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曾宁
·关于天水案件的补充声明/小陶(ZT)
·中共下一波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国殇日”的大痛哀思(ZT)
·东、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差异
·萨达姆之死与中国
·人物素描——曾令一
·给邓焕武的信(07、4、8)
·人物素描——杨再行、秦晓春
·人物素描——吴郁
·一句话讲明“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中国向何处去?——胡、温、曾各自表述
·胡、温、曾选举,谁将会胜出?
·一个民主党人对台湾政坛的感慨/韦登忠 (ZT)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胡、温、曾各自要走怎样的路
·给“人”画像(现代诗一首)
·中国新生的中产阶层正在向两极分化(ZT)
·中国开明派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遭左派围剿(ZT)
·西安警察手持冲锋枪在闹市巡逻(ZT)
·高检发言人否认社保基金系列案属体制性腐败(ZT)
·答温总理:仰望天空,是为了关注、思考民族与人类的命运,让未来充满理想
·中共,法轮功,文化,与中国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迅速增加(ZT)
·史料收藏(胡锦涛同志处回信影印件)
·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
·网友评《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ZT)
·农大教授就新农村建设问题上书中央(ZT)
·深圳出现“民工律师”群体(ZT)
·中共考虑吸收更多民营企业家入党(ZT)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参与博白骚乱的两位农民被判刑(ZT)
·中国兴起“笑脸墙” 专家:反衬不和谐(ZT)
·图片:曾宁
·图片前排左起:曾宁,许万平,李任科,卢勇祥,全林志。后排左起:陈德富,方家华,吴郁,徐国庆,廖双元,张重发,薛振标,莫建刚。
·图片《走出监狱》左起:曾宁、黄燕明、陈西、卢勇祥、廖双元(背景为贵阳监狱)
·中国决定普遍清理和规范计生标语口号(ZT)
·民众盼国际声援 「人权圣火」传入中华大地(ZT)
·中国公安部称上半年恶性犯罪案件大幅减少(ZT)
·中共17大常委“难产”
·山东代省长视察新泰矿难奢谈政绩(ZT)
·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16名省部级高官被查处 90%包养情妇(ZT)
·网评《“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 》(ZT)
·17大常委“六留三进”及其它
·中国新农村建设中应予重视的现象(ZT)
·前《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2年刑满 凌晨获释(ZT)
·警方半夜释放李元龙出狱 众人解读(ZT)
·李元龙出狱座谈会遭警察骚扰(ZT)
·“和胡锦涛通过信的曾宁照抓不误”——网友评《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最高检察院筹划保护举报人权利和人身安全(ZT)
·中共出台新规定严管群众集会(ZT)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评论界解读胡锦涛井冈山之行(ZT)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2009-07-24
   在中国,民众要求官员公布个人财产的呼声不断,但官方至今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规定。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日前刊登署文章提出,官员公布个人财产可以从让新官率先公布做起,因为“新后备干部”相对年轻、容易接受新生事物,他们要“进步”、要“担当重任”。所以对他们提出更高要求,让他们率先公示个人财产,接受新的清廉的官场文化和规则最为合理。文章说,官员如果拒不公开个人财产就应该辞职。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究竟是面向所有负责官员的制度设计,还是可以由官员自主的“选择性公开”呢?请听本台记者高山邀请贵阳时事分析人士曾宁和广州维权人士唐荆陵的讨论。
   
   记者:唐荆陵先生,中共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最近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它要求中国新的官员开始率先公示财产。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唐荆陵:我觉得这个建议还是可以,因为就是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做为一种改革性的措施也好,或者是社会的呼声也好。它在80年代就已经存在了,但是因为发生了89六四事件之后就停顿下来了。最近这一两年,又开始有人提,但是仍然没有突破。就说它这个建议呢,我的理解它是属于就象邓小平先生以前搞改革一样,是一种增量改革的性质,就说对既得利益不去触动,先放开一定的领域。我觉得它可能现实性就比较高。就说现有的利益集团的话,它不去触动,但是让新人在新制度下被透明化。这个我觉得如果是能真正地实行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至于它就是说在法律上可能不公平的话,那我觉得可以,因为历史必定要翻过去的嘛。那如果能开创新的历史,那我觉得还是对它持一种赞许的态度。
   
   记者:曾宁先生,你是怎么看管员财产公开从新官员开始这个做法呢?
   
   曾宁:我觉得这个建议,没有什么道理,给人一种奇谈怪论的感觉。你这个既然是财产的公示,那应该是对拥有公权力的人,也就是行驶公权力的官员,这一部分群体的话呢,他的财产应该向群众公示,那么,既然是你手中掌握了公权力。那就不应该区分什么新的官员、旧的官员。就应该没有这样的区别,没有这样的区分,只要是你手中掌握着公权力,那么你的财产就应该向民众公布。你如果仅仅要求新担任公职的这些公权力的行使者,仅仅要求这一部分人公布他们的财产,你如何说服他们呢? 又同时如何让民众对公权力的行使者的财产的收入是否合法而有充分的公信力呢?财产的公示应该是相对于所有的公权力的行使者而言。
   
   记者:唐荆陵,在国外和美国官员的财产公示制度实行很多年了,没你觉得为什么中国提了好多年了迟迟不能实行的原因在什么地方?
   
   唐荆陵:这个其实我认为原因是比较简单的,就是因为现在中国的政府它不是一个,当然今天的政府越来越多地开始实行问责制,开始越来越多地向民众负责或者是甚至开始在选举方面就是越来越多的民众关注。但是本质上来说我们还不是一个选举的政府,也还不是一个责任政府。在这种情况下又没有新闻自由,那官员的财产它就很难会向群众公开。实际上我们要考虑到另外一方面,比如说象官员在使用我们人民的财政支出的时候,有很大的不透明性,那更不要提他的个人财产了。因为个人财产我们还可以说他有某种隐私权在里面,当然按照完整的宪政理论,官员的隐私权是必须有所让步的。只是说我们在完全属于公务的领域他都不能做到相对比较好的公开,那就更不要提涉及到他们私人信息的领域了,我觉得这个差别本质上是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一个 民主的政府、一个非选举的政府、一个不是责任制的政府。我觉得差别是在这里。
   
   记者:曾宁,刚才唐荆陵先生提到除了官员似有财产要公开之外,还更重要的是要政务公开。政务开支方面的钱,要向老百姓公开。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曾宁:这个说法应该说是相当有道理的,也就是说现在我们一方面在探讨公权力行使者他们的私人的财产应该向民众公示、公布的这样一种问题。与此同时,相对于公务员的私人财产的公示、公开这个问题,事实上作为政府职能部门的公共开支的透明化、透明度,作为政府部门的公共开支向民众公开,公示的这个问题实际上相对于公务员的私人收入向民众公示、公开这个问题来说应该更重大,应该更紧迫。我们千万不能够在讨论探讨公务人员的私人收入向民众公示这个问题的同时却忽略了一个更需要民众,更需要公众去关注的一个领域、一个问题,就是政府职能部门的公共收入更应该向民众公开、公示的这个问题。事实上,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不要说公务人员的私人收入向民众公示、公开不能够实行,不能够实施。甚至于连政府职能部门的公共开支这一块儿都不能够做到向民众公示,都不能够公开透明。第一步,首先政府应该做到的就是政府职能部门的公共开支这一部分必须公开透明,如果连政府职能部门的公共开支透明都不能够做到,那么公权力的行使者他们的私人收入要能够真正意义上地、完全地做到向民众公示、公开,我想就更加得不容易了。
   
   以上是贵阳的曾宁和广州的唐荆陵讨论中国官员的个人财产申报问题。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