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可爱的狂人槟郎]
槟郎文集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爱的狂人槟郎

   可爱的狂人槟郎
    12编导 戴星宇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在这么多的老师手里经过,要说让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我的大学文学写作课老师——槟郎。
    第一次上课,槟郎老师很守时,第一次见面,他穿着一身棕色夹克,剃着短发。身为文学老师,不出我所料,他高高的鼻梁上夹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带给人的感觉是浓浓的书生气息。


    一开始,我们认为他会很严肃,可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上他的课异常的轻松加愉快。文学写作课往往是在一片欢笑声中度过。他常说“笑一笑,十年少”。年轻人就应该朝气蓬勃,活力十足,不能整天地板着脸。能把文学写作这门如此枯燥无味的课上的如此生动有趣,非我们可爱的狂人老师槟郎不行。
    当然,槟郎老师也有严肃的时候,他不会放纵经常迟到的同学。对于他们,他先是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警告,就是上课铃一响,他就关紧前门,这样迟到的同学就只能无奈地走后门才能进来,这表示对他们的委婉批评。可课后,同学们一般不会记仇,因为迟到是他们自己的原因。下课后,大家又在一起有说有笑。不当着老师的面,我我们一般会称他槟郎哥以示亲昵。
    槟郎哥的个性着实可爱,可更让我们折服的却是他的诗歌和杂文。那种对日常生活细节的观察,对人生与社会的深刻体验,都不是我们这帮快要二十岁的小毛头可与之比拟的。就像酒越久越醇一样,槟郎老师的诗歌就像一坛坛醇香甜甜的美酒,温润着我们的心灵。
    提到槟郎老师的诗歌,我就不能不提到他的杂文,这两者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过去他的杂文比诗歌影响更大呢。槟郎哥的杂文一般都是以丰富的文化含量,以讽刺的论辩笔法为基调的“文明批评”,针对了当代社会的法治的严重不足下的黑暗现象。这一点,让我深深惊叹。近十年前的孙志刚事件,可能大家都已忘记了吧,这位在2003年死于中国的户口严控制度下的大学生,引发了社会的批评浪潮,槟郎的《我已在这片土地上暂住了五千年》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发出了诗人对此事件的最强音。槟郎身上那股年轻人的热血不正是当代大学生需要的吗?早上连床都起不了的我们,连1000米都跑不下来的大学生,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吗?不,他们不是,未来也只会是拖累。他们身上缺少的就是槟郎对人类的爱心,他的激情、他的狂气。
    一个学期过来了,虽然文学写作课结束了,但我们与槟郎老师的情谊不会结束,我们读槟郎的诗歌的热情也不会因此而消褪,反而会高涨,因为槟郎哥在我的心中是像鲁迅那样的文学狂士。
    2013-1-10
(2013/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