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曾宁
·胡是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命题是“胡温曾”体制有限政改的第一步
·主观维护专制、客观演变渐进--如何看待中共现行执政政策兼谈民运
·一些极其危险的信号——兼谈对时局的看法
·从18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开来
·一个反革命分子的刑事裁定书
·驳“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中、美、台三方互动是深化世界战略格局继续发生重大变化的关键
·从多维角色之争再谈民运
·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
·对目前形势的分析和判断
·朱镕基不懂政治、胡锦涛可是老手——再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政治笑话、政治顺口溜、政治性语言各一则
2005年发表
·谁为中国社会的转轨变型承担责任——三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赵紫阳代表一种良知
·赵紫阳是中华民族良知、正义、道德和骨气的化身
·吴郁、曾宁:哭紫阳(词五首)
·吴郁、曾宁: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的重大影响
·“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吴郁、曾宁:网络竞选活动是政治批判
·两岸关系一个划时代的开端
·吴郁、曾宁:《联合国改革及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的是非
·梵蒂冈和北京建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吴郁、曾宁:中共对台黩武有什么可怕
·吴郁、曾宁:反专制的五大战场
·曾宁:秦永敏和张林是民运史上两个极其重要的人物
·曾宁等:致给中国异议人士无私人道帮助者的感谢信
·中美必有一战-----四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道德不合作运动——许万平创造的奇迹
·朱成虎与祸国殃民和亡国灭种——五谈对形势的看法
·曾令一、曾宁:商战-和平年代的最高政治形式
·政治改革从释放张林等开始
·5中全会传递出的信息―"泰坦尼克中国船"的沉没
·文化及文化产业化初探/曾令一、曾宁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曾宁:人权——中华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再谈人权
·强烈抗议重判许万平、拘捕杨天水
·从许万平、杨天水身上看民运人士的精神
·天道人情、理义长存──再谈许万平、杨天水精神
·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对袁红冰先生的一点期望
·胡锦涛主政贵州二、三事/曾令一、曾宁
·许万平处于危险中
·人权专员访华、邓焕武被问话
·我们设想的“中国人权”改革/火戈、曾宁
·专访:声援高律师和法轮功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2010-09-25
   北京的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从中秋节前一个多星期开始,北京、上海等各大城市出现大堵车,开车送礼,打的送礼的大有人在,而一些手握权力和资源的党政部门自然成为被公关进贡的重点。就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邀请在广州的唐荆陵律师和贵阳的自由撰稿人曾宁讨论中国的请客送礼之风为何愈演愈烈,以及中国应该如何遏制官员腐败等问题。
   记者:“曾宁先生,在中秋节的前一个星期北京周围的公路都特别堵,很多车辆都是到北京来送礼的。你觉得中国基层干部为什么总是要在春节或者是中秋节要给北京或者省里面送礼呢?”
   曾宁:“这个我想就有送礼文化的这样一种因素,现在国内送礼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互相之间,相互之间彼此往来、送送礼呀,礼尚往来嘛,大家投桃报李。还有更重要是很实际的原因了是为了某种利益的需要,因为他送礼出去他是要有回报的。尤其是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中国的政治中心。除了普通人的送礼以外还有很重要的来自于全国各地的要到政治中心北京这个地方去,为了达到自己的地方上的某种利益的需要而去‘跑部钱进’的。这个地方的‘跑部钱进’的部是部门的‘部’,钱进的钱是金钱的‘钱’。所谓‘跑步前进’当然只能是在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这个地方了。它实际上是为了要得到某种利益的需要。那么你如果不去送礼,不去‘跑部钱进’,实际上它变相的也是以一种行贿。你不去行贿,不去送礼,不去‘跑部钱进’你就很难得到你需要的东西。比如说项目呀,你很难得到项目。比如说资金呀,你的资金很难到位。或者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资源。你不通过这种形式的话你很难得到。”


   记者:“唐荆陵律师,我们知道干部之间请客送礼,以及老百姓向干部送礼都是腐败的一个表现。你觉得中国政府遏制腐败往往不能成功,原因在什么地方呢?”
