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曾节明文集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不知不觉,在美国已经住了一年九个月了,感觉日子过得比在泰国时快许多,以致于刚抵曼谷时和飞美前的往事仍历历在目,就好象是昨天,现在闭上眼睛,鼻腔内仍然能感觉到曼谷热夜街边、SEVEN-ELEVEN店门前的阵阵烧烤和酸饭味,但是中国的往事,却变得遥远和模糊了许多。
     在泰国日子过得慢,大抵因为两个原因:一,苦盼的心情象曼谷的天一样苦热;二,对于海南、广东、闽南以外的华人来说,泰国的气候难以适应。而在美国,至少身份有了着落,气候也容易适应。
     抵美至今,我远算不上成功人士,但也不是一个LOSER,经过这二十一个月的挣扎,我基本上站稳了脚跟,就象一场基本成功的抢滩登陆战,在先期的损失和混乱后,总算稳住了滩头阵地,并逐渐向内地推进...但我仍然泅于底层食物链中,即使免于失业,至少也得十年后才缴得起购房的首付。


     尽管没有钱,我辗转于中、泰、美三国的经历,大大增长了见识,这种见识是很少人能够获得的,也不是金钱能买到的,念及于此,我就相当满足了。
     
     通过这二十一个月的生活,我对美国人的人性(至少是美国纽约州的人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美国人很实在、乐于助人的人很多,来美之后,我已经很多次得到素不相识的美国人热忱相助,美国(至少是纽约州)社会的道德民风,比现今中国大陆,确实是档次性的差距。
     但美国人也很直率,他们若希望有偿帮忙,就会事先明说,不象中国人那样含蓄。
   
     昨天下午我在路上爆了胎,恰逢车上备用轮胎和JACK双无,正在阴沉沉的天底下痛急时分,一个鼻梁挺直的白男小伙在CHVY小卡里按按喇叭说:
     “HI,BODY,要帮忙吗?”
     “谢谢,我的轮胎爆了,得回家拿JACK和备用胎。”
     “请上车。”他一只手打开车门说。
     “BUT你有时间吗?”我过意不去地说。
     “Money”,他打着响指说。
     我怀疑此兄要乘机敲我竹杠,但无可奈何只得上他的车。结果在娴熟地帮我装上轮胎之后,他只收了我十五美金:My GOD,我若是打的回去拿备用胎,单程都不止十五块。
     这只是一个例子,美国人就是这样直率、这样的实在。泰人的友好一般只停留在礼貌上,美国人礼貌上可能不如泰人,但他们帮你解决问题。
     我这里的美国白男好些人很大方,服务行业中普遍给小费的顾客多为白男。有一次我在工作中弄丢了笔,一位白男大学生就把他别在上衣口袋的笔送给了我,那是很好的一只签字笔,在中国怕要卖五块钱以上。有一次我去一个Small Store,为了换些零钱而故意买一支笔,“只买一支?”男店主不耐地递上一支新圆珠笔说:“Go ahead,送给你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只得再买些东西。
     但相比男人,美国女人就普遍没那么友好,尤其是年轻的白女人,她们一般翘着鼻子不理人,风风火火地来来去去,鲜有主动打招呼和助人的,比起男人来也大为吝啬。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总感觉美国女风不正。但是,好些老女人又非常热情善良,一个个都像观音菩萨。
     美国人普遍很单纯,当我告诉他们:中国大陆人生小孩要办一年有效期的准生证、无证怀孕、“超怀”的妇女会被重罚、开除工作、甚至强制堕胎,他们都很震惊,因为他们实在难以相信: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邪恶的暴政......
     但美国人对美国以外的事物,也普遍很无知:好些上过高中的人,不知道中国在哪里,更不知道泰国在哪里。我认识一个美国白人小伙子,他是德裔家庭的第二代,上过大学,他对德国的感情很强烈,只开德国车,并为母国的汽车和工业产品的高品质而深深自豪,但当我问他:德国那么强的工业能力,生产那么好的汽车和机器,为什么两次大战都战败了?他先说:“I have no idea...”继而想了一下说竟说:
     “也许是因为德国人花太多时间去制造好的产品了,因而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研究打仗的计谋。”
     我听了实在哭笑不得。
   
     美国人很现实,动手能力和应对现实生存事物的能力普遍较强,这是一个与中国人截然相反的特点。美国人许多人尽管对世界地图、莎士比亚、爱默生茫然无知,但他们却孰知TICKET申诉、汽车维护、家居维修、装配、购买、户外的生存和应急等现实生存事物,而中国人,尤其是大学生、知识分子,一个个高谈阔论头头是道、博古通今、满腹经纶的样子,却连换个汽车轮胎都不会...美国人以自己动手解决问题为荣,因为这既省钱又得效率,中国人许多人却以自己动手为耻,普遍胸怀“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糟粕信条,总想雇价廉物美的农民工帮他(她)打下手,在美国这是没门的事,美国的劳力很贵。
     
