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曾宁
·朱成虎与祸国殃民和亡国灭种——五谈对形势的看法
·曾令一、曾宁:商战-和平年代的最高政治形式
·政治改革从释放张林等开始
·5中全会传递出的信息―"泰坦尼克中国船"的沉没
·文化及文化产业化初探/曾令一、曾宁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曾宁:人权——中华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再谈人权
·强烈抗议重判许万平、拘捕杨天水
·从许万平、杨天水身上看民运人士的精神
·天道人情、理义长存──再谈许万平、杨天水精神
·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对袁红冰先生的一点期望
·胡锦涛主政贵州二、三事/曾令一、曾宁
·许万平处于危险中
·人权专员访华、邓焕武被问话
·我们设想的“中国人权”改革/火戈、曾宁
·专访:声援高律师和法轮功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2010-11-05
   中国媒体披露,中国江西万载县县委书记陈晓平近日在回应社科院学者于建嵘呼吁各地停止暴力拆迁时表示,“不拆迁,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于建嵘还在微博中透露,陈晓平在讲话稿中还说过,今后凡是到北京非正常上访的人,第一次训诫谈话并罚款;第二次拘留;第三次劳教。于建嵘认为,这位中共县委书记似乎视群众到北京上访为洪水猛兽,他处罚访民的方式和心态值得深思。本台记者高山就此邀请在贵阳的维权人士曾宁和在杭州的维权人士朱虞夫进行讨论
   
   记者:“曾宁先生,江西万载县县委书记陈晓平日前在当地的讲话中说‘如果当地老百姓赴京上访三次将被劳教。’我想问在中国什么叫非正常上访?老百姓到北京上访就被看成非正常上访吗?”


   
   曾宁先生:“他的所谓的非正常上访和他观念中意识当中的正常上访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从他的话里来判断,只要是到北京上访,就是所谓的非正常上访。可能在他的观念意识里面不到北京去上访,比如你有了问题,你就在当地、县里面上访,可能就不算非正常上访。你只要不局限在当地、县里面上访,只要越过了当地、县里面尤其是到了北京上访,那都叫非正常上访。我的想像当中,他可能是这样认识问题的。”
   
   记者:“但是你知道老百姓上访很多拆迁、征地的问题,很多都是当地政府的问题,就是县、镇、市的这些问题。老百姓上访很多民告官的很多案子在当地解决不了,在这里面是不是很矛盾?”
   
   曾宁先生:“是这样的。从县委书记的讲话来看,反映出县委书记是一个典型的共产党的官僚。他把维护当地的地方政府部门的利益,地方党的部门的利益看得是至高无上的。甚至是看得比中国的政府、中央政府的利益看得都要大,看得都要高。甚至他觉得党的地方部门的利益甚至高于中央党的部门的利益。所以好像在地方上访的话他可能还能够一手遮天,还能够容忍。到了中央以后,他无法一手遮天。可能会把天给捅破。所以他不能够容忍。因为假如说你一到中央上访、到北京上访,那的的确确有可能会试图把他希望一手遮天的所谓那些丑事、那些坏事被披露出来。实际上暴露出了他非常丑恶的嘴脸。”
   
   记者:“朱虞夫先生,中国的老百姓即使通过千难万险到北京上访之后,往往上访的材料又会送到当地、属地政府解决。你觉得这是不是形成一个怪圈? 中国老百姓本来不能在当地解决问题,才到北京上访的。”
   
   朱虞夫先生:“是的。这是对老百姓的一种非常苛刻的一种统治观念。你想想看,如果这个事情地方能解决的话,他还用得着上访吗?千辛万苦、千山万水、风餐露宿的就这样? 根本的问题就是发生在我们这个制度结构的问题上面。你说上访在其他国家有没有?在一个民主国家有没有上访这种事情?没有。发生了事情,他只要找他的选举人就可以。我把我神圣的权利交给你了。我选票投给你了,我就找你解决我的问题。到你的办公室来找你。现在的人民代表,那么多的老百姓把他神圣的一票投给他。现在老百姓哪里去找代表他的那个人?有的人选举上去脸都没露,有的人给你露个脸已经很给面子了。我是某某某,你们选我吧。为什么要选你?你能够带给他什么东西?可是别无选择。”
   
   记者:“曾宁先生刚才朱虞夫先生提到一个问题,老百姓自己的选票没有发挥作用。中国的地方政府领导人总是向上负责,而不是对下负责。你觉得怎么样才能改变这样一个局面?”
   
   曾宁先生:“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它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举。如果中国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选举首先是各级行政首长他们是由选举产生的。然后公务员是通过公开的、公正的一种录取。如果说首先能够在中国社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选举,我想各级官员就不得不面对选民的选票,不得不对选民负责。在这种情况下,各级地方政府部门或者他们的官员就不敢对自己的选民说话、做事如此的不靠谱,不着边,如此的肆无忌惮。”
   
   记者:“朱虞夫先生,你觉得中国老百姓真正做到维护自己的权益的话,是不是要从官员不要只向上面负责而要对老百姓负责这点做起呢?”
   
   朱虞夫先生:“是的。老百姓的权力仅仅就是在选举以后,他就没有权利了。如果这个市长是我选的,这个省长是我选的,他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了。现在对于中国的现状已经是岌岌可危。那些当官的人就是趁着这个机会拼命的在捞,拼命的在压榨,榨取老百姓的那些与民争利。老百姓有苦说不出。这个强拆是一种强暴行为,是一种掠夺老百姓的行为。可是,由于他们的利益所在,他们就毫无顾忌的来做,因为公检法是他们的。你一个小老百姓,他可以用他手上的权力压你,封住你。也可以用专政的方法对付你,把你去劳教,一切手段都拿得出来。他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所以,中国的现状真的在火药筒上。”
   
   记者:“曾宁先生,目前中国现在除了进行直选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对官员的滥用权力进行监督呢?”
   
   曾宁先生:“在中国目前以及可以想像到将来都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选举的这种情况下,我想不妨可以先从一定程度上的允许媒体监督各级政府,各级部门这方面开始着手。如果说中国的媒体在相当的程度上,可以行使监督政府部门的权力。我想政府部门一些乌烟瘴气的事情也可能会被媒体通过舆论披露出来。这样通过舆论的话 ,对政府的行为形成一种强大的舆论压力,我想这种情况多少也能够改变目前这样一种政府官员、政府部门对选民不负责任,造成了政府部门、政府官员和民众的之间的矛盾好像是一种水火不容的矛盾,好像是一种互相尖锐对立的敌我矛盾一样。在这种情况下,选举既然不能够真正的实现,允许现在的这些媒体对政府部门来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监督。我想可能多少还会产生一定的作用。”
   
   
   以上是在贵阳的曾宁和杭州的朱虞夫讨论中国民众的上访,以及各级党政官员打压访民的问题。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