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谬论VS.良知:莫言获奖演说中的败笔]
作舟博克
·:::::羊头狗肉
·:::::秃子与党彰
·:::::没有
·:::::秘密
·受伤的山蝴蝶
·::::::"哪儿疼?"
·【萝卜的故事】
·《俗话说》
·《海龟之歌》
·快门
·"天下乌鸦一般黑"
·【由“桂冠诗人”想到的】
·【从北京到布鲁塞尔】
·【妓女与嫖客】
·《枪》
·被时光愚弄
·【下岗工人】
·“同胞苍蝇”
·考考您的中文:)
·机器时代de离骚
·遗失的“短讯”
·送你一条大泥鳅
·占有
·最后一夜
·《一只可爱的老母鸡》
·【“废物”】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三幕 ◇
·《今日立冬》
·漫画,胡锦涛,克林顿和口淫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谬论VS.良知:莫言获奖演说中的败笔

【引子】
   
   
   一辆满载旅客的公共汽车不幸遭遇车祸,30多个人里只有一个人爬了出来。这个人是个基督徒,他从惨烈的车祸中幸存后嘴里不断说出感谢“上帝”的话,称自己的幸存是个“奇迹”。
   

   ————————————————————————————————————————
   
   
   
   一. 画蛇添足
   
   
   莫言获奖演说讲稿以“讲故事”的方式向世界讲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国作家的“莫言”这辈子是多么的不容易。尤其是讲述自己的母亲更加“不容易”,讲得令有些中国人潸然泪下。外国友人听得懂听不懂就不好说了。
   如果莫言的演说在讲述了感人的老一辈中国人的苦难命运和他对另外一个跟他“毫不相干的”的中国诺奖获得者的“不发言”那个部分打住,见好就收,说几句客套话等还不至于露出破绽。或者,在讲到他在部队时,夜晚在宿舍看书,一位老长官“不拿他当人看”的小段子之后打住也可以,既有中国式的黑色幽默,同时又强调了他从小到大被同种人歧视,直到今天奇迹般地站在了诺贝尔的讲台前。
   但是,他的结尾部分加了一段关于“因果报应”的故事,说是他爷爷讲的。摘引如下:
   “请允许我讲最后一个故事,这是许多年前我爷爷讲给我听过的,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故事结局我估计大家都猜到了——那个人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哄然倒塌。
   
   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这个“故事”(当然是虚构的故事,是不是莫言爷爷讲的,我们就无法考证了)在莫言间接为自己对另一名中国诺奖得主的沉默辩解后笼罩上了一层恐怖,甚至威胁、诅咒的气场。在世界媒体的“拷问”下,莫言竟然“抗拒从严”地对世界媒体说“你们逼我我也不说”的豪言壮语。莫言心里当然清楚,人们想听到的是一位作家除了创作虚构的故事外,他对于自己的生存现状、他的同胞的生存现状、他的祖国的现实状况等是一种什么看法,或有什么期待、构想等等。
   
   遗憾的是,莫言的“感言”除了那句“与我毫不相干”是关于眼下的状况,其他全停留在的过去!
   末尾的这个“他爷爷讲的故事”看似“警世”,实则血腥。莫言巧妙地将自己放在了那个被同行们推出庙门的那个泥瓦匠,诅咒他们不得好死。换句话说,莫言将海外的媒体和华人读者“逼他发言”形容为迫使他走进“暴雨雷电”之中的人。作为中国人,我们可以理解莫言对“发言”之后果的恐惧感,因为因言获罪、坐牢和杀头的在中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莫言“爷爷讲的故事”是在说,别再逼我了,逼我,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二. 谬论 PK 良知
   
