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张三一言
·唯民主長治久安
·多數決定比少數決定更合理更正確
·能者必定與多數對立?
·多數人決定的錯誤
·明天的香港圖像
·人人都可以掌握宇宙真理
·沒有極權內兩派出民主之事!
·極權下的公民?
·香港,在無煙無火的激戰中
·兩種協商民主
·現代化包裝的奴隸制度
·惡政需要用謊言維護
·沒有“虛黨共和憲政民主”制度
·民主產生於多主
·民粹禮讚
·中國毛式新基督教徒與教皇對著幹
·請毛式新基教徒清醒一些
·共產黨專政本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共產黨的思想緊繃運動
·用事實邏輯說共產黨正派
·簡單的事實和道理
·共產黨的群眾路綫
·“煽動別人去當炮灰”,何罪之有?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六四是屠殺+反對求黨平反六四
·發揚六四民主精神+談談擁護好領袖
·反民主運動
·有壓迫無反抗論
·過時朽曲土豪頌(+1篇)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張三一言
   


   
   一 前言
   
   “兩魔相鬥出民主”,是一個定型理論;常被人視作規律引用;但是,這是一個有嚴重缺陷的比喻性說法,無論是理論還是事實都錯的。
   
   凡立論,一定要釐清與立論相關的核心概念;尤其是比喻性的概念更非需要清晰不可。釐清概念時,不能強加入一些與概念原意相反的東西。這裡比喻用的“魔鬼”必定是陷害人、取人性命、絕無任何善意的傢夥;不能加上與魔鬼原屬性相反的善意,變成不倫不類的“有善意的魔鬼”。
   
   “兩魔相鬥出民主”之論是極言兩種相異力量互不能吞併,相持不下,只得容忍各自生存的並存狀態,在這狀態下各自要能生存下去或想生存得更安全,最好的辦法就是按民主遊戲規則行事;民主就應運產生了。但是,按照魔鬼界定可以看出,這個世界並沒有出現過兩魔相爭出民主的事實。只有兩魔相鬥存一魔,或者,兩魔相鬥立兩魔。前者幾乎是人類和其牠很多生物類權力鬥爭史的全部;土共史是現代活版本:只存在毛鄧江胡,絕容不下同宗同統同派的“派頭”;薄小子實是因此罪而政亡(用甚麼名義治罪無關重要);薄小子留下的只有餘黨喊冤、跳腳。凡在現黨頭之外出現派頭都犯了“另立中央”死罪;薄小子想起而立,終結早就定下了:死!
   
   後者兩魔相鬥立兩魔也常見於權力鬥爭的事實中,例如兩幫黑社會、強盜、政治強人相鬥,誰也吃不了誰,但是從來沒有鬥爭出甚麼民主,最好的結果也就是劃地為界互不侵犯各自生存;毛蔣兩幫之可以並存,絕非毛及其同伙是有善性的魔鬼,而是美國為毛蔣間劃了一條海峽界,強行分之。這是我們熟悉的兩魔相鬥立兩魔例證。
   
   兩魔相鬥出民主指的在一個共同體內的權力鬥爭,不涉及分立兩魔的情況;鬥的結果是兩魔在這個共同體內按民主遊戲規作玩政治。例如,國共兩黨(或加入其它黨)在整個中國作政治權力競爭。但是,並不存在這樣的事實,所以,起碼在中國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二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事實與道理
   
   其一,英國光榮革命結出的民主之果不是“兩魔相鬥出民主”
   
   魔鬼既然沒有任何善性,那麼兩魔相鬥最常見的結局就是只能是一魔勝出成為魔王,另一魔死亡或逃亡:一魔獨立與獨裁。在邏輯上,兩魔相鬥中,任何一方都不可能給對方生存機會;若給,就變成“有善意的魔鬼”了,兩魔相鬥的原議題不存在了;變成兩神(或一魔一神)相爭鬥了;可見兩魔相鬥出民主之論不能成立。民主就是自己要生存也讓與自己對立的人活下去,魔鬼絕不給鬥爭的對方活命;可見,能鬥出民主的就不可能是魔鬼,凡魔鬼都不可能鬥出民主。
   
