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曾宁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评论界解读胡锦涛井冈山之行(ZT)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2010-11-05
   中国媒体披露,中国江西万载县县委书记陈晓平近日在回应社科院学者于建嵘呼吁各地停止暴力拆迁时表示,“不拆迁,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于建嵘还在微博中透露,陈晓平在讲话稿中还说过,今后凡是到北京非正常上访的人,第一次训诫谈话并罚款;第二次拘留;第三次劳教。于建嵘认为,这位中共县委书记似乎视群众到北京上访为洪水猛兽,他处罚访民的方式和心态值得深思。本台记者高山就此邀请在贵阳的维权人士曾宁和在杭州的维权人士朱虞夫进行讨论
   
   记者:“曾宁先生,江西万载县县委书记陈晓平日前在当地的讲话中说‘如果当地老百姓赴京上访三次将被劳教。’我想问在中国什么叫非正常上访?老百姓到北京上访就被看成非正常上访吗?”


   
   曾宁先生:“他的所谓的非正常上访和他观念中意识当中的正常上访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从他的话里来判断,只要是到北京上访,就是所谓的非正常上访。可能在他的观念意识里面不到北京去上访,比如你有了问题,你就在当地、县里面上访,可能就不算非正常上访。你只要不局限在当地、县里面上访,只要越过了当地、县里面尤其是到了北京上访,那都叫非正常上访。我的想像当中,他可能是这样认识问题的。”
   
   记者:“但是你知道老百姓上访很多拆迁、征地的问题,很多都是当地政府的问题,就是县、镇、市的这些问题。老百姓上访很多民告官的很多案子在当地解决不了,在这里面是不是很矛盾?”
   
   曾宁先生:“是这样的。从县委书记的讲话来看,反映出县委书记是一个典型的共产党的官僚。他把维护当地的地方政府部门的利益,地方党的部门的利益看得是至高无上的。甚至是看得比中国的政府、中央政府的利益看得都要大,看得都要高。甚至他觉得党的地方部门的利益甚至高于中央党的部门的利益。所以好像在地方上访的话他可能还能够一手遮天,还能够容忍。到了中央以后,他无法一手遮天。可能会把天给捅破。所以他不能够容忍。因为假如说你一到中央上访、到北京上访,那的的确确有可能会试图把他希望一手遮天的所谓那些丑事、那些坏事被披露出来。实际上暴露出了他非常丑恶的嘴脸。”
   
   记者:“朱虞夫先生,中国的老百姓即使通过千难万险到北京上访之后,往往上访的材料又会送到当地、属地政府解决。你觉得这是不是形成一个怪圈? 中国老百姓本来不能在当地解决问题,才到北京上访的。”
   
   朱虞夫先生:“是的。这是对老百姓的一种非常苛刻的一种统治观念。你想想看,如果这个事情地方能解决的话,他还用得着上访吗?千辛万苦、千山万水、风餐露宿的就这样? 根本的问题就是发生在我们这个制度结构的问题上面。你说上访在其他国家有没有?在一个民主国家有没有上访这种事情?没有。发生了事情,他只要找他的选举人就可以。我把我神圣的权利交给你了。我选票投给你了,我就找你解决我的问题。到你的办公室来找你。现在的人民代表,那么多的老百姓把他神圣的一票投给他。现在老百姓哪里去找代表他的那个人?有的人选举上去脸都没露,有的人给你露个脸已经很给面子了。我是某某某,你们选我吧。为什么要选你?你能够带给他什么东西?可是别无选择。”
   
   记者:“曾宁先生刚才朱虞夫先生提到一个问题,老百姓自己的选票没有发挥作用。中国的地方政府领导人总是向上负责,而不是对下负责。你觉得怎么样才能改变这样一个局面?”
   
   曾宁先生:“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它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举。如果中国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选举首先是各级行政首长他们是由选举产生的。然后公务员是通过公开的、公正的一种录取。如果说首先能够在中国社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选举,我想各级官员就不得不面对选民的选票,不得不对选民负责。在这种情况下,各级地方政府部门或者他们的官员就不敢对自己的选民说话、做事如此的不靠谱,不着边,如此的肆无忌惮。”
   
   记者:“朱虞夫先生,你觉得中国老百姓真正做到维护自己的权益的话,是不是要从官员不要只向上面负责而要对老百姓负责这点做起呢?”
   
   朱虞夫先生:“是的。老百姓的权力仅仅就是在选举以后,他就没有权利了。如果这个市长是我选的,这个省长是我选的,他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了。现在对于中国的现状已经是岌岌可危。那些当官的人就是趁着这个机会拼命的在捞,拼命的在压榨,榨取老百姓的那些与民争利。老百姓有苦说不出。这个强拆是一种强暴行为,是一种掠夺老百姓的行为。可是,由于他们的利益所在,他们就毫无顾忌的来做,因为公检法是他们的。你一个小老百姓,他可以用他手上的权力压你,封住你。也可以用专政的方法对付你,把你去劳教,一切手段都拿得出来。他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所以,中国的现状真的在火药筒上。”
   
   记者:“曾宁先生,目前中国现在除了进行直选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对官员的滥用权力进行监督呢?”
   
   曾宁先生:“在中国目前以及可以想像到将来都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选举的这种情况下,我想不妨可以先从一定程度上的允许媒体监督各级政府,各级部门这方面开始着手。如果说中国的媒体在相当的程度上,可以行使监督政府部门的权力。我想政府部门一些乌烟瘴气的事情也可能会被媒体通过舆论披露出来。这样通过舆论的话 ,对政府的行为形成一种强大的舆论压力,我想这种情况多少也能够改变目前这样一种政府官员、政府部门对选民不负责任,造成了政府部门、政府官员和民众的之间的矛盾好像是一种水火不容的矛盾,好像是一种互相尖锐对立的敌我矛盾一样。在这种情况下,选举既然不能够真正的实现,允许现在的这些媒体对政府部门来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监督。我想可能多少还会产生一定的作用。”
   
   
   以上是在贵阳的曾宁和杭州的朱虞夫讨论中国民众的上访,以及各级党政官员打压访民的问题。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