     说美国没有种族歧视,和说美国种族歧视很强一样,都是不实之词。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强者才能歧视弱者,种族之间只要还存在整体差距,种族歧视就不可能消灭。客观地说,现今的美国,即使不是种族歧视最轻的国家,也是种族歧视最轻的国家之一,因为现今美国,制度性的种族歧视已经完全没有,有的只是个人的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比较强的美国人,以白人居多,白人中又以低收入者居多,也就是说,美国白人中的无产阶级是美国种族歧视非常强烈的一个群体,这大概是因为这个群体教养比较差的缘故——客观的人不得不承认,种族歧视近乎本能,而种族非歧视是教化产生的美德。白人的无产阶级群体虽然许多人是LOSERS,但他们对有色人种的某些生理优势还在,因而特别地不服气,对有色人种的歧视也就表现得更为赤裸。
     由于教育和教养都很差,白人中的无产阶级种族歧视和反移民情绪都非常强烈,这个细节,轻易地戳破了马克思大而荒谬的体系,,因为马克思论证出:无产阶级是人类最先进、最大公无私的阶级,事实却恰恰近乎相反。律师、理工科大学生等惯于线性和机械思维的人容易为马克思主义迷惑,敏感的人能够以意外的发现看穿一个大而无当的体系,即便这种体系看似逻辑多么严密和无懈可击。
     我也曾仔细观察对有色人种特别友善的白人,我最近才发现:他们并非没有种族观念,内心深处他们的种族优越感很强,他们很清楚其自身白种人的优势,但因为教养,他们以怜悯、而非鄙视的眼光看待华人、缅甸人等弱势种族,这就是人道主义的根源。
   
     自2011年六月接收移民安置机构安排,进厂做苦工起,我在美国工作已逾一年半载,其间第一次感受到母国中国高涨的经济影响力。
     考得驾照两个月后,我有幸离开工厂(大多数缅甸工友至今还得呆在那里)进入服务行业:先后为三家中餐馆送外卖,五个多月后进入一家美国公司当司机。说实话,我之所以能到中餐馆当外送司机,首先是因为中国老板的存在,而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能力。出于怜悯之心,我曾经领着一位缅甸工友去中餐馆求职,结果没说上几句话,福建老板就一口回绝了,理由很简单:该老缅既不能英语、也不会汉语。
     我进入美国公司后,立即发现我的美语听力水平TOO LIMITED,我这个中国大学英语六级水平的人接起客户电话来捉襟见肘,往往接电话的第二句话是央求对方讲慢一点,碰到电话忙的时候更是虚汗满头,以致于有的同事以戏虐的眼神看着我,但是美国老板竟迟迟没炒我鱿鱼,尽管已有好几人被炒了鱿鱼。最近才发现:这不是因为人道主义,而是因为中国客户、华人客户的存在,因为他们的存在,我在美国公司方有一小块存身之地。
     缅甸移民就没那么幸运了,很少有缅甸的老板,更少有缅甸的客户和产品,因此他们找工作要比华人困难得多。
   
     半月前,由于沟通上的问题,一位美国同事载着货无功而返,一脸的怒气,而中国客户打来电话投诉,也是满肚子怨气,老板急忙派我前去,以普通话询问地址,很快把货送到了客人手中。客人是中国来的研究生,一个北方小伙,英语应该了得,竟然也存在美语听力上的障碍。中国小伙说,先前那美国司机美语说得很快,他很难听得懂那种卷舌的美国英语。
     我那位在加拿大的亲戚,满口是连我听不懂的洋泾宾英语,却得了份更安稳的工作——他进了一家政府资助的养老院当护理工,这不是因为他有什么能力,而完全是因为那家养老院的CUSTOMERS主要是华人。 
     这就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后果之一,扪心自问,海外华人之受益不可谓不大矣!母国在国际的经济影响力,对外侨谋生的影响何其巨大。无怪乎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与中国经贸往来密切的国家,华人谋生相对容易得多,象刘东星、刘路、韩武、杭永健等一句英语几乎都不懂的人,都并不很困难地奋斗到了小康水平,靠的是什么?除了自身的勤奋,主要还是背靠中国经贸影响力的华人社区。现在倚靠众多而廉价的中国产品(中国食品以外的工业品价格低廉,质量比东南亚和拉美国家来得好),好些福建打工仔打两份工攒钱,熬了几年后,就依靠中国的进货渠道开小超市,自己当老板。这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都是不可能的。
   
     无怪乎陈泱潮前辈等朋友告诉我:在丹麦、挪威、芬兰的华人,日子要比美国、加拿大的华人难过许多,工作极难找。什么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国家华人很少、与中国的经贸往来远小于美、加的缘故。
     无怪乎在泰国时,某旅游公司的老资格泰藉华人经理余先生告诉我:毛泽东时代和八十年代,不懂泰语的华人,泰国毛泽东时代和八十年代,不懂泰语的华人是找不到工作的,因为那时泰国没有中国客人、没有中国产品;而现在相反,不懂华语的难找工作,懂华语的很吃香,懂不懂泰语都不是最重要的了。该老头反问我:中国经济强大了,你们这些难民才那么容易在泰国找工作,你们为什么还反华?
     我当然清楚余老先生是反华与反共产党专制不分,他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还停留在毛泽东时代(毛时代他曾在中国留学)——只反毛共不反邓共。但他所说的:泰国华人的强势得自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不能不承认这是事实。
   
     经过这二十一个月的感悟,我感到,以张三一言先生为代表那种无条件激进反共的观念,既不现实、也无智慧、也不一定是正义;另外一个极端反共的林保华(凌锋)先生,则无条件反共犹觉不过瘾,现在不遗余力反起华来,并兼转法轮,我很奇怪:林保华先生既然要反华,回台湾中华民国干什么?留在美国不更言行一致吗?因为台湾文化是比中国大陆更纯正的中国文化。可见,凌锋先生虽然高举反华大旗,仍然要寄生于中华文化,才能活得更好,而在美国文化中他就呆不下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