   有人會反駁說,英國光榮革命就是權力史上最具說服力的證據。這是反事實說法,試想想看,當時若是由威廉・澤東毛國王和信奉新左馬列之輝格・薄熙左信徒相鬥,會出現光榮革命嗎?答案是否定的:不會;有的是毛黨共國的超前翻版。事實是,不論英國王還是貴族都不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魔”,而是你存你也活的“神”。
   
   兩魔相鬥不能出民主,一“魔”一“神”對鬥則中可能會出民主:出現民主的必要條件是魔敗神勝;最低限度是魔受制不能為所欲為。
   
   魔贏,不出民主;神勝,會出民主。因為神贏了一般不會對魔趕盡殺絕,會放魔一馬,尤其是在敗魔求生存不得不接受民主遊戲規則時,神多會讓魔成為一股反對力量,於是就形成了二元或多元政治勢力,民主就是順理成章之事了。(初上台時的)專制之魔蔣經國與要求民主的民進黨相鬥爭,鬥出了民主之果。這是中國人的一魔一神相鬥出民主例證。
   
   其二,土共政治路綫鬥爭史證明: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如果兩魔相鬥會出民主的話,土共百年黨內外政治鬥爭中必定早就出現民主了。事實是否定的。
   
   土共法統之理源自馬列托斯思想理論,傳統繼承於蘇聯並結合中土原有帝皇統治術。兩統實質都是“對敵鬥爭”。鬥爭要有敵人,敵人可在現實中找;現實中找不到,就製造敵人,這些都是外部敵人,不能找到外部敵人或不方便或有需要就製造內部敵人;對敵人鬥爭必須要惡要狠要毒,絕不留情,不鬥到其中一方政治死亡絕不休;這就是土共兩個魔鬼鬥不出民主的因由。這個傳統需要鬥死對方後再鬥新政治敵人,循環不息。
   
   土共法統、傳統都是一元獨裁。這個一元法統、傳統不是一紙文件,而是早已經內在化成為黨決策官思想基因。一元獨裁下,即使偶然出現破傳統政治人物,也必然被法統、傳統高壓爐焗死;胡耀邦、趙紫陽是例證。事實證明,土共法統、傳統下,不可能由兩個魔鬼相鬥爭鬥出一個民主來。
   
   除了傳統、法統外,還有一個黨情。黨情就是以上述傳統、法統作靈魂對敵鬥爭的實情,黨就是體現這一實情的主體。有這麼一種靈魂的兩個土共魔鬼怎麽能鬥出一個民主來?
   
   其二,有民主理論指引,由可接受民主文化的複數政治集團競爭才能鬥爭導出民主。
   
   中國不能在土共傳統、法統、黨情內作任何鬥爭搞出甚麼民主;要在土共的傳統外、法統外、黨情外,在民眾自我作主情況下才有希望鬥爭出一個中國民主來。因為現世界(中國也是)存在民主思想理論和政治實體作榜樣,所以,現今的民眾政治運作可以說必定會用民主思想理論作指導,不可能有其它取代的東西(當今世界除了民主外,沒有第二面有號召力凝聚力的旗幟)。民主運作的結果導致民主的可能性大於一切;野心家想像舊時那樣襲奪篡奪民主運動成果以建立專制獨裁制度和政權;機會幾近於零。這是從民眾、民運者主觀角度觀察。從客觀上看,尤其是從中國民間思想政治情況看,民眾、民運者組合成單一的、獨大的政治勢力可能性也近於零。多數會形成兩派(或更多)政治力量搏奕,這種客觀政治形勢,很難不出現民主而出現專制。
   
   可以說,只要出現能影響、壓抑、制衡魔鬼土共的民眾獨立自主力量,中國民主就有眉目了。
   
   20121221 香港
(2012/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