一般都是以丰富的文化含量,以讽刺的论辩笔法为基调的“文明批评”,针对了当代社会的法治的严重不足下的黑暗现象。这一点,让我深深惊叹。近十年前的孙志刚事件,可能大家都已忘记了吧,这位在2003年死于中国的户口严控制度下的大学生,引发了社会的批评浪潮,槟郎的《我已在这片土地上暂住了五千年》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发出了诗人对此事件的最强音。槟郎身上那股年轻人的热血不正是当代大学生需要的吗?早上连床都起不了的我们,连1000米都跑不下来的大学生,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吗?不,他们不是,未来也只会是拖累。他们身上缺少的就是槟郎对人类的爱心,他的激情、他的狂气。
    一个学期过来了,虽然文学写作课结束了,但我们与槟郎老师的情谊不会结束,我们读槟郎的诗歌的热情也不会因此而消褪,反而会高涨,因为槟郎哥在我的心中是像鲁迅那样的文学狂士。
    2013-1-10
(2013/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