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可爱的狂人槟郎]
槟郎文集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爱的狂人槟郎

   可爱的狂人槟郎
    12编导 戴星宇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在这么多的老师手里经过,要说让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我的大学文学写作课老师——槟郎。
    第一次上课,槟郎老师很守时,第一次见面,他穿着一身棕色夹克,剃着短发。身为文学老师,不出我所料,他高高的鼻梁上夹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带给人的感觉是浓浓的书生气息。


    一开始,我们认为他会很严肃,可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上他的课异常的轻松加愉快。文学写作课往往是在一片欢笑声中度过。他常说“笑一笑,十年少”。年轻人就应该朝气蓬勃,活力十足,不能整天地板着脸。能把文学写作这门如此枯燥无味的课上的如此生动有趣,非我们可爱的狂人老师槟郎不行。
    当然,槟郎老师也有严肃的时候,他不会放纵经常迟到的同学。对于他们,他先是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警告,就是上课铃一响,他就关紧前门,这样迟到的同学就只能无奈地走后门才能进来,这表示对他们的委婉批评。可课后,同学们一般不会记仇,因为迟到是他们自己的原因。下课后,大家又在一起有说有笑。不当着老师的面,我我们一般会称他槟郎哥以示亲昵。
    槟郎哥的个性着实可爱,可更让我们折服的却是他的诗歌和杂文。那种对日常生活细节的观察,对人生与社会的深刻体验,都不是我们这帮快要二十岁的小毛头可与之比拟的。就像酒越久越醇一样,槟郎老师的诗歌就像一坛坛醇香甜甜的美酒,温润着我们的心灵。
    提到槟郎老师的诗歌,我就不能不提到他的杂文,这两者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过去他的杂文比诗歌影响更大呢。槟郎哥的杂文一般都是以丰富的文化含量,以讽刺的论辩笔法为基调的“文明批评”,针对了当代社会的法治的严重不足下的黑暗现象。这一点,让我深深惊叹。近十年前的孙志刚事件,可能大家都已忘记了吧,这位在2003年死于中国的户口严控制度下的大学生,引发了社会的批评浪潮,槟郎的《我已在这片土地上暂住了五千年》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发出了诗人对此事件的最强音。槟郎身上那股年轻人的热血不正是当代大学生需要的吗?早上连床都起不了的我们,连1000米都跑不下来的大学生,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吗?不,他们不是,未来也只会是拖累。他们身上缺少的就是槟郎对人类的爱心,他的激情、他的狂气。
    一个学期过来了,虽然文学写作课结束了,但我们与槟郎老师的情谊不会结束,我们读槟郎的诗歌的热情也不会因此而消褪,反而会高涨,因为槟郎哥在我的心中是像鲁迅那样的文学狂士。
    2013-1-10
(2013/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