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曾宁
2004年发表
·胡是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命题是“胡温曾”体制有限政改的第一步
·主观维护专制、客观演变渐进--如何看待中共现行执政政策兼谈民运
·一些极其危险的信号——兼谈对时局的看法
·从18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开来
·一个反革命分子的刑事裁定书
·驳“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中、美、台三方互动是深化世界战略格局继续发生重大变化的关键
·从多维角色之争再谈民运
·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
·对目前形势的分析和判断
·朱镕基不懂政治、胡锦涛可是老手——再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政治笑话、政治顺口溜、政治性语言各一则
2005年发表
·谁为中国社会的转轨变型承担责任——三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赵紫阳代表一种良知
·赵紫阳是中华民族良知、正义、道德和骨气的化身
·吴郁、曾宁:哭紫阳(词五首)
·吴郁、曾宁: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的重大影响
·“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吴郁、曾宁:网络竞选活动是政治批判
·两岸关系一个划时代的开端
·吴郁、曾宁:《联合国改革及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的是非
·梵蒂冈和北京建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吴郁、曾宁:中共对台黩武有什么可怕
·吴郁、曾宁:反专制的五大战场
·曾宁:秦永敏和张林是民运史上两个极其重要的人物
·曾宁等:致给中国异议人士无私人道帮助者的感谢信
·中美必有一战-----四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道德不合作运动——许万平创造的奇迹
·朱成虎与祸国殃民和亡国灭种——五谈对形势的看法
·曾令一、曾宁:商战-和平年代的最高政治形式
·政治改革从释放张林等开始
·5中全会传递出的信息―"泰坦尼克中国船"的沉没
·文化及文化产业化初探/曾令一、曾宁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曾宁:人权——中华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再谈人权
·强烈抗议重判许万平、拘捕杨天水
·从许万平、杨天水身上看民运人士的精神
·天道人情、理义长存──再谈许万平、杨天水精神
·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对袁红冰先生的一点期望
·胡锦涛主政贵州二、三事/曾令一、曾宁
·许万平处于危险中
·人权专员访华、邓焕武被问话
·我们设想的“中国人权”改革/火戈、曾宁
·专访:声援高律师和法轮功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2012-06-29
   以支持民主变化、跟踪观察各国自由状况的非盈利组织“自由之家”一份报告的中国部分说,尽管在司法领域有一些小的改善,中国政府先前所推动的与法治相关的改革出现了停滞或倒退,安全部门对公民运动活跃人士采取法外的压制形式。
   
   “自由之家” 这份题为“最差中的最差:世界上最具压制性的社会2012》的报告涵盖了16个国家和3个地区;中国是这16个国家之一。报告说,鉴于2012年中国领导层即将发生敏感变化,随着中东反抗威权统治起义的发生,中国的执政党在2011年没有任何放松控制的迹象。由官场腐败与不公正带来的民众的挫败感导致数以万计的抗议以及互联网上的一阵阵批评声浪。执政党在国内安全和情报部门投入更多资源,系统地对数十名人权律师和微博用户实施“被失踪”,并加紧了对网上社会媒体的控制。


   
   报告指出,中国不实行选举民主,乡村选举和城镇居委会选举受到基层党支部的严密控制。
   
   报告还说,在公民自由方面,媒体环境受到钳制,政府对互联网实行检查监控;宗教团体及其成员或遭到取缔,或面临骚扰监禁,甚至遭受酷刑。集会和结社自由受到严格限制。公安部门使用酷刑的现象普遍。
   
   “自由之家”网络和东亚自由高级研究员库克在接受本台记者方雷克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的自由状况这两年呈急剧下滑趋势:
   
   “尤其在2011年,我们看到一连串数十名社会媒体活跃人士、律师、艺术家遭绑架、关押的事件,艾未未案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这些被关押者的家人不知道他们亲人出了什么事,好几个人被放出来后倾诉被关押期间所受虐待。有位年轻律师被关押了20天就得了肺炎,还有人说他被关押期间被注射一种药剂,随即丧失记忆,一些人遭到殴打。这种对公民权利运动活跃人士的打击等因素,导致中国的自由状况在急剧下滑,共产党加紧权力控制的情况在恶化。”
   
   中国事务评论家曾宁表示,过去一年多来,尤其是在公民的政治权利方面,中国的自由度出现了下降: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些地方当然有所进步,但在涉及到公民的个人政治权利方面应该说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倒退。最明显的地方就是中国人大通过了一个修正以后的法律,中国有关司法部门对涉及到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士可以长时间的拘押。这种情况使得中国的公安部门在涉及到一些比较敏感的时期,或者是对中国的一些重大的节假日的时候,就可以比较随意地把一些政治异见人士带到远离他们居住地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被旅游,被失踪。”
   
   曾宁表示,中国乡镇选举存在走形式、变相贿选等问题:
   
   “农村的乡镇基层的选举里面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一个是走形式,走过场,相当一部分当选的人士是上面领导或者是上级部门某种意志的反映;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徇私舞弊的现象。在有些农村,有些家族势力,宗族势力在里面可以起到操控选举的现象,也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收买选民,实际上也是一种变相的贿选。”
   
   这位评论家表示,总体来说,中国公民的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尺度有所放宽,但是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遭侵犯的情况仍然非常严重:
   
   “当然要看是从什么角度,如果是从比较宏观的、比较大的视野和角度来看,总体上来说中国的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尺度肯定是有所扩大。整体来说中国的历史、中国的人权事业肯定是像历史的车轮一样要向前发展。但是我们不能从这样一种比较抽象的宏观的视野,单纯从这个角度来看问题。如果细化一下,具体化一下,那就发现问题比较严重。这一年多以来,中国政府在涉及到一些比较敏感的政治话题,涉及到一些比较敏感的持不同政见者的时候,他们明显采取了比较严厉的打压政策和措施。从四川的陈卫到浙江的朱虞夫,再到贵阳的陈茜等等,在相当的程度上他们都是仅仅因为行使了言论自由这样一个公民的权利,他们就被判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然后被投入了监狱。”
   
   曾宁说,中国在死刑的适用和执行以及对被拆迁者权益的保障这两个方面,情况有所改善—这个看法与“自由之家”的看法比较接近:
   
   “涉及到死刑犯的执行问题,的确也算是中国人权比较实际的一个进步。现在我们国家涉及到有关拆迁的问题,政府陆陆续续地出台一些政策和法律法规,就是对被拆迁方的权益有更明晰化的保障, 这些方面我想也算是中国人权的进步。虽然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还不是十分的令人满意,比如说在拆迁过程当中,由于涉及到地方或者一些开发商的利益,因此它并没有完全做到中央政府所要求的那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方雷克的采访报道。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