   唐荆陵律师:“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听说反对腐败,它应该从腐败的根源上去考虑、去解决。因为就像中国古代一本书里面讲的‘专制它就是靠腐败来统治的’。像我们这个政治上如果不解决专制的问题,要想解决腐败我认为那是缘木求鱼,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首先来讲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要想解决腐败问题必须让民众参与到权力的运作当中来,包含权力如何得到授权?如何通过新闻自由将权力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这样才能对于遏制腐败发挥一个比较积极的作用。我们观察到有些国家即使是有民主选举呀、有言论自由,它仍然难以避免腐败。就更不要讲那些专制的国家了,因为你权力对社会的影响很大,又不受监督。它不把权力拿来卖钱怎么可能,那是不可能的。”
   记者:“曾宁先生,你觉得中国要根治腐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曾宁:“中国政府如果真心想遏制腐败,要想解决腐败的话,可能要从开放着手。首先要开放舆论、开放媒体。要允许媒体舆论、允许民众、允许大众监督政府,监督公权力。这是非常重要的。假如说媒体开放,舆论开放、民众大众有了监督政府、监督公权力的权力,那么所有的这些不光彩的,诸如‘跑部钱进’,请客送礼这些见不得人的,不光彩的这些现象都可以被民众、大众,都可能被民众、大众披露于媒体、披露于报刊、披露与舆论。实际上这样就可以形成一种健康的、良好的、正常的一种社会气氛、社会氛围。这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如果说谈得更深远一点的话,还涉及到一个政治制度的设计问题。一个政府、一个社会要想真正地根治腐败,还需要有政党政治,还需要有不同政党的存在,有其他的政党、独立的政党、其他的政治力量对现行的现在的执政党、执政集团进行监督,这当然也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唐荆陵律师,我们知道现在的老百姓揭露腐败的时候往往用网络来作为一个有效的工具。你觉得这是不是中国老百姓监督官员腐败的一个突破口呢?”
   唐荆陵律师:“对,这个是中国新闻自由得以确立的一个根基。中国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它有一个民开运动 。那个是中国民间要求取得言论自由的一个很伟大的非暴力不合作的运动,但是在那个时代,它所面临的严酷打压,以及民众知识和各种思想体系的不成熟导致这个运动最终它的果实被窃取了。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因为网络中国使用的民众数量很多,而且它的信息量很大。当局对网络也基本上也失去控制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公民通过自由使用网络,他就可以在中国确立言论自由。这个过程是中国的公民他是一个非自觉的一个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他并没有意识地去提出这样一个概念。但他最终达到的效果就是通过这种公民的不合作建立了言论自由。而同时,网络上公民他通过这种勇敢的非暴力不合作,它也引起了体制内媒体,比如说像报纸、电视甚至包含电视媒体工作者,这些专业工作者的跟进。他们会觉得作为一个媒体人,他们如果不报到一些真实的或者有意义的一些新闻,他们会被他们的用户所抛弃。因为今天就是这样子的。如果说中国的一个媒体无论它是党媒,还是半市场化的媒体,如果它不跟进网络上的那些信息,或者说甚至有时候他们可能会做一些引领性的一些动作,他们可能会创新一些,甚至他们可能会走到网络媒体的前面、走到网民的前面。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他完全会被网民抛弃的。实际上网上也曾经发起过一些针对党媒,对这些喉舌媒体的一些反制性的、抵制性的行动,号召网民来拒绝看那些洗脑的电视,拒绝购买那些洗脑的新闻媒体,这样也是对他们一个很大的制约。我相信随着网民这种自由发言的逐渐推广和普及,言论自由在中国它的空间越来越大,并且最后在法律上会确立下来,到这一天的话,中国的言论自由就已经具备了。”
   以上是在广州的唐荆陵律师和在贵阳的曾宁学生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