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仰光大学老同学XXX是“室利差旦罗”卑谬人,带骠族血统。
   我俩几十年没见面,现在有缘千里相遇而狂喜——他力邀我到他家吃饭。
   他父、伯、舅在缅甸独立时期是吴努同党,在吴努执政时期当政府高官。到
   1962年奈温将军政变夺权,废除宪法,抬枪扛炮进行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一党专政,他家从此尽量夹着尾巴做人——虽然奈温将军也是“室利差旦罗”卑谬人,也说有骠族血统。
   
   他:我们老同学漆凯梭——你的板庭梧镇老乡,近况如何?
   
   我:你问的是吴努甥儿——你大学时期交心死党吧?
   吴努流亡政府成立时期他当流亡内阁会计,管武装革命钱财;後来跟温教授出版“新时代”杂刊,管民主人权思潮。最近肝癌去世了。
   
   他:世事无常!生生灭灭!轮回不已!我们的老同学“武将”卑登Maxwell呢?
   
   我:吴努流亡政府时期他当“学生军队教官”,教冲锋陷阵杀敌。在仰光大学参加军训时他比我高班,军事知识的确高明,他後来又钻研孙子兵法与毛泽东游击战术,英文又好,更清楚世界发展局势——他一直强调缅甸是中国美国兵家必争之要地。武装革命学生都很尊重他。他最近蜗居泰缅边区,也身患癌症。
   
   唏嘘一阵,接着我们就天南地北:
   *笑谈:上世纪60年代仰光大学老师同学、校花班花、花花公子、校园宿舍趣事。
   *追忆:1962年学生七七惨案、1963年学生反内战和平示威、1964年国有化贫困化、1967年反华排华……
   *老调重弹:大家各飞东西後喜怒哀乐、阴阳对生互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人生经历……
   *最后谈到:登盛政府的改革开放与向西看、昂山素姬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做法。
   
   一触及滚滚红尘缅甸现状,他欲言又止。我保证不提他大名或他家掌故,绝不泄露蛛丝马迹添他麻烦………终于禁区话匣子打开了。
   
   我:对密凇水坝昂山素姬与登盛总统一唱一和,一石激起千层浪。
   
   他:说说而已。密凇工程并没有停建。
   
   我:昂山素姬一进登盛国会,千人喝彩,万人振奋。她说过要修宪,要团结军方,要民主、人权、法治、真正联邦制…..
   
   他:1990年吴努前总理见她压倒性胜选后要军队立刻回军营,就低声规劝她暂韬光养晦忍耐一时。她不听,口口声声说跟缅甸将军们誓不两立!结果缅甸独裁将军们自保反弹、不交权还反扑。环境教训她也逼迫她急转弯,何况:
   *她的民盟主席吴丁温鼓励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的民盟党员都笃信她一旦进国会,必定发挥不可想像的作用。
   *国会内外的少数民族代表希望她进国会增加少数民族的“彬龙协议”力量。
   *登盛政府当时内外交困、举步艰难,最希望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民主花瓶向国内示好、向西方求援。
   *我们无权无势的人民与僧伽呢?就兴奋地围坐电视机前,看她每次穿新款服装如时装表演,对着电视镜头与拍照闪光灯语不惊人誓不休,有时神秘微笑如蒙纱女………
   *团结军方?远在天边呢,除退伍将军登盛总统外,其他不经选举就霸坐25%国会席位的军官,虽近在她眼前,却对她拒之千里外。
   *至于发挥不可想像的作用啦,增加少数民族反军方霸道啦、彬龙精神啦、修宪啦……你我芸芸众生弱势人群,还是吃斋、守戒、念佛、耐心等待吧。
   
   我:不是吧?国内外媒体都在报道到她在发挥无比作用呀?
   
