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曾宁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评论界解读胡锦涛井冈山之行(ZT)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2010-09-25
   北京的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从中秋节前一个多星期开始,北京、上海等各大城市出现大堵车,开车送礼,打的送礼的大有人在,而一些手握权力和资源的党政部门自然成为被公关进贡的重点。就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邀请在广州的唐荆陵律师和贵阳的自由撰稿人曾宁讨论中国的请客送礼之风为何愈演愈烈,以及中国应该如何遏制官员腐败等问题。
   记者:“曾宁先生,在中秋节的前一个星期北京周围的公路都特别堵,很多车辆都是到北京来送礼的。你觉得中国基层干部为什么总是要在春节或者是中秋节要给北京或者省里面送礼呢?”
   曾宁:“这个我想就有送礼文化的这样一种因素,现在国内送礼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互相之间,相互之间彼此往来、送送礼呀,礼尚往来嘛,大家投桃报李。还有更重要是很实际的原因了是为了某种利益的需要,因为他送礼出去他是要有回报的。尤其是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中国的政治中心。除了普通人的送礼以外还有很重要的来自于全国各地的要到政治中心北京这个地方去,为了达到自己的地方上的某种利益的需要而去‘跑部钱进’的。这个地方的‘跑部钱进’的部是部门的‘部’,钱进的钱是金钱的‘钱’。所谓‘跑步前进’当然只能是在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这个地方了。它实际上是为了要得到某种利益的需要。那么你如果不去送礼,不去‘跑部钱进’,实际上它变相的也是以一种行贿。你不去行贿,不去送礼,不去‘跑部钱进’你就很难得到你需要的东西。比如说项目呀,你很难得到项目。比如说资金呀,你的资金很难到位。或者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资源。你不通过这种形式的话你很难得到。”


   记者:“唐荆陵律师,我们知道干部之间请客送礼,以及老百姓向干部送礼都是腐败的一个表现。你觉得中国政府遏制腐败往往不能成功,原因在什么地方呢?”
   唐荆陵律师:“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听说反对腐败,它应该从腐败的根源上去考虑、去解决。因为就像中国古代一本书里面讲的‘专制它就是靠腐败来统治的’。像我们这个政治上如果不解决专制的问题,要想解决腐败我认为那是缘木求鱼,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首先来讲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要想解决腐败问题必须让民众参与到权力的运作当中来,包含权力如何得到授权?如何通过新闻自由将权力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这样才能对于遏制腐败发挥一个比较积极的作用。我们观察到有些国家即使是有民主选举呀、有言论自由,它仍然难以避免腐败。就更不要讲那些专制的国家了,因为你权力对社会的影响很大,又不受监督。它不把权力拿来卖钱怎么可能,那是不可能的。”
   记者:“曾宁先生,你觉得中国要根治腐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曾宁:“中国政府如果真心想遏制腐败,要想解决腐败的话,可能要从开放着手。首先要开放舆论、开放媒体。要允许媒体舆论、允许民众、允许大众监督政府,监督公权力。这是非常重要的。假如说媒体开放,舆论开放、民众大众有了监督政府、监督公权力的权力,那么所有的这些不光彩的,诸如‘跑部钱进’,请客送礼这些见不得人的,不光彩的这些现象都可以被民众、大众,都可能被民众、大众披露于媒体、披露于报刊、披露与舆论。实际上这样就可以形成一种健康的、良好的、正常的一种社会气氛、社会氛围。这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如果说谈得更深远一点的话,还涉及到一个政治制度的设计问题。一个政府、一个社会要想真正地根治腐败,还需要有政党政治,还需要有不同政党的存在,有其他的政党、独立的政党、其他的政治力量对现行的现在的执政党、执政集团进行监督,这当然也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唐荆陵律师,我们知道现在的老百姓揭露腐败的时候往往用网络来作为一个有效的工具。你觉得这是不是中国老百姓监督官员腐败的一个突破口呢?”
   唐荆陵律师:“对,这个是中国新闻自由得以确立的一个根基。中国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它有一个民开运动 。那个是中国民间要求取得言论自由的一个很伟大的非暴力不合作的运动,但是在那个时代,它所面临的严酷打压,以及民众知识和各种思想体系的不成熟导致这个运动最终它的果实被窃取了。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因为网络中国使用的民众数量很多,而且它的信息量很大。当局对网络也基本上也失去控制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公民通过自由使用网络,他就可以在中国确立言论自由。这个过程是中国的公民他是一个非自觉的一个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他并没有意识地去提出这样一个概念。但他最终达到的效果就是通过这种公民的不合作建立了言论自由。而同时,网络上公民他通过这种勇敢的非暴力不合作,它也引起了体制内媒体,比如说像报纸、电视甚至包含电视媒体工作者,这些专业工作者的跟进。他们会觉得作为一个媒体人,他们如果不报到一些真实的或者有意义的一些新闻,他们会被他们的用户所抛弃。因为今天就是这样子的。如果说中国的一个媒体无论它是党媒,还是半市场化的媒体,如果它不跟进网络上的那些信息,或者说甚至有时候他们可能会做一些引领性的一些动作,他们可能会创新一些,甚至他们可能会走到网络媒体的前面、走到网民的前面。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他完全会被网民抛弃的。实际上网上也曾经发起过一些针对党媒,对这些喉舌媒体的一些反制性的、抵制性的行动,号召网民来拒绝看那些洗脑的电视,拒绝购买那些洗脑的新闻媒体,这样也是对他们一个很大的制约。我相信随着网民这种自由发言的逐渐推广和普及,言论自由在中国它的空间越来越大,并且最后在法律上会确立下来,到这一天的话,中国的言论自由就已经具备了。”
   以上是在广州的唐荆陵律师和在贵阳的曾宁学生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