   
   我本不想这样解读莫言获奖演说的结尾,但更不情愿装瞎装傻。如果我们不请愿被“文学”和创作文学的作家们玩弄的话,我们就得较真儿!而莫言选择用这样一个吓唬顽童和暴民的故事来结束诺贝尔演说必定有他的用意,他也一定希望人们用自己的解读去领会他的演说。
   首先,莫言爷爷讲的这个故事放在这里是不恰当的,没有类比性,所以是败笔。诺贝尔文学奖与和平奖是人们翘望的;世人渴望从获得如此殊荣的人文大奖的作家、诗人、艺术家和人权活动者的口中听到良知、听到真相,甚至真理。所以,当人们对获奖者提问时,人们将这位诺奖获得者摆在了一个极其崇高的位置上,因为你讲话是有人听的;你可以在此时此刻面对面地对世界的读者和媒体分享你的良知、你的智慧、你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等等。
   这怎么是逼你走进暴雨雷电呢?
   中国民间有关“因果报应”的故事往往与信仰无关,莫言爷爷讲的这个故事是有代表性的。被困在“破庙”里的“泥瓦匠”们代表了被遗弃的信仰和没有信仰、只为谋生的、怕死的人。但是,这个破庙又是“祭祀”的象征,罗汉的狰狞面目油然而生,贪生怕死的凡夫俗子在此都心有余悸,深知内心的罪过却不得不找个替死鬼为自己开脱。
   这不外乎是一个流传在暴民意识和无正义审判的社会成员心中的一种“警醒”故事,其中的逻辑是建立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生存哲学意识,即大多数中国人在现实中“不得罪人”而圆滑、中庸地生存于一个没有公正审判和安全感的现实里。“不得罪人”的就是“好人”了!?这似乎就是莫言想传达的一个中国特色的故事:“我不想得罪比我权力大的、掌控我命运的人们,你们也别得罪我!我明知这是个里外不是人的奖,但我又崇拜这个名誉!希望你们听了我爷爷讲的这个故事后会害怕,害怕了就不会再逼我了。”
   莫言称自己是个“有神论者”。有神论和无神论之间的区别当然不是简单的“有”与“无”来区分的,而“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当中的区别就更加复杂了。在近二、三十年内开始信仰基督教的中国人里,他们很不负责任地将无神论者和“无神论的共产党人”等同了起来,这个天真的错误是非常可悲和危险的。希特勒、本拉登都是有神论者啊!!
   无神论者当中有无知无畏、贪婪独裁的统治者,也有从人类进化论的客观基础上严谨、严肃研究、发现人类和宇宙奥秘的自然科学家、进化论心理学家、哲学家等等,他们涵盖了所有领域的人们。在现实里,东西方所有的宗教国家和“无神论”的国家在对大自然的破坏过程中是旗鼓相当的。也就是说,有神论并未阻止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几乎和“神”没什么关联了。如果有神论者相信“神”存在于宇宙当中,那么,“神”也就存在于滋养人类的大自然里。所以,虚伪的有神论者在破坏大自然的同时将“神”变成了一种自私的概念。
   【引子】里的故事所讽刺的就是一些极端的、幼稚的有神论者在肤浅地、自私地将“神”或“上帝”据为己有、将偶然混淆为永恒、将人为的意外事故肆意领会为“神的旨意”!这种可笑的有神论还有意义么?如果“万能的上帝”或“神”没有能力阻止车祸的发生、没有挽救其他遇难者,而只将你自己的小命儿保全了下来,这又是一个神马“上帝”呢???
   这也是莫言爷爷所讲的那个破庙里的故事内涵。中国人往往将“老天爷”或“上苍”当做万能的神;“老天爷”既不是“上帝”,也不是一个明确的“神灵”概念,而是一个方便使用的、在人们没有答案时随口说出的一个“超自然”的代名词。在有“因果报应”发生时,“上苍”往往成了“正义”的决裁者,但大多时候,这个“上苍”就是莫言故事里的满手血腥的杀人犯。因为莫言的“上苍”为了一个人杀死了七个人,而这七个人的“罪过”和那个幸免的人一样是“贪生怕死”。畏惧死亡让他们宁愿将一个同胞当做“牺牲”的祭品而遭到“老天爷”的报应。难道这个老天爷非得杀死那七个同样怕死的泥瓦匠么?当我们遭到同类、同胞的“陷害”和误解时,难道我们非要老天爷杀死他们吗?
   