   他:昂山素姬和登盛互补互助,一唱一和、的确交易了不少。
   *他恩准她的非法民盟重新注册,让她也合法参加国会补选;她则替登盛政府涂脂抹粉,并荣登2014年东盟轮值主席宝座。他违宪提拔她端坐国会宝座,她则让他在西方口中眼里成“缅甸多党民主改革开放”先驱。
   *登盛总统参加联合国大会,她也 “碰巧”到纽约微笑亮相。洋人欢呼雀跃。
   *登盛总统见洋人懵然不知2008年宪法规定,就顺口对BBC(英国广播电台)卖乖:“如果人民需要她、选举她,她也可当总统” 。她也投桃报李,对国内外媒体保证:“吴登盛总统是真诚的”。
   
   我:登盛总统对2008年宪法了如指掌,当然运用自如、恰到好处。
   
   他:他是军政府当年国会制宪主席,2008年宪法是他领导下痛定思痛、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炮制烘培出炉的。当时他为她量身定制了总统副总统国家官员等等守则法规——让她不可能参政议政。最近他见欧美洋人和国内外缅甸人糊里糊涂兴奋莫名,对他赞赏不已——他这退伍老将军真要笑脱老烂牙了。
   
   我:你不认为昂山素姬施展迷敌手段麻醉登盛退伍武夫,尽量放低身段使缅甸独裁将军们飘飘然而不防备万一,好让她1015年选举再获得压倒性胜利?
   
   他:即使被选民大力推举上台,你不见她身旁那么多政客与党魁在争权夺利?你没听到她怒斥他们“勿太放肆!”“勿太嚣张!”?她必须先拿剪刀剪掉2008年宪法不许她参政议政“法禁”,然后再奋力过五关斩六将,才能成总统呢!
   
   我:每位西方首脑政要大驾光临缅甸,无不先到内比都拜会登盛总统,再回仰光亲访昂山素姬——他她不是老大老二是什么?
   
   他:你以为西方政要首脑来谈家常琐事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他们先跟登盛总统搞妥他们国家大财团大资本家来缅甸投资设厂大事,然后去安抚昂山素姬,免她轻举妄动、半途杀出程咬金。
   要知道她和洋人们过去20多年极端不愿军政府天长地久,唯恐缅甸独裁将军们苟延残喘。现在三方却各怀鬼胎,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大家清楚利之所在而要共存共荣。
   
   我:奥巴马总统不是亲吻了昂山素姬?在记者招待会上,欧美首脑政要等和昂山素姬不是像董永天仙配“满工对唱”了吗?昂山素姬好像就是缅甸总统呀!
   
   他:幻象假相太刺激军方!已经在起反作用!
   *登盛政府、缅甸将军们把“满工对唱”看在眼里,感到有个仰光政府在唱对台戏,因而对满脸堆笑的昂山素姬恨在心里;又见到那么多愚民们忘乎天上地下在狂热呼喊,警觉到2015年大选有高度危机。缅甸将军们在沙盘推算如何拔除鲠喉鱼刺,如何出奇制胜。
   *见到副总统丁昂敏乌(Tin Aung Myint U:)被逼下台吗?随后梭登(Soe:Thein:)部长被整吗?觉山(Kyaw San:)也由宣传部调到合作社部闲置起来吗?昂民(Aung Min:)部长更被踢出总统府吗?
   要知道丁昂敏乌是军方推举上去当副总统,去掌控政府所有部门,去监督登盛总统决策的!但他太令幕后将军们失望、丢脸了!另一副总统赛茂康(Sai Maohkan:),虽是登盛的出色党员,但不是军方派去的,所以军方内定 “他可用而不可信”。当然你会见到赛茂康常陪伴丁昂敏乌副总理出席或出巡——仅花瓶作用而已。
   *在幕后垂帘听政的丹瑞大将与将军们对昂民(Aung Min:)部长早就警惕——有能力分裂克伦民族联盟KNU为两半的是他,现在密谋让丁昂敏乌下台的也是他,于是就毅然决然铲除昂民为首的觉山、梭登等四人帮,以免继续养虎后患。………头痛的是现在由谁来代替丁昂敏乌副总统位置好呢?
   
   我:原来如此。现在不是推选纳阳吞(Nyan Htun:)担任副总统,代替丁昂敏乌吗?
   他:登盛政府现在有两大困难:一。让纳阳吞同丁昂敏乌一样手握大权,掌控政府各部门、监督总统办公室吗?二。登盛总统出访时,信得过暂时让纳阳吞代总统吗?
   
   我:遵2008年宪法,两名副总统内选票多者可暂代总统职责不是吗?
   
   他:丁昂敏乌在2010年大选中得票较赛茂康多,遵宪有权暂代行总统职责;但纳阳吞是中途被委任的黑马,不计票数多寡就跳过赛茂康,让他去掌控所有部门兼代总统,岂非冒天下之大不韪?登盛政府迟迟不敢公布谁票数多,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下违宪。为转移人民视线,在未委任纳阳吞为副总统前,找无关重要事件让赛茂康出国,然后假装不得不让纳阳吞手握大权兼代总统职责。在这时刻,昂山素姬又适时替登盛政府解围了——她力催西方立即解除制裁,人民视线完全被移开了。
   
   我:改革开放了,昂山素姬问政了,人民可以示威游行了,欧美经济制裁已取消了,外资开始涌进来了……人民开始“歌唱祖国从新走向繁荣富强”吧?
   
   他:你不要只看昂山素姬天天换新装、笑口常开,要知道广大市民草根基层日子可不好过呀——现在比2007年僧伽反饥饿示威时期更饥肠辘辘呢。
   
   我:此话怎讲?
   
   他:国父女儿回国20多年,从没饿过,也从来不用劳动奔波。
   君知否老百姓多年前只吃300缅元洋葱油麵条就撑饱肚子?现在麵条太贵因而量少了吃不饱。在下缅甸仰光毛篦等地,300缅元洋葱油麵必须另加白饭才吃得饱——劳动人民不吃饱怎么劳动呢?
   看昂山素姬奶油、奶酪、红茶、咖啡、巧克力不缺,三餐不愁、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广大人民呢?夜睡破草房任风吹雨打,为免挨饿每日起早摸黑奔波劳累!见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那燕子湖畔豪宅吗?那么多服务人员谁付的钱?我们很难想象每天她如何花钱打理!她不是被软禁十多年吗?但每天心安理得听BBC广播,念佛修戒定慧,闲读洋哲学洋小说………谁替她煮饭烧菜出街买东西?生活费哪里来的?
   仰光贫民区小饭店林立,一顿穷人餐最便宜也要700-1000缅元,吃不起的只好找吃300缅元洋葱油麵加白饭。再吃不起的就仅吃油拌白饭。白饭都吃不饱的穷人家庭比比皆是。
   最了解人民生活的是每晨挨家化缘的僧伽。他们见惯越来越多贫下中农到大城市当“农民工”糊口。贫病交加的“城市农民工”虽三餐不继,还是和在农村一样坚持敬佛敬法敬僧,每晨奉献饭菜行善积功德——以求来世不再受苦、受难、挨饿!僧伽乞鉢装不下他们的奉献,他们就自动用多层饭盒或小推车跟随化缘僧後送到寺院,让无家可归流浪汉可以找寺院僧伽乞食充饥。由于贫民百姓不知油厂用廉价发霉豆类榨廉价油,也不知不良商人卖地沟油,因而营养不良并无名病痛缠身——真叫知情者无语问苍天!
   
   他:老同学貌强,你懂赌博吧?
   
   我:你深知我过去守五戒——不骗、不偷、不奸淫、不杀生、不饮酒抽烟吸毒,现在我仍然坚守。
   
   他:稀有动物!死不悔改!独裁将军们的缅甸社会主义1988年不是先被埋葬了吗?紧接着苏东波的共产主义乌托邦一个接一个不是破灭了?你还不被当头棒喝?还在执迷不悟?还不与时俱进?
   *回想缅甸社会主义时期用“工农当家作主”“国有化”名义又骗又盗——资本家、财主、小资等都变成无产阶级!而“革命”阶级却个个成大肚腩、脑满肠肥!
   *那类20世纪骗术、盗法、说教——现在行不通了!
   *反正全国经济土地现在都已集中在手,政府就开始卖地、卖官、卖批条、卖进出口执照、卖关系等,和富商富豪们、亲朋戚友们、猪朋狗友们官商勾结了,化公为私了,再齐当外国企业的代理代办,找外国企业联营、同舟共济大合作、相互恭喜发财,黑钱都转移国外户口………美其名曰“改革开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