   
   
   
   
   三. 过去与现在、幻想与事实
   
   
   中国和欧洲的一些国家一样,在廿世纪遭受了法西斯的侵略、屠杀;大战后,百姓又受到自己的独裁者的迫害和压制,如苏联、波兰、罗马尼亚等等。历届诺贝尔文学奖、和平奖的获得者中,他们的经历和所遇到的磨难要比莫言和莫言老母所遭遇的总和还多!他们在作品里有直接或间接地描述到自己的苦难和遭遇到的不公平等,但是,当他们站在诺贝尔颁奖仪式的讲台前,他们没有重述自己的遭遇和苦难,更没有用“忆苦思甜”的方式去换取同情和眼泪!
   正如莫言所言,如果一个作家的作品了早已详尽、生动地描述了个人的悲苦命运或民族的悲哀,那么,在获奖演说里还有必要赘述吗?何况你所经历的“不容易”和贫穷、吃不饱等等是其他国家也经历过的,读者们也造就知道了。莫言如果能讲一讲中国在现代史里还有人为的大饥荒而导致数千万中国人被饿死的事实,似乎更能够联系他自己小时候吃不饱的悲苦经历!
   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约瑟夫·布罗茨基是前苏联的一位诗人,他经历的独裁政府对他的政治迫害对于中国人来讲是不陌生的。但是,布罗茨基在获奖演说里没有“忆苦思甜”、更没有讲泥瓦匠之间因为怕死而被上天裁决的恐怖故事。对于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或诗人,他的发言应该超越母语的读者,因为翻译才使他们被全世界的读者认可;这样的发言不应只停留在过去,更不应该回避正在发生的现实,尤其是当你的同胞们正在遭受着种种的迫害和不公正的罪名!!
   “个人的奖项”和“逼我说我也不说”等故意将个人与社会切割的厥词导致了莫言演说的败笔。能“讲故事”的能力与技巧不等同于一个人的境界。中国现在仍是一个一党独裁的政府,但莫言在中国政府官员的陪同下只字不提中国政府和政治性质对中国文学和艺术的影响,更没有讲一句没有言论自由给中国人的思维带来的损害。人们对莫言演说的失望不是没有理由的,在过去和现在、幻想和良知当中,莫言选择了过去和幻想。
   布罗茨基在1987年获奖时的部分发言如下:
   “. . . . 语言,我想还有文学,较之于任何一种社会组织形式是一些更古老、更必要、更恒久的东西。文学在对国家的态度上时常表现出的愤怒、嘲讽或冷漠,实质上是永恒。更确切地说是无限对暂时、对有限的反动。至少,文学有权干涉国家事务,直到国家停止干涉文学事业。政治体系、社会构造形式,和任何一般的体系一样,确切地说都是逝去时代的形式,这逝去的时代总企图把自己与当代(时常也与未来)硬捆在一起,而以语言为职业的人,却能够让自己最先忘记这一点。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真正的危险,与其说是来自国家方面的可能的(时常是实在的)迫害,不如说是他可能被硕大畸形的,或似乎渐趋于好转--却总是短暂的--国家面貌所催眠。
   
   国家的哲学,国家的伦理学,更不用说国家的美学了--永远是"昨天";语言、文学则永远是"今天",而且时常--尤其在这一或那一政治体系地位正统的场合下--甚至是"明天" 。文学的功绩之一就在于,它能帮助一个人确定其存在的时间,帮助他在民众中识别出无论是作为先驱还是作为常人的自我,使他避免同义反复,也就是说,避免那冠有"历史之牺牲" 这可敬名称的命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